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3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军在荥阳南边京、索之间击破楚军,使楚军不能越荥阳而西。在此期间,刘邦还派说客说降英布叛楚。英布是项羽手下的一员猛将,他的反叛不仅使项羽丧失了一支重要的力量,同时由于项羽要分兵平叛,也给刘邦的正面战场减轻了压力。
    当时,汉军在荥阳一带设防。为了保证军粮,汉军修筑甬道,从黄河上通过,到原秦的大粮仓敖仓去搬运粮食。项羽却多次侵夺汉军的甬道,使汉军缺乏粮食。
    四月,项羽包围了荥阳。刘邦无奈,向项羽请和,以荥阳以西为汉。项羽准备答应,但范增认为:“现在要彻底消灭汉已很容易,如果放过这个机会,以后肯定要后悔。”于是,项羽不再同意讲和,猛攻荥阳。刘邦就使用陈平之计离间项羽和范增。项羽派使者来劝降,刘邦让人捧着丰盛的食物去招待。看见使者,假装惊愕说:“我以为是亚父的使者,原来却是项王使者。”然后把好菜好饭拿走,换上很差的饭菜。使者很生气,回去报告项羽。项羽从此怀疑范增与汉私通,对范增提的一些主张不再采纳。范增为此大怒,对项羽说:“天下事大局已基本定了,大王你好自为之吧。请让我做一个普通百姓安度天年。”项羽同意。这样,范增就离开了项羽,还没有走到彭城,背上生疮,气愤而死。
    五月,楚军对荥阳的攻势更加猛烈。在这种情况下,将军纪信建议刘邦,让自己代替刘邦假装投降,以使刘邦借机逃离。于是纪信坐着刘邦的车子,从东门出降,吸引楚军四面包围,刘邦带着几十个骑兵从西门突围而走。项羽没有捉住刘邦,气得把纪信烧死了。
    项羽占领荥阳后,接着又攻克重镇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汉王四年(公元前203年)十月,成皋被刘邦收复。刘邦攻占成皋后,立即进围荥阳。项羽听说成皋失守,立即回师。刘邦撤围后退,两军在荥阳东北的广武山形成对峙。对峙数月,项羽感到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因为刘邦夺取成皋后,可以从敖仓取得军粮,而楚军却由于彭越在后方马蚤扰,经常袭击粮道,军粮供应不上。为了逼迫刘邦投降,项羽想出了一个方法,把前时俘虏的刘邦的父亲太公带到了阵前,对刘邦说:“现在你不赶快投降,我把你的父亲烹了。”不料刘邦对此毫无所惧,竟说:“我和你曾受命怀王,‘约为兄弟’。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如果你一定要烹了你的老子,那么看在兄弟份上也分给我一碗肉汤吧。”项羽气得发昏,当时就要杀掉太公。项伯劝他说:“究竟谁能得到天下还不知道,况且争夺天下的人也不顾家室,即使杀了也不起作用,只会使两方的怨仇更深罢了。”项羽只好作罢。
    不久,项羽又向刘邦单独挑战。刘邦却笑着拒绝说:“我和你只斗智,不斗力。”然后指责项羽有十大罪状说:“你负约王我于蜀汉,是一罪;杀卿子冠军(宋义)以自尊,是二罪;救赵后本当还报,却率兵入关,是三罪;烧秦宫室,私收其财,是四罪;杀秦降王子婴,是五罪;坑秦降卒20万,是六罪;分封不均,是七罪;赶义帝出彭城,自己为都,是八罪;暗杀义帝,是九罪;为人臣而杀主,为政不平,是十罪。我率领义兵和诸侯一齐来诛灭j贼,又何苦与你单独挑战呢?”项羽听后大怒,弯弓射中了刘邦的胸部。
    双方这样对峙了10个月,刘邦兵盛食多,项羽兵疲食绝。最后在辩士侯公的说和下,刘邦和项羽约定:双方以鸿沟(今河南荥阳、中牟、开封一带)为界,“中分天下”,西边属汉,东边归楚。项羽送还了刘邦的父亲和妻子。
    鸿沟之约后,项羽率兵东去,刘邦也想引兵西还。张良、陈平进谏说:“汉已据有天下大半,诸侯又都归附,楚已兵疲粮尽,这是天要亡楚之时,不借这个机会消灭项羽,那真是养虎遗患了。”刘邦醒悟,立刻向楚军追击。
