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九天星战 > 九天星战第2部分阅读

九天星战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选择科技一途,顶级战力永远都是修真者。这一途也有个好处,就是安全,永远都躲在后方研究,不必像修真者那样拼死拼活,而所研究出来的东西,也只有修真者消费得起。
    “凌宇”其实并不想坐这种悬浮列车的,但隐隐刺痛的身体令他没有信心从北城区走几十公里回到南城区,看着自己卡里显示的105个下品灵石数额变成了103凌宇就感到一阵心疼。
    这种卡是“苍天zhèngfu银行”所发行的,在九天星域人族领地范围内都可使用,拥有自动识别功能,只有持卡的原主人才能使用,“凌宇”手中这种最低等的黑sè卡片的制作费用都需要十块下品灵石。而“凌宇”父母每年在“苍天军团”的俸禄直接与凌宇与其未婚妻慕容雪手上的黑sè卡片所绑定,凌宇母亲的俸禄给了“凌宇”,而凌宇父亲的俸禄却给了“慕容雪”。
    “凌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他所住之处在南城区,建元城也只分为南北城区两个城区,北城区是一些家族,富商所居住之地,占地面积之广甚至还要超过南城区些许,只承担了区区几十万人口,而这几十万人口大多数还是那些家族请去的为其工作员工,打手,客卿。处处高墙大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好不怡人,作为地球四大修真学院的“天元学院”自然建在北城区。而作为比北城区略小些许的南城区却承担几百万人口的压力,所以南城区依然保持着地球21世纪时高楼大厦林立的风格,就这样拥挤的南城区,依然有无数人想在此求得一偶安生之地,而“凌宇”的父母早就在“凌宇”和“慕容雪”几岁的时候就带他们来到了“建元城”,并散尽多年积蓄在此购置了一套三居室。
    “凌宇”推开自己家门一抬头就看到了盘坐在沙发上自己朝思暮想的少女。
    少女长发如瀑,髻于脑后,两簇青丝从脸的两侧自然垂落,一席蓝衣长裙的装扮赫然就是宗门预选弟子的标志,朴素的穿着与装扮并未能遮挡住少女惊心动魄般的美。完美无瑕的瓜子脸,细长的柳眉,秀挺的琼鼻,滴水樱桃般的朱唇,身材曼妙、轻盈,颇具规模的胸前令人无限遐想。整个人给人一种脱俗清雅的感觉,真有那么几分仙子的味道。
    眼前的少女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一直都是在学院内居住,她们这种宗门预备弟子在学院内都是独门独院的待遇。今天是星期六,每个周六,周ri都是学院放假的ri子,周一至周五是不允许外出的,当然周末你想要留在学院也是可以的。
    自从“慕容雪”成为“天剑宗”预备弟子后,“凌宇”就没怎么看见过“慕容雪”了,但每个周末“凌宇”都坚持回来,期盼能再见到少女。两人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凌宇”父母又常年在外征战,可以说整个童年都是两人相扶相持一起走过来的,感情十分深厚。
    “凌宇”眼眶都有些丝润了,努力的闭了闭眼睛,不让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流下来,平复了一下有点激动的心情开口柔情的喊了一声:“雪儿”。
    少女似乎刚刚练完功,听到开门的响动后才从入定中醒来,听到少年的呼唤后才一侧美眸看了“凌宇”一眼。
    这一看不由吓了“慕容雪”一跳,只见“凌宇”全身通红,左眼更是红肿带青,双目中泪光隐现,关切之语立马而出:“宇,你怎么了?是不是在学院被人欺负了?赶紧跟我说说”。
    “凌宇”一怔,“慕容雪虽然语露关切之意,眼中也有一丝紧张,却不像以前一样,自己一回来就高兴的跑过来抱住自己,现在自己受伤了也没有上前查看的意思“。凌宇感觉到大半年未见的慕容雪与自己之间出现了一丝生分。
    “还有你那胸是怎么回事?”感受到“凌宇”胸前的淡淡灵力波动“慕容雪”又问了一句。
