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36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围,将齐宫城围得水泄不通。
    齐朝当此危急之时,茹法珍等尚不忘进谗:“宫围不解,全是大臣不用心造成,这样的文臣武将真该杀他几个才对。”征虏将军王珍国闻言非常气愤,即密派亲信持一明镜送给萧衍,意为“其心可鉴”;萧衍会意,取“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之意,将一断金交来人报于珍国。珍国即与兖州刺史张稷合谋,于夜半带兵入云龙门,至含德殿,将正在笙歌夜饮的东昏侯宝卷杀死。然后召文武百官,令于降书上署名,又用黄油裹东昏侯头,交国子博士范云送给萧衍。范云为西邸八友之一,一向与萧衍非常友好,此时即留萧衍处谋划。萧衍接到降书,马上派弘策先行入宫,封存府库图籍,并收潘妃及嬖臣茹法珍、梅虫儿等41人。然后萧衍入屯阅武堂,连下三令,其一为大赦天下,“凡昏制谬贼,滛刑滥役外,可详检前原,悉皆除荡”;其二为“东昏时诸诤讼失理,及主者淹停不时施行者,精加讯辩,依事议奏”;其三为“收葬义师,瘗逆徒之死亡者。”
    萧衍占领建康后,即派诸将征讨四方,各地刺史、太守相继投降。次年正月,迎宣德太后入宫,临朝称制,进萧衍为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可以带剑上殿,无需叩拜仪式。其时萧颖胄已经因萧衍战无不克自己却无所建树,忧愧生成而死,萧衍由此掌握全部军国大权,下一步就要废主宝融,受禅称帝了。
    萧衍当上大司马,已是众望所归,登基称帝似乎已经不成问题。但萧衍仍不敢贸然行事,故也不好向臣下提起。一日骠骑司马沈约转弯抹角谈及此事,萧衍装做不明其意,故意含糊其辞,挡了过去。又一日,沈约干脆明白提出其当继承大位。萧衍听了,沉默半晌,才说:“且待我三思。”过了一段时间才应允。沈约出去后,萧衍又召见范云告知此事,范云意思与沈约大致相同,萧衍大喜,即让范云与沈约明早一同来见他。
    次日,沈约先至朝殿,见范云尚未到来,竟先行进入。萧衍即令沈约负责筹划代齐事宜,沈约从怀中取出三纸,一为加九锡文,一为封梁王文,第三纸竟是内禅诏书,萧衍大为惊叹,没有更改一字即表示同意。范云来到殿门,不见沈约,乃徘徊于寿光阁外,后经问明殿门卫士,才知沈约已经先入,心中很不是滋味。又过了一会,沈约出来,举手向左,就是将来让范云为左仆射的意思,范云解此意,当然转惊为喜。这时萧衍又将范云召入,将沈约所制三文交给范云,范云亦赞叹不已。
    过了几日,即有诏进大司马萧衍位相国,总百揆,领扬州牧,封十郡为梁公,备九锡之礼,置梁国百司。萧衍先是上表不从,至二月见无人出面反对,才欣然接受诏命。此时有湘东王宝晊,早在东昏侯受诛时就冀望能登上帝位,谁知后来只当了个太常,心中很是不满。至萧衍进位相国,更是口吐怨言。事为萧衍所知,当即诬称宝晊谋反,将宝晊及弟宝贤尽皆杀死。又过数日,和帝再下诏增封梁公十郡,进爵为王,所有梁国要职,皆仿天朝成制。萧衍以沈约为吏部尚书兼右仆射,范云为侍中。