    汉王五年(公元前202年)十月,刘邦在阳夏之南追上项羽。他遣使与韩信、彭越约期会师,共击项羽。到了固陵(今河南太康西),韩、彭两军未至,项羽向刘邦发起攻击,汉军大败。刘邦只好又坚壁固守。他向张良寻求计策,张良说:“若能以齐地实封韩信,以梁地实封彭越,他们肯定会全力帮你击败项羽。”于是刘邦派人通告韩信、彭越,只要他们并力击楚,打败项羽后,就封他们为齐王和梁王。韩、彭立即回报:“我们马上进兵。”这时,楚大司马周殷也被刘邦劝降,淮南王英布也带兵前来会战。这样,汉军在兵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到十二月,双方在垓下会战,汉军30万人团团围住了项羽。
    项羽当时已兵少粮尽。一天夜里,他突然听到四面汉军皆歌楚声,以为汉军已全部占领楚地。心中悲伤,便起来在帐中饮酒。他让美人虞姬陪饮,命人牵来心爱的坐骑“乌骓”,然后悲歌慷慨地唱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则和唱说:“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二人唱了几遍,虞姬就饮泪自刎。项羽泪流数行,跨上骏马,率骑兵八百,连夜突围而出。
    天亮以后,汉军才发觉项羽已经突围。刘邦令骑将灌婴率骑兵5000追击。项羽渡过淮河,只剩下一百多人随从。到阴陵(今安徽定远西北),由于迷路,又陷入大泽。项羽引兵向东,至东城(今安徽定远东南)被灌婴追上。这时项羽身边只还有28骑,奋力与汉军三次激战,杀死汉军几百人,最后拔剑自刎。楚汉战争终于以刘邦的胜利而告终。
    四、汉承秦制帝国一统
    汉王五年(公元前202年)正月,刘邦按照与韩信、彭越的约定,立韩信为楚王,彭越为梁王。于是韩信、彭越和原已策立的淮南王英布、赵王张敖、燕王臧荼、韩王信以及前不久封为长沙王的吴芮上疏共尊刘邦为皇帝。刘邦推辞,他们都说:“大王出身贫贱,讨灭乱秦,又以汉王诛灭不义,平定天下,立功臣,不为私,诸侯王不足称,惟称皇帝实宜。”刘邦说:“你们真认为这样会对天下人民有利,那就可以吧。”二月初三,刘邦于山东定陶汜水之阳正式称皇帝,国号为汉,此即汉高祖。接着,他下诏尊王后吕雉为皇后,太子刘盈为皇太子。
    高祖称帝后,定都洛阳。五月,在洛阳的南宫举行盛大的庆功宴会。会上,高祖让群臣畅所欲言,总结汉胜楚败的经验教训。当时高起、王陵认为:高祖能“与天下同利”,而项羽却“不予人利”,这是项羽所以失败的原因。高祖却认为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说:“要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比不上张良;讲镇守国家安抚百姓,供给粮饷,我比不上萧何;讲率军百万,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比不上韩信。但我能任用他们发挥出他们的聪明才智,这才是取得胜利的原因。而项羽只有一个范曾,却又不能善加任用,这是失败的原因。”对于高祖的分析,群臣都表示悦服。
    这时,戍卒齐人娄敬从山东赶来洛阳,求见高祖。他认为高祖夺取天下的方式和周代不同,不应当像周那样定都洛阳,而应据秦之险,定都于关中。高祖把他的主张交给群臣讨论,许多人表示反对,认为还是在洛阳好。只有张良支持娄敬,对高祖说,关中是“金城千里,天府之国”,攻守兼备。高祖非常赞成,于是即日起驾,西迁关中,定都于长安。因为长安地处西方,和后来光武帝定都洛阳重建的汉朝相对,所以后世史家称为“西汉”。
