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中国皇帝全传 > 中国皇帝全传第92部分阅读

中国皇帝全传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整顿兵马,修缮城池,使山海关一线的防务稳定下来,金帝皇太极一看在山海关无机可趁,决定从别处入关,一者马蚤扰内地,再者找机会设计除掉袁崇焕,去掉这一危险对手。
    崇祯二年十月,秋高马肥之时。后金10数万精兵分道由龙井关、大安口入犯,连下遵化等名城。山海关总兵赵率教回师救援,全军覆没。正在宁远的袁崇焕闻警兼程回救,屯于通州。但金兵绕开袁崇焕,直扑北京。
    面对气势汹汹的金兵,京师守卫益显薄弱,思宗心中忐忑不安。待闻袁崇焕率师赶来才放下了颗悬着的心。他任命大将满桂为武经略,总理各镇援兵、保卫京师。满桂与袁崇焕分屯于安定门和广渠门,打败了敌人的数次进攻。思宗为此召见了袁崇焕,他向袁崇焕表示慰劳,并解下自己的貂裘赐给他,袁部下将领皆得到赏赐。袁崇焕向思宗表示一定要尽快赶走敌人。十一月底,东便门之战,袁崇焕大破金兵,自己的兵力也损失过半,又因补给不及时,袁兵疲劳已极,要求入城稍做休整。就在这时,情况突变,思宗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
    皇太极曾在北京城下俘获两个太监,他让营中广泛宣传与袁督师有约在先,袁督师让路让我们来打北京。故意让两个太监听到,然后放了他们。太监回到宫内便把这个消息报告了思宗。本来思宗对袁已心中有气,倡言5年复辽击贩金兵,现在辽东未复却把金兵引到了家门口,听太监一说,心中不免起疑,袁是不是与金真有勾结?思宗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就在十二月一日召对时逮捕了袁崇焕,袁部在城外遂大溃,后为孙承宗收抚。孙承宗接替袁崇焕的职务。十二月中旬满桂战死,孙承宗督率各镇援兵力战克敌,解了京师之围。后金兵在畿内大肆抢掠,到次年四五月间,金兵才退出关外。
    后金兵退走后,思宗愈感袁崇焕有负他的厚望,怒气难消,于是下令将袁崇焕凌迟处死,从而自毁了长城。
    二、镇压起义损兵折将
    明末农民起义军自天启中期大规模爆发后,规模越来越大。在袁崇焕出关抗御清兵,边防形势好转后,崇祯任命洪承畴任三边总督,加紧了对农民军的镇压,陕西义军王嘉胤、张献忠、李自成、罗汝才等部在明军的压力下先后离开了陕西,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山西饥民群起响应,全省震动。洪承畴迅速派悍将曹文诏、马科、曹变蛟等人统兵追入山西。起义军闻讯东越太行进入畿辅平原地带,所向披靡,直接威胁到京师的安全。为解畿南之危,明廷调集大军3万余人,在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冬天,将义军包围在豫北。为了摆脱困境,起义军诈降明廷,使明军停止了进攻。待十月底,黄河结冰,义军遂出其不意溃围而出,南渡黄河进入中原,分道直扑安徽、湖广、四川。农民起义从局部问题变成了明廷的心腹之患。
    怎么对付这种形势,思宗一筹莫展。大臣们提出,农民军之所以没有被消灭于畿南就是因为事权不一,明军各自为战、步调不一致,各怀观望,不肯用命。建议朝廷设立总督,统一指挥。思宗同意这个意见。可是,这个总督让谁当呢?洪承畴这时已调防辽东肩负边防重任,“未可轻易”。过了数月,有人推荐了延绥巡抚陈奇瑜总督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五省军务,总办剿灭义军军事。
    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陈奇瑜集中各路明军在湖北打了几个胜仗,将义军赶回陕西。义军在向陕西退却的路上误入汉中栈道险区,被明军包围在车厢峡,进入死地。义军又采用伪降手段,派人以重金贿赂陈奇瑜手下将领,陈奇瑜认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收服义军,主张招抚,得到思宗批准。义军走出死地后,立刻又砍杀官军重举义旗。思宗羞恼成怒,下令将陈奇瑜下狱治罪,调洪承畴接任五省总督。崇祯七年底义军返回河南,次年正月打下朱元璋的老家凤阳,掘了朱家的祖坟。
