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22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野心家,张寔的部下阎沙、赵印是刘弘的老乡,轻易被刘弘收买过去。晋大兴三年(公元320年)六月,阎沙、赵印在刘弘的指使下准备谋杀张寔以篡权。张寔的弟弟张茂告诉了张寔这一消息,张寔慌忙派牙门将史初去收捕阎沙等人。史初刚离开张寔,阎沙就怀揣利剑进了宫殿,一刀刺进了张寔的心脏,不多一会儿,张寔就停止了呼吸。死后被谥为“昭公”。
    第六十七章成公张茂
    晋大兴三年(公元320年)六月,前凉国君张寔突然被部下阎沙杀害。如果按照父死子继的成规,国君之位该由他的儿子张骏来接替,但张骏还是一个儿童,无法处理政务,所以只好按照兄终弟及的传统,由张寔的弟弟张茂当凉州牧,执掌政权。
    张茂很喜欢讲排场,即位的第二年春就着手建造灵钧台。灵钧台的建筑规模很大,仅台基就高达九仞。建台的民工在工头监督下不分昼夜地苦干,不少人累倒在工地上。武威人阎曾看在眼里,恨在心里。阎曾很有心计,怕直谏对自己不利,便打扮成一副鬼模样,在夜半三更时用拳头猛敲州牧府门,边敲边阴阳怪气地叫喊:“张茂的父亲张轨派我到这里来,告诉张茂不要劳民伤财。”卫兵把阎曾当作妖怪,请求张茂把他杀掉,不料张茂十分严肃地说:“我也承认这是劳民伤财。阎曾以我父亲的名义来劝我,这是好意,怎能说他是妖怪呢!”当天,张茂就下令停工。
    停工没过多久,张茂总感到心里像缺些什么,不时地望台兴叹。尤其是夺取陇西扩大了前凉版图之后,灵钧台成了一块心病:继续营建,怕遭到人们的反对,对不住父亲的在天之灵;继续让台基遭受风吹雨淋,又于心不忍,更显示不出一国之主的威严。最后,他还是下足决心开工营建。晋太宁元年(公元323年),灵钧台的工地上又重新起来。与此同时,国都姑臧(今甘肃武威)的修城工程也拉开了序幕。别驾吴绍指出了重新开工的危害,劝谏停工,但张茂已准备好一大堆理由反驳,总之就是不听。
    建台修城完工的第二年(公元324年)五月,张茂身患重病,临死前紧握侄子张骏的手,嘱他继位,善理国政,说毕去世。死后谥“成公”。
    第六十八章文公张骏
    张骏是前凉国君张寔的长子,张寔被杀时,张骏还是个孩子,大臣们便拥立了他的叔父张茂当了凉州牧。晋太宁二年(公元324年)五月,张茂病死,膝下无子,张骏自然成了接班人。
    张茂一死,原西晋愍帝时的特派大臣史淑就以中央的名义封张骏为凉州牧、西平公。前赵国君刘曜这时也以正统自居,派人到姑臧(今甘肃武威),封张骏为凉王。在张骏的心目中,正统应是晋朝,但晋朝已经南迁,由于交通不便一时无法取得联系,只好对封官加爵来者不拒,派人与前赵建立了关系。
    张骏和他的父辈一样,始终把晋朝看成惟一的正统,把报效晋朝当成自己的神圣职责。张骏继位时,晋室已经南移到建康(今南京)。尽管中原地区战火纷飞,与东晋直接取得联系比较困难,但张骏还是想方设法向东晋表示自己的诚意。张骏鉴于从四川与东晋取得联系比较容易,便主动给占据四川的成汉国君李雄去信,劝李雄不要妄自尊大,赶快去掉帝号,向东晋称臣。不管李雄是否采纳张骏的意见,张骏仍然继续派代表团访问成汉,巴结李雄,准备假道成汉,尽快向东晋表达忠心。但是,任凭张骏说尽好话,李雄就是不答应借道。转眼之间到了咸和八年(公元333年)年底,张骏实在等不下去了,只好放下架子,以向李雄称臣作为条件派使臣假道成汉去建康。李雄表面上答应了,但暗中准备将前凉的使臣张淳投入江中,由于张淳事先得到消息,义正辞严地把李雄说了一通,才得到了通行证,从成汉通过,与东晋正式取得联系。
