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8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他感到手下的爪牙不可靠,疑神疑鬼,慎加防备。每次外出,都要先派卫士在京师反复搜索,名曰“横搜”。始建国四年(公元12年),为了一次外出,竟在京师大搜5天。为防备大臣谋反,王莽限定大臣入宫随从吏员的数目。一次,太傅平晏入宫,随从人员超过了规定人数,把守宫门的仆射严加斥责,出言不逊。平晏的戊曹士一气之下把仆射绑了起来,王莽闻知此事后,气得火冒三丈,立即命令执法发骑数百,把太傅府团团围住,勒令交出戊曹士,当即将他处死,这才罢休。
    就在这时,王莽后院起火。王莽的孙子王宗欲取而代祖,他画了自己穿着天子衣冠的全身像,又刻了有“维祉冠存己夏处南山藏薄冰”、“肃圣宝继”、“德封昌图”字样的三个印章,明示要代祖父王莽做皇帝。他又与舅舅吕宽的家属私下交通。事情泄露后,王莽大怒,派有司按验。王宗自杀。从此,王莽对儿孙们也不放心了,要把他们从身边赶开。
    地皇元年(公元20年),一场飓风把王莽视为神圣的王路堂毁掉了。王莽借题发挥,杜撰出洋洋洒洒的一篇诏文,大讲了一通灾变符命,借机废掉了皇太子王临,把他贬为统义阳王,赶出京师;贬“新嘉辟”王安为新迁王,也驱出京师。
    王临确有篡弑之心。原来,王莽连杀王宇和王获,莽妻悲痛难已,哭瞎了眼睛。王莽便叫太子王临居宫养侍。莽妻有一个侍婢,叫原碧,王莽与之有私。王临养侍其母时,也与原碧私通。他担心事泄被诛,就与妻子、刘歆的女儿刘愔策划杀死王莽,承袭帝位。谁知,王临还未下手,王莽就借大风吹垮王路堂一事,把他撵出京师,皇太子的位子也失掉了。地皇二年(公元21年),王莽那位瞎眼皇后病危。王临给母亲写了一封信,说:“皇上对子孙太严酷了,前些年大哥、二哥都是30岁那年被迫自杀身亡的。今年,臣儿也30岁了,诚恐欲于室中自保全,而不可得耳,不知命丧何处!”王莽探视病中的妻子,发现了这封信,大怒,更疑心王临有不轨行为了。不久,瞎眼皇后病亡。王莽安葬妻子之后,下令逮捕原碧,严加拷问。原碧一一招供,王莽自觉家丑不可外扬,把参与拷审原碧的官员全部秘密处决,尸体掩埋狱中,又给王临送去了毒药,勒令自杀。王临不肯喝,拔剑自刎。
    王莽一一击败了想暗算他的人。但与此同时,农民起义的烈火开始燃遍大江南北。对这些起义者,王莽试图用招安的方式,遭到拒绝后,王莽又试图用迷信手段镇服义军,结果毫无效用。王莽见厌胜术不灵,便加紧武装镇压。他在全国推行军事一体化,设置前后左右中五大司马,州牧赐号大将军,郡卒正、连率、大尹为偏将军,县宰为校尉。王莽授给中央和地方长官以统兵镇压农民起义的军事权力,把全国变成一座大军营,从而进一步激化了阶级矛盾。
    从此,王莽的新朝危机四伏,四面楚歌。
    五、黔驴技穷粉身碎骨
    边境的烽烟,四郡的义兵,朝廷的阴谋,使王莽焦头烂额,手忙脚乱、穷于应付。不过,在应付这些事变中,王莽虽无雄才大略,缺乏有力措施,却也千奇百怪、妙法迭出,花样翻新,一出出闹剧演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个在王莽左右侍候的郎官上疏,说要天下太平,须继立“民母”。他还声称黄帝就是因为娶了120个妃子而成了神仙。王莽御阅后,马上派遣中散大夫、谒者各45人分行天下,采择民间淑女。
    一个爪牙见主子如此惊悸,便献计说:“当年黄帝曾建华盖而成仙。”王莽听后,立即命工匠造一九重华盖,高81丈,装上4个看不见的轮子,用6匹高头大马拉着,300个穿黄衣戴黄帽的力士车免着。王莽每逢外出,就让这辆登仙车在前面开道,车免车的300力士齐声呐喊:“登仙!登仙!”站在车上的几个力士奋力击鼓,煞是热闹。