    凤阳失陷的消息传到北京,思宗在群臣面前痛哭流涕。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苍天,对不起祖宗。一连几天,他布衣角带避殿办公以表示自己的痛苦,亲赴太庙,祭告祖宗,同时发布《罪己诏》引咎认罪。但思宗不甘心失败,他严令吏兵二部追查凤阳失陷的原因,凤阳巡抚杨一鹏被逮捕处死,一大批有责任官员被遣戍。随之,又调发拼凑了7万官兵,拨军费100多万两,限洪承畴6个月之内荡平义军。
    洪承畴在皇上的催督下提兵入河南。义军避开明军又回到陕西,消灭了明军艾万年、柳国镇部。李自成在真宁消灭了明军精锐曹文诏部。高迎祥等则继续在中原活动。为了应付这种局面,思宗又起用卢象升总督直隶、河南、山东、四川、湖广等处军务,与洪承畴一个西北,一个东南,分区剿灭义军。到崇祯九年正月,六个月期限将过,东南、西北两路皆无捷报。思宗一面给洪、卢二人施加压力,一面下达大赦令,表示赦免起义农民,企图分化瓦解农民军。
    崇祯九年五月,卢象升会合洪承畴在周至地区击败高迎祥所部,生俘了高迎祥。明军乘胜收降了张妙手、蝎子块等部。李自成也在明军追击下离开陕西进入宁夏、甘肃。一时间,出现了天下将平的征兆。可是,好景不长,只不过几个月时间,李自成又死灰复燃,领兵从甘肃直扑四川,烽烟再起。张献忠、罗汝才复又驰聘于中原,天下马蚤乱如故。
    崇祯十年三月,思宗起用宣大总督杨嗣昌为兵部尚书,委他负责内外军政。对于剿灭农民起义,杨嗣昌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战略。由总督和总理分别统兵,各负其责。总督由洪承畴担任,总理则是杨嗣昌推荐的两广总督熊文灿,嗣昌居中调度。整饬兵马,期以三月消灭全国农民起义。
    增兵就要增饷,根据杨嗣昌的计划,增兵12万,增饷280万两。280万出自何方,当然还是百姓。想到再次加派,思宗不禁大费踌躇。正在这时,有一个在京考选的知县在召对时慷慨陈词,说百姓之困,皆由吏之不廉,不在于加派与否。守令只要廉,再加一些也无妨,这个知县深知思宗最恨贪污,最急兵饷,因此投思宗所好,以求大用,思宗果然龙心大悦,认为此人来自地方,知地方弊病,他说加派无妨,可见加派还是可行的。过了几天,思宗便发下诏令,说:“不集兵无以平寇,不增饷无以养兵,着勉从廷议,暂累吾民一年。”这就是剿饷的加派。崇祯十二年,杨嗣昌又以兵弱不可用,请增练边兵以成劲旅,于是又加练饷,剿饷练饷总共1000万两,加上辽饷,加派达170余万两。远远超过正赋之数,民间由此私自呼崇祯为“重征”。这更给燎原的农民起义火上浇油。
    本来明军在首辅杨嗣昌的调动下,崇祯十一年在剿灭农民军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在江淮地区,总理熊文灿招降了张献忠,小股农民军投诚者颇多。西北方面,总督洪承畴、陕西巡抚孙传庭穷追猛打李自成。在十一年底将李自成部荡平,李自成逃进了深山。
    但在重重加征之下,人民水深火热无法生存,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五月,张献忠不得不再叛于谷城,一时诸降明农民军皆云起响应,攻城掠地,天下又趋大乱。
    思宗无将可派万般无奈,只好对杨嗣昌寄予厚望,让他亲临前线督师,以遏制农民起义军的燎原之势。
