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九天星战 > 九天星战第3部分阅读

九天星战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冥火雀整个身体。正在此时几十道ru白sè水龙也如约而至,却被幽冥火雀身体上冒出紫火所阻,水龙依旧翻腾着拼命的往幽冥火雀身上扑去,两股能量做着激烈的对抗,有的水龙被紫火所吞,惨烈鸣叫一声吼就消失了,也有些水龙,数条同攻一个部位突破了紫火打在了幽冥火雀的躯体上,令其暗紫sè的躯体上局部覆盖了一层白sè的晶莹,淡淡的光明元素气息从晶莹中透出。
    “啾”一声惊天动地的鸣叫,一道直径数米的圆柱形火焰从幽冥火雀啄中喷shè而出打在她前方的水墙之上,ru白sè的水墙之坚持了几息就消散无踪了,接着周遭的水墙与水龙也都慢慢消散,外界依然一片漆黑,只有远方星球点点闪耀的光辉。
    幽冥火雀不带一丝情感的眼珠看得众人头皮一阵发麻,百龙困妖大阵已破,这时谁都不敢在对幽冥火雀动手,二十多人与一兽一下都安静了下来,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噗”幽冥火雀内伤没压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幽冥火雀感受到体内内伤越发沉重,要收拾掉二十个入星强者肯定要花一番大功夫,那时追兵早已追上自己,凭借现在自己这身伤势在跑就难了。
    “再敢拦截者,定杀不饶”。幽冥火雀两只比灯笼还打的眼珠狠狠瞪了众人一眼,转身飞走了。
    幽冥火雀离开的瞬间,张卢明身形一瓢来到了幽冥火雀吐出来漂浮在星空中的那团鲜血旁边,手中一个瓶子一晃,那团鲜血就被吸了进去。随后大喊一声:“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追”。
    众人并未阻止,因为这次百龙困妖大阵所用的材料都是张卢明所出,耗光了它多年所收刮来的积蓄,若让幽冥火雀逃走,他几乎就是血本无归了,这点鲜血只能弥补他十之一二的损失。
    “张星主,幽冥火雀已破大阵,我们在追上去跟送死没什么区别,老朽先告辞了”。一位黄衣年过半百的老者一抱拳后说道。他们的天赋与运气可不如张卢明,一星境界一千多年的寿命已过去一半,所以样子显得苍老,而张卢明三星境界修为三千多年的寿命才过去几百年,所以现在看着还像二十出头左右。一般只要寿元足够,只要长到二十来岁的年纪就不会在长了,但也有一些秘法可以让你保持童年之躯或让你加速苍老。
    “是啊,张星主,你没看到幽冥火雀眼中的杀意么?若是我们在追上去,会被杀死的,我宗也只有我一个入星者,若老朽死了宗门就沦落到二流宗门了,老朽也告辞了”。
    “张星主,老朽宗门内也还有事未处理,老朽也要赶回宗门处理宗门大事”。
    顿时一群人中出来十几人与张卢明告辞。
    张卢明想到自己这次为了留住幽冥火雀基本把身家都砸了进去,若不能留下幽冥火雀不但分不到好处,还要得罪安娜星主那老妖婆,若是被那老妖婆整治,他的星主之位都保不住,到时候他就是暗无天ri。
    “哼,都不许走,幽冥火雀伤势加重,肯定需要大量灵气疗伤,它所走的方向就要经过地球,到时候低阶修真者的jg血就是它最好的补品,谁若是敢离开,我就把幽冥火雀吸引到他的宗门去,到时候可别怪我张某人没给你们留情面,让他的宗门灰飞烟灭,连不入流的宗门都不是,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张卢明疯狂大叫,也不在顾忌自己的言辞是否会得罪人,说完后张卢明就带着自己的四个一星境界手下向着幽冥火雀飞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哼!幽冥火雀杀入地球,生灵涂炭,你们忍心吗?若是必定需要有人牺牲,到时候你们别怪我张某人也无情”。令一个姓张的中年男子大义凛然的说道,威胁之意非常明显。他是天剑宗的掌门,也是三星修为境界。他自然不在乎是否生灵涂炭,只要自己的亲人与宗门不被幽冥火雀当做补品就行了,而且他还要完成上面给他的任务,也是拖住幽冥火雀等待上面来人擒杀。