    “汉承秦制”,西汉的政治制度,基本是继承了秦朝的制度。和秦一样,汉中央政府由皇帝总揽大权,下设各级官吏,主要是三公九卿。三公是丞相(汉初称相国)、太尉和御史大夫。丞相协助皇帝处理政务,是全国最高官员;太尉掌管全国军事,是最高军事长官;御史大夫主要是监察百官,是全国最高监察官。九卿:一是奉常(太常),掌管宗庙祭祀,朝廷礼仪;二是郎中令(光禄勋),掌管皇帝警卫和宫廷事务;三是卫尉(中大夫令),掌管皇宫门卫;四是太仆,掌管皇帝车马仪仗;五是廷尉(大理),掌管刑狱;六是典客(大行令、大鸿胪),掌管少数民族事务;七是宗正(宗伯),掌管皇帝亲属;八是治粟内史(大农令、大司农),掌管全国财政;九是少府(考工),掌管皇帝私人财政。
    地方政府也基本上和秦一样,实行是郡县制。秦初分全国为36郡,末年又增设数郡。汉初,高祖在全国设置了15个郡。后来,高祖在消灭异姓王时陆续恢复了一些郡县,同时又从秦时的大郡中分设了一些小郡。这样,加上汉初的15个郡,一共是36个郡。郡设守、尉。郡守(太守)掌一郡政事,郡尉(都尉)掌一郡军事。与秦不同,汉代郡中不再设监御史。郡下设县,万户以上的大县设县令,万户以下的小县设县长,令、长下均设有丞、尉。令、长掌一县政事,丞协助令、长,尉则掌管一县军事。县下设乡,乡有三志、有秩、啬夫、游徼。三志掌教化,有秩或啬夫听诉讼,收赋税,游徼巡禁盗贼。乡下有亭,设亭长、求盗。亭长掌一亭事务,求盗掌追捕盗贼。亭下设里,里有里正、监门。最基层的乡村组织有什、伍。十家为什,有什长;五家为伍,有伍长。汉代乡的组织与秦略有不同,即规定在各乡的三老中,推选一人为县三老,其作用是要他们“与县令、丞、尉以事相教”,加强县乡之间的联系。
    与秦不同的是,高祖除了继续推行郡县制,还分封了一些诸侯王国。汉初,先是分封了7个异姓王国,后来除了长沙王吴芮,其余都被陆续消灭。但在削平异姓王的过程中,高祖又分封了9个同姓王,他们都是高祖的子、侄、兄弟。高祖规定:诸侯王国的地位与郡相等,王国的相国(后改为相)和太傅必须由中央委派,代表中央处理政务,没有中央的虎符,诸侯王不得擅自发兵,诸侯王不得违反中央政令等。在诸侯王国以外,高祖还分封了许多侯国。这些侯国的地位与县相等,大多是封赏给有功之臣的。这样一来,汉代的地方制度就是郡县制度和诸侯王国并行。
    为了维护尊卑等级,高祖还沿用了秦的20级爵位制度。在秦朝法律的基础上,高祖也改制了新的法律,就是汉代著名的《九章律》。在制定法律的同时,高祖又仿效秦朝建立起一套礼仪制度。总之,通过以上一系列措施,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大帝国又重新建立起来。
    不过,汉承秦制集中体现在礼法制度方面,汉高祖刘邦的统治政策却与秦王朝多有不同,而这种不同,正是借鉴秦朝灭亡的教训而总结、制定、推行的。
    经过长达8年的战乱,建国之初的汉朝人口锐减,经济凋敝。故此,汉高祖刘邦首先采取措施,解决劳力不足的问题:囚犯释放,流民返乡,军人复员,解放奴婢,鼓励生育。同时,调整土地,发展地主经济。
    为了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在秦的赋税制度基础上,高祖采取了轻徭薄赋政策。除了轻徭薄赋,高祖还通过“赐爵”、“复爵”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在重点发展农业生产的同时,高祖也对工商业的政策作了调整。主要措施就是放宽对私人工商业的限制。结果不仅振兴了工商业,也促进了农业生产。
    为了保证人民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从事生产,汉高祖还比较妥当地解决了与匈奴的关系问题。他采用“和亲”策略,以宗室女为公主嫁给冒顿单于,并送给匈奴大批财物。这样一来,匈奴对中原的马蚤扰大为减少,汉、匈之间的关系出现了暂时和平,从而给中原人民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生产环境。