    杨嗣昌到达军中,在襄阳建起大本营,积蓄粮草兵杖,整顿士卒,誓师扑灭张献忠。杨的“剿贼”实际上是“赶贼”。他想把张献忠赶到四川去,然后封闭四川加以围攻,因此他督军跟在张献忠屁股后面鼓噪,却不积极进攻。四川的军队又被杨嗣昌调了出来,张献忠乘虚入川,连下重庆等几十个州县,思宗急令嗣昌跟踪剿灭。待嗣昌赶到四川,张献忠却虚晃一枪返头又折回湖广,直奔襄阳。就在这个时候,李自成在陕西复起,率领18骑出现在河南,饥民从者如流,旬日众至10万。崇祯十四年正月李自成打下洛阳,杀思宗亲叔福王,其子由崧逃往江淮。思宗刚得到洛阳失陷之报,张献忠又已攻下襄阳,活捉了襄王。张献忠端起一杯酒对襄王说:“请亲王痛快地喝下这杯酒。我要借殿下的人头杀掉杨嗣昌。”遂杀襄王,一个月中间连失两个亲藩。洛阳福王聚敛金银无数,襄阳杨嗣昌积蓄的军马兵仗又全被农民军缴获。时谓“洛阳国帑,襄阳军资”全归了张李。杨嗣昌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思宗不会饶过他,与其被诛于西市,不如自裁,遂在军中服毒自尽。崇祯十四年九月,明原兵部尚书、陕西总督付宗龙在与李自成起义军作战中又兵败被杀于顶城,明军精锐人马损失净尽,河南的州县也几乎全部被农民军攻占。到崇祯十五年二月,继任的陕督汪乔年也被李自成打败杀死。这时张献忠起义军攻占了湖广四川绝大部分地区。在辽东方面,洪承畴13万大军在朝廷一味催战下又陷入清军重围,到崇祯十六年二月,坚持一年的明军全军覆灭,明王朝山海关外军事要地尽失,清军又将兵锋指向关内。
    大厦将倾。崇祯十六年春,李自成在襄阳建立了他的政权,准备加紧夺取全国政权。同年,张献忠在武昌建立了大西政权。接着挥师挺进四川,崇祯十六年九月,潼关之战,孙传庭兵败身死,思宗手中最后一支生力军也丢掉了。李自成又乘胜夺取西安,建立大顺国,据有了明王朝的半壁江山。
    崇祯十七年正月初一,李自成誓师伐明,亲率40万大军渡河东征,直扑北京。面对天下的四分五裂,李自成的猛烈进攻,思宗已经无能为力了。
    三、回天无术上吊煤山
    严重的内忧外患把思宗搞得焦头烂额,精疲力竭。眼看着满朝文武结党营私,全不以帝国的命运为重,他非常苦闷。自崇祯十五年后,宫中人等都感到思宗的性格越来越多疑、乖僻、暴躁、易怒,常常表现出不可控制的神经质,他快要支持不住了。皇冠给别人带来的是权势、荣誉、享乐,而给他带来的却是痛苦和劳碌。
    思宗自奉节俭,由于国家财政困难,他多次减少皇室的开支。皇帝和后妃的衣服本来是穿一次就要换,后宫库内堆积如山的箱子里盛的就是历代帝后的衣物。思宗觉得这样太浪费,他自己带头穿经过浆洗的旧衣。周皇后有时还亲自动手洗衣。为他讲课的大臣曾看到过他衬衣袖口磨烂,吊着线头。宫中旧有的金银器皿皆摒而不用,也不再制造新的,到最后,许多金银制品都拿到银作局化掉充饷了。思宗当政17年,宫中没有进行过任何营建,节省了大量经费。他有时晚上看奏章到深夜,肚子饿了就让太监拿几个零钱去买点宵夜。宫中原有的大批宫女,思宗亦大批遣出宫去。
    思宗的勤政超过任何帝王,工作起来不分昼夜。平时,白天在文华殿批阅章奏,接见群臣,晚上在乾清宫看奏章,军情紧急时他连续几昼夜不休息。
    思宗没有特殊的嗜好,吃穿用住概不讲究,狗马声色统不沾身。他登基之后,有天晚上在文华殿批奏章,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随之觉得血液,阳兴思春。他觉得奇怪,仔细搜索殿内,最后发现一个小太监坐在大殿角落里,香味是从他手中的那柱香中发出的。经过盘问,才知道这是宫中旧规,那香是特殊秘方配制的。由检感叹父兄皆为此香所误,立斥内侍毁掉秘方,再也不许制造使用。思宗的嫔妃很少,这与历代君王夺天下女儿以自奉的情况比较起来,堪称天壤。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正月初一,京城大风,黄雾满天、黑气沉沉,凤阳祖陵又发生了地震。京师人心惶惶,人们都预感到明帝国的末日来到,朝中有的官僚已开始为自己谋求后路了。
    正月初十,李自成逼近京师的消息传到了京城。思宗手拿奏疏,浑身颤抖、痛哭流涕地说:“朕非亡国之君,事事皆亡国之象。祖宗天下一旦失之,何面目见祖宗于地下。朕愿督师亲决一战,身死沙场无恨,但死不瞑目耳!”听到思宗要亲自出马,陈演等大学士一个个报名请替,李建泰尤其迫切。李家住山西曲汪,为地方巨富。他表示愿出私财饷军,在山西建立武装,抵挡李自成的进攻。思宗大喜,当即决定李建泰以督师辅臣身份“代朕亲征”。