    王莽的大爪牙崔发献上一计:“据《周礼》和《春秋左氏传》,国有大灾,则哭以厌之。《周易》也说:‘先号啕而后笑。’应哭天以求救。”黔驴技穷的王莽率领群臣来到长安南郊,王莽仰天叹日:“苍天即然授命于我,为什么不歼灭众贼?若是我的过错,请打雷劈死我!”说完,号啕大哭,昏了过去。醒来后,又伏地叩头不已。为了壮大哭天的声势,王莽命令太学生和黎民百姓每天早晚两次到南郊哭天,派人做粥招待哭天的学生和百姓。凡是哭得悲伤,并能诵读王莽告天策文者,授予郎官的职位。几天之内,就有5000多人得到这个官职。
    地皇四年(公元23年),绿林军拥立刘玄为皇帝,年号“更始”。王莽听说后,犹五雷贯顶。为了掩饰内心的惊恐不安,他在四面楚歌声中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用3万金聘娶杜陵史家的女儿为皇后。他把胡须染成黑色,以示自己富于春秋,亲自到未央宫前殿迎接,成同牢之礼于西堂。同时,册立了和嫔、美御、和人,位视三公;嫔人9名,位视九卿;美人27名,位视大夫;御人81人,位视元士。
    连年的兵燹,官吏的敲诈勒索,官兵的抢掠,造成空前的全国饥荒,饿殍遍地,尸骨狼藉。王莽派出很多大夫谒者教黎民煮草木为酪,煮出的酪又不能吃。王莽又叫人建了一个大谷仓,置卫士荷戟守卫,美其名曰:“政始掖门”。王莽说,这样暴涨的谷价就可以跌下来。饥民从四面八方涌入京师长安。王莽煞有介事地设“养赡官”救济饥民,这些“养赡官”都是吸吮民脂民膏的好手,他们把象征性的一点点赈济粮米中饱私囊,饥民饿死者十有七八。王莽任命的管理长安市场交易的中黄门王业,乘机勾结富商大贾,贱买贵卖,大发横财。一天,王莽听说长安城中饿殍满地,就问王业这是怎么回事。王业说:“那只是一些流民。”他拿来粱饼肉羹给王莽看,说“城中居民都吃这个”,王莽竟信以为真。
    眼见军事上连吃败仗,王莽玩了一个新花招:遣风俗大夫司国宪等分行天下,宣布废除井田、奴婢、山泽、六管之禁。王莽本人也搞不清哪些该废除,干脆说:“自即位以来,凡是不利于民的政令,全部收回。”但为时已晚,因为釜水已经,抽薪也无济于事。
    地皇三年(公元22年),以绿林、赤眉为主体的各路农民起义军,铺天盖地向王莽统治的腹心地带——洛阳、长安杀奔而来。是年二月,王莽派到东方前线的军事统帅景尚,做了义军的刀下鬼。王莽再派太师王匡、更始将军廉丹到东方督军围剿起义军,莽军大败,廉丹被杀。是年六月,王邑、王寻统帅的莽军主力在昆阳(今河南叶县)与绿林军展开决战。莽军大败,王寻被杀,王邑带着数千残兵败将逃回洛阳。昆阳一战,莽军主力丧失殆尽。义军乘胜进击,直逼长安,王莽君臣惊惶失措,举朝震恐。
    地皇四年(公元23年)十月一日,起义军攻破长安城的宣平门,拥入城中。次日,长安城中的两位少年朱弟和张鱼率领一些人火烧宫门,用斧头劈开敬法殿的小门,冲入皇宫。王莽逃到宣室前殿,身穿深青透赤的衣服,佩戴着玺韨,手里握着虞帝匕首,天文郎捧着占时刻的栻站在他身旁,不断报告时刻的进度。威斗随进刻转动,王莽随斗柄而坐,嚎叫着:“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
    三日凌晨,群臣拥簇着王莽出了西白虎门,逃入渐台,欲凭借周围的池水进行最后的挣扎。王莽抱着符命、威斗,随从的公卿大臣有千余人。王邑昼夜血战,士卒死伤殆尽,也逃到渐台。义军追至渐台,围了数百重,与踞台顽抗的王莽党徒激战,强弩对射,矢下如雨。王莽党徒箭尽,义军渡水冲上渐台,双方展开肉搏战。王邑父子、王巡、王揖、赵博、苗?、唐尊、王盛等都死于乱枪之下,王莽躲进了一个小房间。黄昏,长安商人杜吴冲进王莽藏身房内,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摘去绶带。校尉公宾就学过《礼经》,见杜吴拿的绶带是皇绶,问知王莽所在,跑进那个房间,割下王莽首级。义军众人争先砍斫王莽尸身,把王莽的尸身剁成肉酱。
