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7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广乐合浦东北)。西汉的宗室、楚王刘交之后刘向也多次向成帝进谏要求罢免王氏,成帝虽然认为刘向讲得很对,但最终也没有夺王氏大权。
    成帝所以把大权始终交给王氏,自有他的考虑。他深知士人并不可靠,因为士人执政大多会结党营私;宦官也靠不住,他们执政更是结党专权,为所欲为。在成帝看来,最可靠的还是外戚。因为他能登上皇帝宝座,外戚出过很大的力。当然,他对外戚也不是一点顾虑没有。汉初诸吕叛乱他是深知的,朝中大臣不断上书反对王氏他也非常清楚,所以他也曾怀疑王氏。但在各种压力和为王氏辩解的言论影响下,加之他生性柔懦,对母舅这种血缘关系还抱有幻想,经过反复犹豫,最终还是打消了对王氏的怀疑。所以,终成帝一朝,尽管反对王氏专权的呼声此起彼伏,但由于成帝的支持,王氏始终掌握着朝中大权。以至于到了王莽,终于另立王朝,取刘氏而代之。
    成帝一直无子,在位晚期身体多病,意识到不会再有儿子,便在元延四年(公元前9年)下令朝中议以藩王为太子。当时的人选一个是他的少弟中山王刘兴,一个是侄子定陶王刘欣(刘康之子)。御史大夫孔光根据《尚书》殷代王位继承是兄终弟及,认为中山王系元帝之子,可为太子;而外家王氏和赵皇后则认为汉家制度是父子相继,定陶王系成帝之侄,宜为太子。最后成帝裁决:兄弟不相入庙,且中山王不才,而定陶王多才,立定陶王为太子。第二年,即绥和元年,使执金吾任宏守大鸿胪,持节征定陶王,立为皇太子,以光禄勋师丹为太傅。成帝在立太子的第二年去世,太子继位,即哀帝。
    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三月,成帝在长安宫中突然病故,时年46岁。死后葬延陵,谥号“孝成皇帝”。王莽执政时,尊庙号为“统宗”。
    第十二章哀帝刘欣
    一、侥幸进身继承大统
    汉哀帝刘欣,系元帝之孙,生于河平四年(公元前25年)。出生时伯父成帝在位,父亲刘康为定陶(今山东定陶)恭王,母亲丁姬为恭王妃。他出生后,由祖母定陶傅太后(即元帝傅昭仪)抚养。3岁时,父亲去世,即嗣立为王。他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好文辞法律”,知识比较丰富。按规制,皇帝之位本来是和他无缘的,但侥幸的机会却使他得以进身,从而登上九重高位,成为一代君王。
    刘欣身为藩王,一般已不能再做皇帝。但由于成帝一直无子,他便有了机会。元延四年(公元前9年),成帝因无子决定议以藩王为太子,所议人选一个是其少弟中山王刘兴,一个就是刘欣。正好这时中山王和刘欣都来入朝,成帝就借机对二人进行考核。刘欣入朝有太傅、国相、中尉陪同,中山王却只有太傅侍从。成帝首先考问刘欣:“为什么把太傅、国相、中尉都带着入朝?”刘欣回答说,按规定诸侯王来朝可由国中两千石官陪同,傅、相、中尉都是两千石官,所以就让他们陪着入朝。成帝又让他背《诗》,他不仅背得非常流畅,还能解说其中意义。而成帝考问中山王为什么只带太傅一人入朝,中山王却回答不出。让他背《尚书》,也背不出。后赐宴,中山王又表现得很贪吃,以至吃得太饱不得不把裤带解开。成帝深感还是刘欣有才。再加上刘欣的祖母傅太后偷偷送了许多财物给成帝宠爱的赵皇后和外戚骠骑将军曲阳侯王根,第二年,成帝就下诏立刘欣为太子。
    刘欣被立为太子后,并没有得意忘形,他反而向成帝谦让说:“我的才能还不足以任太子,陛下您圣德宽仁,肯定还会有儿子。我现在只愿意在您身边朝夕奉问,一旦您有了圣嗣,我就归国守藩。”成帝听了以后更加高兴。于是下诏立楚孝王孙刘景为定陶王,奉恭王祀,以奖励太子刘欣。不久,成帝猝然驾崩,刘欣继承皇位,是为哀帝,时年19岁。
    二、夺权立势维护统治