    正月二十六日,思宗行隆重的遣将礼,然后在正阳门城楼上摆上宴席为李建泰饯行。思宗亲自用金杯赐李三杯酒,过后又拿出自己亲笔书写的《钦赐督辅手敕》交给李建泰。在敕书里授给李建泰莫大的权力:“行间一切调度赏罚俱不遥制。不论何人,只要不服从李建泰便可以尚方剑从事。”李建泰分外感激,誓以死报。饯别后,思宗站在城楼上久久地望着李建泰远去的征尘,他把天下安危之重任全部寄托在李的身上。
    可是,李建泰刚出京,轿框就折了,朝野上下皆以为不吉利。此时,北京城外好像已不是明朝的天下,李建泰处处受阻,沿途州县根本不供给吃用。到了河北定兴,县令竟不许进城。待闻知李自成的大顺军已过黄河时,李建泰慌忙撤退,带领几百名亲军进了保定,不久就在保定投降了大顺军。
    李建泰出师山西后,北京城守怎么办?全国已无兵力可抽,只好抽调在宁远的总兵吴三桂了。正月十九日,思宗指示调吴三桂回来。但吴三桂一撤,就等于将关外之地拱手送给了清王朝。大学士们深知弃地意味着什么,也深知思宗思想易反复,爱诿过,故都不敢承担责任。首辅陈演以各种借口拖延,多次召集大臣会议,研究吴三桂内撤后,边民怎么安顿,费用怎么出,山海关怎么守,一直拖拉到二月底,吴三桂还没撤。三月初,大顺军已经拿下山西,逼近北京。思宗急了,才下令封吴三桂为平西伯,率军入关拱卫京师,但这时已缓不济急了。
    随着京师日益危急,思宗拼尽气力支撑局面。崇祯十七年二月,户部便告称国库已经空空,为了应付眼前的困难,思宗下令勋戚、在京的百官捐助,以纳银3万两为上等。朱由检派太监去找皇后的父亲周奎,让他拿12万,为百官做个榜样。周奎不答应,只拿1万,太监含泪而去。朱由检听了再次派人让他拿2万。周奎暗中向女儿求救,周后给了他5000两,他扣下2000两,只上交了3000两,可后来大顺军从他家抄出现银50多万两。思宗嫂子张皇后的父亲张国纪拿了2万,晋封侯爵。文武百官捐助的只不过几十两、几百两而已。思宗看收不上来,便实行摊派,按衙门收。后来又按籍贯收,规定8000两、4000两、3000两不等。太监也奉命捐助、平时最富的太监如王之心等人此时也大大哭穷。折腾了一个月,共得银20余万两。而大顺军进城后从文武百官、太监贵族那儿共得到2000余万两金银。
    在这种急转直下的形势下,思宗两次发表《罪己诏》,向天向臣下百姓表示承担一切罪责,下令停征一切加派,企图稳定民心,鼓舞士气,作困兽斗。但是,这时候的空言已经毫无意义。
    三月十五日,大顺军进攻居庸关,守关的唐通和太监杜之秩投降。三月十六日打下昌平,当天便有部队到达北京城下。
    此时的北京城乱成了一锅粥。京军在城外溃败,城上守者有太监亦有官军,号令不一,兵部、五军都督府、还有太监各自为政,谁也管不了谁,没有个统一指挥。城上兵士吃不上,喝不上,士气低落。太监们回报思宗,思宗也没有办法。
    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投降的太监杜勋去与思宗谈判,提出双方中分天下,思宗拿出800万两白银犒军,双方罢兵言和。守城太监曹化淳、王德化将杜勋带上城来,杜勋对思宗说明了来意。思宗当时未表示意见。他根本不想投降,但又不想放弃这个拖延时间的机会,于是令亲信太监与杜谈判,希望拖到各地勤王兵到来解围。可是,李自成不想再等了。三月十八日晚上,农民军大举攻城,曹化淳打开城门迎降,李自成占领了外城。
    思宗听到外城陷落的消息,知道大势已去,他率领宫内一群太监在城内无目的地转了一圈,回到宫内,登上了煤山。看到外城烽火连天,思宗长叹一声,潸然泪下。他默默地站了一会,便回宫去处理后事。
    思宗首先让人叫来了太子和永、定二王。看着16岁的太子和一个11岁,一个9岁的皇子,思宗心里非常痛苦。他告诉他们,北京就要失陷,国破家亡了。你们要逃出去,将来有时机为我报仇。又令人拿来破旧的衣服给3个儿子穿上,说:“今天你们是太子和王子,明天就是普通百姓。出去后,见到老者叫伯伯,年轻的叫先生。你们要学会保护自己,快、快逃命吧。”思宗说到这里哽咽了,3个孩子也哭作一团。思宗挥手让太监分别将弟兄3个送到周、田二位皇亲家中。并随手写了一张诏谕,令百官“俱赴东宫行在”,让人送到内阁,这时内阁已经没有人了。
