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37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出师多有不顺,至五月败归建康。侯景当初立萧纲,本意是想拓定中原后称帝,然自从得了溧阳公主后,贪欢误败,屡受王伟谏诤,侯景以此告公主,公主遂怒王伟。王伟恐与侯景被谗言离间,乃劝说侯景除帝自立。侯景此时也因猛将宋子仙战死,军事颇不得利,知自己不能久存,遂产生暂娱目前之意,遂决计篡梁称帝。
    至八月间,侯景令前寿光殿学士谢昊代草诏书,说是“弟侄争立,星辰失次,皆由朕非正绪,召乱致灾,宜禅位于豫章王栋。”诏书刚刚草就,侯景即遣党徒吕季略带兵入宫,逼迫萧纲署印。然后又令卫尉卿彭隽等,拥萧纲至永福省,废为晋安王,并派兵幽禁。其内外侍卫尽行撤除,墙上墙下布满枳棘等物,使萧纲与外界隔绝。萧纲在建康的诸子及宗室王侯20余人均被侯景杀害。侯景遂拥萧栋即位,改大宝二年为天正元年。
    这年冬十月,王伟先怂恿侯景派人至吴郡、姑苏等地将萧纲余下诸子尽行诛灭,然后又劝侯景杀死萧纲。于是侯景嘱令设宴,使伶人作鼓乐,与彭隽等人极饮。宴中,萧纲知死期已至,故意大醉,一会就醉卧帐中,王伟令彭隽携土袋入帐内,连人带土袋压在萧纲身上,俄而萧纲气绝,死年49岁,在位仅二年。
    萧纲死后,王伟即撤宫门为棺,将其埋葬于城北酒库中,然后回报侯景。侯景为稳定人心,亲自为萧纲拟定谥号,称为明皇帝,庙号“高宗”。次年,王僧辩等率军入都,移其棺柩葬于庄陵,追谥为“简文皇帝”,庙号“太宗”。
    第一百四十八章豫章王萧栋
    侯景本想待拓定中原以后,再自立为帝。因而先是立萧正德,后是奉萧衍、萧纲父子做傀儡皇帝。后来形势日益恶化,尤其大宝二年(公元551年)夏巴陵大败,猛将宋子仙等战死之后,侯景开始担心自己不能久据建康,便想早日篡位,过过皇帝瘾。
    大宝二年(公元551年)八月,侯景命寿光殿学士谢昊起草禅位诏书,然后逼萧纲照抄一遍。一切准备停当之后,侯景便遣卫尉卿彭隽等帅兵入殿,废简文帝萧纲为晋安王,将其软禁于永福省。然后派人抬着御辇去把豫章王萧栋迎来登基。萧栋惊恐万状,哭着登辇。
    萧栋之父豫章王萧欢,是昭明太子萧统长子。萧栋是萧统嫡孙,属于所谓“正绪”,故侯景才选中他取代萧纲的“非正绪”。
    侯景立萧栋为帝,不过是为了缓冲一下,好接着走下一步——篡位。萧栋登位之后,侯景便加速行动,先杀了太子大器和在京的王侯20余人,又杀了在外地的简文帝诸子。九月间,再把简文帝本人也杀死。萧纲父子扫除殆尽,侯景认为条件成熟。于十一月九日命萧栋给自己加九锡,其汉国置丞相以下百官。10天之后,遂逼萧栋下诏禅位。侯景称帝,改元太始,国号为汉。萧栋被封为淮阴王,与其弟萧桥、萧缪同被囚禁于密室之中。
    第二年(公元552年)三月,王僧辩率梁军收复建康,侯景逃走。如何处置傀儡皇帝,是个敏感的问题。当初。王僧辩奉湘东王萧绎之命自江陵率兵东讨侯景时,曾请示萧绎:“平城之后,当以何礼待嗣君?”萧绎说:“六门(台城有六门)之内,自极兵威。”僧辩听得明白,可他不愿担个弑君恶名,故而回答道:“讨贼任务,由臣承担,成济(魏国太子舍人,杀魏高贵乡公曹髦)之事,请举别人。”萧绎遂秘密指示宣猛将军朱买臣去干此事。及至建康收复,嗣君萧纲早已死去,只有萧栋及其两个弟弟还活着,见不再有人看管,就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3人重见天日,十分庆幸。萧桥、萧缪说:“今日始免横死矣!”萧栋却不那么乐观,他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祸福难知,我还是很害怕!”萧栋的担心是对的。第二天,兄弟3人在路上恰好遇到了正在四处寻找他们的朱买臣。朱买臣佯装十分热情关心的样子,把3人叫到船上饮酒,未等吃完,便将他们全都沉于水中。