    张骏善于用人,又勤于政事,在他治理之下,河西地区民富兵强,成为战火纷飞的中国北部少有的繁荣地区,远近百姓渐渐地都把他当成了一位贤明国君。他也有意向外宣扬炫耀一下。咸康元年(公元335年),张骏派大将杨宣出征龟兹、鄯善,龟兹、鄯善很有自知自明,料到不是前凉的对手,都乖乖地向前凉朝贡,西域的其他一些国家见状也争先恐后地向前凉朝贡。张骏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和阔气,还在姑臧城南建造了五个宫殿,分别是宜阳青殿、朱阳赤殿、政刑白殿、玄武黑殿、谦光殿。谦光殿立于中央,其他四个殿坐落在谦光殿的四周,这四个殿内的装饰分别是青、红、白、黑四种颜色,一年四季,张骏轮流到四个殿居住。
    永和元年(公元345年),张骏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假凉王,并开始设置祭酒、郎中、大夫、舍人、谒者等官职,其名称大多仿效东晋。次年五月,张骏病死,时年40岁,谥号“文公”。
    第六十九章桓公张重华
    张重华是前凉国君张骏的次子,永和二年(公元346年)五月,张骏病死,重华仅16岁,便在大臣们的拥戴下当了凉州牧、假凉王。
    张重华为人宽和持重,沉默寡言。即位后,对内减轻赋税,减少御用园林,对外派使修好于后赵,似乎很想有所作为。不过,他的命运不佳,刚刚接位不久,前凉就屡遭后赵的袭击,凉州人心惶惶。坐镇姑臧(今甘肃武威)的张重华见状坐立不安。恰在这时,司马张耽对张重华说:“国家存亡在于兵,兵以将为主。现在大臣们推荐将领,都推荐自己的亲朋故旧,这些将领大都不能带兵打仗。现在强敌就在附近,诸将不敢迎战,这怎么能行呢?!我看主簿谢艾文武双全,善于用兵,要是让他统兵,必定可以打退敌寇。”张重华把谢艾召到跟前,询问抗战方案。谢艾不卑不亢,侃侃而谈,最后拍着胸脯对重华说:“只要给我七千人,打不败赵,拿我是问!”重华当即封谢艾为中坚将军。谢艾说到做到,很快就把后赵军队打败。张重华接到捷报,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封谢艾为福禄伯。后赵国君石虎不服输,第二年又派出几万大兵企图报复张重华,结果又被谢艾打垮。
    战场上的胜利,使张重华趾高气扬,情不自禁地做起了称王称帝的美梦。到晋永乐四年(公元349年),张重华终于自称凉王、丞相,雍、秦、凉三州牧。
    张重华陶醉在这些不伦不类的称号之中,渐渐地厌烦政务,整天与宠臣以下棋为乐,玩得高兴时就赐给宠臣钱帛。征事索振看不下去,给他提意见说:“先王勤俭节约,国库丰实,殿下即位之初便遇后赵入侵,靠了对官兵重赏才挫败强敌。现在国库已经空虚,敌寇随时都会向我们挑衅,一旦打起仗再拿什么赏赐官兵?”索振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见张重华沉默不语便接着说:“汉光武帝日理万机,当天的事情当天处理,所以能使汉室中兴。如今拖了几个月的奏章都懒得处理,使上传下达之路堵塞,冤假错案得不到处理,这难道是圣明之主应当做的事情吗?!”张重华还算大度,听完索振的话不仅没有责备他,反而对他的直言表示感谢。从此放弃了整天以下棋取乐的习惯,改变了对宠臣大手大脚赏赐的做法,处理政务也比较认真、及时,国库开始逐渐充实。但是,国库一旦充实,张重华又不甘寂寞了。晋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二月,张重华派张弘、宋修、王擢三位将军带兵向前秦开战。张重华做梦也不会想到,龙黎一战,前凉被打得丢盔卸甲,屁滚尿流,12000名官兵掉了脑袋,张弘、宋修当了俘虏,王擢扔掉秦州跑回了姑臧,上邽(今甘肃天水)被前秦占领。这次惨败把张重华气得暴跳如雷,发誓不好好教训一下前秦,绝不活在世上。同年五月,张重华再次派王擢带上二万人的军队袭击上邽,由于得到了秦州一些郡县的支持,王擢一举攻克上邽。