    像这种快到圣阶的九星巅峰灵兽,浑身都是宝,更别说这种身受重伤的,这么好的机会,任何势力都不会轻易放弃的。同阶修为的人与兽比拼,人类大多数都不是兽类的对手,而且一些血脉强大的兽类还可以越阶虐杀人类。只有同样身具强大血脉或修炼一些强大功法的才能与同阶兽类抗衡。再不然就是体修这种凭借强大肉身搏杀一切的能力有希望与同阶兽类抗衡,体修在前期与仙修搏杀,丧命的往往是体修,但是体修一旦达到入星境界,从凡尘之中超脱出来,几个同阶修仙都不够体修虐杀的。但体修修炼时的苦与境界进阶的缓慢,使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这一条道路。
    “张掌门,你也跟着起什么哄啊?为了张星主许下这么点利益,不小心丢掉小命,可不值得啊”。
    “我是什么意思,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若是想保宗门平安,就跟上去,我们走”。说完张姓掌门就与他们宗的一位太上长老离去了。天剑宗一共四位入星强者,能来两位也算是大下血本了。
    张掌门离去后,众人不由苦笑对望,心都思忖着“看来这张姓之人以后还是少打交道,怎么事情一出现问题,就出言相要挟,求着自己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都走吧,我可不希望本宗成为牺牲品,那样老朽以后有何面目去面对九泉之下宗门的历代祖先?”一褐发秃顶老者说完后也飞身跟了去。
    最后众人也只能苦笑着跟了上去。
    此时凌宇刚刚从入定中醒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发现自己的仙修境界已经达到炼气中期,丹田内原本丝线般游离的真气粗大、凝实了不少。神识修为也进入了起始的秘神境初阶,脑海中一团淡淡的灰sè能量形成,只是看上去是那样的稀薄。只有体修境界还是如以前那般还是锻体中阶。
    检查后凌宇大喜,这修神诀果然了得,短短三天时间,竟然硬生生的把自己仙修境界提了一阶,普通人若想提这一阶恐怕得一年时间。但待他留意到身边情景时,大喜顿时变成大忧了,只见原本闪耀着莹白光芒的三千一百块下品灵石,只剩下最外围的几十块灵石还有灵气,其它的则全部变成了普通的小石头。
    “三千块下品灵石,给一个傻子练也能练到化液初期,而自己仅仅提升了一阶,这修神诀实在是太坑了,自己以后怎么办?从哪去在弄灵石,而且这还是修神诀第一重前半段,后半段所需灵石肯定更多,突破段估计自己连戏都没,若是自己摆阵时不是三千一百块,而是三千块,灵气不足以达到前半段修炼完成会怎么样?”想着想着凌宇就冷汗淋淋。
    迅速收拾好剩下的几十块下品灵石,凌宇就像学院方向走去,心头却无比沉重,一点都没有进阶的喜悦感。此时的他已经在考虑是否要改修其它功法了。
    幽冥火雀终于在一个时辰后发现了地球这个生命星球,这个发现令她心头一喜,感受到覆盖在自己身体翎羽之上隐隐作痛的光明元素正在像自己皮肤内侵蚀,身受重伤的飞行速度大降的她急需补充体内的灵气疗伤,不然就会被后面追兵赶上,所以她想也不想的就朝着地球方向一头扎去。
    世安镇,一个人口不过万余,占地不过十多亩的小地方,这里的人靠着紧邻大山中采集一些灵果,灵药贩卖为生,总体修真水平也还算不错。大多都达到了炼气阶段,几十人中也能出一个化液期,凝固期的也有那么几个。就这样一个安静富足的小镇今天却迎来了一场毁灭全阵无妄之灾。
    当人们还在街上闲逛溜达时,发现上空的阳光突然被一块y影罩住,抬头望向天空时,发现一头长达百丈,全身暗自sè翎羽覆盖,周身还有几块白sè的晶莹,就像被雪冻伤了样般的巨大鸟儿急速飞向小镇,人群拥挤的地方,直接被巨鸟一群一群吸入啄中,落单的则被巨鸟鸟爪抓死,送入口中,或是直接被巨鸟叼入口中咬碎吞下。当人们争相躲入家中时,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只见巨鸟双翼一扇一扇,一簇簇暗紫sè的火焰就从双翼中扇出,直至燃至小镇的每一个角落,巨鸟才一扇双翼腾空而起,飞离了此地。待巨鸟离开后,几位躲藏在家中的凝固期强者才敢驾驭法器腾空而起,也只来得及从火焰中救出寥寥几十人,而小镇的其余人却全部葬身在滔天紫焰中。紫焰烧了几天几夜,才在一场大雨的到来下熄灭。
