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71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等密谋,乘机发动叛乱。当天晚上,趁夜深人静,察割与盆都率心腹士卒分别突入耶律阮和萧太后帐中,将他们杀死,自立为帝。
    耶律阮在政变中夺取的帝位,又在政变中被杀,卒年34岁,在位仅5年。应历元年(公元951年)十月,耶律阮葬显州(今辽宁北镇)西医巫闾山,陵曰显陵。应历二年,追谥“孝和皇帝”,庙号“世宗”。统和二十六年(公元1008年),加谥“孝和庄宪皇帝”。
    第二百九十一章穆宗耶律璟
    一、挫败政变被拥登基
    辽穆宗,姓耶律,名璟,曾改名为明,小字述律。是太宗长子,母为靖安皇后萧氏。辽天显六年(公元931年)生,应历十九年(公元969年)被杀。公元951~969年在位。
    辽天禄五年(公元951年)九月,察割在宫廷政变中杀死世宗耶律阮,自立为帝。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泰安王耶律璟带兵包围了他的府邸。耶律璟派了一个年轻的侍卫跑到阵前,高声喊道:“诸位将士听着,寿安王谕旨,你等受叛贼察割的胁迫,误入歧途,犯了弑君之罪,只要及早归降,一律既往不咎,倘若兵刃相加,只有死路一条。”传令侍卫的话音刚落,察割阵中的一个夷离堇便带着自己的部下扔掉武器跑到耶律璟的阵前投降,接着,剩下的那些将士也纷纷地跑了过来,察割已经溃不成军。察割威胁耶律璟说,如果不马上退兵,就要把人质全都杀掉。耶律璟和耶律屋质一时也没了主意。正在双方相持不下之时,被绑在察割军中的郡牧都林牙耶律敌猎高声喊道:“太宁王,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不是大王你先起兵废了先帝,他寿安王又怎么能当上皇帝?请派人去给寿安王讲清这个道理,把皇帝让给他当,他会感谢你的。”察割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只要能过去今天这一关,以后当皇帝的机会还多的是。于是让耶律敌猎当使者去了。
    耶律敌猎和奄撒葛两人来到寿安王的阵前,转达了察割的意思,寿安王果然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并命令他们两个回去把太宁王察割叫过来,接着就下令让自己的队伍撤了回去。
    耶律璟的牙帐里只有耶律璟和他的叔父娄国两人在等着察割。按辈份察割比他们两人都大,因此,察割摆出长辈的样子,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刚要开口讲话,娄国已经抽出宝剑,一剑刺进了他的胸膛。
    耶律璟在耶律屋质等人的辅佐下,轻而易举地平定了察割之乱,这种果断的举动,折服了各部大王和众位文臣武将,他们再次跪倒在他的面前,请他登基即位,入主大统。耶律璟不再谦让,就这样,21岁的寿安王耶律璟成了辽国第4任皇帝。群臣上尊号为天顺皇帝,改元应历。
    二、酒猎眠卧疏政兴国
    耶律璟本是胸无大志的人,当上皇帝后,对于如何治理国家也没有什么长远打算。他任命耶律屋质为北院大王,耶律挞烈为南院大王,除了冬夏两次在捺钵(皇帝的行宫)举行议政大会以外,其余的一应大事,都交给了南北两位大王去处置了。辽代的行政机构分为两个部分,北院是按辽律设置,主管兵马之事,南院是按中原的制度设置,主管民事,耶律璟把大权交给了耶律屋质和耶律挞烈以后,自己就抽出身来,尽情去干他想干的事了。
    耶律璟对女色没兴趣,他还是寿安王时,就已经与内供奉翰林承旨萧知璠的女儿萧氏结了婚,没有生下一子一女。这件事急坏了他的祖母——太祖述律皇后。老太太在契丹贵族女子中选了不少姑娘,让耶律璟纳妃,都被他以有病为由而断然拒绝。当了皇帝以后,他草草地把萧氏立为皇后。最后,为了堵住众人之嘴,他把世宗遇害时沦落民间的次子耶律明扆(即后来的景宗)找回来,养于永兴宫,从此,朝野内外,再也无人敢提纳妃之事。