    范云没当上左仆射,心中怏怏不乐,伺机于萧衍受禅时再立一功。谁知迁延几十天,竟不闻萧衍再提受禅之事。细究其因,原来萧衍入宫之后,除东昏侯的潘贵妃被领军王茂诛杀之外,尚有余妃和吴淑媛两个美女,全都被萧衍据为己有。由是萧衍竟为女色所迷,所有政事一概置之度外了。范云对此非常着急,遂特邀领军王茂一同入殿来见萧衍,向其陈明抓住时机代齐自立的利害。萧衍听后乃决计篡齐,准备受禅。为清除称帝隐患,萧衍又借口邵陵王宝信、晋熙王宝嵩、桂阳王宝贞3人与湘东王宝晊谋反有关,于一日之内下令自尽。其时三王年龄都不过10岁上下。另有庐陵王宝玄,软弱无能,忧惧而死。再就是鄱阳王宝寅,年方16岁,跳墙逃出,昼伏夜行,最后到达寿阳,被北魏扬州刺史王澄收留。至此,明帝诸子仅剩下晋安王宝义和齐和帝宝融。萧衍这才奉表宝融,请其东归建康。宝融乃诏令萧衍之弟萧儋为荆州刺史,都督荆、湘等六州军事。萧儋虽年纪不大,但却少年老成。当时荆州正处军旅之后,公私空乏,他励精图治,广屯田,省力役,体问兵死之家,诚接天下贤士,于是人人得尽其意,民心尽归萧氏。及至宝融启程,朝野东西遥相呼应,声称上天之意,已欲萧衍为帝。又作“行中水,为天子”的谶语,让各地儿童传唱,造成舆论攻势。宝融手下中领军夏侯祥接沈约、范云书,教他迫帝禅位。在此态势下,夏侯祥见风使舵,至姑熟(今安徽当涂)逼齐和帝下诏禅位。和帝之诏到了建康,宣德太后亦下令表示同意,萧衍至此反故作谦恭之态,几次抗表谦让,于是豫章王元琳率齐宫819人,范云领梁臣117人,一并再三上书称臣,乞请践祚,太史令蒋道秀陈天文符谶64条,萧衍才勉强接受。于是选吉日良辰,即位南郊,祭告天地,登坛受百官朝贺。改齐中兴二年为梁天监元年,大赦天下。时间为公元502年。
    萧衍即位次日,下诏废齐和帝宝融为巴陵王,居姑熟,一切礼遇皆仿齐初。又下诏封诸弟为王,沈约为尚书仆射,范云为吏部尚书,其他文武百官亦各有封赐。封官设职完毕,萧衍即遣亲信郑伯禽赴姑熟,以生金进巴陵王,杀之。萧衍托称宝融暴亡,追尊为和帝,按皇帝之礼大殓,将其葬于安陵。又下诏改晋安王宝义为巴陵王,仍奉齐朝宗祀。宝义自幼有废疾,口不能言,故于明帝诸子中独能得全。
    三、无意政治有心入佛
    萧衍登基之初,鉴于齐亡教训,总是勤于政务,孜孜不倦。即令寒冬腊月,也是五更即起,批改公文,以至于双手皴裂。又注重纳谏,特诏令于东府前谤木、肺石旁各置一函,凡布衣处士,欲指陈时事,有所建议,可投书于谤木函中;凡功臣才士,如有功劳未达,才不尽用,可投书于肺石函中。萧衍还倡勤俭。“一冠三载,一被二年”,其所用衣物,均已洗濯数次,平常吃饭只以菜蔬豆羹粝食为主。并且每日只吃一餐,遇有事务繁忙,便喝点稀汤充饥。每当简选长吏时,务必求选廉平,并亲自于殿前召见被选者,勉之以为政清廉之道。又特下诏全国,如小县令有才干政绩者,即迁大县;大县令有才干政绩者,即迁二千石。当时朝臣中有二人皆以廉洁著称,遂分别提拔为内史、太守。由是上行下效,吏治有了不少起色。
    萧衍和历代君主一样,也对开国元勋大加疑忌。梁朝开国功臣首推张弘策、范云和沈约。张范二人开国之初即相继谢世。惟沈约是萧衍好友,又助萧衍受禅登基。本应好好重用,但事实却非如此。萧衍先是重用徐勉、周舍,又继之以重用谢朏,最后起用寒士朱异,让其执掌权要20余年,惟沈约不但不被重用,还常被诃责,不久即病重而死。
    萧衍对开国元勋如此刻薄,对皇室权贵却是恩礼优加,关怀备至,甚至显得愚懦不堪。这突出表现在对其弟萧宏和其子萧综的态度上。
    临川王萧宏是萧衍的六弟,其人“奢僭无度”。萧衍尽管知道萧宏曾藏匿杀人凶犯,欲财聚货,甚至派人刺杀自己,但对萧宏并不追究,仍封官加职。然而,不久,萧宏变本加厉,肆意妄为,竟与萧衍之长女永兴公主勾搭成j,而且两人密谋篡逆,派二僮行刺萧衍,不料二僮稍事磨蹭,错过时机,被舆卫捉住斩首。永兴公主自觉无颜再见父亲,回宫即自尽身亡。临川王萧宏闻知事败亦忧惧成疾,不久亦死。