    第十六章更始帝刘玄
    一、绿林拥戴由王而帝
    刘玄,字圣公,舂陵(今湖北枣阳县南)人,是刘邦的后裔。父亲刘子张,娶平林何氏的女儿为妻。后被西汉末年的农民起义军各部拥立为帝,史称“更始皇帝”。
    刘玄被拥立为帝,充满了偶然性,而且拥立他做皇帝的,正是要推翻一个王朝的起义军。
    天凤四年(公元17年),鄂西一带民众因饥荒而起义,拥王匡、王凤为首领,聚集在绿林山(今湖北大洪山),号“绿林军”。转战数载以后,绿林军分散各地,分成“下江兵”、“新士兵”、“平林兵”几个部分,其中还有刘玄的堂兄刘纟寅、刘秀在南阳组成的“舂陵兵”。
    刘玄也在义军中,原来,刘玄的一个弟弟被仇人所杀,刘玄便纠集一帮朋友,欲替弟弟报仇。一天,他宴会诸友,并邀请当地的治安官赴宴,一个客人说醉话忤怒了治安官,生性懦弱,胆小怕事的刘玄恐遭不测,就跑到平林县城躲避去了。当地官吏见刘玄逃跑了,就把他父亲刘子张抓了起来,关进监狱。刘玄听说老父被抓,便放出风声,说他已病死,还做了一具棺材,让人运回老家安葬。官吏听说刘玄死了,就把刘子张放了出来。诈死的刘玄东藏西躲,四处漂泊。后来他听说平林人陈牧扯起了反旗,便前来投奔。陈牧收留了他,还委他一个官职——安集椽,这是一个安集军队的官。
    不久,刘玄的堂兄弟刘纟寅、刘秀在南阳起兵,组成一支“舂陵兵”。他们与新市兵、平林兵、下江兵并肩作战,大败王莽军队。
    绿林军派系很多,无所统一。为了协调行动,各路义军都主张设置一个最高统帅。王莽新朝皇帝的位子是篡夺汉家的,各路义军又都以反新复汉相号召,所以绿林军士决定立一个姓刘的人做皇帝。人选有两个:一个为刘纟寅,一个是刘玄。刘纟寅生性慓悍,粗犷豪爽,不拘小节,相当一部分主张立刘纟寅。新市兵和平林兵忌惮刘纟寅,主张立刘玄。他们拥立刘玄为“更始皇帝”,造成既成事实,刘纟寅和他的拥护者不得不默认。
    地皇四年(公元23年),刘玄在淯水之滨登坛称帝,朝见群臣。他面对坛下那群纠纠武夫,羞愧流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接着,结结巴巴地宣布建元“更始”,拜王匡为定国上公,王凤为成国上公,朱鲔为大司马,刘纟寅为大司徒,陈牧为大司空,还设置了九卿、诸将。
    二、薄面皇上豪强臣下
    绿林军各部节节胜利,尤其是昆阳一战,歼灭了王莽军队的主力。刘纟寅、刘秀兄弟,威名大震。更始君臣感到:刘纟寅兄弟是榻旁之虎,须尽快除掉。于是,更始皇帝在宛城大会诸将,欲借机诛刘纟寅。会上,更始皇帝赞叹刘纟寅的宝剑,叫刘纟寅解下呈给他看看。刘纟寅把剑呈上,但懦弱的更始帝胆怯了,不敢下手。绣衣御史申屠建呈上一块玉玦,示意他尽快决断。然更始皇帝终没敢下手。
    会散了,刘纟寅的舅舅樊宏对他说:“当初,鸿门宴上,范增举玦以示项羽,要他下决心杀高祖。今天,申屠建献玉玦,用心不良吧?”刘纟寅一笑置之。
    刘纟寅手下有个大将叫刘稷,勇冠三军。他将兵在外,听说更始皇帝想谋杀刘纟寅,破口大骂。他的话很快传到更始君臣的耳朵里。为了安抚刘稷,更始拜他为抗威将军,刘稷不肯受。更始帝便命诸将陈兵数千人,逮捕刘稷,要杀掉他。刘纟寅为他说情。在朱鲔等人的一再劝说下,更始帝把刘纟寅也抓了起来,与刘稷一同杀了。
    当时,刘秀领兵在外作战,听说兄长被杀,满怀悲痛,但却装作罪犯一样驰奔宛城谢罪。刘纟寅的官属来迎接刘秀,刘秀不说别的,只引咎责己。他不敢为兄长发丧,还装出一副笑容自若的样子。更始帝见此情景很惭愧,便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