    由于以上措施和政策的施行,汉初的农业生产大大发展,经济很快得到了恢复。到惠帝、吕后统治时期,已经是“衣食滋殖”。到武帝初年,更出现了“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的经济空前繁荣的景象。
    五、软硬兼施巩固皇权
    刘邦做了皇帝,难免有一些意骄志满。高祖九年(公元前198年)十月,他设宴招待英布等人时,就对父亲不无得意地说:“早先您老人家总是说我无赖,不如我二哥能治产业,现在您再看看,是二哥的产业多,还是我的多?”他尽情享受着皇帝的一切特权。口极其味,耳尽其声,怀拥爱姬,恣其所欲。但是他也丝毫没有忘记:天下并不太平,隐患犹在:一是分封的异姓王,他们各自“拥兵据地”,擅长军事,不少人对中央怀有不轨之心;二是中小将领,他们都曾为高祖立过汗马功劳,虽然实力不强,但如果处理不当,也会起哄一番;三是六国残余贵族在地方很有势力,一有机会,还会死灰复燃;四是相权太重,人们忠君意识淡薄;另外还有同姓王的问题。为了巩固统一和强化皇权,高祖从称帝到去世前后八年间,始终都在致力于消除这些隐患。
    汉高祖首先解决异姓诸侯王问题。而其中最酷烈的要算解决韩信。高祖六年十二月,有人揭发最大的异姓王韩信阴谋叛乱。高祖当时将信将疑,就问诸将怎么办好,诸将说:“赶快发兵杀了他。”陈平却认为楚国兵精,韩信又善于用兵,如果发兵攻之,无异于自己挑起战端,不如假装巡狩云梦,通知各个异姓王到陈县(今河南淮阳)会面。韩信肯定会前来谒见,那时只要有一个力士,就可以不费事地把他抓起来。高祖照计实行。韩信一到陈县,当即被高祖逮捕。韩信大叫冤枉,他说:“果然像人们说得那样:‘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平定,我本来就该给烹了。”高祖对他说:“你不要大声嚷,有人告你谋反。”然后就把韩信捆绑起来,押上囚车。但到了洛阳,因查无实据,高祖又赦了韩信,降为淮阴侯。这样一来,韩信对高祖非常怨恨。
    高祖七年,韩信密谋让陈豨在外地造反,引得高祖亲自率兵平叛,自己在都城发兵袭击吕后和太子。不料被人告密,吕后采用萧何的计策,把他骗入宫中逮捕,然后斩首于长乐宫的钟室。
    这样,经过7年不懈的努力,除长沙王吴芮作为点缀外,高祖终于削平了异姓王。
    汉高祖在消灭异姓王的同时,较为妥当地解决了安置中小将领的问题。高祖六年,他分封萧何等大功臣20多人后,由于中小将领很多人都争功不决,暂时没有行封。有一次,高祖在洛阳南宫的阁道上,望见很多将领坐在沙地上窃窃私语,就问张良:“这是在说什么?”张良说:“你还不知道吗?他们是在谋反。”高祖有点不明白:“天下已经安定,为什么还要谋反?”张良解释说:“他们是怕你不能尽封,还怕你记仇杀掉他们。”高祖问怎么办,张良则问他平生最狠而又人所共知的人是谁。高祖说是雍齿,并说曾想把他杀掉,因为他功劳多、忍心少。张良便说:“现在应赶快封雍齿为侯,大家看到雍齿都能先受封,自然人人安心,不会忧虑了。”不久,高祖大摆宴席,封雍齿为什方侯,并催促丞相、御史赶快“定功行封”。这一招果然很灵。酒后,大家都非常高兴地说:“雍齿还能封侯,我们肯定也都能封侯了。”
    至于对六国的残余贵族,汉高祖也同样没有忘记要消除他们。高祖九年(公元前198年),他接受娄敬的建议,并命娄敬把六国的残余贵族和各地的一些名门豪族十几万人都迁到了关中。这样一来,既便于高祖对他们进行控制,也使他们丧失了当地的社会基础。