    张重华被这次胜利冲昏了头脑,认为前秦根本不是对手,于是上书晋穆帝,请求伐秦。但是,东晋还没有答复,张重华就染病在身,卧床不起。同年十月,张重华把年仅10岁的张曜灵立为太子。过不几天,张重华便死了。谥号“桓公”。
    第七十章威公张祚
    晋永和九年(公元353年)十月,前凉国君张重华染病不起,将年仅10岁的儿子张曜灵立为太子,准备让他接替王位。
    消息传出后,张重华的大哥张祚极为不满。但是,张祚城府很深,表面上并不流露出不满情绪,而暗地里却和张重华亲信的大臣赵长、尉缉频繁来往,结拜兄弟,密谋待重华死后废掉曜灵,篡位夺权。十一月,张重华病死,张曜灵继位,赵长等人伪造张重华的遗嘱,把张祚拥立为都督中外诸军事、抚军大将军。没过多久,赵长等人又向张重华的母亲马氏送去一份请示报告,说:“现在政局不稳,曜灵太小,无法收拾这种局面,应当立张祚为凉王。”马氏与张氏早有j情,恰在这时,张祚悄悄地走进马氏的卧室,对马氏温存一番后,让她赶快废掉曜灵。马氏满口答应,当天就把张曜灵废掉,立张祚为凉州牧。次年一月,张祚自称凉王,改元和平,采用皇帝礼乐。
    张祚深知自己的王位来得很不光彩,生怕别人对他说三道四,更怕别人对他的王位有非分之想。刚即位时就派人到酒泉杀害了谢艾,即位的第二年(公元355年),他又怕河州刺史张瓘势力太强,便让张掖太守索孚到河州,取而代之。张瓘十分痛快地遵照张祚的命令,让弟弟张琚离开枹罕(今甘肃临夏),带兵讨伐反对前凉的胡人。但是,张祚让张瓘讨伐胡人只是幌子,目的是让张琚离开枹罕,待张琚离开枹罕后,张祚又派易揣、张玲带上13000人袭击张瓘。张掖人王鸾似乎有点先知先觉,听到张祚派兵袭击张瓘的消息后,找到张祚说:“这军队出去后,必定回不来,凉国危险了!”又数说了张祚三条滛虐无道的罪状。张祚一听,气得暴跳如雷,喝令卫兵把他拉出去杀掉。王鸾赴刑场时,大声叫喊:“张祚,你这个滛棍,你把张重华未出嫁的女儿全都j滛了,现在又向你老爹大发滛威,实话告诉你吧,我死之后,你也不会再活多久,不信你就走着瞧吧!”
    再说张瓘听到张祚派兵来袭的消息,立即杀掉了索孚,并传檄各州郡,废掉张祚,拥立张曜灵为凉王。然后他调动兵马迎头痛击易揣、张玲,把他们打得狼狈逃回姑臧。同年八月,骁骑将军宋混和弟弟宋澄因大哥宋修与张祚有矛盾,料到张祚迟早会对他们下毒手,便联合了1万多人响应张瓘。张祚见自己已经落到众叛亲离的地步,只好在张曜灵身上发泄怒火,命令杨秋胡把他活活拉杀,胡乱埋到一个沙坑中。不久,宋混大军到了姑臧城下,张祚见状,准备把张瓘的弟弟张琚和儿子张嵩杀掉,还没动手,张琚、张嵩已经找了几百名市民打开姑臧西门,把宋混大军迎进城内。直到这时,张祚还要大发滛威,提着宝剑在殿上叱令士兵迎战。士兵们平时从张祚那里没得到任何好处,关键时刻谁也不愿为他卖命。张祚遂被宋混的士兵杀死,城内百姓听说暴君被杀,无不拍手称快。张祚死后谥号“威公”。
    第七十一章冲公张玄靓
    晋永和十一年(公元355年)七八月份,前凉河州刺史张瓘和骁骑将军宋混弟兄起兵反对荒滛无道的前凉国君张祚。宋混到达姑臧(今甘肃武威)城外时,张瓘的弟弟张琚和儿子张嵩打开城门,迎接宋混大军进城。张祚掉了脑袋,张重华之子张玄靓便被张瓘、宋混、张琚拥立为凉王。
    虽说是凉王,年仅7岁的张玄靓除了看到刀光剑影感到好玩,看到血流成河感到可怕之外,对国家大事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大权自然落到了杀张祚有功的张瓘手中。
    张瓘喜欢猜忌他人,又根据自己的爱憎进行赏罚,结果使很多人对他极为反感。郎中殷郇劝谏时,张瓘勃然大怒说:“老虎出生三天就知道吃肉,何须别人教它!”把殷郇差点气死。宋混为人刚直不阿,自然成了张瓘的眼中钉,肉中刺。升平三年(公元359年)九月,张瓘想把宋混弟兄杀掉,并废掉张玄靓,自己当凉王。不料宋混先下手为强,把他打败。张瓘和弟弟张琚畏罪自杀,全族都被宋混杀掉。