    耶律璟有3大爱好。一是打猎,二是喝酒,三是睡觉,这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每到春天,耶律璟就率领上千的侍卫,他手持一种名叫海东青的名贵猎鹰,站在高处。发现天鹅以后,举旗为号,众侍卫立即擂响战鼓,惊飞鹅群,众人援旗呐喊,响声震天,此时,耶律璟亲自放出手中的海东青,让猎鹰在天空中与天鹅进行搏斗,当海东青咬住一只天鹅坠地以后,侍卫们迅速从四面冲过来,抓住天鹅,献给耶律璟然后耶律璟和侍卫们都把鹅毛插到头上,饮酒、跳舞,通霄达旦。到了秋天,耶律璟又要到深山去打猎。在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的东北,有一座名叫黑山的大山,麋鹿成群,是个打猎的好地方,每年白露过后,他就率众来到山上,安营扎寨。他发明的射舐咸鹿和哨鹿两种办法,在群众中广为流传。每有所获,必要饮酒作乐,大宴群臣,直喝得酩酊大醉。有时,耶律璟能连续几个月住在山中,打猎饮酒,乐此不疲。
    耶律璟酷爱饮酒。哪儿有他,那儿就有狂饮的场面。耶律璟只要听说哪位大臣家里有好酒,便会亲自临幸,喝到高兴处,就滥加赏赐。时间长了,耶律璟感到光在宫中和大臣家里喝酒,实在没有意思,便在晚上偷偷地换上平民百姓的衣服,带上一两个随从到闹市中的私人酒家去买酒玩乐。应历十八年(公元968年)正月十五夜,上京城中举办灯市,耶律璟知道后,化装成平民百姓,带领一批大臣们来到夜市观赏灯火。当逛到一家酒店时,连饮三天,方才罢休。日久,因耶律璟总是夜间酣饮,天明开始睡觉,大臣们暗地里给他起了绰号,叫作“睡王”。以后,这个绰号慢慢地传出宫中,全国的老百姓也都知道自己国家有个只会睡觉的皇帝了。
    由于耶律璟终日沉缅在游猎、饮酒之中,连自己国家的事情都不愿过问,更没有心思考虑与周围邻国的关系了。因此,耶律璟当政期间,一反前几任皇帝的主张,停止了南进侵犯中原的做法,采取了草原保守政策,即使是有数的几次兴兵进犯中原,也都是掠夺性的马蚤扰。这时,中原大地上,兴起了一个短促而有作为的王朝——后周。周世宗柴荣是一个有志向的皇帝,为了恢复国家的统一和稳定,在经济、政治、军事上进行了改革,国力大大增强。辽应历九年(公元959年),周世宗亲自率兵大举伐辽,后周军队分水陆两路,迅速向北挺进,势如破竹,辽军守将纷纷举城投降,只用了40多天就占领了辽国的瀛、莫、易3州和瓦桥、淤口、益津3关。辽国兵马都总管南京留守萧思温连吃败仗,急忙派人星夜回上京向耶律璟报告。此时,耶律璟正在饮酒作乐,听到3关失守的消息以后,耶律璟毫不在乎地说:“三关本来就是汉人的地方,今天不过是还给了人家,怎么能谈得上是丢失了呢?”说完,又继续喝他的酒了。只是这时柴荣得了重病,被迫停止北进,辽国才没有丢失更多的地方。
    由于耶律璟只顾玩乐,不问政事,使得当时执掌辽国军政大事的北院大王耶律屋质和南院大王耶律挞烈,得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才干,他们采取了均赋役、劝耕稼的政策,鼓励契丹各部族积极发展农业生产,一时间,辽国出现了“部民化之,户口丰殖,百姓无称,年谷屡稔”的大好形势,农业和手工业都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国人的生活有所改善,朝野上下,都称赞耶律挞烈和耶律屋质为“富民大王”。
    三、剑下多鬼短刀透心
    耶律璟在位的前10年当中,契丹贵族内部争夺皇位的斗争几乎年年发生,最多的一年反叛事件竟然有3起之多。