    为了更加稳固统治,高祖即位后还极力强化皇权。这是因为当时封建专制主义刚刚建立,不少人仍然保持着战国以来那种“士无常君,国无定臣”的观念。故此,必须从礼仪规制和观念道德上加以引导、整肃。在这方面,刘邦干了两件很漂亮的事情。一是尊父亲为太上皇。当时,父亲太公和刘邦住在一起。高祖为了表示孝顺,五天就去拜见一次太公。太公习以为常,可是他的属官却认为这不符合礼法,就对太公说:“天无二日,地无二王。皇帝虽然是您的儿子,但是人主;您虽然是他父亲,却是人臣。怎么能让人主拜见人臣呢?这样的话,皇帝的威重就没法实行了。”于是高祖再来拜见时,太公就手持扫帚出门迎着退行,不再让高祖拜见。高祖看到大惊,赶快下车去扶着父亲。而太公说:“皇帝是人主,怎么能为我乱了天下礼法!”高祖知道是太公的属官所劝后,对属官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很欣赏,就赐给他们黄金500斤,然后下诏尊太公为太上皇。这样,他既可以名正言顺地拜见太上皇,又借机更加宣扬了皇帝的至高无上。
    二是对季布、丁公的不同处理。季布和丁公两人是异父同母兄弟。楚汉战争时,他们都是项羽手下的大将。季布曾率兵几次把高祖打得很狼狈,手下一点不留情;丁公也曾率兵追击过高祖,但最后把他放了。高祖称帝后,想起季布给自己的难堪,就下令捉拿季布。可又一想自己也正需要忠臣来巩固统治,于是就改变初衷,下令赦免季布,拜季布为郎中。丁公听说季布都能赦免拜官,自己曾对高祖有恩,如果去见高祖肯定更会受到重赏。因此他就去谒见高祖。但他没有想到,高祖却把他抓了起来,对群臣说:“丁公这个家伙给项王做臣不忠,就是他使项王失去了天下。”接着就把他杀了,在军中示众。并对群臣说:“让以后做人臣的都知道不要像丁公那样!”
    不只是引导、整合,汉高祖也采取铁腕手段打击权臣,巩固皇权。萧何系狱就是一例。刘邦感到相权太重,对皇权已造成威胁。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高祖平定英布叛乱回到长安不久,萧何代表老百姓对他建议说:“长安地方狭小,而上林苑中空地很多,已经废弃。希望陛下能下令允许百姓进去耕作,不要把它变成了养兽的场所。”高祖听了大怒,说他是受了商贾的贿赂,才来为他们请求开放上林苑的。因而不顾多年交情,下令把萧何逮捕,关进监狱。过了几天,有人问他相国犯了什么大罪。高祖解释说:“我听说李斯做秦始皇的相国,有功都归于秦始皇,有坏事都算是自己的。现在相国却接受商贾的很多贿赂,为他们请求开放我的上林苑,讨好百姓。所以我要把他关进监狱治罪。”通过整治萧何,高祖不仅打击了相权,而且更加提高了皇帝的权威。
    就这样,汉王朝的统治越来越巩固。
    然而,经过这些激烈的斗争,汉高祖刘邦也已经心力交瘁。高祖十一年,他平定英布叛乱时被流矢射中,在回长安的道上开始发病,回到长安后病已经很重。当时吕后曾派人请了一位良医来治病,高祖问他自己的病情如何。医生安慰他:“病还可以治。”高祖知道自己的病已经难以医治,因此他怒骂医生说:“我一布衣提三尺剑取得天下,这不是天命吗?天命决定我就要死,即使是神医扁鹊来了又有什么用呢!”然后他赐给医生50斤黄金,就让他回去。吕后看到高祖不久人世,就问他后事如何安排:“陛下百岁以后,萧相国假如也死了,可以让谁来接替?”高祖回答曹参。吕后又问曹参死后谁可接替,高祖说:“王陵可以接替曹参,但王陵缺乏计谋,可以让陈平帮助他,陈平智谋有余,但难以独任。周勃为人敦厚,不善言辞,但安定刘氏的一定是周勃,可以让他担任太尉。”吕后又问这以后的政事安排,高祖说:“这以后的事你也不会知道了。”
    高祖十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汉高祖刘邦辞世,终年62岁(一说53岁)。死后葬长陵,谥“高皇帝”,庙号“高祖”。
    第四章惠帝刘盈
    一、少小多艰得位不易
    汉惠帝刘盈,刘邦与吕后之子。秦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211年)生于沛郡丰邑阳里(今江苏丰县)。公元前195年16岁时继位,22岁时逝世。