    第一百四十九章武陵王萧纪
    萧纪字世询,梁武帝第八子。自幼好学,有文才,不尚浮华。天监十三年(公元514年)封为武陵郡王。历任琅邪、彭城二郡太守、丹阳尹、会稽太守、东扬州刺史等职。大同三年(公元537年)起调任督益梁等13州诸军事、安西将军、益州刺史。到他称帝时,已在蜀经营了15年之久。他在蜀期间,南开宁州、越隽,西通资陵、吐谷浑,内修耕织盐铁之政,外通商贾远方之利,才用充裕,兵甲殷积,有马8000匹。文治武功,颇为显著。
    侯景乱梁,建康陷落,武帝饿死台城之后,湘东王萧绎于梁大宝元年(公元550年)四月起兵江陵,讨伐侯景。萧纪一向认为萧绎的文治武略不如自己,听说萧绎要讨伐侯景,颇不以为然。当年五月,萧纪派世子园照率兵3万先行沿江东下,声称受湘东王节度,实质是探听动静。萧绎也深知八弟颇有野心,因而待园照到达巴水,便授之为信州刺史,命他屯于白帝,没让他东下。十一月,萧纪亲率大军东下,萧绎命特使给萧纪送去一封亲笔信,劝他退兵。声称:你我就像孙权和刘备,应当各自管好自己的地盘,永保兄弟之深情,常以书信相往来。接信之后,萧纪果然暂停止了东下,算是默认了萧绎提出的东西分治方案。
    从大宝二年(公元551年)十一月益州刺史刘孝胜等劝进之后,萧纪便开始大造乘舆车服,准备登基。第二年四月,正式即位称帝,改元天正,立长子园照为皇太子。王僧辩之弟司马王僧略和直兵参军徐怦认为此时称帝过于匆忙,再三谏阻,都被萧纪杀死。同年八月,萧纪用太子园照之谋,留萧扌为为益州刺史,守成都,以子宜都王萧园肃为副,协助守城,然后便亲自率兵东下,拉开了兄弟相残的战幕。
    同年十一月,萧绎见侯景已平,大局初定,亦在江陵即位称帝,改元承圣。承圣二年(公元553年)三月,萧绎得悉蜀军东下,欲与他争天下,恨得咬牙切齿。他让方士画萧纪像于木板,然后亲自用铁钉钉其肢体,指望用这种传统的暗算敌人的厌胜之法置萧纪于死地。又遣使向萧纪报告侯景已平,要萧纪退兵。使者走到巴东,被园照扣住。园照向萧纪谎报说:“侯景未平,荆州也为景所破,望速东讨。”萧纪果然督促众军加速东进。萧绎又遣使向西魏求援,西魏太师宇文泰见这是坐收渔利之机,欣然同意发兵,于是,派大将军尉迟迥率甲士12000名,骑万匹,昼夜兼程,南下袭蜀。萧纪所置潼州刺史杨乾运,因求为梁州刺史不得,沙州刺史杨法琛因求为黎州刺史不得,均对萧纪不满,遂皆潜通于魏。承圣二年(公元553年)五月,尉迟迥在两人配合之下,长驱直入,进围成都。
    承圣二年(公元553年)六月,萧纪进至西陵,萧绎护军陆法和早已筑二城于峡口两岸,运石填江,铁锁横断,阻击蜀军。萧纪遂筑连城,攻断铁锁。陆法和连连告急,萧绎因王僧辩正率主力在长沙讨伐陆讷,只得从狱中放出俘来的侯景大将谢答仁,封他为步兵校尉,让他领一支兵去救法和。又派人将王琳送往长沙,使其招降陆讷,然后,复了王琳官爵,亦派他领兵去救援峡口。安排好救兵之后,萧绎修书一封,派散骑常侍、光州刺史送郑安忠携书去见萧纪,传达旨意,许其还蜀,专制一方,希望不伤和气。萧纪回信仍以兄弟相称,表示不承认君臣名分。不久,在长沙讨伐陆讷的军队相继西上,萧绎亦随之胆大气粗起来。于是,再次修书与萧纪,说皇位应当归他。萧纪屯兵峡口既久,又连战不利,后方魏军深入,成都危急,正在忧闷之际,见到此书,忙遣其度支尚书乐奉业去江陵求和,希望依前旨还蜀。奉业知道萧纪必败,到了江陵,反倒告诉萧绎:“蜀军乏粮,士卒多死,危亡在即。”萧绎遂拒绝议和。