    “凌宇”没有回答“慕容雪”的问题,关上门沉默的走到“慕容雪”前面,把怀中近百灵石一把一把掏出来放到他前方的桌子上后才温柔的说道:“雪儿,这个给你,你马上就要参加全球学院大比了,肯定很缺灵石”。
    “慕容雪”没有去看那堆灵石而是加重语气问道:“这些我不需要,你以后也别在给我灵石了,我现在问你,你是不是在学院被别人打了?,告诉我,我一定要为你出这口恶气”。
    “凌宇”低着头不敢再去看“慕容雪”明亮的美眸,这个问题他实在不想回答,沉默半响。
    见其一直不语“慕容雪”又冷冷道:“哼!你是不是不把我当自己人了?如果是我立马就走,如果不是就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学院被人欺负了”。
    听到“慕容雪”冷淡的话语,“凌宇”大急,豆大的汗珠从头上冒出,但依然犹豫不决。承认被欺负就很难了,更别说让自己所爱的女人帮他报仇,作为男人的自尊心根本伤不起。
    “是”,久久凌宇才咬着牙吐出了一个字来。吐出这个字对他来说实在太难。但慕容雪的冷言相对更令他不舒服。
    后又在“慕容雪”的步步紧逼下,把今天的遭遇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慕容雪”才态度一转。
    “好了,宇你先坐过来,你看你现在的样子难看死了,我先替你疗伤”。“慕容雪”温柔拉起凌宇的手把凌宇拖到了沙发上,并从其腰间的布袋里拿出了两瓶丹药。
    此时“凌宇”才看见“慕容雪”腰上的乾坤袋,但也没多想,此时他脑中一片混乱,“慕容雪”的强硬态度是以前他从未感受到过的,在慕容雪还没成为天剑宗预备弟子前,两人还有说有笑,相互打闹,“慕容雪”除了偶尔发点小脾气外,一直都对“凌宇”很温柔,作为“凌宇”未婚妻的“慕容雪”还经常和他大被同眠,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却证明了两人关系好到了极点,从小到大“凌宇”把自己所获得的那一份修炼资源全部都给了“慕容雪”,进入天元学院后发现“慕容雪”是少见的“木灵体”后,“凌宇”更是倾注了全部心血。
    “凌宇”对“慕容雪”的爱已经超过了爱自己,这是一种无私的爱,“凌宇”总是以自己资质太差,就算用灵石修炼也没效果的借口,让“慕容雪”收下他那一份修炼资源。久而久之“慕容雪”对“凌宇”出现了一份依赖与一丝愧疚,一个愿意付出,另一个也无法拒绝,但现在“慕容雪”对“凌宇”的那一份依赖越来越弱了,有的只剩下那一丝愧疚。
    就在“凌宇”胡思乱想间,“慕容雪”完成了对凌宇的治疗。此时在见凌宇肤sè除了略微有点cháo红外,左眼的青肿早已消失。
    “好了,宇,你已经没事了,我先走了,这是你交给我保管的房契,现在还给你”。慕容雪轻柔的说道,并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一张有点厚度的纸张后就起身向门外走去。
    轻柔的声音传入“凌宇”耳中显得如此刺耳,“这是要与自己划清界限么?”。“凌宇”立马清醒过来。
    “能不走么?这里也是你的家啊!”“凌宇”声音很平静,但是眼睛里已经装满了泪花。
    “宇,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下个月的学院大比,我是肯定能进入天剑宗的,现在我已经有化液后期的修为了,不出意外还能直接越过外门弟子,成为天剑宗的内门弟子。以后可能我就回不来了,你自己要多保重”。“慕容雪”背对着凌宇黯然的说道。少女的一滴眼泪悄然滑落,却未做停留,大步离开了这个生活多年的地方和这个陪伴自己多年的少年,因为少女心中有自己坚定想要的东西,