    刘盈年幼时,父亲只是泗水亭长那样的小吏,家境并不丰裕。因此,他曾经常和母亲、姐姐一起到田间做活。又因为父亲不断地“闹革命”,他的生活一直处于颠沛流离和惊恐不安之中。秦始皇末年,刘邦私纵刑徒逃亡隐于芒、砀山泽间,刘盈与父亲即一别数年。至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刘邦响应陈胜在沛起兵,父子虽重逢,但很快高祖转战南北,刘盈又只好与母亲留在家乡。一直到汉王元年(公元前206年),楚汉战争爆发,刘邦经过沛郡,才派人寻找他们。不巧的是,他们由于逃亡(楚军当时也在搜捕他们),没被找到。后来刘盈和姐姐在路上巧遇父亲,但祖父太公和母亲却已走散,被楚军俘虏。姐弟虽与父同行,由于楚军紧追,也险遭不测。他们曾被父亲三次狠心地推下车去,以便自己尽快逃跑。太仆夏侯婴看了不忍,下车把他们抱了上来,并责备高祖说:车子本来就跑不快,把两个孩子扔了又能起多大作用?刘邦非常恼怒,但总算还有些父子之情,刘盈姐弟因而幸免于难。后来,刘盈被送到汉的大后方关中,才最终摆脱了流亡生活。
    刘盈来到关中后,汉王二年(公元前205年)被立为王太子。住在栎阳(今陕西临潼),名为留守,实则由丞相萧何照看。汉王五年,刘邦打败项羽称皇帝,刘盈即被改立为皇太子。时年仅9岁。
    刘盈被立为太子后,其皇位继承曾几经波折,颇为不易。高祖刘邦到晚年不喜欢他,认为他“为人仁弱”,不像自己,而宠姬戚夫人所生赵王如意与己颇似,想改立如意为太子。汉高祖十年(公元前197年),高祖廷议改立如意为太子,众大臣坚决反对,高祖只好暂罢此议,但心中却仍存了废刘盈立如意的主张。
    对此,酷爱权位的吕后很感不安,屡思良策,却又一筹莫展。有人献策说,留侯张良足智多谋,也许有好主意,于是吕后就请张良谋划此事。张良认为高祖很尊重“四皓”(四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多次想请都未能如愿,如果能请他们来辅佐太子,问题就可迎刃而解。吕后照计施行,请来四皓,他们四人果然为辅佐太子起了很大作用。
    高祖十一年淮南王英布谋反,四皓设计使高祖改变了由刘盈带兵平叛的打算,保证了他的安全。高祖十二年,高祖平定英布回到长安,因伤一病不起,更欲改立太子。当时张良进谏他不听,而太傅叔孙通要以死谏争也无济于事。最后还是四皓使高祖改变了主意。有一次宴会。高祖命刘盈帝陪同,刘盈入席时由年高八十的四皓侍从着,刘邦看到大惊,感到太子羽翼已丰,不能再改立了。从此,他再未提及改立太子之事。
    是年四月二十五日,汉高祖刘邦病逝,时年16岁的皇太子刘盈继位,是为汉惠帝。
    二、踵武父制善尽职守
    汉朝天下经高祖刘邦和一大批才识卓绝的谋臣大吏的治理,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故而继位的皇帝只要能上承父制、善尽职守,就可以国泰民安了。惠帝刘盈正是这样做的。
    惠帝统治的7年,是西汉王朝更加巩固的时期。为了恢复、发展经济,惠帝大力推行轻徭薄赋、休养生息政策。即位伊始,他就下诏减租,复“十五税一”。由于平定异姓王、抗击匈奴需要大量经费,高祖曾加征田租。到惠帝时,异姓王基本削平,匈奴也重结和亲,便重新恢复十五税一。这对农民来说多少减轻了一些负担。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惠帝又下诏“举民孝弟力田者复其身”,对努力耕田者免除徭役,鼓励农民耕田。同时还减免刑罚,“省法令妨吏民者”,以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到公元前189年,惠帝为使人口迅速发展,又下诏:“女子年15以上至30不嫁,五算。”汉代规定:15岁以上的成年人都要交人口税,每人是120钱,为一算,称为“算赋”。惠帝这时规定女子15岁以上到30岁不嫁,交人口税五算,实际就是强制女子到15岁时就要结婚生育。这对发展人口和恢复经济起了很大作用。此外,惠帝还下令“驰商贾之律”,废除西汉初年对商贾采取的抑制政策,放宽对商贾的限制。