    送走了3个皇子,思宗让太监王承恩给他拿了酒来,他自斟自饮,不多时便醉了。他走出宫门,怅望黑压压的紫禁城,内心百感交集。17年的呕心沥血,17年的惨淡经营,如今毁于一旦,他只能以死向祖宗之灵赎罪,向万民赎罪了。他要壮烈地像英雄一样地死去,自己及家庭不能受到任何侮辱。思宗令身边的太监向各宫传旨,皇后嫔妃速速自裁。少顷,思宗来坤宁宫,周后哭得泪人一般,看到思宗进来她止住哭声,二人泪眼相望,眼睁睁地看着爱妻自缢身亡,思宗感到一阵晕眩,随即“哈哈”狂笑起来,提剑走出坤宁宫。
    思宗从坤宁宫到了袁妃的西宫,几个嫔妃都惊慌地躲在这里。思宗看到袁妃已自缢,但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口中尚有呼吸。他抽出宝剑咬着牙向袁妃砍去,袁妃血流如注。思宗似乎疯了,他挥动宝剑又连砍了几位嫔妃。然后直奔寿宁宫。
    他的次女,16岁的长平公主住在寿宁宫。16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思宗很喜欢她。去年,他就在贵族子弟中替她物色驸马的人选,初步选定了一位周姓贵族的公子,由于形势的突变,此事放了下来。此时,国将亡了,明天,乱贼将要入宫,一个少女怎么逃命?思宗不敢想象爱女的命运。他宁愿让她去死也不愿她落入贼手苟活。思宗到寿宁宫时,长平公主已准备自缢。看到爹爹浑身血迹,手提宝剑,长平公主大叫一声“父皇”,就朝思宗扑过来。思宗心如刀绞,怕爱女扑进怀中后他再也举不起宝剑,便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一剑砍去,长平公主顿时倒在血泊中。杀了长平公主,由检又去昭仁殿杀了三女昭仁公主。
    干了这些后,他在宫中稍稍停留,便由太监王承恩架着出宫登上煤山。他跑掉了一只鞋子,沾有血迹的长袍也脱掉了,只穿着一件宽松的内袍。进了寿皇殿,他让王承恩在梁上搭上一根白绫,吩咐自己死后,王承恩可以逃命去。王承恩涕泪交流,表示要随皇上去死,思宗心中稍觉宽慰。他最后望了一眼宫城,望一眼远处农民军点起的熊熊篝火,心中产生了一种解脱感,自己将白绫套上了脖子。王承恩眼看着君主死后,自己也吊死在他的对面。历经16帝276年的大明王朝终结。此时,正是1644年四月二十五日的黎明。
    思宗死后,与周后一起由清朝用柳木棺成殓,寄于寺庙。多尔衮下令以礼安葬他,允许明朝遗老遗少哭临祭典。祭典完后,决定将思宗夫妻殡入田妃的陵墓。开掘墓道、建立碑亭,估工价约3000两白银。清廷从十三陵陵租中拨给1500两,其余由曹化淳等太监和明朝遗老遗少自筹。曹化淳为此多次上奏,多尔衮也数次责成有司速速完工。直拖到当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开掘墓道的工作方才开始。到了年底,才将墓道修好,打开了田妃陵墓。凑巧的是,安放棺木的陵床非常宽大,放三副棺材没问题。于是思宗与他的周后、田妃便安息于此了。
    南明建立后,谥思宗为烈皇帝,庙号“思宗”。清谥为“庄烈愍皇帝”,无庙号,陵曰“思陵”。
    第六十三卷清
    第三百五十三章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一、少年坎坷乱世立志
    明朝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明建州左卫女真贵族塔克世家中降生了一个男孩。他长得龙颜凤目,伟躯大耳,声若洪钟。加之他又是塔克世家中的第一个男孩,父母对他非常钟爱,这个男孩就是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所属的女真族是我国东北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在中国古代,她先后被称为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到五代时,始有女真之称。公元1127年,女真族完颜部首领阿骨打建立金朝,统治淮河以北广大地区长达百余年,直到1234年被南宋与蒙古的联军所灭,才又重新返归东北故土,散居在白山黑水之间。