    更始帝翦除了心腹之患以后,便下令兵分两路:定国上公王匡将兵北上,进攻洛阳;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司直率兵西进,直叩武关。西路军进展神速,势如破竹,逼进武关。这时,武关已落于关中起义军邓晔、于匡手中,他们开关迎入西路军,合兵进攻长安,并击败王莽的反扑,从宣平门攻入长安。长安市民朱弟、张鱼也起兵,进攻皇宫。王莽出逃渐台,义军随后追击。商人杜吴杀王莽,取其绶带;有个叫公宾就的校尉割下王莽的脑袋。不久,北路军攻克洛阳,活捉王莽的太师王匡和国将哀章。更始帝遂移都洛阳。他的部将们裹着帻,穿着女人的衣服,大掖衣上又加上一件马夹,趾高气扬地开进了洛阳。那些新朝的官吏见了这副打扮,都暗自好笑,有的人则认为这是“服妖”,预示灾变,吓得跑到边郡躲避去了。
    移都洛阳后,更始帝遣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渡河北,镇慰州郡。刘秀指使占据长安的西路军首领申屠建、李松,自长安送来皇帝的车马和服装,请更始帝移都长安。更始二年(公元24年)二月,更始帝自洛阳迁都长安。更始帝入居长乐宫,升前殿朝见诸将,羞赧不堪,不敢仰视诸将,把头垂得低低的,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
    在长安,更始帝刘玄分封刘氏宗室刘祉等6人为王,接着,又封王匡等14名将领为王。惟有朱鲔不肯接受胶东王的封号,更始帝便任命他为左大司马,派他和李铁、李通、王常等镇抚关东。又拜李松为丞相,赵萌为右大司马,共秉内政。
    更始帝纳赵萌之女为夫人,很是宠爱,遂委政于赵萌。赵萌弄权,威福自断。有个郎官弹劾赵萌专权跋扈,更始帝拔剑斩了这个郎官。自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奏劾赵萌了。有个侍中忤怒赵萌,赵萌喝令推出去斩了。更始帝为侍中说情,请留他一条性命,赵萌不予理睬,堂堂的天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要救的人被拉出去杀了,竟束手无策。
    不仅赵萌这样,其他权贵也是如此。李铁、朱鲔擅命东关,王匡、张卬专断三辅。而他们任用的官吏,大多是出身微贱的起义者。官僚地主编了一首歌谣来嘲讽这些新贵:“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军师将军李淑上书,说公卿大臣都是戎武出身,尚书等官员都是庸伍出身,做个亭长,抓个盗贼或许能行,怎么能让他们治理国家呢?他建议罢黜小人,延用英俊。更始帝听罢,龙颜大怒,把李淑关进了监狱。
    三、赤眉打击由帝而亡
    更始帝刘玄在朝堂上见了大臣脸红口讷,在后宫里和嫔妃们却是有声有色的。他终日在后庭与诸嫔妃饮酒作乐,不问政事。群臣有事向他奏报,他总是烂醉如泥,不能朝见群臣。有时,就叫侍中坐在帷帐内接见群臣。群臣听出不是更始帝的声音,非常生气,说:“成败还未可知,就这样放纵!”更始帝宠爱的韩夫人,嗜酒好饮,常与更始帝对饮,见到有大臣来报政事,她就骂道:“皇上刚刚坐下来与我饮酒,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时来奏报。”甚至起身击坏了方案。
    刘玄的所作所为,不但引起了朝臣的不满,也为外人所趁。趁火打劫的不是别人,正是另一支农民起义军“赤眉军”。早先,刘玄曾派人招降该军首领樊崇,封他及以下20余人为列侯。但樊崇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攻城掠地,队伍发展到30多万人,且西攻长安。他们把军队分为30营,一营1万人。进至华阴(今陕西华阴),赤眉军拥立汉宗室后裔、15岁的牧童刘盆子为帝,建元“建世”,以徐宣为丞相,樊崇为御史大夫,逢安为左大司马,谢禄为右大司马。