    哀帝以藩王入继大统后,头脑相当清醒。他深知西汉王朝正潜伏着巨大的统治危机:一方面外戚王氏把持着朝中大权,不断收买人心,网罗死党,觊觎着汉家天下;另一方面官僚、贵戚又不恤国事,生活奢侈腐朽,人民怨声载道,怒火中烧。哀帝在位7年,几乎是竭尽全力挽救危机,力图起死回生。
    即位伊始,哀帝就针对王氏专权,极力削夺其权,不过,他的政策是又拉又打。即位之初,他曾以曲阳侯王根以前为大司马定策立自己为太子有功,太仆安阳侯王舜辅导有旧恩,新都侯王莽忧劳国家,增封王根二千户,王舜五百户,王莽三百五十户。但不久就使司隶校尉解光劾奏王根、王况(王根之侄),然后下诏遣王根就国,免王况为庶人。又过了两年,哀帝命有司奏王莽前为大司马贬抑尊号之议有亏孝道,及平阿侯王仁(王谭之子)藏匿赵昭仪亲属,皆使就国。但哀帝也不把事情做绝,他在削弱了王氏权力后,对他们还保留了一定的待遇。不久,他就重封王商中子(长子为王况)王邑为成都侯。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因日食,又征王莽、王仁还京师侍王太后。经过这一番努力,尽管王氏还有不少羽翼,但朝中大权已基本被夺回到哀帝手里,王氏的气焰也受到沉重打击。
    哀帝在削夺王氏权力的同时,即封拜外家丁、傅之属,任命丁明为大司马骠骑将军,丁望为左将军,傅喜为右将,傅晏为大司马等。但哀帝封拜丁、傅目的是削夺王氏权力,他也并不把实权交给他们,只是使其尊贵而已。
    在削夺王氏权力、抓紧皇权的同时,哀帝也极力试图缓和阶级矛盾。他一即位,就下诏罢乐府官,以求百姓节俭。接着,又针对土地兼并盛行、奴婢数量猛增,下诏议限民田宅和奴婢数量。同时,还下令罢止齐国三服官(管理制造丝织服装的官员)。但积重难返,贵戚、大官僚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对此都表示反对。哀帝只好下诏暂缓实行。
    改良不行,哀帝又试图在精神上搞欺骗,演出一场“再受命”的闹剧。所谓“再受命”,就是汉王朝继汉高祖得到天命代替秦王朝后,又再次得到天命,以继续统治。于是在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哀帝就下诏宣布,把建平二年改为“太初元将元年”,自己改称为“陈圣刘太平皇帝”,从而表明已经“再受命”了。但这套把戏不仅欺骗不了多少人,还给人一种汉家真是气数已尽的感觉,就连哀帝自己也觉得荒唐。所以,仅仅两个月后,哀帝就下诏宣布:这种“再受命”违经背古,不合时宜,予以废除。至此,哀帝可谓回天乏术了,汉王朝统治的衰弱也正式开始。
    三、不近女色雅好男宠
    哀帝生活上较为俭朴,不好声色。他即位不久,就针对当时靡靡之音盛行下诏罢乐府官,并反对贵戚生活奢僭。而且,他在宫中也没有广立嫔妃。哀帝除了皇后,只立有一个昭仪。皇后即傅皇后,系哀帝祖母傅太后的从弟傅晏之女。哀帝为定陶王时,傅太后为亲上加亲,配以成婚。哀帝立为太子后,傅氏被立为太子妃;哀帝继位,即立为皇后。昭仪即董昭仪,系哀帝男宠董贤之妹。
    董贤在成帝末年任太子舍人,哀帝继位后他随太子官属升为郎官,最初哀帝对他并不注意,后来一次董贤在殿下传报时刻,哀帝发现他长得很漂亮,于是拜为黄门郎,从此爱宠万分。
    董贤不久就被任为驸马都尉侍中。他出则和哀帝同辇,入则侍从哀帝左右,甚至经常和哀帝同卧同起。一次午睡,董贤与哀帝同床,哀帝醒后发现衣袖被董贤身体压住,他想起床而董贤还没有醒,为了不把董贤弄醒,就用刀把衣袖割断。与此相对,董贤也对哀帝极尽其柔媚能事。每次休假,都不肯出官,留在哀帝身边照看医药。这更博得哀帝的欢心。因此,他下令召董贤妻和董贤一起住在宫中,同时又封董贤之妹为昭仪,迁董贤父为少府,岳父为将作大匠,内弟为执金吾。然后诏将作大匠为董贤在北阙下修建别墅,并预起坟在义陵之旁,赐予金缕玉衣以及武库禁兵和尚方珍宝。后来,哀帝又借口东平王后行巫蛊董贤曾告发,下诏封董贤为高安侯。不久又增封二千户,丞相王嘉反对,即迫令自杀。到元寿元年的九月,为尊崇董贤,竟罢免大司马丁明,而以董贤代之。