    “凌宇”并未再次挽留,这个结局他早已知道,只是一直不愿面对,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希望的结果么?雪儿更好了,比以前飞得更高了,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就是忍不住的悲伤。“泪”早已爬满脸庞。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凌宇”违背了当初与慕容雪在学院内不碰面的约定。把“慕容雪”在天剑宗所属师父的门下的经常活动的地点弄得个清清楚楚,经常在远处偷偷观望“慕容雪”。
    “凌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大脑不受控制的,就想能在多看一眼是一眼,他知道自己不能阻止心爱的离去,他也不想阻止,一次远处的观望令他的心更加揪痛,一俊美男子和慕容雪十分亲昵,疑似恋人,令他彻底丢了魂魄。此后他就一直浑浑噩噩,也不敢再去看“慕容雪”。他怕证实那种猜测,他怕心会痛得无法呼吸,所以另可当做不知。但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一次偶遇“刘平”使“凌宇”得知了,“顾云”一直没来找自己的原因,“你姐和你姐夫把“顾云”收拾得够呛,吓得“顾云”再三发誓不来找你麻烦,还说你姐和姐夫可是学院里排得上号的“风云人物”,真是“金童玉女”啊!”。“刘平”讲得眉飞sè舞。估计是那男的或者慕容雪的粉丝。“凌宇”的脸sè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对方好歹对自己恩重,也只能硬着头皮听。好在“刘平”虽小,也算是会擦言观sè之辈,见“凌宇”脸sè不善,讲到中途就告辞离去。
    一个月过去了,全球学院大比也高一段落,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学院里也再没有“慕容雪”这个人,“凌宇”的现实世界里也失去了这个人。但“凌宇”的心里世界却装满了这个人,怎么都挥不散。;
    第四章兄弟情
    凌宇整天呆在学院寝室内,什么事也不做,周末也不在回他南城区的家。
    “真是个废物,十六岁炼气初期的修为,还好意思再来学院读第二年,真不如把那一百块下品灵石送给我们”。
    “就是,要是我在这年纪,还这种修为早就撞墙死了,免得给家中长辈丢脸”。
    说话的是“凌宇”的两个室友“陈兴虎”和“王刚”。
    “凌宇”躺在床上,眼中充满忧伤,心中虽怒,却一点反驳的力气都没。
    “起来”。门外传来一声大喝。
    三人侧目看向声音来处。只见门外站着一位长发及腰的白衣少年,头发粗而蓬松,脸颊两侧还有几处爪状疤痕,全身充满了一种狂野的气息,像极了原始森林出来的野蛮人,其手中还捧着一套预备弟子的衣物。
    “雷老大”。
    “雷老大”。陈兴虎和王刚一齐起身,两人像做错事的小孩样的,低着头,神sè慌乱。
    “大哥”凌宇也低低呼喊,却并未起身。
    “有些人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却总是喜欢替别人瞎cāo心,而想堵住他们的嘴,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狂野少年慢悠悠的从门外走到陈兴虎和王刚的中间,边走边淡淡的说道。说话间双掌之上黑芒隐现,却被手中所捧衣服所挡。
    突然语气一重,“让他们没有时间说话。”说完“砰,砰”两声,陈兴虎与王刚两人就重重砸在了各种的床上。而雷姓少年就像没动过似的,双手依然捧着衣物。
    “雷老大,我们……”。“停,在不运功疗伤,暗黑之力进入心脉,我可不保证能救得了你们”。陈兴虎还想要跟狂野少年解释什么,却被狂野少年打断。两人扒开胸前衣襟一看已是一片青黑,立马在床上盘坐起来运功逼出被打入体内的y煞之力。
    收拾完二人雷姓少年走到凌宇床边低头死死盯着凌宇冷冷道:“我刚刚叫你起来,你没听到么?”。
    “大哥!”凌宇与雷姓少年对视丝毫不让,知道他又像出言教训自己,依然未有起身之意。二人之间出现一种尴尬的气氛。
    最后雷姓少年神sè一松淡淡道:“难道大哥已经拜入师长门下,也不值得弟弟你起身祝贺下么?”