    幽冥火雀正在寻找下一个目标,袭击的那个小镇并未令她满足,她只在初入小镇时,杀死并吸收了数百人的jg血,其余人反应过来后全部躲入家中,她可没时间慢慢寻找,索xg一把大火把整个小镇全部烧掉,对人类的恨驱使她这么做。此时她巨大的身躯飞翔在蔚蓝的天空中,脚下的山川地脉上的所有东西都不能逃过她那敏锐巨大的眼睛。但他却不知她飞行方向的下一处就是建元城,而张卢明等二十多人也在向那个方向赶去。
    张卢明等人在回到地球后,无法确定幽冥火雀行踪,张卢明就立刻拿出了乾坤袋中的联空石联系了安娜的星卫队队长,从星卫队队长那得到一个幽冥火雀飞行的坐标后,二十几人就立刻动身,准备在建元城拦截住幽冥火雀。
    ;
    第七章学院大战
    建元城,天元学院中部校区,这是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大广场,广场上有专为学员提供修炼法术的试金石,这是一种凝固期以下境界无法破坏的漆黑石头,拥有强大的变形xg与自我记忆恢复原状的能力,上百个两米宽五米高的漆黑巨石,就这样耸立在广场东南一角。此时正有上千人在巨石边,少数是检验自己功法效果,大多数则是怀着能被师长看中的心情在卖弄着自己的法术。
    广场西南角则是比武场所在地,比武场是四根直径一米的石柱围成的两百来个平米的场地,每根石柱上有十个插槽,插槽可放入灵石,灵石可为整个场地提供能量护罩,场地内还有专门轮班监护的师长,避免学员因为比斗而发生无谓的死伤,同样在这里能表现出强大的战斗天赋,或许还能被师长破格看中,比如只达到炼气巅峰就被师长收为宗门预备弟子,这里却只有十个场地,因为这里的比武场是贵族子弟的游戏,就算每个石柱只放一块下品灵石,一次比斗就要消耗四块下品灵石,没点家底还真玩不起,穷人家的子弟比斗都会选择到东边的天缘山脉中去,但这不妨碍大家看热闹的心情,现在这里依然围着上千人的队伍,能看到一场jg彩的比斗,也会使心情愉悦不少。
    广场的东北角则是兵器修炼之地,刀、枪、剑、戟,棍、棒、叉、锤、扇、锁、链,十八般武艺应有尽有,虽然这些jg钢制作的普通武器不能承受强大灵气的灌注,但这并不妨碍这些学子对研究兵器武功招式的狂热,这里依然有上千人,有些正拿着兵器演练,身体上下翻飞,有些着盘膝抱着武器冥思苦想,有些似乎发现什么了不得招式jg髓,高兴得手舞足蹈,仰天乱嚎。
    而广场的西北角,也是凌宇经常去的地方,就显得比较的冷气,只有百来人在里面走动,因为这里是炼体之处,一些装满星辰砂用于绑在身上各处的沙袋,星辰沙除了有比普通沙子重几十倍特xg外,还有炼器和打造兵器时偶尔用到,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还有一个足球场般大小的cāo场,提供给这些学子负重跑用,凌宇一直想把这些沙袋背在身上,可是一旦离开东北角这个范围,监督的师长就会立刻要求归还。还有一些巨石、巨鼎是提供给这些学子练习举握用的。另外最有特sè的当属,九个一样被四个石柱围着的场地,场地内四周摆放着数十个机器,每个机器九个炮口,石柱与机器上也同样有着插槽,一但放入灵石炮口内就会打出小球,其中左边三个场地打出的是皮制作而成的小球,这里的机器每个放入一块下品灵石就能启动,中间的三个场地打出的是铁制作而成的小球,这里的机器每个最少放入三块下品,才能启动,最右边的三个场地打出的却是星辰砂制作而成的小球,这里的机器每个最少放入十块下品灵石才能启动,可以说这里是学院内最贵的销金窝了。这时最左边的三个场地都有人在使用,每个场地内少则有数人,多则十多人在里面练习着反应速度,从人数来看,他们应该是合资共同使用的。这个项目也是东北角唯一能吸引这些仙修学员们的地方了,比起那些枯燥又辛苦的项目,这里无疑更适合他们。
    此时凌宇正站在整个广场的zhongyāng过道,看着四面的喧嚣,凌宇在思忖着是直接回寝室,还是去试金石处,检验一下自己的火球术的伤害,在天缘山脉时到处是树木,因此他不敢在那里检验自己的修炼成果。
    “快看,天缘山脉那边好像起火了”。
    “是啊,这火焰怎么是暗紫sè的?”