    哀帝所以宠幸董贤,有着难言的苦衷。当时,西汉王朝已陷入严重的统治危机,他虽然试图竭力挽救,结果却都失败,这使他对前途感到恐惧;加之身体有病,不能多近女色,所以只好从董贤这个男宠身上寻求安慰。另一方面,朝中派系林立,鉴于王氏专权,他对哪派都不放心,也只有董贤这样没有帮派、对他又柔媚体贴的男宠使他最为放心;同时他通过尊崇董贤,不仅可以压抑朝中各派势力,而且可以更加强调皇帝生杀予夺的权力。故此,他对董贤的宠幸也就愈演愈烈。
    然而,依靠一个男宠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也太过悲哀了。就是在这样内外交困之中,哀帝于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病故。哀帝共在位7年,享年26岁。谥“孝哀皇帝”,葬义陵(今陕西咸阳西北)。
    第十三章平帝刘衎
    一、少小多病九岁继位
    汉元寿二年(公元1年)秋天,一个年仅9岁的孩子登上了未央前殿皇帝的御座,这就是西汉第十一代皇帝,汉平帝刘衎
    刘衎是中山孝王刘兴之子,汉元帝之孙。元帝共有3子:刘骜、刘康、刘兴。刘骜是皇后王政君所生,后继位为成帝;刘康,傅昭仪所生,其子刘欣后继位为帝;刘兴乃冯昭仪所生。冯氏是上党人冯奉世之女。元帝即位的第二年,冯氏被选入宫,数月后拜为美人。永光二年(公元前42年),冯美人生一子,即刘兴,冯美人进封为婕妤。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皇子刘兴年满5岁,被封为信都王。14年后,改封为中山王。
    刘兴为王多年无子,成帝诏以卫子豪之少女为刘兴姬。成帝元延四年(公元前9年),卫姬生一子,取名箕子。次年,刘兴逝世,箕子继位为王。其时,箕子不满周岁,且患有严重的肝病。
    元寿二年(公元1年),哀帝刘欣一命呜呼。他没有儿子,与他血缘最近的箕子“理所当然”地成为帝位继承人。是年秋天,太皇太后遣车骑将军王舜和负责外交事务的大鸿胪左咸等持节去中山国迎接箕子。两个月后,在百官的“万岁”声中,箕子登上帝位,南面称孤,是为平帝,建元“元始”,大赦天下。平帝因小名“箕子”乃粗陋的器物,遂于元始二年(2)下诏更名为“衎”,意为“和乐”。
    二、十一娶妻死于非命
    早在哀帝刘欣去世的当天,因其无子嗣,且未指定继承人,他的祖母太皇太后王政君就及时地把权柄揽到了手里。接着,她一手操纵了其侄儿王莽的入宫秉政诸事。等到平帝继位之后,因其年幼多病,便由年逾古稀的太皇太后临朝称制,委政王莽。王莽擅权跋扈,威福自断,坐在至尊位上的平帝,只不过是这位权臣的玩偶而已。
    本来,箕子嗣位为帝,他的母亲卫姬即为太后。但王莽害怕卫氏外戚分割他的权力,便另立刘成都为中山王,拜卫姬为中山孝王王后,留居中山,不准她去京师长安。不仅如此,王莽为长期稳固地控制朝政,还精心策划了为平帝娶妻之事。
    元始三年(公元3年)平帝年满11岁。王莽打算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平帝作皇后,利用裙带关系进一步稳固自己的权位。为此,他向太皇太后上了一篇冠冕堂皇的奏章,说从前国家多灾多难、动荡不安,大都是因为皇帝没有子嗣,配娶的皇后缺乏天下之母的品德和威仪。现应依据《五经》经义定嫁娶礼仪,在名门望族的后裔中择选淑女做皇后。太皇太后王政君下令把淑女的名字呈上来,供她选择。王莽担心自己女儿落选,让别人的女儿做了皇后,便上书说自己无德、女儿不才,不配入选。太皇太后对王莽的这种“至诚”之心大加褒扬,下诏勿选王莽的女儿。谁知太后此诏一下,庶民、儒士、百官公卿纷纷上书,为王莽和他的女儿大唱赞歌,面对那些连篇累牍的奏疏,太皇太后,只好答应他们的请求。