    耶律璟身体不好,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延续自己的统治,他下了一道诏谕,广求天下延年益寿之药方。应历七年(公元957年)四月,一个名叫肖古的女巫自称有延年康体的绝方,就是取男子之胆。这样穆宗每吃一副药,都要杀一个人,取一副人胆,几年的时间,几百名奴隶死在他的手里。但是,这几百副人胆吃下去,他的病不仅没有好,反而更加虚弱。慢慢地,耶律璟感觉到肖古所献药方之虚妄,就命人把肖古找来,让侍卫们用一种带响的箭一齐射向肖古,待肖古跑时,他骑在马上追赶,活活地用马蹄将肖古踏死。
    这件事情以后,耶律璟诏谕诸位大臣:“有罪者,法当刑。朕或肆怒,滥及无辜,卿等切谏,无或面从。”但是,诏书的墨迹未干,就被他自己抛到了脑后,继续无故杀人,尤其是喝醉的时候,杀人几乎成了他取乐的一种游戏。应历十七年六月,一天,有人禀报鹿坊中的鹿跑了几只,耶律璟二话没说,率领宫卫直奔鹿坊,下令将65名养鹿人全部捆了起来,挥剑即斩。闻讯前来的王子必摄等大臣们全力劝阻,均告无效,一会儿工夫,44名鹿人就成了他刀下之鬼,鹿坊之内,鲜血成河,惨不忍睹。王子必摄等大臣们一齐跪倒在地下,以死相谏,耶律璟才收住了杀心,临走时,还下命令对剩下的鹿人每人痛打40大棍,方才恨恨地离去。据史料记载,被耶律璟杀死的奴隶,有名有姓者就达100余人。
    耶律璟的残暴,激起了奴隶们的强烈仇恨。应历十九年二月十二日,耶律璟率大臣、近侍来到怀州黑山打猎。当天,打到的猎物非常多,特别让他高兴的是捉获了一只大黑熊,耶律璟当场摆起酒宴,并拿出了后周送给他的葡萄美酒,与群臣狂饮起来,直喝到深夜,烂醉如泥的耶律璟才在侍卫的搀扶下回到了行宫之中。睡梦中,他突然想起要吃点东西,就命守候在身边的近侍小哥去给他拿饭。等了一会儿,小哥还没有把饭拿来,气得耶律璟大喊起来:“奴才们,快把饭菜给朕送来,不然我把你们全都杀了。”原来,小哥到厨房一看,做饭的辛古、烧水的花哥等人都睡了,听说耶律璟要吃饭,就急急忙忙起来给他做,无奈耶律璟等得不耐烦,大叫大嚷要杀他们。一时间,新仇旧恨一齐涌上了他们的心头,小哥、辛古、花哥和另外3个奴隶一合计,决定干脆杀了耶律璟,反正不杀他,他也要杀我们,横竖是一个死,把这个害人精杀了,就是死也值得。小哥慢慢地走上前去,轻声叫着昏睡的耶律璟:“陛下,饭菜送来了,请你用膳。”耶律璟气哼哼地坐起来,还没有等他睁开眼睛,两柄短刀已经一前一后同时刺进了他的胸膛。就这样,这个骄横一世、杀人如麻的大辽国皇帝耶律璟,连哼都未来得及哼一声,就被送上了西天。小哥他们干完了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以后,平安地走出行宫,骑上早已备好的快马,奔向了遥远的地方。
    耶律璟卒年39岁,在位19年。谥号“孝安敬正皇帝”,庙号“穆宗”。葬附怀陵。
    第二百九十二章景宗耶律贤
    一、两经弑君一朝为帝
    辽景宗,姓耶律,名贤,字贤宁,小字明扆。是世宗二子,母为怀节皇后萧氏,辽天禄二年(公元948年)生,乾亨四年(公元982年)卒。公元969~982年在位。
    辽天禄五年(公元951年)九月,在太宁王察割发动兵变,世宗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就在混乱之中,把儿子耶律明扆托付给了御厨尚书刘解里。刘解里只好用一床毛毡把耶律明扆包起来,藏进柴禾堆里,躲过了叛军的搜查。第二天,寿安王耶律璟率领耶律屋质等人平定了察割的叛乱,从柴禾堆里找出了这个已经吓得半死的孩子。
    耶律贤被救以后,当上了辽国新皇帝的耶律璟很可怜他,把他收养在永兴宫中。耶律璟一直没有孩子,就把耶律贤当成自己的儿子,给他找了一些汉人和契丹人当老师,让他好好地学习。耶律贤由于在父母被杀的那场兵变中受到了过度的惊吓,得了风疾病,所以身体一直不好。但他是个聪明的孩子,非常向往和推崇中原文化,因此身边聚集了契丹和汉族的一些饱学之士,这些人以后成了他执政时坚强的政治基础。应历十九年(公元969年)春二月,穆宗耶律璟按惯例到怀州黑山游猎。临行前,他差人把耶律贤叫到面前。此时,耶律贤已经是一个22岁的小伙子了。穆宗看着站在眼前的这个孩子,高兴地说:“吾儿已长大成丨人,可以让你参与政事了。”