    惠帝在思想、文化政策方面也做了较大调整。当时,不仅黄老思想已取代秦的法家思想在政治上占据主导地位,而且对各种思想也开始解禁。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惠帝废除“挟书律”。“挟书律”原是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秦始皇下令“焚书”颁布的一条法令,法令规定除博士官掌管外,私藏书册者均处以族刑。初由于“汉承秦制”,这项法令仍然被继续推行。惠帝明令废除了这项法令,从而使得思想文化的发展摆脱了一定限制,民间藏书纷纷出现,特别是秦代受到压制的儒家思想又重新抬头,为以后汉武帝的“独尊儒术”奠定了基础。
    在外交上,汉惠帝效法高祖,在惠帝三年,以汉宗室之女为公主,继续与匈奴冒顿单于和亲。
    此外,惠帝在位期间还有一件事情值得称道,这就是长安城的修建。高祖采纳娄敬建议定都长安后,在长安开始修筑宫殿,建造了长乐宫和未央宫,但没有修筑城墙。为了更使长安像一个国都,以表明西汉王朝的强盛,也为了更有效地保护封建王朝的中央机构,惠帝开始大规模地修筑长安周围的城墙。这项工程从惠帝元年开始动工,到惠帝五年完成,先后进行了五次修筑。其中有两次比较大的修筑,一次征发了146万人,一次征发了145万人。长安城建成后,周围有65里(实测为25100米),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都城,只有欧洲的罗马城可与它媲美。长安城四面有12座城门,每面有三座,其中以宣平门最为重要,是当时出入最频繁的城门。而每个城门又都三个门道:左道为出,右道为入,中间是“驰道”,专供皇帝使用。在城墙修筑完工后,第二年又在城中修建了“西市”,并对秦时最大的粮仓——“敖仓”进行了改建。可以说,汉长安城的规模在惠帝时已经基本完成。
    三、生活不幸英年早逝
    汉惠帝即位后虽说有着万人之上的尊崇,生活摆脱了颠沛流离、惊恐不安,但却也抑郁寡欢,很是不幸。
    惠帝为太子时,因年幼,没有娶妃。继位以后,在汉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由吕后做主选立皇后张氏。其婚礼很是隆重,史载仅聘金就用黄金两万斤。但这是一桩十分荒唐的婚姻,皇后张氏是惠帝的亲外甥女,吕后为了亲上加亲,就把她嫁给惠帝。张氏被立为皇后以后,吕后曾想方设法让她生子,但张氏却始终没有怀孕。无奈,吕后就让她谎称怀孕,取后宫美人之子作儿子,杀其生母,立为太子。后惠帝去世,此儿即立为皇帝,由吕后临朝听制。吕后八年(公元前180年)诸吕叛乱被平定后,张皇后因党与吕氏,被废处北宫,死于汉文帝后元元年(公元前163年)。
    惠帝即位后,尊母亲吕后为皇太后。他此时便希望母亲能和睦亲族,但吕后并未能如其所愿,而是变本加厉地加害别人。高祖在世时,诸姬多幸,而她受到冷落,此时便对高祖嫔妃极力迫害。诸子封王者除史载代王母薄姬以希见允许随王就藩,其余王母皆不准随子。对宠姬戚夫人的残杀更是令人发指。她下令把戚夫人囚禁在永巷中,拔掉头发,戴枷具,穿着红色囚衣舂米。为了斩草除根,她下令把赵王如意骗至京师,用药酒毒死。然后斩断戚夫人四肢,挖眼熏耳,让她吃药致哑,扔在厕所里,称为“人彘”。吕后的所作所为使为人“仁弱”的惠帝在精神上受到强烈刺激。他看到所谓“人彘”,知道是戚夫人后,大哭不止,生病有一年之久,从此不理朝政,每日饮酒滛乐。汉惠帝七年(公元前188年),在位7年的惠帝英年早逝,时年22岁。死后葬安陵(今陕西长安)。谥号“孝惠”皇帝,谥“孝”,因“孝子善述父之志”,在惠帝以后除光武帝有“中兴”之功外,其余汉代皇帝谥号均有“孝”字;又《谥法》称“柔质慈民曰惠”。
    第五章文帝刘恒
    一、身世忧患一朝升腾