    按照传统婚礼,太皇太后派管理皇后和太子事务的长乐少府夏侯藩、负责皇族事务的宗正刘宏、主管全国文书的尚书令平晏等人去王莽家“相亲”。结果,这些早就受到王莽威逼利诱的人均回奏说王莽的女儿贤惠仁义,窈窕端庄,很适合做皇后。太皇太后又派主管全国教化工作的司徒马宫和掌管全国水土的司空甄丰占卜这桩婚事是否吉利。他们先到宗庙祭祀祷告一番,然后占卜,结果自然是“大吉”。最终在次年春天,平帝娶长自己3岁的王莽之女为妻,随即封后。
    不过,随着年龄日渐长大,平帝对王莽专权跋扈日益不满,特别是对王莽不让他母亲卫姬入京一事,尤为怨愤,王莽害怕,要先下手除掉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冬,平帝旧病复发。王莽对病中的平帝大献殷勤,装出痛心疾首的样子,还到泰畤(西汉祭天场所)请命,指天誓日地愿以身代平帝之病。与此同时,他暗暗地窥测时机,准备对平帝下手。腊月八日,王莽以进贡椒酒为名,置毒于酒中,平帝喝了他岳父送来的寿酒后便一命呜呼了,时年13岁。葬康陵,谥“孝平皇帝”。
    第十四章孺子刘婴
    元始五年(公元5年),王莽鸩杀年仅13岁的汉平帝。平帝年幼无子嗣,元帝世系绝嗣。宣帝曾孙中,有诸侯王5人,列侯48人。按照兄终弟及的古例,是可以从中选取帝位继承人的。但王莽看到这53个人年龄都较大,怕立为新君后难以驾驭,便以“兄弟不得相为后”为借口摈而不用。最后,王莽看中了广戚侯刘显的儿子——年仅两岁的刘婴。
    刘婴的祖父叫刘勋,曾祖父叫刘嚣。是宣帝卫婕妤所生。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宣帝封刘嚣为定陶王,第二年改封楚王。河平三年(公元前26年),刘嚣入京朝贺,染疾,成帝悯之,诏以广戚县(今江苏沛县东北)4300户封其子刘勋为广戚侯。
    就在这时,武功县县长孟通奏报:有人浚井时得到一块上圆下方的白石,上有丹书“告安汉公莽为皇帝”8个大字。王莽看到这个伪造的符命,欣喜若狂。但他觉得不便于这么急匆匆地代汉自立,便杜撰道:“符命上说的‘为皇帝’,乃摄行皇帝之事也。”他命令爪牙奏告太皇太后。年迈的太皇太后无奈,只好答应侄儿王莽摄政。
    第二年(公元6年)正月,王莽祀上帝于南郊,迎春于东郊,行大射礼平明堂,正式做起他的“摄皇帝”来了。三月,立刘婴为皇太子,号曰“孺子”,改元“居摄”,尊平帝王皇后为皇太后。王莽摄行皇帝之事,用的全是皇帝的礼仪规制,他有恃无恐采取各种手段,步步逼近帝位。
    王莽的行径,引起了亲汉官员的不满。居摄二年(公元7年)秋,翟义、赵明、霍鸿起兵反莽,但很快就被王莽平息。由此,王莽更是不可一世,以为时机成熟,便考虑把“摄皇帝”的“摄”去掉,做个货真价实的皇帝。居摄三年(公元8年),王莽正式宣布代汉自立称帝,建国号为“新”,建元“始建国”。孺子婴被黜为“安定公”,王莽下令以平原(今山东平原西南)等5县百里之地,人万户,为“安定公”的封邑,在那里立刘氏宗庙,奉汉朝正朔,以平帝皇后为“安定太后”。
    但是,王莽不让“安定公”刘婴至国,把故大鸿胪府改为“安定公”第,把刘婴关在里面,又敕令|乳|母不得与刘婴说话。自王莽称帝那年起,刘婴便在王莽给他的府第里过着囚徒生活,长达15年之久。
    地皇四年(公元23年),号称“更始皇帝”的汉宗室子弟刘玄的军队攻入长安,王莽被杀。平帝王皇后叹曰:“何面目以见汉家!”投火自焚而死。平陵人方望等观看天文,认为更始皇帝必败,刘婴继平帝而为汉家正统,当复君临天下,遂起兵挟持刘婴,跑到临泾,称孤道寡。刘玄派丞相李松将兵击败方望,杀刘婴。是年,刘婴20岁。
    第十五章新帝王莽
    一、外戚入宦争逐初捷