    萧纪在蜀十几年,搜刮了许多金银锦帛。他以黄金1斤制成一饼,每百饼为一箧,共有金百箧约万斤,银5倍于此,锦帛不计其数。他出征便随军带着,每次打仗,将它们悬示将士,却又不肯真的拿来作奖赏。如今形势危急,宁州刺史陈智祖便建议他用这些金银锦帛来募集勇士,补充兵员。萧纪爱财如命,根本不听。再有请求议事者,干脆称疾不见。于是,将卒日渐离散。
    承圣二年(公元553年)七月,巴东民苻升等斩萧纪所置峡口城主公孙晃,降于萧绎。绎将谢答仁、任约又连拔萧纪三垒,纪所筑十四连城皆降于绎。萧纪退路被截断,只得顺流东下,绎将樊猛穷追不舍。萧纪部众溃散,仅投水死者即有8000余人。萧纪及侍从均被樊猛围困。樊猛知萧绎指示意思,只要死的,不要活的,即将萧纪及其幼子园满杀死。此时,陆法和也捉住了太子园照兄弟三人,送往江陵,与先已下狱的江安侯园正关到一起,断绝饮食,使其饥号而死。
    萧纪死时,年仅46岁。萧绎下令,除去萧纪所属宗室户籍,赐姓饕餮氏,意谓其贪财贪食,故而不获寿终。
    第一百五十章元帝萧绎
    一、勤王建康内讧家国
    萧绎字世诚,小字七符,是梁武帝萧衍的第七个儿子。生于天监七年(公元508年)八月,6岁时封湘东郡王。曾一度离京做宁远将军、会稽太守,后入都为侍中、宣威将军。普通七年(公元526年),年仅18岁的萧绎持节都督荆、湘、郢、益、宁、南梁六州诸军事兼荆州刺史。太清元年(公元547年)又任九州军事都督、镇西将军兼江州刺史。其长兄萧统逝世,梁武帝立其三兄萧纲为太子时,萧绎心怀不满,遂有异心。
    萧绎自幼聪悟俊朗,5岁时即能口诵《曲礼》,观者无不惊叹。成丨人后更是博览群书,下笔成章,出言为论。萧绎虽然才华横溢,但作为皇子,为争权夺利,对其兄长们友悌谦恭的感情几乎可以说一点也没有,所有的只是冷漠和敌视。大清元年(公元547年)春天,萧绎五兄庐陵王萧续在荆州任上因病而死。以前,因萧续曾向梁武帝报告过萧绎的过失,萧绎即与他断绝音信。现在萧绎听说萧续病死,且闻诏命让他代萧续为荆州刺史,竟高兴得又蹦又跳,以致将木底鞋折坏。
    侯景乱起,荆州刺史湘东王萧绎移檄湘州刺史河东王等诸王发兵勤王。为了表示积极主动,萧绎亲自督率3万大军由江陵向东进发。然而到了武城,却顿兵不前,坐怀观望。十二月,萧绎得到各路援军已到建康的消息,才令世子方等率步骑一万、竟陵太守王僧辩率舟师一万分两路入援建康。
    萧绎入援时,信州刺史桂阳王萧慥(萧绎伯父萧懿的儿子)出兵西峡口,入江陵城等待消息。及至援军还镇敕命传来,萧慥想等萧绎回来商议后再回信州。谁知这一滞留,竟惹出一场萧氏内讧。原来梁武帝令湘州刺史张缵去代岳阳王萧詧为雍州刺史,而以河东王萧誉为湘州刺史。张缵为人恃才傲物,又见接替自己的萧誉年少,故礼节上不太郑重,遭萧誉嫉恨,他怕萧誉报复,想去雍州赴任,又怕萧詧不肯让印,左右无奈,决定去江陵投靠湘东王萧绎。为了报复萧誉、萧詧,给萧绎写了一封密信,内称河东王萧誉要进攻江陵,岳阳王萧詧也与他同谋。萧绎见信,将信将疑。不久,又有裨将朱荣遣人报告,说是桂阳王萧慥留在江陵,准备与河东、岳阳二王里应外合。萧绎闻言大惊,令将十几万石米粮凿船沉入水中,然后匆匆赶回江陵,不分青红皂白,便将萧慥杀掉。
    太清三年(公元549年)六月,萧绎自称奉有密诏,召集诸王兴兵讨侯景。河东王萧誉闻信大怒,说:“大家都是刺史,我为什么要隶属于他?”萧绎接连3次遣使催促,萧誉坚决不听召唤。萧绎便遣世子方等率兵2万讨伐萧誉。结果方等战死。