    就在赤眉军逼进长安时,更始政权发生了内讧。赤眉军乘更始政权内讧之机,推进到高陵(今陕西高陵),进攻长安。更始皇帝闻讯单骑出逃。一群妃妾在后面连呼带喊:“陛下,当下马谢城!”更帝下马拜谢,复上马逃窜。
    右辅都尉严本怕刘玄逃走,自己被赤眉军杀死,便派兵保卫更始帝,实际上是把他软禁起来。赤眉军宣布:“刘圣公投降,封他长沙王。过了20天,不再受降。”更始帝连忙派刘盆子的哥哥刘恭去见赤眉军表示愿意投降。赤眉派大将谢禄受降,更始帝肉袒诣长乐宫,奉上玺绶。刘盆子下令把更始推出去斩首,刘恭、谢禄为他说情,刘盆子不允。刘恭喊道:“臣力救不得,请先死!”拔剑欲自刎。樊崇夺下他的宝剑,赦免了更始帝,并封刘玄为长沙王,居住在谢禄的军营中。
    赤眉劫掠三辅,居民思念更始帝。张卬对谢禄说:“有很多人想救出长沙王,另立旗帜。一旦把他救出去,纠兵反攻,对我们十分不利。”于是,谢禄派他的卫士和长沙王一起去郊外牧马,暗令卫士缢死他。刘恭闻讯,乘夜收敛其尸体。后来,刘秀诏令大司徒郑禹把刘玄葬在汉文帝的陵墓霸陵的陵园内。
    刘玄有三个儿子:求、歆、鲤。建武二年(公元26年),刘求兄弟陪同母亲去了洛阳,刘秀封刘求为襄邑侯,刘歆为谷孰侯,刘鲤为寿光侯。
    第十七章建世帝刘盆子
    刘盆子出生于建国二年(公元10年),卒年不详。本为汉宗室后裔,但家道中衰,在称帝前是个放牛娃。建武元年(公元25年)称帝,建武三年(公元27年)初下台,在位两年,年号“建世”。
    汉末有绿林、赤眉两支农民起义军,为求名正言顺,绿林军首领王匡、王凤拥立汉室皇裔刘玄为更始皇帝。当更始帝刘玄移都洛阳时,赤眉军正在汉阳一带活动。赤眉军首领曾亲去洛阳,表示愿意与更始政权合作,但更始帝刘玄采取冷淡应付的态度,只封樊崇等人为列侯,无权无禄。樊崇等愤然返回赤眉军营地,决心讨伐刘玄。
    更始二年(公元24年)冬,赤眉军决定西进,兵分两路,直指长安(此时刘玄已移都长安)。赤眉军为了取代更始政权,便也想立一个皇帝。由于赤眉军同样受到“复汉”正统思想的影响,所以要找一个刘氏皇裔出身的人来当皇帝。于是,在建武元年(公元25年)六月,当赤眉军进驻郑县(今陕西华县)时,了解到一个15岁的放牛娃刘盆子是西汉皇族,随即拥立他做了皇帝,并以徐宣为丞相,樊崇为御史大夫,逢安为左大司马,谢禄为右大司马,建立了“建世”政权。赤眉军利用更始政权内的绿林军将领王匡等为内应,终于在建武元年(公元25年)九月攻入长安,推翻了更始政权。
    建武二年(公元26年)春天,赤眉军被迫离开长安。建武三年(公元27年)初,赤眉军撤出关中时,为刘秀截堵于崤底(今河南洛宁东北),死伤过半;余部东退到宜阳(今河南宜阳),又陷于刘秀军队的重重包围之中,饥困至极,刘盆子等被迫投降,“建世”政权覆灭。
    第三卷东汉
    第十八章光武帝刘秀
    一、出生不凡志向平平
    东汉光武帝刘秀,西汉哀帝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夏历十二月的甲子日生于济阳县(治所在今河南兰考东北)。父刘钦,母樊氏。刘秀行三,故字叫文叔。刘秀28岁起兵加入绿林起义军,30岁称皇帝,在位32年,卒于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终年62岁,葬原陵(地在汉代洛阳城西北15里,今河南孟津县境),谥“光武”,庙号“世祖”,是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影响颇大的一个帝王。