    相传,刘邦斩白蛇时,蛇曾告诉刘邦,说他将贵为天子,广有四海,但它决心跟他捣乱,“你斩我头我闹你头,斩我尾我闹你尾。”刘邦便将它拦腰斩断。结果,大汉帝国的江山在中间出了乱子:在两汉之间,横插进一个为时17年的新朝。传说这个短命王朝的缔造者王莽,便是那条蛇转世。
    王莽的先人,本是被秦所灭的齐王氏子弟。汉武帝时,这个家族一位叫王贺的做了一个绣衣御史的小官。王贺生子禁。王禁妻妾众多,生有4女8男,其中王政君是王禁嫡妻李氏所生。政君19岁入宫侍奉太子刘奭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王政君生一子,名骜,字太孙。刘骜3岁时宣帝去世,太子刘奭即位,是为元帝,立刘骜为太子,政君为皇后。政君荣登“国母”的宝座,她的父母、兄弟、姐妹成了皇亲国戚,封爵授官。王禁封为阳平侯。元帝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一命呜呼,太子刘骜即位,是为成帝,尊皇后王政君为皇太后;任命帝舅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总理朝政;封王崇为安成侯,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为关内侯,惟王曼已卒,未得封赏。自此开始,以皇太后王政君为首的王氏,把持了大汉帝国的权柄。
    成帝大封诸舅以后,王氏外戚一个个贵显无比,鲜衣怒马,趾高气扬,过着骄奢滛逸的贵族生活。惟王莽一家过着孤贫寒酸的生活。王莽字巨君,生于元帝初元四年。父王曼,因早殁未能蒙受皇恩。但王莽恭俭有礼,拜名儒、沛郡陈参为师,孜孜不倦地攻读经书。在家里,他恭谨地侍奉寡母和寡嫂,教育亡兄留下的侄儿。在社会上,他广交名人儒士,小心翼翼地侍奉执掌朝廷大权的伯父与叔父。阳朔三年(公元前22年),王莽的伯父王凤生病,王莽在侧侍候,不离左右,亲自尝药,照顾备至,几个月未解衣带。这更增加了王凤的好感。这位权臣弥留之际嘱托太后和成帝授给王莽一官半职。就在这一年,王莽做了黄门郎,不久升为射声校尉,这是个职掌弓弩兵的大官,秩两千石。其时他年仅24岁。
    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他的叔父成都侯王商上书成帝,愿分自己的户邑以封王莽。长乐少府戴崇、侍中金涉、胡骑校尉箕闳、上谷都尉阳并、中郎陈汤等一班名士,也都盛誉王莽。于是,成帝封王莽为新都侯,食南阳新野之都乡1500户,晋官为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骑都尉是个武官,秩俸与射声校尉相同。光禄大夫和侍中都是加官。加上光禄大夫一官,便可参与朝政,议论国家大事;加上侍中一官,便可在皇帝左右侍奉。年方30岁的王莽,成为朝中很有权力的大臣。王莽绝非那种志骄意满之辈,他爵位越尊,节操愈谦,散舆马衣服,赈施宾客,家无所余;收赡名士,交结将相卿大夫。有时,也做出一些沽名钓誉、哗众取宠的事来。
    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王莽的叔父、任大司马大将军的王根处在重病之中,他数次上疏请求离职养病。新的大司马大将军会落在谁头上呢?与那些终日追逐声色狗马的王氏子弟相比,王莽显得人品出众,靠着王氏外戚多年来的势力,他是能够获得这一高位的。但也有强劲的对手,此人叫淳于长,亦是王氏外戚之一,而且当时的官位和权势都超过了王莽。为谋得高位,他说服太后,立成帝宠妃赵飞燕为皇后。成帝对淳于长的斡旋之功甚为感激,便赐淳于长以关内侯的爵位,不久,又再封为定陵侯。淳于长由是大见信用,贵倾公卿。然而,淳于长没有王莽那般远见卓识,一旦加官,便志骄气满,骄奢滛逸起来。他与寡居的被废许后的姐姐许嬷私通,又娶她为小妾,许废后贿赂他,希望他向成帝说情,恢复自己的婕妤地位,却遭他多次致信戏弄。结果,淳于长的这些阴私被王莽侦知。王莽利用在王根左右殷勤侍疾的机会赢得王根支持,上奏成帝。结果,淳于长不仅失去了马上就要到手的大司马大将军的位子,连卫尉的官职也丢掉了,被赶回自己的封地。后成帝又以大逆之罪把淳于长毙死狱中,妻子流放,红阳侯王立也被赶回封地。王莽彻底击败了对手淳于长。王根推荐王莽代己辅政。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成帝擢莽为大司马,代王根辅政。这年,王莽38岁。