    然而不久,穆宗即被奴隶所杀。耶律贤听到消息以后,立即率飞龙使女里、侍中萧思温、南院枢密使高勋等甲骑千人,星夜驰赴黑山,痛哭不止,萧思温、高勋等人好容易劝住了耶律贤。他们搬出了穆宗临走时说的话,请耶律贤在穆宗的灵柩前即皇帝位,群臣同心拥戴他,上尊号为“天赞皇帝”。从此,耶律贤成了大辽帝国的又一位皇帝,改元保宁。
    二、重用汉臣仿汉治国
    耶律贤即位以后,首先以宿卫不严为名,杀掉了穆宗最信任且重兵在握的殿前都点检耶律夷腊葛和右皮室祥稳萧乌里只,把兵权抓到自己的手中;继之,将穆宗的重臣耶律屋质的权力解除,由北院大王改为于越。在辽国,于越仅仅是对一些德高望重的人所给予的荣誉官职,没有实权。他还开始重用拥立他称帝的人,任命萧思温为北院枢密使,高勋力为南院枢密使,汉人韩匡嗣为上京留守,耶律贤适为校检太保,进一步巩固了他的皇位。
    在耶律贤的政权核心中,汉人的势力有了明显的增长。由于汉人的地位提高,统治集团内部,汉人和契丹人的矛盾开始上升,突出表现在北院大王萧思温和南院大王高勋两人身上。尽管高勋指使人杀死了萧思温,又被耶律贤所杀,使汉人的势力有所削弱,但并没有动摇耶律贤重用汉人、效仿汉制的决心。他接着又任命汉人郭袭为南院枢密使,后又加封政事令。任命汉人室昉为工部尚书,又任枢密使兼北府宰相,并加封同政事门下平章事。这两个人都为促进辽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耶律贤采取了“重用汉臣,仿汉制国”的方针,使辽国的经济在穆宗朝的基础上又有长足的发展,使辽朝走向了中兴。农耕土地和从事农耕生产的人口都有了显著增加,出现了“编户数十万,耕垦千余里”的局面。
    三、皇后主政皇帝游猎
    辽景宗耶律贤由于从小染上重病,身体一直不好。在他统治的后期,军国大事一般都是皇后萧燕燕裁决,由萧皇后召集契丹和汉族诸臣共同商议决定后再报告景宗。
    乾亨三年(公元979年)五月,驻守在上京的汉军发动了叛乱,拥立耶律李胡的孙子留礼寿。但是,由于辽朝的契丹和汉族大臣大都效忠于皇后,因此这些汉军的叛乱最终被上京留守除室所平定,留礼寿也被擒伏诛。
    经历了这场叛乱以后,萧皇后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国家的大权更多地落在她的手中,景宗耶律贤就只剩下打猎游玩了。尽管身体欠佳,但他还是常常四出巡游,出没于深山野岭之中。乾亨四年九月,他又率人来到祥古山打猎,但身体实在支撑不住,就在回上京的路上死在焦山,享年35岁,谥“孝成康靖皇帝”,庙号“景宗”。葬乾陵。
    第二百九十三章圣宗耶律隆绪
    一、母后主政皇子成长
    辽圣宗,姓耶律,名隆绪,小字文殊奴。是景宗长子,母为睿智皇后萧氏。辽保宁三年(公元971年)生,太平十一年(公元1031年)卒。公元982~1031年在位。
    在辽景宗耶律贤之前,辽代的新皇帝都是由文武大臣在皇族中推举,因此,每一个新皇帝的诞生,都伴随着一场血腥的皇位之争。随着契丹社会封建化的进展,耶律贤决心改变这种选举皇帝的办法,确立长子继承制。临死的时候,他把对自己最忠诚、权势最大的两员重臣——南北院的枢密使耶律斜轸和韩德让叫到病榻前,立下临终遗诏:长子梁王耶律隆绪嗣位,军国大事听皇后命。这样,12岁的耶律隆绪登上了辽代皇帝的宝座。实际上,一切军国大事都由皇太后萧燕燕掌管,耶律斜轸和韩德让等人做了辅佐大臣。