    豫章王萧综是萧衍次子,其生母吴淑媛是齐东昏侯宫姬,萧衍纳之为妃后,极为宠爱,仅七月即生萧综。天监三年(公元504年)封为豫章郡王,邑二千户,至普通二年(公元521年),入朝为侍中,镇右将军。吴淑媛色去宠衰,心怀怨望,便将随萧衍七月生综之事告知萧综,综由此认为自己是东昏侯之子。普通元年(公元525年),魏元法僧降梁,陈庆之等为之接应,结果被魏所败。萧衍乃命萧综出镇彭城,都督诸军。不久魏调临淮王为东道行台,率兵进逼彭城。萧衍恐怕萧综失利,即召综还朝,综却于此时投奔魏军。魏朝见萧衍次子来降,非常高兴,当即授萧综为侍中、太尉、高平公、丹阳王,邑七千户。萧综这时改名为缵,特地为东昏侯举哀,服斩衰三年。萧衍闻次子投魏,大为惊愕,遂削其爵撤除属籍,改其子孙为悖氏,并废吴淑媛为庶人。后来陈庆之随元颢伐魏,萧衍听说萧综有南归之意,令吴淑媛以综儿时衣服让庆之捎去,综却坚决不回。未几吴淑媛病故,萧衍又生怜惜之心,诏赐复综爵,谥吴淑媛为敬,又封综子萧直为永新侯。
    萧衍为梁帝,初雅重儒术,设国子监,增广生员,立五馆,设五经博士。萧衍本人虽日理万机,犹卷不释手,燃烛侧光,一看就是半夜。亲撰《春秋答问》、《尚书大义》、《中庸讲疏》、《孔子正言》等计200余卷,王侯朝臣质疑,萧衍皆亲为解释。于是四方郡国,趋学向儒,云集于京师者不可胜数。但当萧衍进入暮年,思想有所变化,尤经萧宏、萧综两次事件打击,竟逐渐看破红尘,转入佛门,成为中国古代皇帝中惟一的在位和尚皇帝。为便于祭拜佛祖,萧衍令于宫城附近修筑同泰寺,寺中供奉莲座,宝相巍峨,殿宇弘敞。为来往便当,又令于宫城中开大通门直对寺门,萧衍早晚即可由此门入寺拜佛参禅。
    普通八年(公元527年)三月,萧衍亲临同泰寺,为表忠心事佛,竟舍身入寺,做了三天的住持和尚,然后才返回宫中,并下令改元为大通。萧衍信佛之后,不仅自己断绝女色,不食荤腥,而且下诏全国,今后祭祀宗庙神灵不许再用牛羊猪等,只能用蔬菜水果。此令一下,朝野为之震动。人们都认为,连祭祀尚不可杀生,那么肉也不可再吃了,无法接受。如此群情汹汹,竟引动朝廷商议,拟用大脯代牛。报与萧衍,萧衍坚决拒绝用牲。最后经再三请求,才许用面粉捏成牲像祭祀。
    当时有南印度僧菩提达摩闻听梁朝重佛,不远万里,由海路乘船至广州。萧衍听有远方高僧到来,立即命令地方官吏马上将其护送入都,亲自于内殿召见,谈论佛理。然而没过多久,达摩见话不投机即告辞而去,后来渡江至嵩山少林寺传经授徒,竟成为中国禅宗第一世祖。
    萧衍礼遇高僧不成,于是转尊俗僧慧约为师,亲自受戒,并令太子王公以下,皆以慧约为师。此令一下,朝官权贵受戒者竟达50000人之多。萧衍又把佛经弄来精心研读,这样一来遂使朝纲废弛,宵小弄权。此时贤相周舍、徐勉已相继逝世。只有尚书令何敬容与寒士出身的侍中朱异表里用事。何敬容久处台阁,详悉旧闻且聪明识治,虽然趋势信佛,但也未妨碍政务。朱异则善窥人主旨意,能阿谀以承上旨,任官30年,广纳货贿,蒙蔽朝廷,萧衍偏独信用,以致朝政更加昏暗。
    大通三年(公元529年)九月,萧衍再幸同泰寺。他脱去御衣兖服,于寺中沐浴完毕即换上法衣袈裟,宛如一位入寺多年的老僧,当晚即在寺中僧房居住,素床瓦器私人执役,与寺中主持相似。次日天明,设四部无遮大会,萧衍着法衣亲自开讲堂法座,为四部大众(僧、尼)讲经。讲毕即再次将肉身舍入寺中,自号三宝奴。如此过了10,王公大臣聚钱1亿万,请求赎回皇帝菩萨。众僧两头不能得罪,实在不好说什么,只有木然无语,算是做了答复。又过了一天,文武百官集于同泰寺东门,奉表请皇帝还宫。萧衍答书语意恳切,竟对群臣用“顿首”之辞,声称既已舍身入寺就无返俗之意。群臣连上三表,萧衍才好不情愿地回到宫中。