    经过这一场内部斗争,已经11岁的张玄靓似乎懂得了好多事情,给宋混增加了不少头衔,让他负责管理朝政。宋混让张玄靓去掉凉王称号,张玄靓很听话,便自称凉州牧。两年之后,宋混身患重病,张玄靓和祖母马氏亲自到宋混家中去看望。张玄靓见宋混病得很重,哭着对宋混说:“将军万一不幸去世,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呢?我想让你儿子林宗代管朝政,不知你意如何?”宋混气喘吁吁地说:“林宗年纪太小,不能胜任。如果你不嫌弃宋家,可以让我弟弟宋澄代管,宋澄比我有才能。”宋混死后,张玄靓委任宋澄为领军将军,管理朝政。但是,好景不长。同年九月,右司马张邕起兵杀掉宋澄,族灭宋氏全家。张玄靓虽对张邕滥杀不满,但苦于手中没有兵权,只好忍气吞声,封张邕为中护军。让他同自己的叔父、中领军张天锡共同辅政。
    张邕小人得志,大树私党,对异己者大肆杀害,遭到姑臧市民的强烈反对。张天锡见状,立刻起兵杀掉张邕。这样,前凉的大权又落入了张天锡的手中。
    张玄靓深知张天锡心狠手毒,又有夺权野心,就想把王位让给张天锡,以保身家平安。张天锡表面拒绝接受,实际上,只过了一个月,就派右将军刘肃在深夜带兵进宫,杀了张玄靓,自己上台。张玄靓死后被谥号“冲公”。
    第七十二章归义侯张天锡
    张天锡是前凉国君张骏的小儿子,张玄靓的叔父。晋升平五年(公元361年)九月,右司马张邕起兵杀掉管理朝政的宋澄,16岁的张天锡当了中领军,和张邕共同辅政。
    名义上是两人共同辅政,实际上是张邕独揽大权,年龄虽不大,野心却不小的张天锡当然不满。他与亲信刘肃、赵白驹密谋,诛杀张邕夺权。
    这年十一月,张天锡和张邕一起到宫中去朝见。走着走着,跟在张天锡后面的刘肃猛地举刀向张邕砍去,却没有砍中,赵白驹又上去补了一刀,也没砍中,只好和天锡一起跑进宫中。张邕逃脱以后,带着300人来攻打宫门。张天锡显得十分镇定,站到房顶上对下面的士兵喊话:“张邕狼子野心,杀了宋氏全家还不过瘾,又想杀我全家。你们都是前凉的忠臣,千万不要上张邕的当!我现在只想杀张邕一个人,其余的一概不问。”张邕手下的士兵立刻四散走光,张邕见状,畏罪自刎。张天锡以冠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的身份辅政。
    隆和二年(公元363年)八月,张天锡派刘肃深夜带兵入宫杀掉张玄靓,自称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
    掌握前凉大权后,张天锡整天沉溺于酒色之中,连应该按时看望母亲的事情都已忘掉,更谈不上处理政务了。他的堂弟张宪带着棺材劝谏张天锡,张天锡根本不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又过了10年,太元元年(公元376年)七月,前秦步骑13万大举伐凉。张天锡连忙召集群臣商议对策,禁中录事席仂首先发言,说:“把你心爱的儿子送去当人质,再给苻坚多送去些金银财宝,让他们暂时撤兵,我们再慢慢想办法。这叫做以屈求伸。”席仂的话音还未落地,其他人都愤怒地说:“我们世世代代以忠于晋朝而闻名,如今一旦委身事秦,就会使祖宗受到侮辱。况且,河西天险,百年没有灾难,如果出动全国军队,再求西域帮一下忙,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能打胜仗呢!”张天锡在大臣们高昂的情绪感染下,胆子一下壮了许多,撸起袖子,大声说道:“我的决心已定,谁敢说投降,格杀勿论!”