    “我看有点像地底的幽冥之火”。
    “师长快看那边好像起火了。”
    “起火了,起火了”。无数学子的惊呼声,使大家注意到了天缘山脉那边的异样。
    看着天缘山脉靠近学院一侧的大片山区飞腾暗紫sè的火焰与冒着的滚滚的黑烟,凌宇也是一阵郁闷,“自己怕引起火灾,不敢在里面实验法术,这是哪位师兄这么有魄力,一烧就是这么大一片,难道他就不怕学院怪罪?看这火势估计谁的保不住他,还好自己出来得早,也不知道会不会烧死人?”。凌宇这么想着其它师长可不这么想,师长些知道这种火,这种火势肯定会烧死在里面的所有弟子,“众位道友,大家快一起进去救人”其中一位师长大喊到,声音之大压住了整个广场所有人之音,明显其修炼过音波方面的法术。
    这一喊瞬间惊醒了在场的所有师长,只见上百个身影同时驾驭法器腾空。
    “啾”一声高亢的鸣叫震动云霄,也震落了没有防范准备,且立足未稳的上百个师长,只见他们同时升空,又同时与法器一起被震动在地,上百件法器与地面的撞击,发出“叮叮咚咚”声与人体落地时发出的“噗通,噗通”声交织在一起,惊呆了数千学员。
    不久后一个略大的黑点就从山脉中飞出,瞬息间就飞到了天元学院中部校区的广场上空。等人们看清飞近的黑点后,才发现他是多么的巨大,几乎有十个足球场连在一起的大小,它的身躯完全可以占据学院zhongyāng广场其中一角。
    所有人被巨鸟威势所慑,争相奔逃,从四个修炼之地挤像zhongyāng广场,凌宇却认为人越多目标越大,所以反其道而行之,挤回了自己平常所修炼的西北角。
    巨鸟果不其然的把目标对准了zhongyāng广场人最集中之地,鸟喙每次一吸,数十人就被它吸入腹中炼化掉了,不到一分钟幽冥火雀就吸收了数百人。原先被震落的上百名师长看到数百名学员死于鸟腹之下,不得不祭起法器腾空,围绕着巨禽施放各种法术吸引牵制起巨禽注意力。只见五颜六sè的法术与法器打在巨禽羽毛上却连一片羽毛都无法撼动。
    幽冥火雀没有在意眼前的攻击,鸟眼隐约看见远方疾驰而来的二十多个小黑点大怒:“烦人的东西又追上来了,不给他们点教训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愤怒中鸟喙叼下一个正在其周围上串下跳的身影,用力一咬鲜血飞溅,连人带其法器碎片一起吞入了腹中。鸟爪更是不停歇,一下抓住两人捏死,丢入口中。
    转瞬间,二十几人已经飞至幽冥火雀头顶,幽冥火雀却无视他们,继续杀戮在他四周翻飞的身影,这么一会的时间已有十多名师长死于喙口与鸟爪之下。
    “你们不是其对手,你们赶快退下,赶紧去疏散人群。”各宗门掌门见幽冥火雀无视自己等到来继续杀戮其门下弟子,纷纷祭起手中法器、法术准备出手。
    幽冥火雀感受到法术波动,这才腾空飞高,与这二十多人飞到了相同高度,二大阵营遥遥对望,只是幽冥火雀一人的身躯的阵营就比对面二十多人的阵型看上去有气势多了。
    各大掌门都直接动手,不敢多言,多言被幽冥火雀惦记上,就跟找死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大家都聪明的保持了沉默,各自运转手上术法,谁都不会主动去当那个激怒幽冥火雀的白痴。
    只见天剑宗掌门手中一柄青sè长剑,迅速变大,青sè光芒也随着长剑的增大而越发盛耀,而青sè长剑一直长到几十丈大小才停下来朝着幽冥火雀劈去。
    张星主曾经是他们中最富有的,此时他同时祭起两把灵器,一锤,一鼎,锤是普通大小并没有放大就像着幽冥火雀砸去,但锤上光华内里流转,令谁都不敢小觑。鼎也是一样变得异常高大,跟着青sè巨剑像着幽冥火雀压去。