    松花江下游的依兰地区,是努尔哈赤的祖先世代居住的地方。元朝统治时期,在这里设了3个万户府。努尔哈赤的祖先充任斡朵里万户府的万户。这是一个可以世袭的官职,从这时开始,努尔哈赤的先人便世代为官。元明交替之际,女真部族之间纷争不已,东北地区的局势动荡不安。面对这种局面,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为避战乱,于洪武年间率领部众迁徙到图们江下游斡木河畔(今朝鲜会宁)定居下来。与此同时,胡里改万户府的万户阿哈出也率族人南迁,在辉发江上游的凤州安家落户。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阿哈出到南京朝贡,明朝当即设“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任命他为建州卫指挥使。永乐三年,猛哥帖木儿随明钦差千户王教化到南京入朝。明成祖也委任他为建州卫指挥使,仍然管辖斡朵里部。永乐十年,猛哥帖木儿再次入朝,明成祖赏识他的忠诚和勇武,特增设建州左卫,任命他为建州左卫指挥使。由于猛哥帖木儿为明朝忠心守边,功绩卓著,先后荣升都督佥事和右都督的职位,在努尔哈赤的家族史上留下了显赫兴隆的一页。从猛哥帖木儿算起,到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已是第六代了。200年来,这个家族作为明朝的臣民,世代承袭建州官职,虽然称得上家世显赫,但也历尽坎坷,几经兴衰。当努尔哈赤降临人世时,女真人内部仍在进行着激烈的纷争,被兼并消灭的危险依然在威胁着他的家族。但也正是这样的历史环境为努尔哈赤建功立业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和良好的时机。
    同所有贵族一样,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也把拥有众多的妻子视为其尊贵身份的一个象征,他先后娶了3个妻子。努尔哈赤的生母姓喜塔喇氏,名字叫额穆齐,是建州卫首领王杲的女儿。喜塔喇氏生了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和稚尔哈齐3个儿子及1个女儿。作为长子,努尔哈赤备受父母宠爱,从小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然而在他10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喜塔喇氏突然与世长辞。这个重大的变故从根本上改变了努尔哈赤的生活,他告别了昔日骄子的优越地位,开始在继母制造的阴影中度日。他的继母纳喇氏是一个为人刻薄狠毒的女人,自从她主持家事后,努尔哈赤兄弟便失去了往日家庭的温暖,受尽了她的挑剔和冷遇。受了妻子的挑唆和影响,努尔哈赤的父亲对努尔哈赤兄弟也变得冷若冰霜。由于生活所迫,少年时代的努尔哈赤就开始用自己的双手谋生,他常常翻山越岭,出入于莽莽林海,挖人参,采松子,拣榛子,拾蘑菇,然后把这些山货带到集市上换钱,用以维持自己的生活。
    努尔哈赤常去的是生意兴隆的抚顺马市,除了进行贸易之外,他更感兴趣的是通过贸易同汉人广泛接触和交往,学习各方面的知识。天长日久,他学会了说汉语,识汉字。在抚顺马市这所学校里,聪明好学、胸怀大志的努尔哈赤广采博收,学习了知识,增长了才干,开拓了视野。
    强烈的求知欲望驱使努尔哈赤通过结识的汉人读了不少汉文书籍。《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是他最感兴趣的两部书。书中的刘备、诸葛亮、宋江等英雄人物的智谋和作为,激荡着少年努尔哈赤渴望建功立业的心灵。每每读到精彩之处,他就会情不自禁地拍手赞叹,对英雄业绩的向往溢于言表。
    15岁那年,无情的生活之鞭迫使努尔哈赤带着10岁的弟弟舒尔哈齐离家出走,投奔到外祖父王杲门下。