    听到雷姓少年的话语“凌宇”脸上不禁也有一些动容,他的大哥“雷觉天”比谁都不容易,因为他是一个孤儿,没有任何人为他提供昂贵的学费与修炼资源,所有的资源都是靠自己与魔兽拼杀而得,两人都是十五岁才进入天元学院,但在之前凌宇是在普通的学院学习,而那时的雷觉天却整体出没于深山老林、无人之境为自己积攒资源。
    眼前的大哥的天赋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虽然不是什么特殊体质,但在没有人为其提供资源的情况下,竟然将仙修修为提升到了“化液初期”,体修修为也提高到了“锻体巅峰”的能力真是无人可及。
    一般“化液初期”修为的仙修,没有刻意去修炼身体的话,顶多在灵力的滋养下身体达到“锻体初期”的修为,体修的锻体初期相当于仙修的“炼气初期”。
    “大哥,恭喜你,终于有师长看到你的天赋了,祝愿大哥能早ri杀人宗门内部,对了大哥是哪一宗的师长看中你了?”凌宇从床上站了起来,抱着“雷觉天”的手臂,激动道。
    “大哥这一身y邪功法还能被哪宗看中啊?”说着雷觉天低头一翻自己手里的衣物,露出了一个煞是吓人的鬼脸图像。
    “尸煞魔宗,大哥,恭喜你了,以后,以后”凌宇有些语无伦次了,神sè也变得十分黯然了。
    似乎看出凌宇所想雷觉天大怒:“哼!你把我雷觉天当成什么人了?一时为兄弟,一生为兄弟,既然是兄弟就没有贫富之差,高低之分,我雷某人的居所随时欢迎你凌宇,没有凌宇你,我还不知道找谁把酒言欢呢!,有什么需要随时来找大哥我。”
    “大哥!”凌宇感动,眼中隐现泪花。
    凌宇想到,这个认识不过刚满一年的大哥,不知道多少次为自己遮风挡雨,有时还因为自己得罪了修为高强的师兄师姐,结果两人都被揍得个偏题鳞伤,两人不知多少个夜晚把酒对饮,互诉欣欢、苦楚。而自己修为低下,身无长物,无以为报,何德何能让大哥如此肝胆相照。
    “好了,大哥这次回来是来收拾东西的,师长还在等着给我安排,等哥哥把一切安排妥当在与你好好彻夜相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凌宇就帮着雷觉天一起收拾东西,雷觉天没有乾坤袋,所以一些瓶瓶罐罐等杂物还是需要慢慢收拾。当一切收拾妥当后,雷觉天背着一半人多高的麻布袋和凌宇站到了他们寝室的门口。他们这一带属于南校区全是石质平方,一间三四十个平米,样式也很普通,一个紧挨着一个,一排又一排。一间可住六人。一般学院不会安排满,像凌宇他们住的这间也只有他们四人,现在雷觉天走了,只剩下他们三人,要在安排也只有等明年新生进来了。而雷觉天即将入住的北校区,全是占地几百平方风格各异的两三层木制小阁楼,还有地下室。可想而知,普通学员和预备弟子的待遇差距有多么大。似乎这种南穷,北富这种概念是建元城特有的特sè。
    “贤弟不必相送,我还要先去见师长,若哪两个蠢货再敢挖苦你,你随时告诉我”。雷觉天与凌宇告辞,随即还瞥了瞥还盘坐在床上疗伤的二人一眼。
    “凌宇,还要一句话我还是想说,不说我心里实在憋得慌,以前你把你所有的修炼资源都给那个女人,实在是大错特错,男人就应该要掌控一切,这样女人才会对你依赖,敌人才会对你畏惧,女人只会喜欢和靠近如星辰皓月强大的男人,而弱小的男人只能成为他们遗弃的对象,里面那两个蠢货我可以帮你一年,一年以后我希望你能靠自己的实力让他们闭嘴。我一直相信你凌宇和我是同一类人,从你不用灵石修炼,只靠一些灵气少得可怜的低劣的果实充饥就能把身体锻炼到锻体中期的毅力,你一定可以被选入宗门,你缺少的只是时间,不要在纠结过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走了”。雷觉天语重心长的说完这一番话后就告辞离去了。