    能与之比灵器的也只有炼器宗掌门了,一鹤发秃顶老者,左手托着一个钵盂往下轻轻一翻,盂中之水就如瀑布般倾泻而出,形成一圈圈水状龙卷风,足有十数道之多,右手则握一玉扇,扇面上上还依次排开好几个火焰标记图像,他每次一扇动都会同样出现一个火焰状的风暴,直至出现十数道,二十多道水与火的风暴同时向着幽冥火雀打去。
    一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头带骷髅面具之人则是放出一头全身腐烂异常,身上黑气缭绕的人形尸体向着幽冥火雀扑去。
    就这四人与天剑宗的一位太上长老浮立在幽冥火雀的正前方,其它人则是呈半包围圈的分散浮立于空中。
    其它掌门与太上长老也各施其法,或灵气,或法器,或法术,空中顿时就在各sè光芒的印照下变得华丽异常,煞是迷人。
    已跑至广场各个路口的普通学员与一些预备弟子也不慌乱奔逃了,都停在原地观看着这一场罕见的大战。
    一个个口中还惊呼着:“快看,那祭出巨剑是天剑宗掌门,他旁边的老头是他们宗排行第三的太上长老”。
    “还有,那个是张星主,我们地球的星主”
    “那穿黑袍,头带骷髅面具放出人尸的是尸煞魔宗掌门,传说从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而见过的都已经被他杀死了,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还有那个鹤发秃顶老者是………………………”不少认出大人物的学员都驻足纷纷议论着。他们都认为在这些地球上最强者的保护下,自己是百分百安全的。而少数认出幽冥火雀的品种,知道其厉害的学员则早已逃得远远的了。而从zhongyāng战场撤下来的数十师长和四处赶来的数百师长开始疏散这群学员,这么大的动静早已惊动了方圆几百里。所以四面八方都有凝固期强者驾驭法器而来。疏散工作却异常缓慢,不少人在他们苦口婆心的解释下,仍然不愿离去,后来师长些大怒,直接用法术开始驱赶,火焰追着这些人屁股后面烧,细线般粗细的雷电劈着这些人,人群就这样被他们驱赶着走。一些聪明者,早已跑进校园四区略高的房屋中透过窗户观看起来,虽然距离远了点,视觉冲击差了点,但这比被法术追着烧来得舒服多了。
    此时最尴尬的就是凌宇与和他有着同样的想法的几人了,zhongyāng校区的广场,是被光滑的墙壁围成的一个正方形,四角是四处修炼之地,zhongyāng才有一个十字过道,而四角却被不知明的坚硬铁丝所围住,只有一大口可以出去,那个口的位置就是广场最zhongyāng,而现在的战场就在广场最zhongyāng的上空。
    此时看着人群被疏散,凌宇这些还待在四个角落的人,心开始慌乱起来,若是巨鸟在俯冲下来,首当其冲的就只有他们了。此时见各大掌门大发神威,东南角与西南角所在位置的几人似乎都安奈不住了,身形快速的向zhongyāng广场跑去,想跑进主干道,然后逃离而去。“凌宇”见此情形,心一横,也像着zhongyāng冲去,他可不想到时候都跑出去了,只剩自己一人,让巨鸟连挑都不用挑。只有东北角几人还在犹豫。或许是因为西北角从来人就少得原因,所以西北角只有凌宇一人。
    见二十几人大招像自己杀来,幽冥火雀大怒“真当老娘没货好欺负是么?”。幽冥火雀发起狠来,不顾重伤的身体,拼命催动体内真元力,从口中祭出一根丈许大小的宝羽,羽毛灿灿生辉,宝光流转,暗紫sè的光芒压过了二十几人所放得所有光芒。
    就在宝羽,飞出幽冥火雀喙中的瞬间,各大掌门连忙找回还没有打在幽冥火雀身上的各种法术与器物。
    天剑宗掌门立马找回了自己的青sè巨剑,巨剑不断缩小,缩到刚好挡住自己与身边同来的太上长老的大小,这个太上长老所召回的镜子形状灵气却在巨剑后只挡住了自己,随后张掌门与其身边的太上长老各自为自己加持了各椭圆形护罩,护住了自己的全身。