    二、党同伐异步步攀升
    登上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后,王莽仍旧克己修行,延聘贤良名士幕僚,赏赐的钱财全用来飨士,而自己更加俭约,他母亲生病,公卿大臣派其夫人前来探视,出来迎接客人的王夫人穿着短衣布裙,那些贵夫人竟把她当作王莽家的奴婢了。
    不料,王莽在大司马的位子上坐了一年多一点,就被赶下台来。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成帝去世,无子,元帝傅昭仪之孙、定陶恭王刘康的儿子刘欣即位,是为哀帝。推上帝位,傅、丁两家成了皇亲国戚,与王氏外戚在权益的分配上发生冲突。元后为了维持政局的稳定,便让王莽辞职就国。哀帝从小就听说王氏外戚骄盛,心中十分不满,但自王凤出任大司马以来,王氏外戚把持朝政已达26年,势力盘根错节,哀帝不敢马上触动王氏外戚,便下诏书,盛誉王氏外戚辅政保国之功,也把王莽夸奖了一番,加以挽留,还加封王莽户邑350户。
    后来,王氏外戚与丁、傅外戚不断发生冲突。有一次,王莽又上书辞职,向哀帝和傅、丁外戚示威。这次,哀帝恩准了,他赐给王莽一些黄金,让他在京师闲居。过了两年,又把他赶回南阳新野都乡封地。但是,哀帝未彻底翦除王氏外戚的势力,特别是不敢丝毫触动太皇太后王政君,给王莽留下了卷土重来的机会。
    蛰居南阳新野都乡的王莽,结交士人,沽名钓誉,等待时机,图谋东山再起。王莽初回封国,南阳太守为了结交他,特地选了儒学名士孔休做王莽的新都相。王莽对孔休很是礼敬,并赠剑笼络。王莽的二儿子王获杀死了一个奴隶,这在当时本来算不了什么大事,但王莽痛斥儿子,叫王获自杀以偿命。王莽的这些行为赢得了极大的声誉,朝野上下为王莽喊冤叫屈者以百数,请求哀帝恢复王莽的官职。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日食,周护、宋崇等借此大作文章,为王莽大唱赞歌。哀帝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以侍奉太皇太后的名义,征王莽回京师长安。
    一年后,哀帝寿终正寝。哀帝无子嗣,太皇太后下令把汉王朝的军政大权交给王莽。王莽奏免了大司马董贤,自己重登大司马的宝座。继立的平帝年幼,太后临朝称制,委政王莽。王莽以成帝赵皇后杀害皇子、哀帝傅皇后骄奢的罪名,迫令她们自杀,又把丁、傅两家外戚赶出京师。他还不准平帝的母亲卫氏入京。这样,王莽大权独揽,玩平帝于股掌之上,他排斥异己,结党营私;又沽名钓誉,广施恩惠;同时,不断向太皇太后要更尊贵的名号。平帝元始元年(公元1年),他获得“安汉公”的称号。
    当时,年迈的太皇太后仍握有相当大的权力。对这位太皇太后,王莽是不敢惹的。于是,他指使爪牙上书,说太后至尊,不宜操劳过度,一些小事就不必亲躬了。太皇太后采纳了这个建议,规定惟有封爵一事须奏闻于她,其他事皆有安汉公和公卿大臣平决。自此之后,朝政大权完全为王莽所把持。
    正在这时,王莽长子王宇不满其父的专横,便和他的老师吴章、妻弟吕宽密谋劝谏。王莽探知事情真相后,大怒,将王宇送进监狱,宇饮药自杀。宇妻怀子,也被抓进监狱,待分娩后再处决。接着,王莽穷治吕宽之狱,从中央到地方,凡王莽认为异己者,一律指为吕宽党羽而逮捕治罪。连元帝的妹妹敬武公主、梁王刘立、红阳侯王立及平阿侯王仁,也都被胁迫自杀。曾与王莽争夺大司马一职的前将军何武,忠于汉室不附王莽的前司隶鲍宣,与卫氏相善的护羌校尉辛通、函谷都尉辛遵、水衡都尉辛茂及南阳太守辛伯等都下狱致死,牵连被处死者达数万人。吕宽之狱,使王莽进一步清除了异己。