    萧绎又命竟陵太守王僧辩与信州刺史鲍泉立即攻打湘州。王僧辩以部下尚未集结为由,与鲍泉至江陵请示缓期进军。萧绎怀疑僧辩有观望之心,手按利剑向僧辩砍去,正中他的左大腿。王僧辩当场昏厥,苏醒后被送入监牢。僧辩的母亲流涕谢罪,自称教子无方,萧绎才消了气,以良药为僧辩治伤。鲍泉见这种阵势,不敢多言,独自带兵讨伐湘州。
    河东王萧誉听说鲍泉前来,急忙遣使向岳阳王萧詧求援。萧詧留谘仪参军蔡大宝守襄阳,自率2万多人马进讨江陵,目的是逼鲍泉回军。萧绎因此非常害怕,命人去监狱向王僧辩询问退敌计策,僧辩条陈方略,萧绎极为赞赏,遂释放僧辩,令为城中都督,负责护城事宜,不久,萧詧抵达江陵城下,作十三营围攻城池,不巧天降大雨,平地水深4尺,围城将士因此士气大减。这时萧绎又暗地交结老友新兴太守杜山则,共同图谋萧詧。杜山则的哥哥杜岸用五百骑兵袭击襄阳。萧詧闻听此消息,连夜赶回襄阳。
    江陵解围,湘东王萧绎松了口气。因鲍泉带兵久攻湘州不克,萧绎又任命王僧辩为都督,令舍人罗重欢同去助战。岳阳王萧詧因前次战败,恐势单力薄不能自存,便向西魏求援,表示愿作附庸。西魏丞相宇文泰答书允许,萧詧便派正妃王氏和世子萧寮入西魏为质,请求出师。字文泰命开府仪同三司杨忠都督三荆十五州军事,负责南征事宜。杨忠进展顺利,出师不久即尽有淮南、江东之地。
    大宝元年(公元550年)二月,杨忠乘胜至石城,打算进逼江陵。萧绎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舍人庾恪主动请求劝杨忠退兵,萧绎忙令他赴敌营联络。庾恪见了杨忠,说道:“萧詧伐叔,于义不符,贵国却出兵帮助。这怎么能使天下归心?”杨忠答道:“我军是来征讨不服,并非帮助萧詧。如果湘东王愿意表示归顺,我便可立即还兵。”萧绎乃送儿子方略为人质,卑辞求和,请作西魏附庸。杨忠与萧绎结盟而还。
    萧绎处理好与西魏关系,便专心攻打萧誉,萧誉急向邵陵王萧纶求援。萧纶想救萧誉,又怕兵粮不足,便写一封信给湘东王萧绎,力劝萧绎罢兵。萧绎接信后回了一信,反复声明萧誉罪大恶极,已经不可赦免。并表示平定了萧誉,就去征讨侯景。
    这年四月,王僧辩猛攻长沙,河东王萧誉部将慕容华引僧辩入城,捉住萧誉。萧誉当即被斩杀,然后将头颅送往江陵。萧绎令来人带回长沙与身同葬,进王僧辩为左卫将军,镇西长吏。
    萧绎灭掉了侄子萧誉之后,才正式为梁武帝举丧。为了表明孝思,特地令工匠用檀木刻成武帝像,置于百福殿,遇事必先在像前祈祷,然后才决定实施。又因当时皇帝萧纲受制于侯景,不肯奉大宝年号,仍沿称太清四年。举丧过后,萧绎移檄远近,宣布大举讨伐侯景。这时,只有荆、益二州力量较为雄厚,益州刺史武陵王萧纪派世子园照率兵3万,受湘东王萧绎指挥。园照军至巴水,萧绎怕他建功立业,尾大不掉,特授为信州刺史,令屯白帝城,不许东来。六月,萧绎授陈霸先为豫州刺史,领豫章内史。七月,萧绎又任命王琳为宣州刺史。
    在萧绎整治武备的同时,邵陵王萧纶也大修铠杖,宣称将要讨伐侯景。萧绎怕他因此强盛,不利于自己,便于八月遣左卫将军王僧辩等率舟师东进江、郢二州,扬言抵拒任约,并声称迎邵陵王还江陵,授给他湘州之地。王僧辩军至鹦鹉州,郢州司马刘龙虎等暗中送人质于王僧辩。萧纶闻知此事,即遣儿子威正侯萧石质率兵攻刘龙虎。龙虎败逃,降于王僧辩。部下将士争请出战,萧纶一概不许,与萧预从仓门登舟北上,王僧辩因此入据郢州。萧绎见报大喜,升南平王萧恪为尚书令,开府仪同三司,以世子方诸为郢州刺史。王僧辩为领军将军。