    鹤发秃顶老者则是把二十多道数丈长宽水火形龙卷风一字排开,形成了二十多道水火墙,钵盂口向下悬于其头顶,一道无形的护罩就把他罩了进去,右手中的玉扇则紧握手中严阵以待。
    黑袍骷髅面的尸煞魔宗掌门让其祭出来人形尸体挡在其身前,手中一黑葫芦喷出浓浓黑雾,黑雾把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张星主更绝,招回的巨鼎,扣到了自己的身体上,整个身体都被巨鼎盖住,手中一大锤也是紧握在手。
    看到幽冥火雀要拼命,其它人也都纷纷拿出自己最强大的保命手段,护住自己。
    突然宝羽上的光芒一强,万千数寸长的暗紫羽毛就如流星般像着众人shè去,每根羽毛之上暗紫sè的火焰还在跳动。
    无数羽毛砸在器物上,发出叮咚的脆响声,众人拼命调动体内真元力加持于灵器之上,苦苦支撑,苦不堪言。
    咔嚓的碎裂声,几息之间,连连作响,随后几声惨叫声,有几人先后掉落,而站在幽冥火雀正前方的五人,无疑是承受火力攻击最猛的地方。
    此时炼器宗掌门,在听到几声惨叫后越发心惊,他身前的二十多道水火墙早已不见踪影,频频有翎羽穿透钵盂护罩,他只能用手中玉扇去挡,羽扇的扇面上都出现了些许裂纹,最可怕的地方是裂纹处,暗紫sè的火焰跳动,似乎在侵蚀手中灵器的样子,突然jg光一闪,又一道暗紫流光突破钵盂护罩直刺向鹤发秃顶老者额头,老者不得不再次用玉扇去挡。
    “咔嚓”一声,扇面被击穿一个大洞,翎羽插入老者眉心,老者惊恐的瞪大双眼,至死都不相信自己jg心炼制的灵器会这么轻易的被破掉,随后暗紫火焰在老者颅内烧起。
    另一边天剑宗掌门处,巨剑早已偏题鳞伤,一个又一个的大洞,洞沿处暗火在向里面侵蚀,张掌门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这柄灵剑就毁了,张掌门单掌一晃把巨剑收进了自己的乾坤袋中,待战斗结束后在修复上面侵蚀的暗火。他这一收,他旁边的太上长老可就撑不住了,原本他的灵镜只需要抗击,巨剑洞口处偶尔穿过的翎羽,现在却要抗住自己身体大小的翎羽,几息之间他连人带灵镜一起跌落高空。而张掌门身上还有灵宝,翎羽打在他身上只发出叮当的声响。
    又过去几息,尸煞魔宗的掌门也跌落下高空,他祭出的那只尸鬼早已被打成了腮帮子,模糊得只剩下一团烂肉。
    正面抗几下能活下来的也只有天剑宗张掌门和张星主,张星主的鼎同样变成了腮帮子,可是他手中的锤却完好无缺,透过鼎穿进来的翎羽,全被其手中大锤打落。
    看着众掌门被巨鸟杀得大败,下方跑动的凌宇几人影跑得更加坚定,跑得更加快了,心里想着“若是众掌门都死了,到时候想跑都来不及了”。
    而在远处观看的一众人,也是个个心惊,“众掌门都死了,那只巨鸟是否会直接屠掉建元城”,这是大多数人都担心的问题,而一些宗门预备弟子和宗门师长看到陨落的时自己宗门掌门时心里升起了种绝望感,宗门唯一入星级强者的陨落会导致整个宗门沦落为二流门派,在地球上宗门所能获得的资源一定会被个大宗夺去大半,这样会导致加入其宗门的所有人在资源上的获得都会大减。
    而在东北角的四人在看到炼器宗掌门陨落时也是一阵黯然。而四人正是顾云与刘平等师兄弟四人,林萧已经进入了宗内,成为正式弟子。
    “顾师兄快看那陨落的好像是我宗的掌门,完了,我们以后的前途全完了”。顾云其中一个师弟黯然道。
    “不要吵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我们脱掉这身皮,另入一宗,反正我们现在也还不是宗门正式弟子。”顾云淡淡的说道,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如何保命。
    顾云的师弟脸上似乎有些忌惮,“那我们如何像师父交待啊?”