    苻坚命令秦兵向前凉发起猛攻。张天锡派出的几批军队均战败。张天锡不得不亲自出城迎战,但这时,城内又发生了叛乱,张天锡赶忙带着几千名骑兵跑回姑臧。前秦军队紧接着也来到城下,张天锡只好向前秦投降,被送到长安。苻坚对他还算客气,把他封为北部尚书、归义侯。
    太元八年(公元383年),前秦大举进攻东晋,张天锡以征南司马的身份参加了淝水之战。前秦被打败后,张天锡乘混乱之机跑到东晋国都建康(今南京),被封为金紫光禄大夫。
    俗话说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作为一个亡国之君,张天锡的日子并不好过,经常遭到东晋大臣们的嘲笑和戏弄。张天锡精神受到刺激,整天闷闷不乐,很快就变得骨瘦如柴,神魂颠倒,为人所不齿。到了晚年,张天锡一贫如洗,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隆安年间(公元397年~401年),会稽世子元显见张天锡实在可怜,便封他为庐江太守。东晋桓玄时,张天锡病死,时年61岁。
    第十二卷十六国(后赵)
    第七十三章高祖石勒
    石勒,字世龙,他的祖先是匈奴别部羌渠的后裔,祖父耶奕于,父亲周曷朱,也叫乞翼加,都曾当过部落小帅。在这种优越家庭中,石勒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后来石勒家道中落,为生活所迫,14岁的石勒开始跟随老乡到洛阳做一些小买卖。
    家庭环境的熏陶和长年累月的商贩生涯,培养了石勒的惊人胆量和高超的骑马射箭水平。石勒父亲周曷朱十分粗鲁,对部下动辄打骂,部下对他非常反感。为了缓和一下关系,周曷朱让石勒代管这个部落。由于石勒管理有方,得到部下的信任和尊敬。
    晋太安年间,石勒部落居住的一带发生了大饥荒,不少人活活饿死,生存下来的为了填饱肚子,东跑西颠,到处流浪。石勒为了活命,便和几个人一起从雁门逃到阳曲。正好此时建威将军阎悴向东嬴公司马腾提出捕捉贩卖胡人以解决军队供给的建议,司马腾当即采纳,命令将军郭阳、张隆动手,将一大批胡人用木枷锁住送到冀州,石勒不幸也在此列。张隆生性贪婪,见石勒全身搜遍也找不到半点值钱的东西,便故意虐待石勒。石勒对殴打还能忍受下去,可一天吃不上几口粮食就受不了,有时饿得昏在路上。石勒好友郭敬见石勒实在太可怜,便向族兄郭阳求情,让他多吃一点。这样,石勒才活着到了冀州。
    到了冀州,石勒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时,被人通知已经卖给了山东茌平人师欢。石勒到了师欢家,就开始了早出晚归的耕作生活。石勒在田地耕作时,经常会听到鼓角之声。石勒告诉同伴,同伴告诉师欢,师欢感到石勒有些特殊,便填写了一张放免书,让石勒当一个平民百姓。
    石勒对自己先成奴隶,又变为平民的经历感慨万端。他心中暗想:这世道太不公了,我是一个名门望族的后代,想当初也领导过千军万马,没想到会落到受人任意摆布的地步。看来只有重新招兵买马,才能重振门庭。所以离开师欢不久,石勒便招集了王阳、夔安、支雄、冀保、吴豫、刘膺、桃豹、逯明等8名骑兵起义。后来,郭敖、刘征、刘实、呼延莫、郭黑略、张越、孔豚、赵鹿、支屈六等10人也加入了这支小队伍,号称“十八骑”。永兴二年(公元305年),公师藩起兵反晋,石勒率领“十八骑”投奔公师藩,被任命为前队督。公师藩在白马被濮阳太守苟晞杀掉后,石勒率领牧民冲击附近郡县的监狱,收编了一些犯人当兵,又到处招集逃在山林沼泽的流民,建立了一支军队。永嘉元年(公元307年),石勒投靠了刘渊。石勒被刘渊封为辅汉将军、平晋王,石勒对刘渊感恩戴德。