    萧纶与左右近臣轻舟奔武昌涧饮寺,僧人法馨将萧纶藏于岩岤之下。萧纶长史韦质等人听说萧纶住处,迎他出来作为号召,有流民九千人归附,屯于齐昌。不久遣使向齐求和,齐封萧纶为梁王。这时任约进寇西阳、武昌,萧绎以庐陵王萧应与部将又盛率兵抗拒。萧纶驻扎于距西阳(今湖北黄冈)80里的马棚,任约派200铁骑袭击,萧纶没有防备,单身策马落荒而逃。其时萧绎也已与齐勾连,故齐人观望,不助萧纶。萧纶行至汝南,魏汝南城主李素是他的旧吏,所以开城门迎萧纶进去。任约因此据有西阳、武昌。
    大宝元年(公元550年)十一月,武陵王萧纪率诸军发于成都,萧绎派人送信给萧纪,表示各安境界,书信恒通;萧纪接信,不再考虑东进。过了几天,南平王萧恪率文臣武将拜表推绎为相国,总百揆,萧绎不许。大宝二年(公元551年)三月,齐授萧绎为梁相国,建梁台,总百揆,承制。这时,萧纶已在汝南战死,萧绎对手去了二人,萧氏内讧至此告一段落。
    二、讨伐侯景数劝称帝
    太宝二年(公元551年)四月,湘东王萧绎以王僧辩为大都督,率巴州刺史淳于星、定州刺史杜龛、宜州刺史王琳、彬州刺史裴之模共击侯景。僧辩大军至巴陵,却闻郢州失陷,乃飞报萧绎。萧绎闻郢州失守,写信给王僧辩说:“贼既然攻下郢州,必将沿长江西下,你不必远行进击,但守住巴陵,以逸待劳,定可获胜。”为确保巴陵无虞,萧绎又命罗州刺史徐嗣微、武州刺史杜山则,自武陵引兵援助僧辩。
    侯景命丁和领兵五千守大本营,以宋子仙率军1万为前驱,直指巴陵,又以任约带兵远征江陵,侯景自率大军水陆继进。在侯景强大攻势下,沿江城防大都望风请降。王僧辩在巴陵令将士偃旗息鼓,安若无人。不久,侯景渡江,督率士卒攻城,凶猛异常。这时只听城中呐喊,尖石如雨点般飞下,打死打伤士卒无数,侯景只好退却。王僧辩又遣轻骑出敌,10余次皆胜。侯景亲于城下身披甲胄作战,僧辩却在城上奏乐乘舆巡城。侯景不禁叹服其勇。
    岳阳王萧詧听说侯景已克郢州,立即遣蔡大宝领兵1万进据武宁,并遣使至江陵,说是来援湘东。众将都认为萧绎应答以侯景已破,无须来援,让蔡大宝回去。萧绎说:“现在让其退军,等于是促他速进呀!”即令人传语蔡大宝说:“岳阳接连来信请和,说是不相侵犯,为什么你忽然占据武宁?如果决计一战,我当遣天门太守胡僧佑率精甲铁骑25000人驻扎湕水,待时进军。”萧詧闻报,立即召蔡大宝还师。
    萧绎退却萧詧,又令晋州刺史萧惠正率兵援助王僧辩,惠正自己缺谋少略,不堪大任,推辞并举荐胡僧祐代替。这时,胡僧祐正因忤旨之罪入狱,萧绎即下令释放,任他为武猛将军,令赴援巴陵。僧祐领兵至湘浦,闻报前面有任约,即避道西。任约以为僧祐畏己,驱众急追至芋口,僧祐悄悄引任约兵至赤沙亭时,正巧有信州刺史陆法和引兵来会。两人设伏等待任约。任约自恃其勇,驰驱而来,胡陆两支伏兵猛然冲击,将任约紧围在中心,活捉了去,送往江陵。侯景昼夜攻巴陵不下,军中粮食已尽,又加疾疫流行,士气已经大降。闻听任约兵败,大惊失色,连夜焚营逃遁,临走留宋子仙守郢城,别将支化仁守鲁山,以丁和为郢州刺史,协助防守事宜。
    萧绎以王僧辩为征东将军、尚书令,胡僧祐等也都晋职加爵,使引兵东下。陆法和送任约至江陵,请求归还本镇,并对萧绎说:“侯景已是瓮中之鳖,不久即可平定。但蜀贼(武陵王萧纪)将至,不可不防,请让我守险以待。”萧绎认为法和的话很有道理,便遣法和屯驻峡口,防备萧纪。王僧辩至汉口,首战告捷,活捉支化仁送往江陵。第二日攻克郢州罗城,宋子仙退据金城,僧辩四面筑垒环攻。宋子仙困蹙不堪,表示愿献郢城,条件是让他活着回建康。王僧辩假意允许,命拨船百艘以示诚心。子仙信以为实,驾舟待发,后面杜龛率精兵千人急追而来。宋子仙且战且走,至白杨浦,被大将周铁虎截住,一阵厮杀,子仙与丁和战败被擒,送往江陵。萧绎从二人口中得知世子方诸和行事鲍泉已经死于郢州城破之时,怒不可遏,即令将二人斩首。