    顾云嘴角一翘,“交待?还需要交待?你认为宗门都这个样子了,拜入宗门其它师长的弟子会淡然吗?恐怕退宗的弟子会多如牛毛,到时候我们顺带一提,估计师父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在留我们,说不定师父他自己都会有退宗的想法”。
    刘平不削的看向顾云,心里越发瞧不上这个师兄“哼!能活着走出去再说这些吧”。
    ;
    第八章虎口夺食
    天空连续跌落七八人,也不过是十来息时间的事情,尸煞魔宗掌门身陨后,被幽冥火雀祭出的丈许长的翎羽也黯淡了下去,万千羽毛的激shè也停止了,这种催动真元力大面积杀伤的招式不是重伤后的幽冥火雀能够长时间坚持的。
    数声鸣叫,伴随着几团幽冥火雀的jg血喷出,幽冥火雀迅速把那根翎羽收回其体内,然后一个俯冲就像着,还未落地的七八个尸身冲去,剩下的近二十人就这样傻傻的站着,竟无一人敢阻。
    直至幽冥火雀把第一具星级强者尸体吞掉,张卢明才大声责问道:“你们怎么不拦住它,难道要等它吸收掉几具星级强者的尸体,恢复好体内真元力?”。
    无一人回答他,除了跟随他而来的三个人,低头没吭声外,分别是星卫队队长,副队长以及他的近卫队队长,而他的近卫队副队长也已经身死,马上就将进入鸟腹之中,其余众人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怎么不去拦”的意思很明显。看得张星主城墙厚的脸皮都不禁红了一下。
    “张星主,幽冥火雀想要完全吸收消化掉化为自身真元力,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之事。好了,众位我们只需抱在一起坚持片刻,就会有援军到来,切不可分散,否则就会被幽冥火雀逐个击杀,沦为他腹中裹腹之物。”天剑宗掌门先出言安慰了下张星主,怕众人逃离的他又出言提醒了一下被幽冥火雀吓破胆的众人。
    张卢明觉得眼前这个天剑宗掌门看上去顺眼多了,说话这么得体,解了自己尴尬之围,考虑着自己是否太过敌视和打压天剑宗了。他却不知道天剑宗掌门说的援军并不是他想的援军。
    天剑宗掌门说完就拿出一个药瓶,取出三粒药丸吞了下去,体内功法运转就这样在空中回复了起来。
    众人见状,也不多言,各自拿出自己的顶级回气之物,也开始回复了起来,为即将到来的再次大战做准备。
    凌宇在广场zhongyāng主干道拼命的狂奔着,见巨禽下扑几具尸体更是被吓惨了,玩命似的提高着速度,凭借他锻体中期的修为,他是正在飞奔的数人中跑得最快的,他们所选的逃跑方向都是人最多的南校区,而凌宇所在的西北角,却是比几人离南校区更远,原本数人都领先凌宇几公里的,但此时的凌宇反而跑到了最前方,只要在一分钟就可以跑出,zhongyāng广场范围。
    可是就在这时,“噗、噗、噗、噗、噗”五声,五团幽冥火雀jg血砸到了凌宇头上,砸得凌宇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坐起身揉着疼痛的头部,感叹这巨禽jg血怎么在空中凝而不散,砸人却像石头砸中自己般疼痛,刚想骂娘暗叹自己倒霉的凌宇,感受到体内一股燥热感,侵入自己皮肤的巨禽jg血似乎在改造自己的骨骼、血肉、经脉。想起书上所写炼体最快的方法就是用强大体魄生物的鲜血浇灌自身的话语,高兴过头的凌宇又立刻扑倒,在这摊jg血里滚来滚去,然后又从乾坤袋中拿出空坛子装了起来。
    这把跑在凌宇后面的几个哥们看呆了,几人都暗自佩服“这哥们真厉害,要血不要命”。虽然仙修的修为需要体修境界支撑,但是平常突破仙修修为时,体修境界也会随之提升一点,这一点就已经够支撑修为了,所以无需为了这点jg血去拼命。每个人跑过凌宇时,还不自觉的对着凌宇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却不知道凌宇体内的真气凝实程度是他们的数倍,所需的体修修为支撑也是他们的数倍。