    萧太后让耶律斜轸和韩德让协助自己主管朝政,派耶律休哥总理南面的军务,即对宋朝的军事行动。为了使耶律斜轸和耶律休哥死心踏地地效忠小皇帝耶律隆绪,她先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耶律斜轸,不久,又让耶律隆绪和耶律斜轸在她的面前,交换弓矢鞍马,对天起誓,约为密友。继之,又将耶律隆绪的座骑换给耶律休哥,使之感激涕零,惟有一死效之。而对汉人韩德让,萧太后则更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始终是荣宠至极,无人可以比拟。韩德让家在辽朝世典军政,弟兄5个都是煊赫权重的大将,辽朝的军权一大半抓在韩家的手里。萧太后私下里对韩德让说:“我小的时候曾许嫁于你,现在皇上已死,我愿谐旧好,这样,幼主当国,也算是你的儿子,你应该像对儿子一样地帮助他治理国家。”从此,韩德让出入太后帷幕就不分彼此了。接着,太后又赐药酒杀死了韩德让的妻子李氏。后来,萧太后干脆给韩德让赐姓耶律,改名为隆运,籍隶横帐季父房,又为他特置左右护卫百人。按辽代的规矩,只有皇帝才能这样做,韩德让有了自己的宫卫,就等于他完全享受了皇帝的待遇,这样,朝野上下,谁也不好再议论他与太后的关系了。
    由于萧太后采取了这些措施,稳住了契丹贵族和汉人的上层人士,使文武大臣都能下死力保护辽朝和小皇帝耶律隆绪,使他在内部的统治地位一天天地得以巩固。尽管这样,太后仍然不放心把政权交给耶律隆绪,而是事必躬亲,无论是内部事务,还是外出征战,萧太后都是一手把持,即使有时把耶律隆绪带在身边,也只是让他实习一下,决不放手。但是,太后对他的要求非常严格,叫他终日里学文习武,决不允许放纵私欲。好在耶律隆绪知道这是母亲为他好,绝无怨言。
    在萧太后的严加管束之下,耶律隆绪各方面都得到了健康的发展。史称其“性英辨多谋,神武绝冠”。他好读书,尤其是好读唐代的《贞观事要》和《明皇实录》,经常对手下的人说:“五百年来中国之英主,远的是唐太宗,其次是唐明皇,近的是今天的宋太祖、宋太宗。”他亲自用契丹文把白居易的《讽谏集》翻译出来,让契丹的大臣们都来传读。
    二、发兵击宋订盟澶渊
    辽统和四年(公元986年),北宋再次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宋太宗赵光义亲自指挥宋兵,兵分三路,浩浩荡荡向辽朝杀来。
    一开始,宋朝的三路大军进展很顺利。特别是潘美、杨继业率领的西路军,战绩十分辉煌。此时,辽圣宗耶律隆绪和他的母亲萧太后亲率辽军主力,先赶到涿州以东休息待敌。猝不及防的宋军在辽军主力的迎头痛击下,毫无招架之力,只好全线溃退,五月初,退到歧沟关(今河北涿县西南)一带,被辽军的主力追上,宋军大败。辽军又在五台、飞狐打了胜仗,在这次决定性的大失败面前,宋太宗只得下令退兵,命田重进军退还定州,潘美、杨继业军退还代州。最后杨继业战死。至此宋太宗赵光义发动的收复燕云失地的战争,再次以惨败退兵而告终。
    从此以后,宋辽双方的军事态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辽朝由守势转为攻势,而宋朝则由攻势变为守势,而且辽朝方面始终总是占居上风,宋朝方面则是只能是被动挨打了。从统和四年(公元986年)开始,直到统和二十一年的十几年当中,辽朝几乎年年都要派兵南伐,宋太宗苦于无力与之抗争,最后只好走了花钱买和平的道路。他死了以后,继承皇位的第三子宋真宗赵恒,忠实地执行了他的这一策略,开始了与辽朝的和谈。
    辽统和二十二年九月,耶律隆绪和萧太后亲自率领20万大军,南下侵宋。辽军一路破关夺隘,势如破竹,连下宋军天雄、德清两重镇,直抵宋朝澶州(今河南濮阳),形成三面合围之势。宋军守将李继隆等率军奋力抵抗,用床子弩迎击辽军,辽国统军顺国王萧挞览也为伏弩所伤,中额而死。统帅阵亡,攻势被挫,辽军只好暂时停止了进攻。