    侯景回建康之后,自知时日不多,在王伟怂恿下,废去简文帝萧纲,奉立新主萧栋即位。东道行台刘神茂听说侯景败归且废去萧纲,即誓师反景,据住东阳,与江陵遥相呼应。王僧辩自郢城东下,与江州刺史陈霸先会师于巴丘,得霸先接济粮米30万石,军威大振。侯景见外面形势急迫,更想要赶紧尝尝做皇帝的滋味,于是逼萧栋禅位,自称汉帝,升坛受贺。将萧栋贬为淮阳王,幽禁监锢,改天正元年为太始元年。
    侯景称帝以后,令中军都督李庆绪率兵攻打刘神茂。结果神茂连战连败,不得已乞求投降。李庆绪将神茂送至建康,被侯景用特制大锉碓,由足至头,寸寸锉碎。
    天正二年(公元552年)春天,萧绎令王僧辩率军东讨侯景。此时陈霸先已经率甲士3万,舟船2000艘,由南江而出。王僧辩与他会师于白茅湾,两统帅筑坛歃血,共读盟文,流涕慷慨,全军为之士气大振。
    不久,王僧辩命杜龛等入据台城,军士剽掠居民,百姓男女裸露,号泣满道。当晚,军中失火,太极殿及宝器羽仪,尽皆焚烧无遗。王僧辩报捷江陵,奉表劝进,且迎都建康。这已是第三次劝进,萧绎复答缓议此事。
    侯景率众逃跑,被鄱阳王萧范的旧将侯瑱追上,一阵冲杀,仅余心腹数十人,乘飞舟欲东渡入海。侯景先前带有两个幼子,此时为逃命亦推入水中。侯景爱妾的哥哥羊鹍见侯景穷蹙无路,决计反叛,乃乘景白日睡觉之机,令舟夫转舵驶向京口。侯景醒来察觉询问,羊鹍即拔刀将侯景砍伤,又以长矛刺死,将尸首献于建康。僧辩枭景头颅,传往江陵,将尸身陈列市曹,百姓争食其肉,连侯景之妻溧阳公主亦参与争抢食肉,一会儿便骨肉皆尽。萧绎得侯景头,悬市3天,用漆烫过,藏于武库。然后按功行赏,以南平王萧恪为扬州刺史;进王僧辩为司徒、领卫将军,封长宁公;以陈霸先为征虏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长城县侯。侯景部将任约、谢答仁予以赦免。
    至陈霸先与王僧辩班师,公卿百官又一次奉表劝进,萧绎乃准如所请,即位江陵。即位之日,萧绎竟不升正殿,只在偏殿中召集百官,草草行礼。
    三、内外交困忧患身死
    萧绎称帝之时,江陵以东,仅以长江为限,江北之地尽属北齐;江陵以西,至于峡口,西蜀则为益州刺史武陵王萧纪据守,岭南则由萧勃自主,阳奉阴违,不听号令。
    萧绎称帝之后没有几天,内乱外患就再度兴起。先是,王僧辩怕建康宫殿被焚罪名落在自己的头上,便将平侯景功高但不听约束的王琳塞责,请萧绎诛杀王琳。萧绎欲擒故纵,下诏调王琳为湘州刺史。王琳自疑及祸,使长史陆纳先率部众赴湘州,然后自去江陵面君谢恩。王琳一到江陵,便被卫军拿下投入狱中。萧绎另派始安王萧方略为湘州刺史,以廷尉董罗汉为长史,由太舟卿张载陪同入巴陵安抚王琳部下。陆纳与士卒面向建康大哭,不肯受命。张载厉声喝叱,陆纳即令士卒将张载与董罗汉拿下,只放萧方略归报江陵。萧绎派宦官陈昱劝谕,陆纳当着陈旻的面将张载剖腹抽肠,系于马足,策马而行,须臾肠尽气绝,又割心焚骨,对火舞蹈。
    萧绎闻报大惊,立即令宜丰侯萧循为湘州刺史,带兵往讨陆纳,又征王僧辩率师会讨。王僧辩与萧循会合,共逼长沙城下,连攻数十日不克。萧绎将王琳送至长沙,令晓谕部众。陆纳率众在城上叩拜,且哭诉道:“朝廷若赦王郎,我们情愿投诚。”僧辩不许,自送王琳回江陵。其时,武陵王萧纪已由西蜀发兵,萧绎为安定内部,不得已赦免王琳,仍遣为湖州刺史,陆纳闻命即降。萧绎不久即征王琳西上拒蜀。
    武陵王萧纪是梁武帝第八子,大同三年(公元537年)入蜀为益州刺史。在蜀地17年,内劝农桑,外通商贾,财用丰饶,器甲殷积,渐生称帝之意。侯景杀简文帝萧纲之后,萧纪遂称帝,改元天正,并于次年率军东下。陆法和于峡口设立二城,锁江断峡,飞报江陵乞发援师。萧绎大惧,忙遣使劝说萧纪退兵,又遣使西魏,请出兵助讨萧纪。魏遂发兵径袭成都。