    “凌宇苦笑,他何尝不想快点提升实力,他想立马就飞奔到天剑宗,只要能待在有慕容雪的地方,他就很满足了,如果能有击败她身边那个男人的实力就更好了,说不定慕容雪能回心转意,他相信慕容雪对它还是有很深感情的,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她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但是自己在仙修修为上差了别人五六年时间,也就体修的锻体中期修为看着还凑合,但是体修修炼难度比仙修大的不是一两成,想要让体修修为从锻体中期修炼到引气初期,还不如让修仙修为从炼气初期修炼到化液初期来得快,而被师长看中的最低条件就是到达化液初期修为,而五六年时间凌宇等不起”。
    其实这段时间凌宇除了忧伤情绪挥之不去之外还一直在思虑着一件事情,一本无数天才与白痴尝试修炼却最终难逃爆体而亡结果的禁忌之法:修神诀。天才因自傲自大而修炼,白痴因逼于无奈而修炼,很明显凌宇也已经属于白痴一类了,他已经准备放手一搏去修炼了,因为他等不起,而那种功法修炼起来境界晋级特别快。
    “练神诀”一本曾经卷起九天星域腥风血雨差点动摇九天帝统治,却最后被万族弃之如敝履的无上功法,传说是上古诸神所修炼的功法。破土而出之ri,数片星空金光闪耀,引得万族大能争抢,最后被实力最强的九天帝所得,九天动荡万族围攻地球一脉,迫使九天帝不得不拿出原本出来给各族抄写,从此各族无数天才修炼,硬冲自大者无不落到个命陨黄泉的结果,知难而退改修他法者尚且可以保全xg命,修炼此法有一天大缺憾,平常修炼时所需灵石灵物就不菲,突破时所需灵石灵物更是一天文数字,越到后面就越是夸张,成十倍,百倍,千倍的往上翻,就连星空中无比强大宗门和种族都无法承担起。无一成功修到高境界的列子,死状更是无比凄惨,先是全身jg血被丹田吸得干瘪,最后丹田爆炸身首异处。所以这本无上宝典最后成了各大种族的梦魇,无数英才、俊杰的陨落成了各大种族永远的伤。
    但此法的前两重还是被许多超级门阀和强大种族所看重,一些天生强大的特殊体质,或超妖孽天赋,他们还是愿意砸下重金给他们在前期构筑出一条宽广的道路来,修炼不下去后在用其它功法接续。
    所修之法分两种:一种称法,一般称功法。一种称术,一般称法术。法是根本,修的是本源,你修炼的快慢,与真气的jg纯度都与法有关,而术是手段,只有拥有了强大手段才能更有效的杀伤与威慑敌人。境界越低修炼之功法等阶越高,未来的成就也就越高。
    几天时间过去了,凌宇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一条道路,他另可成为又一个在练神诀下爆体而亡的白痴,也不愿永远追不上心爱之人。看着眼前这座学院藏百~万#^^小!说,凌宇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了进去。
    藏百~万#^^小!说分两层,第一层全是一些基础的炼气期所修功法与法术,和一些杂书,没有什么珍贵可言,第二层是化液期所修炼的功法和法术,只有有师长的蓝衣弟子可进,而且进去还要收取一笔费用。
    凌宇进到阁楼楼,坐在门口书桌前的守门老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手里正捧着一本杂书似乎正看得津津有味,完全忽略了走进门来的凌宇。直到凌宇把一块下品灵石抛在书桌前,老头才丢下手中书籍,小心翼翼把灵石收入衣服口袋中后才拿出一本空白的白sè小本子给了凌宇,又慢慢拾起小本子继续看了起来,至始至终没有看凌宇一眼。
    ;
    第五章修神诀
    藏百~万#^^小!说的人并不多,数千平米的地方,只有寥寥十几人在翻阅或寻找书籍。凌宇也迅速在老头所在的桌面上笔筒里抽了一支笔就开始在图书馆内寻找起自己的目标来。