    刘秀是汉高祖刘邦的九世孙。五世祖刘买,按王子封侯的惯例封为舂陵侯。舂陵为乡名,地在今湖南省宁远县北。汉元帝初元四年(公元45年),袭爵的刘买之孙刘仁嫌舂陵地方潮湿,有山林毒气,上书经得汉元帝同意,偕同族人迁到了南阳郡蔡阳县白水乡(地在今湖北省枣阳县南)。刘仁是个小侯,食邑只有476户,并不怎么显贵。刘秀的祖父刘回只是刘仁的从弟,无爵可袭,只当了个都尉(在郡里掌管守卫的武职)。为了标志自己的皇族血统,刘仁他们仍把新居地称为舂陵。后来刘钦当南顿县(治所在今河南省项城西南)令,刘秀随父生活在南顿。刘秀9岁时,刘钦去世,留下了夫人樊氏和3男3女。孤儿寡母,在刘钦的弟弟刘良照顾下生活。刘良当时做萧县令。
    传说刘秀出生时,有赤光照堂中,尽明如昼,刘钦为之惊异,就找了个叫王长的人占卜,王长避开众人对刘钦说:“这个兆头吉不可言!”生刘秀那年,济阳县有个地方的谷子一根茎生九个穗。按字义,谷类抽穗开花曰秀,刘秀的命名便因此而来。又传王莽担心天下不稳,派人四处侦察危险人物和危险地带,有个叫苏伯阿的“望气者”到了南阳,遥见舂陵上空有一种特殊的气,不禁赞叹道:“气佳哉!郁郁葱葱然。”到刘秀起兵时,他的住宅南边有道火光直冲天空,一会儿就不见了。
    年轻时的刘秀,处事谨慎,讲信用,高个头,高鼻子,前额有点突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他喜欢务农,性情温和。大约在二十五六岁时才去游历京都长安。在长安跟一个叫许子威的庐江人学习《尚书》,学得并不怎么好,只是“略通大义”。他很大方,同学们没钱花,他就和同宿舍的一个叫韩子的同学出钱买了些驴来,让仆人赶着驴子搞运输,挣了钱供给同学们花费。有一次他在新野(今属河南省)听说那里阴氏家中有个名叫丽华的女子长得漂亮,心中爱悦;到长安时见到执金吾(负责监督、检查京都及附近地区治安的长官)出行时有很多车马随从,声势煊赫,就大为感慨地说:“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志愿不过如此。这些,使刘秀和他的大哥刘纟寅(字伯升)显得很不相同。刘纟寅性情刚毅,不事家业,刘氏皇族的意识特强,对新莽政权极端不满,破产散财,交结雄俊人物,颇有取天下的野心。当年汉高祖刘邦喜好结交,不事家产,刘邦的二哥刘喜专心治理家业,刘纟寅就自比刘邦,以刘喜比刘秀,笑他胸无大志。但最后当了皇帝的却是刘秀,不是刘纟寅。
    二、忍辱负重徐图大业
    新莽末期,连年灾荒,各地农民揭竿而起,天下已经大乱。地皇三年(公元22年)十月,刘纟寅在舂陵,刘秀与李通的从弟李轶在宛城,同时起兵。刘良听到消息,怒不可遏,把刘秀恨恨训斥了一顿。说:“你和你哥哥的志趣不同。现在家产快完了,不治理家业,反而一起干这种事!”但事情已经闹起来,刘良也没法,只好顺从。当刘纟寅在舂陵起事时,同族的许多人非常害怕,都说刘纟寅要害了自己,纷纷逃跑;但见到刘秀穿戴着红衣大冠的将军服装,率领起事人员回到舂陵时,又说:“像刘秀那样谨慎厚重的人都造起反来了,还怕什么!”于是也就心安了。
    这年十一月,刘秀等人军队与官军相遇,战于长安,结果大败。在此一战中刘氏宗族死了数十人,其中包括刘秀的二哥、二姐及刘良的妻和两个儿子。刘秀的二姐刘元死得颇为壮烈。败军之际,刘秀单骑逃跑,碰上三妹伯姬,就把她拉到了马上。不远,又碰到刘元,催她快上马,刘元看到追兵在后,挥手说:“你快跑吧,不能两全了,不要都死在这里。”追兵赶到,就把刘元和她的三个女儿杀了。
    起义军迅速发展到10余万人。军队人多,将领们都主张拥立一个刘姓的皇帝,以此统一号令,顺应人心。南阳一带的豪杰人物,都认为刘纟寅最为合适,因为刘纟寅有威望,治军严明。而新市、平林军的将领们大都喜欢散漫放纵,担心立了刘纟寅不得自由。他们认为刘玄懦弱,容易左右,因而策划拥立刘玄。刘玄是舂陵侯刘仁的曾孙,在平林军中,号称更始将军。刘玄当皇帝后,改元为更始元年,并封了一大批官衔,封刘纟寅为大司徒,封刘秀为太常偏将军。