    大同三年(公元537年),萧衍令修长干寺阿育王塔,发现佛爪发舍利,萧衍以为佛家盛事,亲赴该寺再做法事,并诏令大赦天下。中大同元年(公元546年)春天,萧衍再至同泰寺设四部无遮大会,开讲《金字三慧经》,又舍身寺中,并许以所王境土供养三宝。过了一月,王室公卿以钱2亿万奉赎。萧衍又推辞一番才停讲经义,下诏改元并大赦天下。萧衍回宫当晚,同泰寺发生火灾,浮图被毁。萧衍闻报说:“这是妖魔所为,应广做法事祈禳。”乃下诏:“道高魔盛,行善鄣生,应大兴土木,重建浮图倍盛往日!”遂兴造十二级浮图,后因侯景之乱而止。
    距上次舍身同泰寺仅一年,萧衍因西魏大将侯景来降,认为是佛祖保佑,于是又演出一场历时37天的舍身闹剧。不仅如此,年逾古稀的萧衍还变得刚愎自用,不知纳谏。当时有散骑常侍贺琛上谏书一篇,陈述当时士风奢靡而君不察的流弊。竟致萧衍大怒,责其空作漫语,徒沽直名,其实他只是恨贺琛说出了他无法改变的现实。在这种政治形势下,其败亡之势是可想而知的。果然就在萧衍做皇帝后的第47个年头,发生了著名的侯景之乱。
    四、侯景作乱武帝饿毙
    侯景本是已经同化于鲜卑的羯族人,曾作过怀朔镇的外兵史,和北齐开国皇帝高欢极为友好。怀朔六镇起义失败后,侯景降于契胡部落的酋长尔朱荣。后在镇压葛荣时为先锋,因功至定州刺史。及高欢灭尔朱氏后,侯景又依附于高欢,并深得赏识,历任尚书左仆射、吏部尚书、司空、司徒等职。
    侯景因功自傲,常轻视高欢之子高澄。高欢死后,高澄想将侯景调回夺其兵权。侯景自思索与高澄不睦,心不自安,于是以河南十三州之地降于西魏。西魏对侯景之降态度非常谨慎,明面上给侯景以太傅、上谷公、河南行道台等高官厚爵,暗地里则分派大军陆续接收侯景所辖州县,一面接连召景入朝长安,想趁机夺其兵权。侯景看到这种形势,于是决计上表萧衍,请降梁朝。
    萧衍接到侯景上表,立即召群臣廷议后,并诏授侯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都督河南北诸军事。并派司州刺史羊鸦仁等率兵30000,分赴悬瓠,接应侯景。时有平西将军谘议周弘正素知侯景性情,听说朝廷受侯景之降,不禁叹道:“乱事就在眼前了!”
    太清二年(公元548年)八月,侯景果以朱异等人乱政,兴师除j为名,在寿阳举兵造反。萧衍闻报,并不惊慌,传旨授台州刺史鄱阳王萧范等人为东西南北四道都督,由侍中、邵陵王萧纶为统帅,持节督军合讨侯景。侯景闻大军将至,即率军东进,连下谯州、历阳,兵锋不日即达江边。
    侯景率部众渡过秦淮河后即将台城团团围住,擂鼓鸣角,全力攻城。都官尚书羊侃诈称得邵陵王书,说援兵即刻就到,守城将士内心少安,于是奋力守城。两下相持数日,侯景为号召天下,把萧宏之子萧正德扶为皇帝,自任大丞相。
    邵陵王萧纶军至钟离,得知侯景已经渡江,便昼夜兼程,回军入援。过江时风起,人马淹死十分之一二。乃率步骑精锐30000,自京口西上。但因迷路迂回20多里,至次日拂晓始至钟山立营。侯景见萧纶突然到来,不禁大为惊骇,急忙分兵三路攻击萧纶。萧纶击败侯军,进至爱敬寺。侯景也收兵驻于覆舟山北。到了傍晚,侯景收兵徐退,萧纶部将安南侯萧骏以为侯景怯阵,即带兵追赶,侯景回军反攻,击败萧骏。骏逃入纶营,侯景趁势杀来,竟将萧纶战败。萧纶仅收余部不足千人逃往朱方(今江苏武进县)。
    侯景打败萧纶之后,再次向台城发起攻势。此时羊侃已经病死,城中将士更加恐慌。正当危急之时,右卫将军柳津从容镇定,率众抵抗,城防赖此复安。又过几日,诸路援军已到,公推柳津之子、同州刺史柳仲礼为大都督,指挥全局。柳仲礼分诸将择地扎营,又专令衡州刺史韦粲驻守青塘,并亲入韦粲大营对他说:“青塘正当石头中路,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此重任,非兄不能承当。你要是觉得兵力不足,我可以派人相助。”语毕即传令直阁将军刘叔胤助战。