    为进一步稳固自己的权位,王莽费尽心机,使女儿成为汉平帝的皇后。不久,王莽便获得了“宰衡”的称号,位上公。王莽十分得意,让御史给他刻了一枚“宰衡太傅大司马”的印章。
    受此殊礼后不久,王莽觉察出日渐长大的平帝对自己的不满,便先下手鸩杀了平帝,拥立了年仅两岁的刘婴做“孺子”,自己做起“摄皇帝”来。王莽之心,已是路人皆知,东郡太守翟义、长安男子赵明等起兵反莽,相继被镇压。年迈的太皇太后有名无权,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王莽代汉自立了。
    三、代汉自立推行新政
    居摄三年(公元8年),梓潼县一个无赖哀章见王莽有代汉而立之势,决定冒险来一次大的政治投机。他伪造了两个铜匮,一个上写着“天帝行玺金匮图”,另一个上写着“赤帝行玺某传予皇帝金策书”。“某者”,指汉高祖刘邦。书中说,王莽继汉而立,为真天子,太皇太后应尊奉天命。图、书中都写着王莽八个大臣的名字,又自造了王兴、王盛两个名字,还有他自己的名字,说这11个人是新王朝的辅佐。一天黄昏,哀章穿着黄衣,拿着铜匮,跑到汉高祖刘邦的祀庙,把两个铜匮交给仆射。仆射马上报告王莽。次日清晨,王莽郑重其事地来到高庙,拜受铜匮,又戴上皇冠去谒见太后,说明自己将承天命代汉而立。然后,来到未央宫前殿,在皇帝的宝座上坐下来,宣布自己代汉而立,定国号为“新”,以十二月为始建国元年正月。
    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元旦,在未央宫前殿隆重地举行了新朝皇帝登基大典。王莽率公卿朝见太皇太后,奉上“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玺绶,去掉汉朝的封号。立妻子王氏为皇后。王莽有4子:宇、获、安、临。王宇、王获皆已自杀,王安神志恍惚不清,王莽便立王临为皇太子,封王安为“新嘉辟”;封他的孙子、王宇的6个儿子皆为公。大赦天下。又下诏策命孺子婴为“安定公”,以平原(今山东平原西南)等五县百里之地,人万户,作为安定公的封邑,在那里立刘氏宗庙,奉汉正朔;以孝平皇后为安定太后。宣读完策令之后,王莽拉着年仅5岁的刘婴流涕嘘欷,说:“当初周公居摄,成帝长大后便还政了。我原也欲效法周公,无奈天命难违,不得如意。”哀叹良久,中傅把刘婴带下殿,北面称臣。接着,王莽从太皇太后手里拿到了“汉传国玺”。王莽自阳朔三年(公元前22年)步入仕途以来,从黄门郎、射声校尉、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大司马、摄皇帝,步步高升,最终代汉而立,建立了他的新朝。
    王莽代汉而立后,依照《周礼》设计了一套对社会进行“复古”改革的蓝图,试图缓解自西汉中叶以来的社会危机,巩固新朝地主阶级的统治,是为“新政”。
    首先,王莽便依照夏、商、周三代的井田制模式,进行土地改革,颁布了“王田令”:更名天下田地曰“王田”;禁止土地买卖;一家男口不满8人而田过900亩者,把多余的土地交出来,分给族人邻里;过去没有土地的,按一夫一妇100亩受田;敢有违犯此令者,流放边远地区。
    为了抑制奴婢的增多,在颁布“王田令”的同时,又颁布了“私属令”:更名奴婢为“私属”;禁止买卖奴婢;不听令者,流放边远地区。
    颁布“私属令”的次年,即王莽始建国二年(公元10年),王莽又依据《周礼》颁布了“五均”、“赊贷”和“六管”。“五均”,是由政府来管理工商业经营和物价。“赊贷”,是发放贷款。贫民遇有丧葬、祭祀,或欲经营工商业而无资金的,可向钱府丞贷款。祭祀限10天归还,丧事限3个月归还,不收利息;工商贷款岁息十分之一,或月息3%。后来,王莽又下令由国家专卖盐、酒、铁;由国家铸钱;由国家管理山林川泽,收山泽税。这5项国营实业,加上国家办理“五均”和“赊贷”,合称“六管”。