    石勒在刘渊那里无意之中听说刘渊曾多次向乌桓伏利度招降,伏利度就是不听。为了博取刘渊的欢心,便设下一计,他假装得罪了刘渊,投奔伏利度。伏利度信以为真,和石勒结为把兄弟,让石勒率兵侵扰其他胡人。石勒在用兵过程中,十分注意收买人心,把不少人拉到了自己一边。石勒见时机已到,便借赴宴之机抓起伏利度,然后领着伏利度的兵马向刘渊报功领赏。刘渊为了嘉奖石勒,提拔石勒为督山东征讨诸军事,并把伏利度的兵马分配给石勒管理。从此以后,石勒的兵众开始强盛起来。
    晋永嘉二年(公元308年)是石勒打仗最多也是取得战果最多的一年。在这一年之内,石勒先后攻陷了魏郡、汲郡、顿丘、邺城、赵郡、中丘。到第二年时,石勒的众兵已经发展到10多万人,石勒把其中的衣冠人物集中起来,建立君子营,对他们实行优待政策。
    永嘉六年(公元312年)二月,在葛陂屯兵五个多月的石勒征集民工赶造战船,准备进攻建邺(今南京)。似乎苍天有意和石勒作对,葛陂一带雨季提前,三个月下个没完没了。大雨冲毁了道路,破坏了石勒的简陋军营,冲走了军粮,送来了瘟疫,一半士兵不是饿死就是病死。恰在这时,晋琅邪王司马睿把江南大军调到寿春,命令镇东长史纪瞻统帅各路大军讨伐石勒。
    石勒听说晋兵马上就到来,急忙召集各位将领商量对策。右长史刁膺主张先和晋和好,等晋军撤退再慢慢寻找办法,石勒听后流着眼泪长叹一声,没有说话。中坚将军夔安主张先到地势高的地方,躲避一下大水,然后再议后路,石勒生气地说:“将军太胆怯了。”石勒回头问谋士张宾,张宾答:“恕我直言,去年就不该在这里营建,现在大雨没完没了,更说明我们不该留在这里。邺城西接平阳,又有山河天然屏障,所以,我们应当往北转移,经营河北,一旦控制了河北,天下就属于你了。晋军之所以防守寿春,完全是怕我们南下,现在听说我们突然撤兵,只会庆幸他们有了安全保证,根本不会追击我们。现在我们应当先把辎重往外转运,然后慢慢向寿春磨蹭,等到辎重全部运走,再调兵北进,这样就会万无一失。”石勒听完,一手扯起衣襟,一手摸着胡子,无比激动地说:“你的计策太妙了,太妙了!”立即提拔张宾为右长史,尊称他为“右侯”。
    石勒到了邺城,征求张宾的意见时,张宾说:“现在天下大乱,战争不息,人心不稳,我们经常这么东跑西颠总不是长久之计。常言说得好,得地者昌,失地者亡。邯郸、襄国原是赵国的故都,地势险要,我们可以挑选一个地方建立国都,然后命令各位大将四下出击,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地建立起霸权地位。”石勒很欣赏张宾的主张,于是进据襄国。以后陆续打败了占据河北之地的王浚、刘琨等势力,使自己的力量迅速壮大。
    晋太兴元年(公元318年),汉王刘聪病死,其子刘粲继位,大司空靳准发动叛乱,杀了刘粲。同年十月,刘渊侄刘曜继承帝位,石勒被封为大司空、大将军。
    石勒虽效忠于刘曜,但刘曜对他却不怎么信任。太兴二年(公元319年)二月,刘曜听信谗言,杀害了石勒的左长史王修。石勒听到这一消息后,气得脸色发青,对部下说:“为了刘氏我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他们过河拆桥,反而暗算起我来了!本来我还指望他们给我封王,现在看来全是一厢情愿。我也太傻了,其实由我自己来称帝就行了,何必由他们来封!”于是便设置了太医令、尚方令、御府令等官职,还让人营造宫殿。
    通过这些事情,谋士张宾、张敬等人看出石勒有想称帝的野心,便联名请求石勒称帝,开始,石勒假惺惺地不同意,到太兴二年(公元319年)十一月,石勒心安理得地自称赵王,建立后赵政权。从此之后,石勒接见大臣时常用天子礼乐,出门则穿起天子的服装,俨然成了一个真龙天子。
    为了更好地统治后赵人民,石勒下令给每位孤寡老人三石谷子,对出名的孝子孝孙和努力耕作的农民赐给数量不等的帛,还对普通百姓实行减租。平民百姓得到了一点好处。见石勒已经建立自己的皇朝,大臣们沉不住气了,急着向石勒请功,石勒对他们说:“自我起兵到现在已有16年了,你们跟着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现在你们都该奖赏。”大臣们得到奖赏后,个个都心花怒放。