    太清三年(公元549年)正月,韦粲遵令出发,恰遇大雪,迷失道路,等到了青塘,夜已过半。寨栅尚未建好,就被侯景发现。侯景率兵来攻,刘叔胤不战而逃,韦粲等力战阵亡。柳仲礼这时已迁营大桁,闻韦粲败讯,当即投箸披甲,率手下百骑往救,大败景军。仲礼正追杀侯景,不防侯景部将支伯仁从后面猛砍一刀,正中仲礼左肩,部将急救回营。从此侯景不敢南渡,仲礼却也气馁,再不谈论战事,整日以饮酒嫖妓为乐。到了三月,侯景见各路援军已无斗志,遂尽力昼夜攻城。城中宋将董勋和熊昙朗见大势已去,暗中接应侯景入城。
    不久,侯景派王伟来见萧衍,表示想亲自拜于宫门前“谢罪”,萧衍应允,令侯景在太极东堂陛见。侯景来时带500甲士自卫,萧衍神色安详,问话说:“你在军中时间很久了,一定很辛苦吧?”侯景不敢仰视,汗流满面。萧衍见了不觉好笑,继续问道:“你是哪一州人,怎么敢兴兵犯阙?妻子儿女还在北方吗?”侯景惶恐不知所对,其部将任约在旁边代答说:“臣景妻子儿女全被高氏屠杀,今天惟以一身归服陛下。”萧衍又问:“刚渡江时有多少人马?”侯景稍缓过劲来,亲自答道:“千人。”“围台城时呢?”“10万。”萧衍再问:“现在已有多少人呢?”侯景回答:“率土之内,莫非己有。”萧衍用抚慰的口气说道:“你既然有忠事我朝之心,就应约束军士,不得马蚤扰百姓。”侯景诺诺而去。
    侯景退出后对亲信王僧贵说:“我常常跨鞍马征战,矢刃交加,从无怯心。今见萧衍却有惧怕之意,难道果真是天威难犯么?我不能再见他了。”于是撤去宫中守卫,派军士入值省中,或驱驴牵马,或佩剑带刀,出入宫廷,无所顾忌。萧衍见而怪之,左右说是侯丞相的甲士。萧衍大怒说:“不就是侯景吗?怎么说是丞相!”此话传到侯景耳中,大怒,立即派私党监视萧衍一举一动,即使平常饮食,也都加以克损。萧衍有所要求,多不能得到满足,因此忧愤成疾,竟至不能起床。勉强延至五月,萧衍卧于净居殿,口中觉苦,索蜜不得,自呼:“荷!荷!”无人应答,随即瞑目而逝。享年86岁。庙号“高祖”,谥号“武帝”,葬于修陵。
    第一百四十七章简文帝萧纲
    一、被立太子暗蓄精锐
    梁武帝早年无子,曾以六弟萧宏之子萧正德为养子。后来,丁贵嫔怀孕生萧统,梁武帝遂将正德送还萧宏,而将萧统立为太子。萧统幼年受到良好的教育,再加他聪颖好学,十几岁就能尽通经义并善作诗文,成为一代才子。梁武帝对萧统非常宠爱,俟其成年后即让他料理朝政,平断刑狱,结果是有条不紊,公正合理,深受士民尊崇。
    普通七年(公元526年),萧统生母丁贵嫔病故,萧统哀痛万分,一连几日水汤不进,原来肥胖的身躯竟瘦了一半。后来丁贵嫔入葬,偏有一个自称会看风水的道士,说此处坟地将不利于太子,如能预先厌禳,或许可以免灾。萧统听到道士的话,非常恐慌,于是制作蜡鹅等物埋于墓侧。此事本是东宫秘事,不想有宫监鲍邈之因失宠于太子,产生嫉恨之心,于是密告梁武帝。梁武帝派人发掘,果然得到蜡鹅等物,大为震惊,即欲穷究其事,后经右光禄大夫徐勉劝谏,才只诛杀道士,没有怪罪于太子。太子萧统虽未遭谴,但因无由自明而终日忧愤,郁郁寡欢。至中大通三年(公元531年),竟得一种绝症,不久病逝。死时年仅31岁。梁武帝亲临哭哀,赐谥“昭明”。他就是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昭明太子。
    昭明太子故世后,武帝征召萧统长子南徐州刺史华容公萧欢至建康,想要立为太孙,但终因与萧统父子有嫌而未成事实。这时候梁武帝次子萧综已叛逃北魏,武帝乃立第三子晋安王萧纲为太子。