    王杲是个汉化较深的女真人,他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才干在动乱的年代中发迹,成为建州女真中的著名首领。明中期后,他自以为力量雄厚,便无视朝廷边将的政令,常常扰边作乱。万历三年(公元1574年),明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军攻破王杲屯寨,王杲及亲属全部被杀。此时正在王杲家中的努尔哈赤兄弟也双双作了俘虏,聪明、机敏的努尔哈赤当即跪在李成梁马前,痛哭流涕,用汉语请赐一死。李成梁见他聪明伶俐、乖敏可怜,不仅赦免了他,而且把他留在帐下做了书僮,专门伺侍自己。努尔哈赤从七八岁就开始练习骑射,到这时十六七岁,已是弓马娴熟、武艺高强。在李成梁帐下,每逢征战,他总是勇猛冲杀,屡立战功。李成梁对他非常赏识,让他作了自己的随从和侍卫。两人形影不离,关系密切,情同父子。
    在李成梁麾下,努尔哈赤接触汉人的机会更多了,他对汉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经常参战的实践,又使他的军事才能得以提高和发挥,他对自己的谋略也越来越自信。李成梁还带他去北京朝觐,繁华的街市、辉煌的宫殿,使他的眼界大开。这一切都孕育了他创立功业的勃勃雄心。
    然而,努尔哈赤对李成梁的恭顺和效忠,仅仅限于表面。他对外祖父的被杀始终怀恨在心,耿耿于怀,只是当时慑于李成梁的威名,不敢轻举妄动。私下里他早已另有打算,只待有朝一日时机成熟再采取行动。
    在李成梁帐下生活了3年左右,努尔哈赤以父亲捎信让他回家成亲为由,借机离开李成梁,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遵照父命,19岁的努尔哈赤与佟佳氏结了婚。按女真习俗,男儿成年就要另立门户。心肠歹毒的继母纳喇氏也正是以此为借口,唆使塔克世把新婚的儿子赶出了家门,只分给他非常可怜的一点家产。对于这些,努尔哈赤并未过于伤心和计较。他相信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劳动,完全可以创造出崭新的幸福的生活。
    独立生活后,他经常到长白山一带采集、狩猎,往来于抚顺马市和女真地区,换取生产和生活用品。有时他又辗转各地,为人佣工。有时则听从明廷的征调,从征参战。经过几年的闯荡,努尔哈赤有了更丰富的阅历。他对各民族的语言风俗、中原地区的形势以及宫廷、官场、官军等各方面的情况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为他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报仇起兵统一女真
    努尔哈赤25岁时,女真部族之间和部族内部,为了争雄称霸,常常互相攻伐,互相残杀。建州女真有两个坚固城寨:一个是古勒城,城主是阿台;另一个是沙济城,城主是阿亥。阿台是努尔哈赤外祖父王杲的儿子,阿台的妻子是努尔哈赤伯父礼敦的女儿。王杲被杀后,阿台发誓要为父报仇,他凭借古勒城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依山筑城,设置壕堑,并屡犯明边,纵兵饱掠,这可激怒了明朝总兵李成梁,他决意发兵攻取古勒城,欲将阿台一部置于死地而后快。
    建州女真还有个图伦城,城主叫尼堪外兰。他的兵马不多,却野心勃勃,总想吞并周围部族,称雄建州女真。为此他便极力讨好明朝边吏,并挑拨阿台、阿亥与明的关系。他向李成梁表示,自己愿意为明朝征服古勒和沙济两城作向导。李成梁决定立即出兵,攻伐古勒、沙济两城,并许诺尼堪外兰,城下之日,便是他荣升建州部首领之时。
    李成梁的大队人马兵分两路,一路直逼沙济城,一路由他亲自率领,兵临古勒城下。沙济城主阿亥对官军的突然出击毫无防备,城寨不战而下,阿亥被杀。而古勒城由于阿台加意修筑,城池坚固,难以攻取。李成梁亲临督战两昼夜,仍未攻下。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听说古勒城被围,便同儿子塔克世一同前去劝解,官军放父子俩进城后阿台拒降,父子俩便都被围在城里。