    在官僚制度上,王莽也进行了改革。他以传说中的上古官制蓝本,兼采汉代官制,融会贯通,制定了新朝的官僚制度。在中央,设置四辅、三公、四将、九卿和六监;在地方,分全国为9州、125郡、2203县。州,设州牧;郡的长官,按爵位的高低分为卒正、连率和大尹;县,设县宰。
    王莽还对币制进行了改革,多达4次。王莽在经济、政治等方面进行的一系列改革,特别是“王田令”和“私属令”,的确抓住了问题的核心。但是,他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改革措施。他的改革方案富于幻想,却根本行不通。王莽的“新政”不但加重了劳动人民的负担,也触动了官僚地主、富商大贾的利益,后者原是对王莽抱有极大希望的,他们原想换一个新皇帝来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并能获取更大的利益。王莽的新政可说是危机四伏。
    四、危机四起穷于应付
    王莽登上龙座不久,就发现他的地位不稳。危机首先来自边陲。王莽称帝后,认为天无二主,土无二王,少数民族首领称王违反古典,背于一统。他派五威将出使各少数民族。其中北出者到匈奴单于庭,收回汉朝发的印玺,更授新朝的印章。单于看了很不满意,因为“玺”为帝王所用,而“章”乃臣子之物,故索要旧的印玺。五威将陈饶当场将旧玺椎碎。单于大怒,挥骑南下攻掠,周边其他各族也相继举兵。边陲烽烟四起,鼓角齐鸣。王莽大怒,征发各郡国士兵,分六路进军匈奴。六路大军并出,战线东西绵延3000多里,共募天下的囚徒、丁男、甲卒30万人。从江淮到北部国防线上,出征的将士,运饷的役夫,络绎不绝。30万大军无法同时集结,先期到达的便屯留边境,等待后续部队的到来。这些屯居边境的将士,大肆马蚤扰当地百姓,抢劫财物,勒索钱粮。内地各郡催征军饷,搜尽锱铢,民不聊生。这样,对匈奴的战争还未开始,边境和内地就乱了起来。为了对付混乱局面,王莽给他的大臣加授将军称号,遣著武将军逯并等镇抚要害城镇,派中郎将、绣衣执法各55人到达边陲做监军使者,整饬军纪。谁知这些官员到达边境后,与带兵将领串通一气,索取贿赂,劫掠百姓。一群饿虎又加上一帮饿狼,搞得边陲鸡犬不宁。
    外患未除,内乱又起。王莽手下有3个得力干将:王舜、甄丰和刘歆。他们3个原是汉朝的大臣,王莽出任大司马后,引为心腹。但是,在王莽想做“摄皇帝”之时,他们不大赞成,持观望态度。王莽代汉自立后,王舜、甄丰、刘歆都成了开国元勋,但内心却十分恐惧。特别是甄丰,性格刚强,桀骜不驯。王莽首先觉察出甄丰对他代汉而立不满,决定拿这个大爪牙开刀。于是,甄丰从大阿、右拂、大司空降为更始将军。甄丰父子对此极为愤慨。甄丰的儿子甄寻当时是侍中京兆大尹,他想给老子报一箭之仇,就伪造了一个符命,说新朝应分陕地为两部,立两伯治理,以甄丰为右伯,太傅平晏为左伯,如周召故事。王莽大怒,但权衡一下,决定暂时隐忍不发,宣布照符命行事。谁知,当甄丰准备动身赴任时,甄寻又上一道符命,说王莽的女儿、故汉平帝后、黄皇室主当做他的妻子。王莽忍无可忍,称黄皇室主是皇后之身,甄寻的符命是欺天,“罪不容诛”,下令逮捕甄寻。甄寻逃跑,甄丰自杀。一年之后,甄寻在华山被捕。王莽的爪牙发现甄寻的手上刺着“天子”二字。王莽叫人把刺字的那条胳膊截下来送给他验看,看后说:“这哪里是什么‘天子’?乃是‘一大子’或‘一六子’,六者,戮也,表明甄寻父子应当斩首!”随即下令将甄寻杀掉。此案还涉及国师刘歆的儿子刘棻、刘泳,大司空王邑的弟弟王奇和刘歆的门客丁隆等数百人,王莽一一把他们送上了断头台。
    这次事变对王莽震动很大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