    石勒本身是个胡人,他心里非常明白中原人根本瞧不起胡人,怎么办?他采取了掩耳盗铃的办法,把胡人称为国人,忌讳人们称“胡”。
    石勒虽出身于羯族,但他深知要在中原地区站稳脚跟,必须得到中原地主的支持,于是便让张宾负责制订门阀士族的等级,开始定了五品,后又增加到九品。晋太兴三年(公元320年),石勒命令公卿及州郡每年推荐秀才,至孝、廉清、贤良、直言、武勇各一名,以便充实各级官吏机构。
    石勒称王时,晋征北将军祖逖准备北伐。石勒闻讯大吃一惊,马上下令修复祖逖的祖坟,以此博取祖逖的好感。祖逖听说后,派参军王愉出使石勒,表示感谢,并约定双方和好。从此以后,兖豫地区重新恢复了宁静,人民又可以休养生息了。
    多年的戎马生涯使石勒精疲力尽。建立后赵政权后,石勒感到轻松好多,不禁想起了童年时期的伙伴、少年时期的好友及父老乡亲。太兴四年(公元321年)十一月,石勒把武乡的故旧请到了襄国。石勒看望他们时,见没有李阳,急忙派人去找。李阳是石勒的邻居,年轻时两人为了争夺沤麻用的池塘打得不可开交,李阳想起这些怎么也不敢到襄国见石勒。石勒早把这些鸡毛蒜皮之事抛到九霄云外,见李阳没有来,于是派人去找他。李阳到了宫殿,石勒拉着他的胳膊说:“过去你打过我,我也打过你,两下抵消了。”接着又提拔李阳当参军都尉。在与父老乡亲交谈时,石勒听说农村的粮食仍不充足,便下令禁止酿酒,以节省粮食。
    晋永昌元年(公元322年)十二月,右长史张宾去世。石勒悲痛欲绝,泣不成声地说:“老天不想成就我的大业,过早地把我的右侯夺走了!”
    石勒自太兴二年(公元319年)自称赵王后,便与前赵公开决裂了。晋太宁三年(公元325年),石勒侄石虎攻拔前赵石梁、并州,坑杀前赵1万多名士兵,刘曜因此气恼成疾。后赵太和元年(公元328年)七月,石虎又率领40000兵众攻打前赵的河东,不料在高侯被刘曜打败。十一月,石勒亲自出征,很快把刘曜打败俘获,押回襄国,不久就把他杀掉。
    后赵太和三年(公元330年)二月,石勒在大臣的劝说下自称大赵天王,将儿子全部封王,大臣按功加爵。九月,石勒称帝,改元建平,将妻子刘氏立为皇后,又规定了昭仪、夫人、贵嫔、贵人、三英、九华、淑媛、淑仪、容华、美人等后宫等级和数额。
    后赵建平二年(公元331年)夏,石勒到达邺城,准备在此建都,廷尉续咸上书劝谏,石勒勃然大怒,说:“不杀这老家伙我的宫殿就很难建成。”下令把续咸抓进监狱。中书令徐光对石勒说:“是否采用他的话全由你来决定,何必把他杀掉呢?!”石勒摇了摇头,自我解嘲地说:“当了皇帝是这样不自由!普通老百姓家中有了钱还想买幢新房,何况我是一国之君!这宫殿终归要建,但现在暂时停下来,以成全直言之臣的好意。”还赏赐廷咸绢百尺,稻百斛。不久,中山西北暴雨成灾,冲来许多木料,石勒对大臣说:“苍天让我营建邺都,给我送来了这么多木料,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宫殿终于破土动工。
    政治家到了晚年总喜欢对自己的功过作一番估价。后赵建平三年(公元332年)春节过后,石勒设宴招待高句丽使者。到了酒兴时,石勒问徐光:“我可以和前代哪位皇帝相比?”徐光答:“陛下的英明高于汉高祖刘邦。”石勒笑着说:“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说得太过分了。如果我遇到汉高祖,一定向他称臣。大丈夫做事情应当光明磊落,不能像曹孟德、司马仲达那样靠欺负孤儿寡母夺取天下。”大臣们听完,少不了高呼几声“陛下万岁”。
    后赵建平四年(公元333年)六月,石勒突然病倒,卧床不起。他的侄子石虎有夺位野心,假称诏令,不让太子石弘和大臣看望石勒。七月,石勒病情加重,他口授了一份遗嘱:“我死后三天就葬,在这期间不准禁止婚娶、祭祀、饮酒、食肉,征镇牧守不准前来奔丧;送丧时只用一般车辆,坟墓内不准埋葬金宝、器玩。”没过几天,就命归西天,时年60岁。当天夜里,石虎把石勒偷偷地埋到山谷深处,过了12天才为石勒发丧,称其墓为高平陵,谥号“明帝”,庙号“高祖”。