    南阳一带的情况使王莽震惊,调兵遣将,很快集结了43万人马,号称百万,命司空王邑与司徒王寻率领前往镇压。王邑、王寻从洛阳出发,旌旗车辆千里不绝。王邑、王寻首先与刘秀相遇,刘秀的将领见敌多势盛,不敢作战,都跑回昆阳城中。他们忧念妻儿老小,都想各自回本土自保。刘秀非常冷静地向将领们分析了形势和前景,口吻严厉地说:“现在粮草无多,来敌强大。并力抗敌,还有打胜的希望,要是分散,必然被消灭,而且宛城还没攻下,来不了救兵,昆阳一失,一天之内,各军也就全都完蛋。现在怎么不同心同德,共建功名,反而只想看守自己的妻子和财物呢?”将领们受不了这些话,纷纷怒喝道:“刘将军怎么竟敢如此讲话!”恰好这时传来消息,说王邑、王寻的大军已到城北,队列延绵几百里还不见后尾。将领们平常并不看重刘秀,但如今事情紧急,又想不出办法,就说:“还是再请刘将军拿主意吧。”刘秀又向大家讲了他的主张和具体办法,结果将领们一致同意。当时昆阳城中只有八九千人,刘秀要王凤、王常守城,自己和李轶等13人骑马乘夜闯出城南门,召集在外的军队。刘秀到郾县、定陵一带,把那里的军队全部集合起来救援昆阳。将领们舍不得财物,要求留一部分兵力看守。刘秀说:“现在要是打败敌人,比这多1万倍的珍宝都有,甚至可以夺得天下。要是被敌人打败了,脑袋都保不住,财物还有什么用?”于是把全部军队都带到了昆阳,刘秀亲率步兵、骑兵千余人当先锋。这时,昆阳城被围得铁桶一般,终日矢下如雨,打水需要头顶门板。王凤几次向王邑、王寻要求投降,王邑、王寻不答应,定要攻陷屠平。刘秀到离敌军四五里处停下来,有敌军数千人迎战,冲杀一阵,杀敌十来人。首战小胜,士气为之稍振,将领们高兴地说:“刘将军平时见了小敌就害怕,如今见了大敌却很勇敢,真是奇怪。再前进一些,我们为你助战。”刘秀又往前进,结果敌军败退,杀敌近千人,士气大振,以一当百。刘秀又率领3000敢死队,从城西直冲敌军的中军地带。王邑、王寻十分轻敌,下令军队各守营地,不得移动,只率领1万余人迎战,结果大败。大军不敢擅救,王邑被杀。刘秀军队合力夹攻,王莽军队四处奔逃,相互践踏,伏尸百里,水为之不流,王寻带着剩下来的几千人逃回洛阳,刘秀缴获的军备辎重,不计其数,用了1个月的时间还没有收拾完毕。
    昆阳一战,敲响了王莽政权的丧钟。王莽为之走坐不安,忧懑不食。海内豪杰蜂拥而起,杀掉州郡官吏,自称将军,接受更始皇帝的年号,等待诏命。王莽的一些心腹,策划杀掉王莽,投降义军,保全宗族。正当此时,新市、平林军的将领们看到刘纟寅、刘秀兄弟的威名日益大起来,心中不安,劝刘玄除掉他们,甚至连本来与刘纟寅兄弟关系密切的李轶也转脸谄事新贵。而刘纟寅手下的人对刘玄当皇帝一开始就不服,有人说:“本来起兵图大事的是伯升兄弟,现在的皇帝是干什么的?”公开拒绝刘玄的任命。于是,刘玄就把刘纟寅和不满自己的人杀掉了。对此,刘秀深感不安,赶紧跑到宛城请罪。刘纟寅部下的官吏去迎接他,慰问他,他只是在公开场合下寒暄几句,表示过错在自己,不与来人私下交谈,不讲昆阳的战功,不为哥哥服丧,饮食言笑与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刘玄见刘秀没有反对他的意思,有些惭愧,拜他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而刘秀每当独居,总是不喝酒、不吃肉,以此寄托哀伤。身边的人发现他枕席上有哭泣的泪痕,叩头劝他自宽,他却否认说:“没有的事,你不要胡说。”
    更始元年(公元23年)九月,刘玄的军队相继拿下了长安和洛阳。刘玄打算以洛阳为皇都,命刘秀前往修整宫府。刘秀到任,安排僚属,下达文书,从工作秩序到官吏的装束服饰,全都恢复汉朝旧制。当时关中一带的官员赶来迎接皇帝刘玄去长安,见到刘玄的将领们头上随便包一块布,没有武冠,有的甚至穿着女人衣裳,没有庄重威严的样子,感到滑稽可笑,独独见到刘秀的僚属,则肃然起敬。一些老官员流着泪说:“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汉朝官员的威仪!”对刘秀产生了敬佩、向往的心理。