    此时,澶州的形势对宋军十分有利,而孤军深入、后援不足的耶律隆绪却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地步。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心想花钱买和平的宋真宗不顾主战派的反对,突然决定派曹利用再次到辽军阵前谈判议和。耶律隆绪和萧太后自知这次南伐没有取胜的把握,也希望赶快谈和收兵,就请曹利用喝酒吃饭,经过几次谈判,曹利用拒绝了辽朝还地的要求,答应宋真宗以萧太后为叔母,以耶律隆绪为兄弟,每年宋朝给辽朝绢30万匹,白银10万两,双方就此达成了协议,在澶渊城下缔结了罢战盟约。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澶渊之盟”。至此,耶律隆绪和太后率领军队退回辽朝,结束了这次规模浩大的南侵。
    三、师法李唐建都修制
    澶渊之盟的签订,对辽朝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辽、宋之间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增加,中原许多先进的东西都传到契丹,促进了辽朝社会的繁荣和发展。
    辽统和二十七年(公元1009年),临朝摄政27年的皇太后萧燕燕结束了作为一个女政治家叱咤风云的一生,耶律隆绪开始独立自主地执掌辽朝的国政。他将国号改为“契丹”,开始实现了酝酿已久的雄图大略。耶律隆绪治国的一条根本指导思想就是学唐比宋。
    澶渊之盟以前,辽朝对境内汉人的统治、官制服饰,都是沿袭了唐朝的制度和法律。与宋朝结盟以后,耶律隆绪要求从宫庭到朝臣,都要学习李唐。他专门颁行了《五经传疏》,要求官员们学习《贞观政要》。他要契丹人学唐的目的只有一个:超过宋朝。
    圣宗首先是营建了一个新的都城——中京。为了便于接受宋庭每年送来的礼物和岁币,不再在草原上接受各国的使者,统和二十九年,耶律隆绪征集燕云地区的汉族工匠,兴筑陪都大定府城。这个新城的设计规模和形状,基本上是按照长安和开封为蓝图。过去,契丹皇帝春水、秋山、冬夏捺钵、处理政务、接待使者和开会等活动,一切都在草地上进行,中京兴建以后,他们就把一些重要的政务移到京城中办理。
    辽朝实行科举制度,从景宗时就已开始,但规模很小,取士的名额也很少。耶律隆绪掌权以后,随着汉官势力的增长,以及契丹文化程度的发展和对外交往的扩大,越来越感到人才太少,就决定正式开科取士。科举取士只是对汉人的一项政策,不允许契丹人参加。耶律隆绪时期,规定了接见进士以及颁赐等仪式,使进士显得高人一等。这样,耶律隆绪就把一大批汉族的优秀分子通过科举吸收到统治机构来。
    耶律隆绪亲政后,在部族的编制下也进行了改革,把原来属于宫帐俘户的奴隶改编为部民。耶律隆绪决定由原来的20部增设为34部,将稍瓦部和曷术部与各部并列,使捕捉禽兽和冶铁的奴隶取得了平民的地位。同时,耶律隆绪决定对俘虏来的奴隶和新征服的各族人户,不再编为宫户奴隶,而分别设部统治。
    辽朝自太祖阿保机建国以来,就制定了自己的法律。但辽朝的法律规定“同罪异论”,就是说不同的民族犯了同样的罪,但法律处罚不一样。辽穆宗时,法律上的歧视更为严重,契丹人可以随意杀死契丹奴隶和汉人,以致阶级矛盾日深,民族反抗日增。为了调和阶级矛盾,调整民族关系,耶律隆绪于统和十二年下诏更改法令,规定契丹人犯下十恶罪的,也应依照汉人法律制裁。统和二十四年,又下诏:“若奴婢犯罪至死,听送有司,其主无得擅杀。”
    四、内平外和身死行宫
    耶律隆绪性格温和,慈孝天然,宽严有度,刑赏信必。在他执政期间,十分注意处理内外关系。在国内,他理冤滞,举才行,察贪残,同时倡导勤政戒奢之政风。耶律隆绪有时和手下的臣僚们击球玩耍,谏议大夫马得臣上疏切谏,他立即停止了这种游戏。由于耶律隆绪以身作则,所以这个时期辽朝的政治清明,臣民和顺,社会内部相对地比较稳定。
    在处理与外部的关系上,耶律隆绪也十分注意。对属族小国,他不准部下以强凌弱,搔扰搜刮。辽朝先后两次下嫁公主给西夏国王李继迁,无论李继迁的态度怎样变化无常,始终以安抚、和好为主,保证了辽和西夏之间没有发生战争。