    汉文帝刘恒,西汉开国皇帝刘邦第四子,母薄姬。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生,7岁时被封为代王。吕后八年(公元前180年),吕后逝世,代王继皇帝位,是为西汉第三个皇帝汉文帝。汉文帝在位23年多,创造了历史上有名的盛世“文景之治”。
    刘邦生有八子,其中吕后只生了老二刘盈,后继位为汉惠帝,却不幸早逝。吕后为了掌权,对庶出的其余诸子大加迫害,有4人为其所害,只有老大刘肥善终。到吕后逝世时,儿子中只剩下淮南王刘长和代王刘恒。
    刘恒在诸子中,地位是最不起眼的。这是因为他母亲薄氏的地位低微。
    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刘邦的军队打垮了项羽封立的魏国,把魏王豹的宫人俘虏到荥阳,要她们织布。有一次刘邦闲逛到了织布的房子里,见一女子有些姿色,就把她要进了后宫。这个女子的父亲是吴(今苏州市)人,姓薄,在秦朝时与原魏王宗室女子魏媪私通生了她。刘邦把这个薄氏要到后宫,转脸就把她忘了。过了一年,战争形势好转,刘邦有了闲心,与管夫人、赵子儿两个美人取乐。这两个美人是与薄氏一起从魏宫被掳来的,而且彼此都很要好,当初曾相约:“富贵莫相忘。”她们把薄氏的约言当笑料说给刘邦听,刘邦听了,“心惨然,怜薄氏”,当天就把她召了来,“幸之”。激动的薄氏对刘邦说:“我昨天夜里梦见一条苍龙盘在我的肚子上。”刘邦说:“这是要尊贵的兆头,我成就你。”就此一“幸”,薄氏遂在汉高祖五年生了刘恒。
    刘邦后来极少再“幸”她,薄氏母子生活在被冷落的边角里,谁也不能得罪,逢事多加考虑,处处谨慎小心,刘恒也就在朝臣的眼里留下了一个“贤智温良”的好印象。公元前197年,由萧何等33位朝臣举荐,7岁的刘恒被封为代王。吕后去世的前一年,曾让刘恒任赵王,刘恒想起在此一任上死去的三个兄弟,婉言谢绝,吕后遂封侄子吕禄为赵王。刘恒的母亲薄氏,终刘邦之世,一直处在“诸姬”,也即众妾当中,人们称她为“薄姬”,从没有升到“夫人”的行列。刘恒自己也偏处一隅,谨小慎微。故此,他们母子也才能躲过吕后的迫害,平安地活下来。
    吕氏死后,宫廷发生变乱,太尉周勃、丞相陈平诛杀诸吕,控制了朝政。此时,大臣们开始筹划皇位的继承。大家认为当时的小皇帝刘弘根本就不是惠帝后代,不宜保留;齐王刘襄虽说是高皇帝的嫡长孙,但外舅是恶人不能立;淮南王刘长年幼,母亲娘家人又很坏,不能立。权衡来去,最后认为“代王是现存高皇帝儿子中年龄最大的,为人仁孝宽厚,太后娘家的人谨慎善良。而且立长子本来就名正言顺,再加上他的仁孝名声天下都知道,是最合适的人选。”
    闰九月,周勃、陈平等朝中大臣秘密派使者去代郡,迎接刘恒到长安去当皇帝。郎中令张武等一派人全都认为这事不可信,劝刘恒托病拒绝。中尉宋昌认为迎立是真实的,不应怀疑:刘氏的天下是天意神授,深入人心,谁也改变不了的;现在刘邦的儿子们只剩下淮南王刘长和代王刘恒二人,刘恒年长而又“贤圣仁孝”,名声好。宋昌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毕竟是推测,不好定夺。刘恒找他的母亲代王太后薄氏,太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刘恒以占卜决疑。结果得兆“大横”,释文说:“大横裂纹正正当当,我要成为天王,让父业发扬光大,像夏启继承大禹那样。”刘恒听了这段话后,表示不解,他说:“我本来就是王了,还再当什么王呢?”卜人说:“这里说的是‘天王’,是天子的意思。”
    为了彻底了解情况,刘恒派舅舅薄昭赴长安,求见周勃等朝臣。薄昭很快回复,说事实如此,无可怀疑。这样,刘恒要宋昌陪同自己坐在他那辆代王的专用车里,要张武等6人每人乘一辆驿站平常用的普通车子作为随从,组成一支小小的车队,登上了前往长安的道路。
    车队行到离长安城约50里的高陵(今陕西高陵),刘恒停了?br/>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