    萧纲字世缵,小字六通。3岁时封晋安王,5岁为云麾将军,领石头戍军事。萧纲自幼敏睿,识悟过人,6岁便能写一手好文章。年11岁时,梁武帝便派他料理庶务,亲历藩政,结果所在皆有政绩,因此武帝宠爱有加。虽然如此,萧纲被立为太子,人们仍然纷纷议论,认为不合礼法。侍郎周宠曾是萧纲主簿,见此景况即上书萧纲,劝他效法春秋时期宋国大贤公子目夷,辞去太子名号。萧纲热中权势,对周宏谏议置若罔闻。其后不久,梁武帝因朝野舆论鼎沸不止,特地晋封萧统长子萧欢为豫章王,次子萧誉为河东王,幼子萧察为岳阳王。
    当时梁武帝其他皇子也因萧纲既非嫡长子,又非嫡长孙,总觉自己与萧纲资格相等,故都觊觎皇位,猜忌东宫,由此竟造成了梁朝萧氏家族内乱的根源。诸皇子之中尤以梁武帝第六子邵陵王萧纶最为骄宠,曾于宫中仿制帝王舆驾乘坐游玩。梁武帝闻听此事,勃然大怒,立即命将萧纶免官削爵,投入狱中,然不久即释出为扬州刺史。萧纶出都后更放肆无忌,竟令人在集市上抢夺物品,以致商人为之罢市。扬州府丞何智通上书参奏萧纶,萧纶闻信竟派人将智通刺杀。梁武帝因此复将萧纶召回,免为庶人,禁锢于府第之中。然仅过数月,又封赐萧纶爵位,授丹阳尹。太子萧纲见萧纶有嫉妒之心,恐怕将来不利于自己,便上奏请萧纶为南徐州刺史,梁武帝准其所奏。萧纶之外,还有庐陵王荆州刺史萧续、湘东王江州刺史萧绎、武陵王益州刺史萧纪,皆仿效萧纶,权侔人主,威福自专。太子萧纲深明此种情势,故常挑选精兵强卒,以备将来不测之用。
    二、困守台城软弱无能
    太清二年(公元548年)秋天,侯景起兵,自采石渡江,朝廷急命戒严。太子萧纲身著戎服入见父皇,请求指示方略。梁武帝早已一意向佛,心无旁鹜,没有任何主张,只好支吾敷衍说:“这是你的事情,何必再来相问。现在我就将内外军事一概托付与你,你便宜从事就是了。”萧纲即留在中书省指挥军事,命自己的儿子宣城王扬州刺史萧大器都督城内诸军事,由尚书羊侃为副职佐治,分派各将士守城,复令聚集各寺院府库储藏,置于德阳堂,充为军事之用。
    侯景谋反之初,已经与临贺王萧正德交结。太子萧纲不知其情,仍命正德屯守建康要户朱雀门,正德乃趁机秘密与侯景互通音信,派南塘游军沈子睦放下吊桥接应侯景入城。
    侯景迅速进围台城。纵火焚烧大司马、东西华诸门,羊侃率兵在城门上钻孔喷水灭火。萧纲也亲临赏赐将士,彭舞士气。侯景受阻后,又筑长围,困住台城,断绝内外交通。
    前时有临川太守陈昕,出守采石时被侯景擒获。侯景设宴请昕同饮,要他收集部曲为景所用。陈昕严辞拒绝,侯景恼怒,让仪同三司范桃棒将他监守起来。陈昕借机以祸福利害劝说桃棒,使率所部袭杀侯景及谋臣王伟、武将宋子仙等,投降梁朝。范桃棒被陈昕说动,遂释放陈昕,让他于黑夜缒城入报桃棒愿为朝廷外援。梁武帝闻言大喜,敕令镌造银券(即免死令)赐桃棒,许以平定侯景后即封桃棒为河南王,并赏金帛女乐。太子萧纲却疑他有诈,犹豫不决。结果不久,范桃棒谋反事被部下告知侯景,侯景大怒,令将桃棒捆住,两边用力拉杀而死。陈昕不知桃棒遇害,如期出城赴桃棒处,半路被侯景截住。侯景逼令陈昕射书城中,诈称降梁。陈昕誓死不从,痛骂侯景。侯景大怒,将陈昕杀死。
    其时援军已至。各路援军会于青溪之东,商议进攻策略,久久不能决定。这时,高州刺史李迁仁、天门太守樊文皎率兵5000人来援,见众军屯兵不进,遂自率所部冲向敌营。文皎武艺高强,骁勇善斗,一路所向披靡,直达菰首桥东。侯景部将宋子仙设下埋伏,特意诱文皎独自深入,然后围兵合击,文皎左右冲突不得,终至力竭身亡。李迁仁见文皎战死,连忙率部遁还。各军闻李樊败讯,未免心中不安,由是几十万援军竟不能有半点作为。其时台城内粮食已经不多,百姓、军士靠煮食皮甲、老鼠、雀鸟而生。不少兵士在殿前将战马宰杀,有的还掺上人肉,吃食者往往因此得病。