    萧纪不理会萧绎劝告,锐意东进,萧绎乃从狱中释放任约,授为晋安王司马,使助陆法和拒敌。不久又用谢答仁为步骑校尉率兵助战,且再次写信给萧纪,劝他立即止兵,不要伤了兄弟和气。萧纪接信不答,仍然攻伐不息。无奈顿兵日久,每战不利,又闻西魏军已围成都,被迫遣度支尚书乐奉业赴江陵求和,请依前书还蜀。然而此时萧绎知萧纪必败,不许求和。
    这年秋七月,巴东百姓符开斩峡口城主公孙晃,降于王琳;谢答仁与任约连破三垒,两岸十四城俱降。游击将军樊猛将萧纪团团围住,猛攻萧纪,蜀军溃败,不久将萧纪及其幼子园满杀死。陆法和亦收太子园照兄弟三人送往江陵,萧绎将园照与园正等关入狱中,绝食而死。
    萧绎既除八弟,诏诸军各还本镇。萧绎自己欲还都建康,遂召集大臣商议,众臣皆不敢先言。萧绎又会术士杜景豪卜卦,见卜卦不吉。又因建康凋残,江陵全盛,故从胡僧祐等言,诏王僧辩还镇建康,陈霸先还镇京口。
    料理完毕,萧绎派侍中王琛山使西魏,西魏宇文泰亦遣侍中宇文仁恕来梁聘问。仁恕至江陵,正遇齐使亦至,见萧绎待己不如齐使,回去告知宇文泰。宇文泰但笑不语。不久萧绎派人出使西魏,请据旧日版图,重定疆界。宇文泰冷冷地对梁使说:“你们还想开拓疆土么?但能保住江陵,就算万幸了。”梁使未免忿然,词语多有不逊。宇文泰对左右说:“古人有言,天之所弃,谁能兴之?这不是说的萧绎么?”由是决计图梁。梁王萧詧闻听此事,给宇文泰送去重礼,并屡请出师日期。魏将马伯符原为梁臣,探听到消息,遣人送书告梁,萧绎不以为实,置之不问。
    这时有广州刺史萧勃,因是陈霸先推荐而非萧绎任命,心中不安,奏求入朝。萧绎迁萧勃为晋州刺史,而让部众强盛的王琳代为广州刺史。王琳与主书李膺友善,私下对李膺说:“不如以琳为雍州刺史,镇守武宁,我自放兵屯田,为国御侮,君臣一德,内外无忧,难道不是良策么?”李膺服琳所言,但却不敢奏明萧绎,王琳乃陛辞而去。
    承圣三年(公元554年)十月,西魏遣柱国常山公于谨、中山公宇文护、大将军杨忠等率众五万由长安出发,入寇江陵。十一月,萧绎亲自乘马出城,督军插木为栅,周围60余里。又命领军将军胡僧祐都督城东诸军事,尚书右仆射张绾为副;令左仆射王褒都督城西诸军事,四厢领直元亮为副。其他王公以下,各派职守。不久又命太子元良巡阅城楼,令居民助运木石。防备初有头绪,西魏大军已经到来。武昌太守朱买臣、衡阳太守谢答仁等出城交战,各有杀伤。不分胜负。
    萧绎此时想起王琳,复征琳为湘东刺史,使引兵入援,然而路途遥远,丝毫不能应急。西魏统帅于谨令纵火焚栅,波及25座城楼和几千家平民百姓。萧绎至所焚城楼,望见魏军渡江筑起长围,惟有叹息,不知所为。又过几日,信州刺史徐世谱、晋安王任约于江南马头筑垒,遥应江陵。
    正当西魏倾力攻城时,有人偷开西门迎入魏军。萧绎带着太子、王褒、谢答仁、朱买臣退保金城,以汝南王大封、晋熙王大圆作人质向于谨请和,于谨不许。其时城南已破,而城北诸将犹苦战不止。至晚,闻城陷,渐次散去。萧绎知大势已去,入东阁竹殿,命舍人高善宝焚古今图书14万卷,自己也要投火自焚,被左右宫人阻止。萧绎抱恨令御史中丞王孝祀作降文。于谨征太子为质,萧绎派王褒护送太子。于谨的儿子因王褒善书,给他纸笔,让他写一条幅,王褒竟不假思索地写下“柱国常山公家奴王褒”字样。于谨令王褒召萧绎出迎,萧绎乃撤去羽仪之物,着素衣乘白马出东门,至白马寺北,魏军夺其骏马,用一匹劣马代替,并使大个有力的士兵用手扼住其背。途中遇到于谨,强令跪拜,萧詧亦在旁斥辱,萧绎无可奈何,只得忍气吞声。于谨把萧绎带至龙泉庙,将武陵、河东二王子孙从狱中放出,皆锁械严酷,疮痍腐烂,令萧绎就近看视,说:“他们都与你有骨肉之亲,而你对他们忍虐如此,你怎么能做君主呢?”萧绎面红耳赤,无以为答。