    他从未来过座藏百~万#^^小!说,只是隐约听到过别人谈论藏百~万#^^小!说一层里有修神诀的一、二重口诀,所以还要花一番功夫寻找。
    十多分钟后,凌宇终于在一排排书架里找到那一本醒目的修神诀,只见黑sè的封面上写着血红的气个大字“禁忌之法!修神诀”。
    这已经不知道是被抄录的第多少本手稿了,凌宇翻开黑壳书的第一页居然还有一些前人修炼过的心得与告诫:“此功法富可敌宇者可尝试一直修炼,余者切莫轻易冲击重数,重数越高,对所需灵物等阶要求越高,非大富大贵者不可修,资质低下者不可修,悟xg愚钝者不可修,修炼时身体有异样感觉必须立即停止修行,转修他法,硬冲者必被抽干全身jg血爆体而亡。”看到第一句凌宇的眉头就已经紧皱了,后面的几个不可修更令其陷入沉思中。
    “算了,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要顾虑那么多,实在不行修炼到身体不适时就停止,改修其它功法,先用来提升、提升境界再说”。凌宇摸着腰间的乾坤袋思忖到,里面有慕容雪留给他的那三千块下品灵石和顾云那里得到的一百块灵石。凌宇母亲今年的俸禄则被凌宇拿去交了今年学费和买了一些要用的材料。
    接着他没有在仔细看心法内容,而是开始迅速抄写了起来,准备抄写下来后在找地方慢慢看。抄完修神诀后凌宇并没有急着离开,又将一本讲述小型灵气阵构筑方法的书籍抄写下来后才满意离开。
    离开藏百~万#^^小!说的凌宇并没有选择回到南校区的宿舍,而是向着藏百~万#^^小!说以东的天缘山脉走去。不回自己的宿舍修炼,凌宇也是有自己的顾虑的。如此多灵石拿出来修炼,难保陈兴虎,王刚二人不起窥视之心。三千一百块灵石莫说这些普通学员会心动,就连一般的宗门预备弟子也必会心动。明抢他们或许不敢,若来暗的凌宇恐怕防不胜防。
    天缘山脉位于建元城东部,自北向南延绵几百里,山势平缓,树木丛生,原本山中有一些修为不错魔兽与魔虫,建元城修建于此后,为了安全,zhèngfu多次围剿下使他们死伤殆尽。
    怀璧其罪的道理凌宇还是懂的,所以才选择将修炼之地选在东校区东边的天缘山脉里。学院不少人都喜欢来此修炼,大多是些普通弟子,因为他们没有一处安静的环境,偶尔也有些宗门预备弟子冲着这里清幽的环境,会选择来此修炼。
    一路上凌宇遇到不少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都选择远远的就绕开了,现在的他实力低下,谁都惹不起,只能尽量低调。凌宇深入天缘山区几个时辰后,发现个把时辰都没遇见人了,才安心停了下来。
    他不必担心来自山脉内部的安全问题,这座天缘山区可以说除了人以外,稍微强大点的生命物体,早已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反而有点担心被人撞见,如此隐蔽的地方,杀人越货,在毁尸灭迹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处理干净点,城市护卫队那边也查不出什么来。到时候自己只会成为失踪名单里的一员,但是凌宇又不得不走远点
    眼前一个一米左右深数米直径的天然小坑,坑周围四面大树环绕正好为这个坑提供了不错的掩护,正是一处还算隐蔽不错的修炼之地,凌宇想也没想就直接跳了下去,盘腿坐下后刚好令外界视线看不到。
    然后凌宇就从怀中把抄录的手稿拿了出来,翻到小型灵气阵构筑那篇看了起来,一会后又翻到了修神诀那篇看了起来。
    有心亦无心,有情亦无情,身存心已陨,身灭心犹存,自在随心不可逆,情难纵。先修身,在修心,后修神,最后练境。身稳则心稳,心稳则神稳。身稳、心稳、神稳,境永存。
    四境稳固方可容天地万物,纳诸天万法。必成神!