此时侯景军也发生了饥荒,周围全是梁的援军,侯景的兵士四处掠食而不可得。这时又有探子来报,说是荆州援军亦不日来到,侯景不免畏惧。王伟此进献策说:“现在台城一时很难攻下,萧梁援军四至,我们又缺少粮食,不如假装求和来缓和局势。”侯景听从王伟计策,遣部将任约、于子悦至台城下拜表求和,乞赐还原镇。太子萧纲因为城中穷困窘迫,入内禀告梁武帝,劝他允许议和。梁武帝闻言大怒,说:“和不如死!”萧纲又反复陈说,梁武帝踌躇良久,才对萧纲说:“随你自己策划吧,只是不要贻笑于后人!”萧纲乃升殿宣布许和。
    侯景见梁中计,又要求割江右四州之地,并请由宣城王大器出城护送景部渡江,意在取得人质,拖延时日。中领军傅岐坚决反对大器出城,说:“难道有贼起兵犯阙而与之议和的道理吗?这不过是侯景退我援军所耍的花招罢了。再说宣城王是皇室嫡孙,国家命脉所关,怎么能出城为质呢?”梁武帝认为傅岐言之有理,于是以大器弟石城公大款为侍中,出质景营,并敕令诸军不得进击侯景。侯景得寸进尺,扬言非宣城王出送不可,又加以种种要求,全然没有要退兵的样子。萧纲明知其诈,但事已至此,只好尽力周旋。
    此前不久,南兖州刺史南康王会理等率众3万至马印州,侯景军怕会理军逼近与己不利,又上书说:“请北军速还秦淮南岸,不然妨碍我过江。”萧纲闻报不得不从,令会理军还驻江潭苑。过了5天,侯景再上朝廷书,说:“刚才接历阳来信,说高澄已经占领寿阳、钟离,如此我已无所投足,求借广陵、谯州暂住,等夺回寿阳后即奉还朝廷。”书中还表示:“北军既然已在秦淮南岸,臣即于京口渡江。”太子萧纲接书后立即答应了侯景的要求。
    侯景自会盟后将东府粮米尽入营中,此时见援军虽多却不相统属,一如乌合之众,于是在王伟和萧正德怂恿下,决意败盟,遂上书条陈梁武帝10大过失,战端由此再起。援军统帅柳仲礼坚不主战,诸将连日请战,皆不允许。南康王会理与羊鸦仁、赵伯超等决计将大营移于东府城北,约定夜间进军。谁知到了次日天明,尚不见鸦仁率军到来,事已为侯景察觉,即派宋子仙来攻,赵伯超望风逃走,会理军因此大败,战死及渡水溺死者达5000余人,侯景将人头积于阙下,城中守军更加畏惧。侯景又命决玄武湖水灌台城,并亲自督兵攻城,昼夜不息,如此10日,台城终于被侯景攻破。
    三、傀儡皇帝受制侯景
    侯景入城先见梁武帝,然后至永福省拜见太子萧纲。萧纲侍卫闻侯景到来,都吓得四处逃散,只有中庶子徐摛、通事舍人殷不害在萧纲身边侍奉守卫。待侯景入殿,徐摛见他直立不拜,当即厉声对侯景说道:“侯王应当以礼见太子,怎么能够这个样子呢?”侯景先见萧纲并无畏惧之意,又听徐摛责问,不由连忙伏身下拜。萧纲从容问及种种事情,侯景皆辞屈不能回答。
    侯景退出后,令撤去武帝及东宫侍卫,纵乱兵抢掠乘舆、服饰,宫人皆惊散一空。侯景又收押朝士、王侯送永福省,派王伟守武德殿,于子悦守太极东堂,矫诏大赦,自立为大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建康城中百姓皆因侯景军马蚤扰不堪而四处逃难。梁武帝受制于侯景,心中甚是不平,但也无可奈何。
    梁武帝驾崩后,侯景扶太子萧纲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为防变故,侯景自昭阳殿出屯朝堂,并分兵守卫京城各方。又表请萧纲下诏,凡北人陷入南方为奴者,一概释放,所免者数万,其中有勇力的,多被侯景收录为己用。
    萧纲立宣城王大器为皇太子,封诸子为王,又以南康王会理为司空、兼尚书令,企图牵制侯景,然而会理为人懦弱,虽有讨贼之心,但终究不能有所作为。