    刘玄到了洛阳,需要派一员亲近大将代表朝廷去河北一带,宣示朝廷旨意,要那里的郡国遵守朝廷的诏命。经过一番争议,选定了刘秀。这给刘秀提供了一个避开矛盾漩涡、自由施展的机会。刘秀在河北,每到一处,考察官吏,按其能力升降去取;平反冤狱,释放囚徒;废除王莽苛政,恢复汉朝的官吏名称。官民欢喜,争相持酒肉慰劳,刘秀一律不接受。在河北期间,刘秀还粉碎了一起假冒汉成帝之子另立朝廷的反叛事件。当假冒的王郎兵败请降、要求给予优厚待遇时,刘秀说:“现在,假如成帝再生,他的天下也不能得到了,何况诈称刘子舆的人呢!”使者要求封给王郎一个食邑万户的侯,刘秀说:“能够保全性命也就可以了。”而在清理缴获的文书档案,发现官吏与王郎勾结一起毁谤刘秀的材料有几千份。要是按这些材料提供的线索加以追究,必然会使一大批人惶恐不安。刘秀一律不看,把王郎的官吏们召集起来,当面一把火烧掉。他解释说:这样做,是“令反侧子(心怀不安的人)自安(放心)。”
    更始皇帝派使节赶到河北,封刘秀为萧王,并命令刘秀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与有功的将领赶到长安去。这表明刘玄已经对刘秀不放心,要削弱他的影响,夺回他的权力。刘秀自然明了这一意图,便以“河北未平”为理由,拒绝应征去长安。刘秀与刘玄的裂痕从此开始明朗。
    更始二年(公元24年)秋天,刘秀调集各郡兵力,先后在馆陶(今山东馆陶县)、蒲阳(山名,在今河北省满城县)等地击破并收编了铜马、高嘲、重连等农民起义军。刘秀知道被收编的将领对他半信半疑,心怀不安,就下令投降的将领各归军营整饬自己的军队。然后,他又单人骑马巡视各军。投降的将领见到刘秀对他们没有戒心,纷纷表示说:“萧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以死相报)乎?”由于收编铜马等军,大大加强了刘秀的军事实力。
    河北一带大致平定,而以樊崇、逢安、徐宣等人为首活动在今河南东部的赤眉军,正在迅猛地向长安进兵。赤眉一旦攻下长安,刘玄败逃,就出现一个夺取关中一带的良好时机。刘秀感到争夺天下的时机已经到来。他一边派将军邓禹率精兵2万向关中一带进发,相机行事;一边选定北据太行山,南临黄河,地处险要,财物富实的河内郡(治怀县,在今河南武陟县)作为进取中原的立足点,他选用文武兼备的良将寇恂任河内太守,冠以“行大将军事”的衔号。他向寇恂交代任务说:从前汉高祖与项羽争天下,把萧何留在关中,我现在把河内交给你。你的任务是,像萧何那样保证军粮供应,训练士兵和战马;阻挡外面的军队,不让他们到这块地盘上来,特别是不让黄河以南刘玄的军队过来。后来寇恂果然不负重托。刘秀又在孟津(今孟县以南)部署重兵,窥视洛阳。
    安排妥当以后,刘秀带领一支军队回到冀中、冀北一带。一路上将领们纷纷给刘秀上尊号,要他称皇帝。刘秀一律拒绝,有时故作惊讶地说:“你怎么讲这种话?该杀头了!”到了南平棘(今赵县南),将领们又一再劝说,还是不答应。当人们都走开后,将军耿纯说:“人们抛开亲人和家乡,跟从大王出生入死,本来就是想攀龙附凤,实现封官拜爵的愿望。现在大王迟迟拖延,违背大家的心愿。我担心人们失望了,就会产生离去的想法。人们一散,就难以再召集了。”刘秀由此相信了将领们要他当皇帝是出于真心实意,而且是出于个人利益,并非虚让。于是表示说:“我会考虑这个问题。”到鄗县(在柏乡县北),刘秀把将军冯异从洛阳前线召来,向他询问天下四方的形势。冯异是当时刘秀最亲密的人,自从刘秀任司隶校尉,他一直在身边,陪同和照顾刘秀度过了最艰难的时?br/>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