    看了修神诀的总纲,凌宇除了被最后一句“必成神”点得热血外,也感到一头雾水,特别是前面几句凌宇是完全弄不明白,后面的修身应该指的是身体,体修境界,修心应该是心境,修神应该是神识境界,最后的练境,应该是仙修境界。
    随后凌宇开始沉思起来,想半天也不明其意,最后无奈摇摇头翻开了修神诀第一重的口诀看了起来。第一重分三段练,前半段,后半段,以及最后突破第一重的口诀。
    几个时辰后,凌宇把乾坤袋中所准备好的材料和三千一百块灵石也拿了出来,开始布置起来,只见其手中一把jg钢长剑在地上刻画着什么,然后就从地上拿起一个棕sè的小坛子,开始在刻画处倒着黑sè的小粉末,然后把一块块小拇指大的灵石按照固定的排列放在了黑sè粉末之上,手中握着一块透明的小石头就坐到了这个阵型的中间。
    真气运于透明小石头上,地上灵石之下的黑sè粉末闪耀的淡淡的黑sè光晕,接着三千一百块灵石光芒大盛,灵石内所蕴含的灵气就像着透明的小石头汇聚而来。
    繁云城,这是现今地球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拥有上千万人的人口,原因无他,因为这是现今地球的首都,星主所居住的城市。
    城市中心,一栋高大的白sè建筑坐落于此,除了后方有几栋别致典雅的小型建筑外,方圆百里再也找不出任何建筑物了。此时高大白sè建筑物的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内,一看上去二十出头样貌的男子,正悠闲的靠在摇椅上,双手枕在自己头下,双脚着靠着前方的办公桌,脚下还有着厚厚的一叠文件。男子身着墨绿sè的军装,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双嘴间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丝丝烟气缭绕头顶,令整间办公室里都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与淡淡的灵气。从他脸上挂着的轻松惬意的神态来看,此时他心情非常好。
    张卢明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辛辛苦苦几百年,终于从苍天宗里混出来了,得到了一个还不错的星主位置。虽然这颗星球很小,资源又少,位置又偏,但是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到他,他只需每隔百年向宗门内上交一笔资源就行了,但在这笔支援上他可以大动脑筋让其大部分落入自己腰包。这样只要他在熬上几百年,修为上去了,就可以调到一颗更好的星球去当领主。
    苍天宗,苍天星域内的真正核心,也是苍天星域里唯一的超级宗门,其下的苍天zhèngfu与军队官员无一不是出自其中。可以说苍天宗才是每一个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宗门,但其不良的选拔机制和万中无一的合格率,令很多有能力者反而退而求其次,进入其它小宗门。
    张卢明这个星主不用去处理什么事,庞大繁琐的政治工作几乎全部交给了他的幕僚,他则只需要把好财政关卡就行了,此时人虽然在办公室,心却早已飞回了大楼后方几个美娇娘所住的别墅内。这么想着,无所事事的他把烟灭掉,正yu打开窗户,飞回住所,桌面上一个竖立起圆盘样式的东西白光闪烁个不停。
    张卢明一看是苍狼星那边来的信号,虽然疑惑自己这个联空石多年来还未曾接到过星外来的信号,但不敢迟疑,立马脱掉脸上带的大墨镜接通了信号。顿时一位容颜较好,身材娇小,一头金黄短发的中年女子出现在圆盘之上。
    看着这张陌生而有熟悉的中年女子,张卢明迅速在自己的大脑资料库里找出了相关资料“安娜·琼斯,三千二百多岁,苍狼星星主”。
    “安娜星主,有什么重要事情吗?”张卢明面sè一正,言语恭谦的问道。
    对方虽然与他同为星主,但是苍狼星却比地球大上十多倍,而且灵气的充裕度也不是地球这种星球能比的,更重要的是传说中这个安娜星主实力已经达到圣阶。所以张卢明在态度上显得十分恭谦。
    “张星主,我苍狼星上一九星巅峰灵兽击杀了我手下卫队数百人后像星外逃逸,现已证实逃跑方向正是像你地球那片星空而来,就在这几天就会到达,坐标是x:003,y:5426,z:3213。请你带人把他拦截下来,我已派出我星卫队队长前去击杀,他也正在像地球赶去途中,那只幽冥火雀已经重伤,你只需要拖延住他,等待我的星卫队长到达就行了”。安娜冰冷的说道。