    大宝元年(公元550年)正月,有广陵人来嶷对广陵太守祖皓说道:“侯景部将南兖州刺史董绍先轻而无谋,人情不附,袭而杀之,乃壮士之任。今天我们想纠集义勇,奉戴府君为首。如果成功了,可成齐桓、晋文之勋,即使失败了,也算得上梁室忠臣。”祖皓点头称是,二人便暗地纠合一百多名勇士,袭破广陵,杀死董绍先,驰檄远近,推前太子舍人萧勐为刺史,并联结东魏为奥援。侯景闻报,即遣郭元建平乱。祖皓将城池严密围起,坚自固守,元建久攻不下。侯景令侯子鉴率舟师八千,从水道进攻,又自率步骑1万从陆路出征,两路合攻广陵。祖皓苦守3天,城破后犹进行了激烈巷战,最后因力尽被擒。侯景令将祖皓绑在墙之上,让军卒朝他射箭,不一会祖皓身上乱箭如刺猬一般,然后又被车裂而死。城中百姓士人无论老幼,亦一概活埋。
    侯景凯旋建康,萧纲为虚应故事,特赐御宴为侯景洗尘。侯景酒过三巡,起身离座,跪在萧纲面前要求娶溧阳公主为妻。溧阳公主是萧纲爱女,年方14岁,早已被侯景看中。今日侯景乘酒力跪请,萧纲无法,只得应许。侯景又要求当即嫁娶,宴后即将公主带回府中。不久逢三月禊节,侯景请萧纲在乐游苑举行禊宴。宴席中萧纲回宫,侯景即与公主共踞御座,文武群臣列坐侍宴,如同皇帝一般。萧纲闻报,也无可奈何。
    这一年,江南因连遭旱蝗,百姓流亡,以至于以草根、树叶、鸡头米等充填饥腹。不久草木净尽,饿殍遍野。即是豪室富家,也因吃不饱肚子而鸟面鹄形,无力活动,只能身穿罗绮,胸怀珠玉,终日伏于床帷之中听天由命。史载千里绝烟,人迹罕见,白骨成堆,高如丘陇。然而侯景毫不民生为意,反在石头城设一大碓,凡兵民犯法者即令推入碓中捣死。他还常戒诸将说:“破栅平城,立屠勿赦,使天下知我威名。”诸将有此命令,每打胜仗,必纵兵烧杀掳掠,无所不用其极,有时竟以杀人为戏。为防人串通造反,侯景还下令禁人见面说话,有犯者连其外家三族都要受诛。如此一来,百姓虽不肯心悦诚服,但恐怖之下只能苟且偷生。侯景又命部下将帅全称行台,归降诸官都称开府,其亲军吏号为左右厢公,勇力过人者名为库直都督,直弄得天下皆知江南有侯景作乱,不复闻萧梁信息了。萧纲受制于侯景,一至于此。
    四、无力回天被废惨死
    就在萧纲即位改元这一年,因萧氏诸王侯之间内争,许多州郡多被侯景部将宋子仙与任约所攻占,侯景权势由此日增。这年九月,萧纲被迫进侯景为相国,封20郡,称汉王。
    侯景此时踌躇满志,即有废去萧纲帝位的想法。不巧其部将任约与徐文盛在贝矶大战,结果任约战败,徐文盛乘胜进军芦洲,又与任约相持。侯景闻报急命宋子仙领兵2万援助任约,又自率一军屯于晋熙。南康王会理因侯景出都,城中空虚,便与左卫将军柳敬礼、西乡侯萧劝、东乡侯萧酌密谋,欲起兵诛灭侯景乱党。因为王伟是侯景第一心腹并且正在都中留守,于是决计先拿他开刀。不料萧正德侄子建安侯萧贲与始兴王萧憺孙子萧子邕竟将会理等人密谋告诉给王伟。王伟大惊,先发制人,立即率党羽收捕会理等人,然后遣人报知侯景。侯景接报又惊又怒,当即一个“斩”字,于是数人皆被杀害。而萧贲、萧子邕则因告密有功受到封赏,恩赐改姓为侯,并进爵号为王。
    萧纲自即位以来,侯景对他防备甚严,一般人都不能接近,武林侯萧谘及仆射王克、舍人殷不害因是文弱书生,得以出入宫闱,然所谈论的话题不过学术诗词而已。及会理谋败,王克、殷不害畏惧惹祸,主动疏远皇帝,只有萧谘不以为意,仍每天朝请,不离帝侧。侯景因此嫉恨,暗中怂恿萧谘的仇人刁成将他刺杀于广莫门外。
    大宝二年(公元551年)三月,任约再次告急,侯景不得已再次留王伟守护都城,自己率师西上。为防止再出现乱事,侯景携太子大器从军作为人质。然而侯景此次出?br/>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