    在处理对外关系,尤其是与宋朝交往上,耶律隆绪可以说是树立了一代楷模。澶渊之盟以后,他严格按照誓书上规定的条文办理。为了全力维护与宋朝的和平相处,对派往宋朝的使者,走以前,他都要亲自召见,连馈送的礼品,他也要一一过目方才放心。宋朝来的使者,耶律隆绪必定要亲自接见,他们个个高兴而归,为他进行义务宣传。有一次,黄河暴涨,冲毁了辽朝专为接待宋朝使者而修建的会同驿馆。耶律隆绪亲自进行勘察,划出一块平坦的土地,重新建造了一所新驿馆。
    辽太平二年(公元1022年),宋真宗驾崩。宋派使者薛贻廓到辽朝报哀。进入幽州后,幽州守臣派快马急报耶律隆绪。耶律隆绪不等薛贻廓到京,就召集契丹和汉族大臣举朝发哀,后妃以下都孝服痛哭出声。等到薛贻廓来到以后,表达了宋仁宗继承父志,愿与辽朝永世通和的意思,耶律隆绪大喜。耶律隆绪下诏燕京悯忠寺特置宋真宗御灵,建资福道场,百日而罢。又传令沿边州军不得作乐,举国上下文武百僚、僧道、军人、百姓等犯真宗讳者,一律改名。
    宋真宗一死,耶律隆绪大病一场,大有兔死狐悲之感,非常忌讳说死人的名字,就是他自己父母的尊号,也不让人提及。太平十一年六月,耶律隆绪临幸大福河北岸,一病不起。这位辽代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且最有作为的皇帝在行宫中逝世,时年61岁,在位49年。临死时,将儿子宗真和辅佐大臣萧孝穆、萧孝先叫到面前,交代了两件事,一件是立梁王宗真嗣位,另一件就是不得失澶渊之盟与宋朝立下的誓言。死后,谥为“文武大孝皇帝”,庙号“圣宗”。葬庆陵。
    第二百九十四章兴宗耶律宗真
    一、少年继位丑母专权
    辽兴宗,姓耶律,名宗真,字夷不堇,小字木不孤。是圣宗长子,母为钦哀皇后萧氏。辽开泰五年(公元1016年)生,重熙二十四年(公元1055年)卒。
    木不孤3岁时就被封为梁王,6岁就被册为皇太子,15岁上他又被任命判北南院枢密使事,这时,他已长成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了。他资质聪颖,善骑射,好儒术,通音律,很受父亲和齐天后的喜爱。可木不孤的生母耨斤却常常抑郁寡欢。
    耨斤也姓萧,是太祖耶律阿保机述律后的弟弟阿古只的五世孙,生了木不孤后,她升为顺圣元妃,别看她相貌丑陋,野心却不小。她见齐天后才貌双全,深得耶律隆绪的宠眷,总想找岔子整倒齐天后,自己好取而代之。
    太平十一年(公元1031年)六月初三日,耶律隆绪病死在大斧河(亦称大福河,今胡虎尔河)行宫,木不孤即位于灵柩前,改名耶律宗真,字夷不堇,他就是辽兴宗。
    还在耶律隆绪病重的时候,耶律隆绪把宗真叫到病榻前,嘱咐道:“皇后伺候了我40年,只因她没有儿子,才命你为嗣的,我死后,你母子俩千万别杀她。”还留下遗诏,以齐天后为皇太后,耨斤为皇太妃。耨斤扣下遗诏,自立为太后,称作“法天皇后”,把军政大权全揽了过来。
    母亲乘机捞权,刚当上皇帝的宗真这时也变了模样。宋朝听到耶律隆绪的死讯后,都下令禁止京师及河北、河东沿边地区音乐七天。而宗真却不顾父亲在殡,晚上召晋王萧普古等人喝酒、赌博,闹到半夜,全然没有悲哀的神情。在即位之初,他对任何政事一概不予过问,这正好为耨斤的专权提供了方便。
    耨斤的权力欲无限制地膨胀,甚至把宗真的一举一动全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母子俩的矛盾就变得尖锐起来了。宗真把自己用的酒樽、银带赐给琵琶乐工孟五哥,耨斤知道后很不高兴,下令鞭打孟五哥。宗真怀疑是内品官高庆郎告的密,就派人杀了高庆郎。耨斤更为恼火,把宗真派的人捉住交付司法官审问,还要宗真前去对证,宗真生气地说:“我贵为天子,难道还要和囚犯一同受审吗?”从此就郁郁不乐,但并未发作。