    第七十四章海阳王石弘
    石弘,字大雅,石勒次子,生于晋永嘉七年(公元313年)。石勒自称汉王时,石弘因大哥石兴早死,便被立为世子。后赵太和三年(公元330年),石勒称帝,石弘被立为太子。后赵建平四年(公元333年)七月,石勒病死,因军权掌在堂兄石虎手中,石弘对自己即将登帝位不知是福还是祸,是喜还是忧,因而找到石虎,以自己软弱无能为借口,要求把帝位让给石虎。石虎假惺惺地说:“国君去世,太子继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石弘痛哭流涕,再三推让,石虎愤怒地说:“我也知道你不能胜任,不过你先当着,过些日子自然有人换你,再不要啰嗦了!”第二天,石弘被迫即位,改元延熙。石弘名义上当了皇帝,实际上只是一个空架子,大小事情全由石虎作主。后赵延熙三年(公元334年)十月,石弘捧着玺绶颤抖着到了石虎身边,请求禅位给石虎。不料石虎板起面孔对他说:“谁来当帝王,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何必由你来说!”石弘流着眼泪回宫后,对母亲说:“父亲的亲生骨肉不会再留在世上了。”这时,有一尚书揣摸石虎想当皇帝,便上奏石虎请求禅位,石虎没好气地说:“石弘应当废掉,还讲什么禅位!”于是把石弘废为海阳王。
    石弘从容自若地走出宫门,对大臣们说:“我太愚昧,不是当皇帝的料,现在不是一身轻了吗!”
    同年十一月,石弘被石虎囚禁于太芓宫,不久被杀,时年21岁。
    第七十五章太祖石虎
    石虎的父亲在大饥荒时饿死,从小随叔父石勒生活。
    不知什么原因,石虎在11岁那年突然丢失,石勒急得团团转。当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再找到石虎时他已是一个17岁的青年了。多年不见,石勒对他非常亲切,但没过多久,石勒就发现这时的石虎游手好闲,十分残暴,大失所望。不久石虎因多次用弹丸打人,激起了官兵的不满情绪,石勒见状,对母亲王氏说:“这孩子太残暴,干脆把他杀掉吧!”王氏说:“一头好牛在小时候经常把车撞破,石虎正是一头好牛,依我看,你还是忍耐一下吧!”石勒很听母亲的话,默默地点了点头。石虎身高七尺五寸,骑马射箭是把好手,每次出征,都英勇杀敌,所向无敌,渐渐地石勒认为石虎是块带兵打仗的好料,对他比较器重了,后将他提拔为征虏将军。
    咸和五年(公元330年),石勒称帝,封石虎为中山王、尚书令。石虎本来以为石勒称帝后会把大单于的位子送给自己,不料石勒却给了儿子石弘。石虎勃然大怒,对儿子石邃说:“自从石勒占据襄国(今河北邢台)以来,我南擒刘岳,北追索头,东平齐鲁,西定秦雍,攻克了13个州,立下了汗马功劳。大单于之位应当给我,却给了石弘。每想起这些,就气得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等石勒死后,我要把石勒的子孙斩尽杀绝!”3年之后,石勒病死,石虎可有了发泄私愤的机会了。他先逼迫太子石弘继位,但大小权力全操纵在石虎手中。延熙二年(公元334年)十一月,石虎把石弘废为海阳王,自称赵天王,改元建武,立儿子石邃为太子。不久,石虎就把石弘、石弘的母亲程氏、秦王石宏、南阳王石恢等全部杀掉,总算解了心头之恨。
    建武二年(公元336年),石虎下令在襄阳建太武殿,在邺(今河北临漳)建东、西两宫,1月之内全部完工。太武殿基高二丈八尺,东西75步,所用柱、梁、壁全用金银玉珠;同年,又在显阳殿的后面营建灵风台九殿。为了供自己寻欢作乐,石虎又派人?br/>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