    再说古勒城久攻不下,使李成梁极为恼火,他责怪尼堪外兰出了歪主意,要拿他治罪。为了保全自己,狡猾的尼堪外兰又想出一条诡计。他欺骗守城官兵说,谁能杀死城主归降,就让谁作古勒城城主。阿台的部下听信了尼堪外兰的谎言,便杀死阿台,献城投降。李成梁进城后大肆杀戮2000多人,努尔哈赤的父祖也于混乱中被杀。
    噩耗传来,努尔哈赤悲痛欲绝。他愤然来到辽东都司,义正辞严地质问明廷边吏,为何杀他一向忠顺于朝廷的祖父和父亲。明朝边吏自觉理亏,一再解释这是误杀,并马上找出觉昌安和塔克世的遗体,交给努尔哈赤安葬。后来,又赐予努尔哈赤敕书30道、战马10匹,让他袭任祖父之职,当了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努尔哈赤表面上接受了明朝抚慰,但内心发誓要报杀祖杀父之仇。
    为了报仇,努尔哈赤决定先举兵攻打尼堪外兰。他势单力薄,处境又非常困难,但努尔哈赤坚信自己的举动是正义的,决不退缩。他整点出父祖的13副遗甲,率领不足百人的部众,向尼堪外兰居住的图伦城进发。尼堪外兰表面上神气十足,实际上胆小如鼠,听说努尔哈赤率兵打来了,他丢下部众,只身带着老婆孩子狼狈出逃到浑河部的嘉班去了。图伦城不攻自下,努尔哈赤凯旋。
    不久,努尔哈赤又乘胜追击逃到嘉班的尼堪外兰。尼堪外兰闻讯后朝抚顺城南的河口守台狂奔,遭到守台官军的阻拦后,他慌不择路,又转向鹅尔浑城。万历十四年(公元1586年),努尔哈赤再次发兵进攻。尼堪外兰再次闻讯出逃,希图在抚顺关得到边吏的保护。边吏将他拒于边台之外,暗中通告努尔哈赤的人,努尔哈赤的人赶到将尼堪外兰砍死在边台之下。努尔哈赤除掉了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了却了一桩心愿。
    当时女真各部林立,建州女真也不例外。在努尔哈赤以13副遗甲起兵的两年内,就相继大败了建州女真界凡、萨尔浒、董佳、巴尔达四城联军和漠河、章佳、巴尔达、萨尔浒、界凡五城联军,并攻破了安图瓜尔佳、克贝欢和托漠河城。在斩杀了尼堪外兰之后,又乘胜平定了哲陈部,攻取了完颜部。在努尔哈赤日益强大的攻势面前,苏完部和董鄂部自动前来归附。到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除长白山诸部外,建州女真各部基本上被努尔哈赤统一了。5年之后,他又先后攻取了长白山讷殷、朱舍里和鸭绿江三部,整个建州女真统一在努尔哈赤的麾下。
    为了扩展势力,兴立基业,在统一建州女真过程中,努尔哈赤于万历十五年在烟筒山下建赫图阿拉城称王。为显示为王的尊严,他制定出一套初具规模的礼仪。每当他出入栅城,乐队便恭立在城门两侧吹打奏乐。赫图阿拉城遂成为当时建州女真政治、经济和军事的中心,后来又成为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的基地。
    随着建州女真各部统一的完成,海西女真便成为努尔哈赤攻取的又一个目标。
    “海西女真”居住在开原以东和松花江中游一带,主要有叶赫、哈达、辉发和乌拉回部,又叫扈伦回部。叶赫和哈达两部势力较强。邻近经济发达的汉族城市开原、并有控制贡道的地理优势,使他们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来争雄扩展。努尔哈赤在统一建州女真中节节胜利,被他们视为心腹大患。万历十九年,叶赫部首领派了两个使者气势汹汹地找到努尔哈赤说:“乌拉、哈达、叶赫、辉发、建州,言语相通,势同一国,哪有五王分建的道理?现在的国土,你们建州的多,我们的少,你们应该从额尔敏、扎库木两地中任选一地给我们。”对于这种蓄意挑畔,努尔哈赤用严辞相斥,叶赫的两个使者只好悻悻而归。
    叶赫首领讹诈遭到失败后,便通过诉诸武力来达到自己制服建州、称雄女真的目的。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叶赫先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中国皇帝全传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