    梁王萧詧请将萧绎交与他看管,于谨答允。萧詧乃带萧绎归营,囚于黑布幔之下,萧绎受辱不堪。过了几天,于谨令开府仪同三司长孙俭入据金城。长孙俭特去看萧绎,萧绎对他说:“城中埋金千斤,我想送给您。”长孙俭便带萧绎入城,绎对俭哭诉萧詧侮辱形状,且对俭说:“刚才所说,实不得已欺骗足下,难道有天子埋金的吗?”长孙俭乃将萧绎置于主衣库。
    十二月,于谨派人逼萧绎作书召王僧辩,萧绎辞以不可。萧绎又向长孙俭求宫人王氏、荀氏并幼子犀首,长孙俭答应了他的要求。这时于谨正筹划如何处置萧绎,萧詧知道后,坚决请求杀掉萧绎,并遣尚书傅准监刑,用土袋将萧绎压死。时年47岁。萧詧令用布缠尸,外用薄席为殓,草葬于津阳门外。次年四月,追谥为“孝元皇帝”,庙号“世祖”。
    第一百五十一章汉帝侯景
    一、看风使舵叛魏归梁
    侯景字万景,北魏怀朔镇(今内蒙固阳北)人,是一个鲜卑化的羯族人,早年做过怀朔镇功曹史,和北齐开国皇帝高欢是好朋友。
    北魏末年,北方大乱。侯景投到尔朱荣部下,曾任先锋,在镇压葛荣起义中立过军功,被提拔为定州刺史,开始有了一些名气。高欢灭尔朱氏,侯景又归了高欢。因为是少年时代的好友,高欢对他很器重,任为丞相长史、兼定州刺史。后来又陆续当过尚书右仆射、吏部尚书、司空、司徒、河南道大行台,将兵十万,专制河南,成为高欢最为得力的帮手。
    侯景模样并不起眼,右足偏短,曾被人骂为跛足。骑马射箭不是他的长处,但为人聪明而善于谋略;虽然生性残暴,但治军严整,掳掠所得都赏赐将士,因而部下都愿意为之卖命,奋勇作战。高欢手下高敖曹、鼓乐等将领都是勇冠一时的名将,侯景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说他们勇而无谋。
    侯景早就有横行天下的野心。他对智勇双全的高欢还算尊重,对其子高澄却很不服气,曾经对人说:“高王(指高欢)在,吾不敢有异心。王死之后,吾不能与鲜卑小儿共事!”高澄对此当然也不无察觉。
    中大同二年(公元547年)正月。高欢病危,见儿子高澄忧心忡忡,问道:“你如此忧虑,好像不单是因为我生病之故,是因为担心侯景叛变吗?”高澄点头称是。高欢又说:“侯景专制河南有14年之久,常有飞扬跋扈之志,我虽能用他,你却难以驾驭。能敌侯景的,惟有慕容绍宗,我故意不提拔他,就是为了留给你去用的。”面授机宜之后不久,高欢便一命呜呼了。高澄立刻以高欢名义写信召侯景回邺都,想夺他的兵权。却不知道侯景曾与高欢约定,凡高欢亲书都要加小点作为记号,如今侯景见来书没有小点,知是伪书,又听说高欢病危,便不服调遣,拥兵自固。同时派人上表梁武帝,表示愿以河南十三州之地归附梁朝。武帝不顾群臣反对,决定接受,授侯景为大将军、河南王,都督河南北诸军事、大行台。并于三月派羊鸦仁等率兵3万运粮接应侯景。梁兵还未来到,东魏已经派兵来攻,侯景又向西魏求救,宇文泰知道侯景j诈多变,一面接受归附,一面派大军陆续接收侯景占据的七州十二镇,并要求侯景入朝长安。侯景见东西从魏都得不到什么便宜,于是决意归降梁朝。武帝于八月派侄儿萧渊明率梁军主力5万北伐东魏,梁军在彭城南18里的寒山堰被慕容绍宗所率东魏大军战败,几乎全军覆没,主帅渊明也被俘虏。侯景在谯城与慕容绍宗相持数月之后,也因粮尽而败,带着800步骑赚开了寿阳城,梁武帝只得让他当了南豫州刺?br/>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