    听到对方冰冷命令的口吻,张卢明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开什么玩笑??拦截九星巅峰的幽冥火雀,靠什么?靠自己这个三星境界修为和四个一星境界修为手下?这跟让自己去送死有什么区别?话虽说得好听,重伤的?重伤的也不是我们这种实力的能奈何得了的。去她nǎǎi的,都是星主,我又不是他下属,你追杀你星球的灵兽,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张卢明心里虽然这样想,却不敢表现出来,对方的实力真要跟他过不去,苍天星域内他还真不好混了。
    “安娜领主,这个,这个。你看我才三星的修为,手下也全是不济之辈,对付九星灵兽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张卢明谨慎的试探道。
    安娜·琼斯脸sè一板:“哼!这是你的事,我看的只是结果,击杀掉自然少不了你那一份好处,如果幽冥火雀跑掉,后果你自负!”。安娜·琼斯说完这句话后圆盘样式的联空石画面一闪,恢复了平静。
    张卢明呆呆的望着恢复了常态的联空石,原本轻松惬意的好心情荡然全无,接着他的办公室内就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摔砸声。
    好一会冷静过来的张卢明,顾不上办公室里的一片狼藉,只得继续用联空石联系地球上各个宗门的掌门,去寻求帮助。各大掌门一开始自然不同意跟着他去送死,但再其威逼利诱之下最后都乖乖就擒了。他却不知道天剑宗掌门在得知此事后立即禀报了其上宗。
    地球的天剑宗只是天剑宗的分支,是下宗而已,天剑宗上宗在其它星球,作为一个中级宗门他的分支存在于数十个星球。而在地球天剑宗是唯一一个有上宗的中级宗门,其它宗门都是只在地球开宗立派的小宗门。
    若平时张卢明肯定会去算计这其中的细节,但他现在想的只是如何在幽冥火雀的魔爪下保住xg命,根本懒得去管天剑宗会作何反应。在地球张卢明对天剑宗的打压不算少,一个宗门若是太过强大,直接会架空他星主的权利,这是苍天宗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自从第一代苍天帝逝去后,近三十万年来,许多星球的大权都逐渐旁落,苍天宗已经感到了巨大的危机感,所以在每个星主上任时,都会特别嘱咐压制略强的宗门。
    ;
    第六章幽冥火雀
    三天后一抹长达百丈暗紫sè出现在太阳系内,像一抹暗紫sè的流星一样划过星空。原本在苍狼星一处大山深处修炼的幽冥火雀,在她自己的地底巢|岤内被数百人围攻,她珍藏多年的天地灵宝与还未孵化的孩子也被夺走。忍着身体与心灵上的疼痛,身受重伤的她此时只想迅速找一处隐秘的地方疗伤,以期来ri复仇。但后面的追兵一直紧追其后,只要一停留养伤,几个时辰的功夫就会被追兵追上。
    幽冥火雀此时火大之极,“也不知道后面的追兵是如何追踪自己的,自己检查自己身体多次也查不出什么原因来,要不是凭借自身一族在速度上的忧伤自己早就香消玉殒了。”她只能强忍痛楚加快速度飞行,并没有降落在附件星球修养的打算
    突然前方ru白sè亮光一闪,一幕ru白sè的水墙突然出现在幽冥火雀身前。感受到水墙内传出的淡淡的光明气息使她停了下来,就在她停下来的瞬间,她身处的空间四面八方瞬间就都被ru白sè的水墙围住了。整个长达百丈的身躯都被困在了一个正方形的水墙内,水墙四周上百道ru白sè的水龙上下翻飞。
    “哈哈,成了,它被百龙困妖大阵困住了,我们一起干掉它”。随着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二十多道身影从水墙内走了出来,赫然正是张卢明和各宗掌门及其各宗太上长老。
    幽冥火雀看着这二十多个修为最高不过三星的渺小人类居然敢设陷阱拦截自己,眼珠冷冷扫了一圈,几声鸣叫。“你们这群卑鄙渺小的人类,真是不知死活,以为一个烂阵就可以困住我吗?看我破了它”。鸣叫声所表达的意思透过神识清晰的传到围困她的二十多个人耳中,这是达到入星境界后所特有的能力,拥有与万物沟通的权力。鸣叫声过后幽冥火雀强压体内伤势运转真气,喙中隐隐有紫芒闪现。
    看着幽冥火雀喙中的紫芒所对准的那面水墙,知道其准强行破阵,吓得所在那面水墙位置的几人迅速四散避开,其它人也不敢耽搁连连手握法决,急忙控制着周围带有光明气息的水龙,试图阻止幽冥火雀破阵。数十道龙鸣齐响,然后张牙舞爪的向着幽冥火雀扑了过去。原本拥有上百道水龙的大阵,因为几人的逃离,却只能发挥一半之威。
    幽冥火雀感受到四周扑向自己的数十道带有威胁力的水龙,并不想放弃喙中一击的她,不得不继续强体功力,只见原本暗紫sè翎羽所覆盖的躯体紫芒大涨,滔天紫焰溢出包裹了幽冥?br/>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九天星战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