    重熙三年(公元1034年),耨斤和萧孝先等兄弟合计,想废掉宗真,另立自己的小儿子耶律重元。她没有想到耶律重元竟跑去向哥哥告了密。宗真这下可顾不得母子情分了,他设法把耨斤的亲信耶律喜孙拉拢过来,采用宦官赵安仁的计谋,率领卫兵出宫,先找借口扣押萧孝先,逼他招认废立的阴谋,吓得萧孝先抖索成一团。然后,宗真收回耨斤的符玺,派500名亲兵包围了行宫,他策马立于行宫东二里的小山上督战。耶律喜孙带人直接闯入耨斤的卧帐,把她弄上了一辆黄布小车,押到庆州(在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西北)七括宫软禁起来。又杀死耨斤身边的内侍数十人,分兵捕获耨斤的兄弟亲戚,或处死,或流放,耨斤集团被一网打尽。
    二、吃喝杀赌政治腐败
    翦除耨斤集团后,宗真亲政。但他所亲之“政”,不过是吃喝玩乐。辽境内的名山大川到处都留下了宗真追兔逐鹿的足迹,而且为了寻求更多的刺激,他常常去围猎一些虎熊之类的猛兽,即使因此搭上许多人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有个石硬砦太保郭三,只因打猎时见到猛虎战战兢兢拉不开弓,宗真就免了他的官。
    宗真性格佻亻达落拓,放浪不羁。他曾和教坊使王税轻等数十人拜把兄弟,拜其父母。他兴趣广泛,虽然他曾下过一道诏令说,各级官员除婚姻祭祀时外,一律不得酗酒耽误事情,否则严惩,但自己却以纵酒为大乐事。他手下虽然酒徒云集,却从来没有出现因酗酒误事而被治罪的。宗真经常微服光临街市酒肆,还乘着酒劲说些下流活调戏村姑市妇。
    宗真还好僧道,逢人就问:“你奉佛吗?”他经常请僧人讲解佛经,大办佛事,还提拔僧人当官,光官拜三公、三师兼政事令的就达20多人。在他带动下,许多贵戚望族也纷纷信奉佛教,把儿女舍为僧尼。他多次微服前往佛寺、道观拜佛求仙,道士王纲、姚景熙、冯立等人就是在他微行时受他赏识,后来升任显官的。
    辽朝政治从辽圣宗耶律隆绪后期开始出现了严重的腐败现象,嗣经耨斤专权,变得尤其黑暗。宗真亲政后,沉湎于吃喝玩乐,对国家大事不用心去管,国家未见起色。
    三、议和有术征伐无能
    澶渊之盟以后,辽宋双方互派使节,礼尚往来,保持了近30年的和平局面。就宋朝来讲,但求相安无事,尽力避免重开战端,辽朝方面,乐得每年坐收巨额“岁币”,也不再打算劳师南征了。但是,他们并未因此放弃借故敲诈的机会。
    从宋仁宗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辽重熙九年起,宋朝与西夏进行了激烈的战争,连吃败仗,北部边防空虚。宗真听说此事,十分高兴,认为是乘火打劫的好机会。在重熙十年十二月发布伐宋诏令于全国,调诸道军队于南京,命萧惠及皇太弟耶律重元为将帅,开始做南犯的准备,并派人前往宋朝讹诈。
    经过几度较量,宗真不费吹灰之力地敲诈来了20万银绢,喜出望外。他本来在即位之初得了个尊号叫作“文武仁圣昭孝皇帝”,这番令群臣给自己加上尊号曰“聪文武圣英略神功睿智仁孝皇帝”,册皇后为“贞懿宣慈崇圣皇后”,命令刻石纪功,大赦天下。一班倡议南伐的大臣也因此加官晋爵。
    西夏在辽圣宗时曾向辽奉表称臣。景福元年(公元1031年),宗真把姐姐兴平公主嫁给夏国王李德明的儿子李元昊。次年,德明死,李元昊继位。李元昊很讨厌身边的这个契丹女子,夫妻关系一直不睦。重熙七年,兴平公主死,宗真就遣耶律庶成前往责问,辽夏关系便日形恶化。
    重熙十三年(公元1044年)九月,宗真亲率10万大军西征,另以皇太弟耶律重元为马步军大元帅率骑7000出南路,萧惠领兵6万出北路,浩浩荡荡直向西夏境内挺进。结果大败而归。
    重熙十七年,李元昊死,子谅祚继位。宗真以为报仇的时机到了,次年七月,再次举兵西征,分为三路:萧惠为南路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