    而真正迫使凌宇留下的真正原因是一颗迫不及待想变强大的心和修神诀上的一句口诀“先修身,在修心,后修神,最后练境。身稳则心稳,心稳则神稳。身稳、心稳、神稳,境永存。四境稳固方可容天地万物,纳诸天万法。必成神!”。
    幽冥火雀在吞食完几具身上带紫火的尸体后,就开始盘算着撤退了,因为她在这里待得够久了,在磨蹭下去追兵就上来了,环顾四方一眼,看到了一个可恶的蝼蚁般的人类正在收集自己jg血的,一怒之下一个俯身就像那个可恶的人类扑去,准备干掉这个人类后在撤退。
    凌宇看到天空中的巨禽俯冲飞向自己,因为自己的贪心,肠子都悔青了,连忙把装满的几坛子放入乾坤袋中,起身亡命奔逃,奔逃中还回头观望,这一观望让凌宇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凌宇就算会飞也无济于事。知道必死的他,拔出了身上随身佩戴的jg钢长剑,转身直视俯冲下来的巨禽,心中默念道:“父亲,母亲,雪儿,宇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他被巨鸟含在口中的瞬间,一滴晶莹的男儿泪从空中滑落,此时他全身都被巨鸟含在口中,只有头部露在鸟喙外对着天空,也是此时他见到了它毕身都难忘的“一剑”。
    凌宇只见巨禽头顶几百米处,凭空突然出现一相貌奇特诡异的男子,里面穿着黑sè的紧身衬衣,下身一黑sè的紧身休闲裤,勾勒出其完美的身材,外面一袭红sè立领斗篷,十分惹眼,但是其脸上经脉股凸,眼睛也是全白的,只不过眼球的白要浅得多,眉宇之间竖起一条眼缝,像极了传说中的天生天眼,满头银丝随风轻轻摆动,就这样的男子很突兀的出现在了空中,出现在了凌宇眼前。
    这男子眼中jg光一闪,漫天的杀气溢出,一紫、一金、一红三柄能量聚成的光剑凭空出现在男子身前,三剑瞬间融成一柄三sè彩剑,剑身高速旋转向下方的幽冥火雀胸腹刺去,直接穿透幽冥火雀的胸腹,刺穿心脏,直至没入地面数百丈才完全消散无踪,而幽冥火雀一声惨鸣,才离地几米的身子,又重重的砸回了地面,溅起一地的灰尘,而幽冥火雀的胸腹早已空空如也,大片的鲜血从伤口处喷洒而出,而这一切从男子出现到结束,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男子至始至终就站在那里,连手指头都没移动过半分。
    幽冥火雀张喙一声惨鸣之中,凌宇也顺着其喙跌落了进去。
    凌宇看呆了,他感觉男子出现的这一瞬间是如此的漫长,男子出现到杀死巨禽的画面反复在脑海中回放,直至定格,男子的强如神灵般的实力,深深的烙印在凌宇心中,也对他毫无反抗能力的弱小狠狠刺激了一把,他越发的对变得强大无限向往,在跌入巨禽体内时,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急于变强的凌宇脑海中产生。
    就在男子出现的一瞬间,天剑宗掌门张永年就飞快的向其飞去,到了其身边恭敬一礼:“拜见少主,恭喜少主练成心剑”。
    男子嘴角微微上翘:“张门主,不必多礼,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回去我定会禀明父亲,让他老人家好好赏赐你”。
    张永年额头汗渍微露连忙道“不敢,不敢,在下所做皆是分内之事,怎敢劳宗主他老人家cāo心”。张永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每次看到这个少主都会感到一阵心悸,感觉对方就像洪荒猛兽般,稍不小心就会尸骨无存,所以不敢邀功。
    “行了,等我先将幽冥火雀尸身收了”男子对张永年的话语毫不在意。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处空间一阵扭曲,扭曲的空间中一艘巨大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九天星战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