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小说 > 九天星战 > 九天星战第4部分阅读

九天星战由紫幽阁(m.newmao.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星际战舰开了出来,其体型丝毫不亚于刚死的幽冥火雀。
    星际战舰头部做成了龙头的形状,身躯与尾部像鱼类,龙头部一个金属舱门打开,数十个穿着军装的星级强者就飞了出来。
    同样穿着军装的张卢明看到安娜星主的星位队队长到来,一阵亲热感袭来,刚刚还愁眉苦脸的他,一刹那间又chun风满面,立刻就迎了上去。刚刚看到天剑宗的少主到来,他连上前的勇气都没有,因为那少主的手段就已将他折服,他可不敢前去触其眉头。张卢明别的不行,对于记住自己有可能打交道,而惹不起的人的资料,那是记得相当牢固的。而那天剑宗少主在出现的那一刻,张卢明脑海中就浮了其资料,“李元飞,天剑宗少主,天剑宗第一天才,超越建宗以来历代所有天才,以不足三百岁之年达到九星巅峰境界,天生天眼,天眼能力未知,是已定下的下届天剑宗宗主,天剑宗所有高层都对其寄予厚望,认为此子ri后必定能带领天剑宗走向辉煌”。
    这时看到自己的援兵到来,立马就找到了主心骨,这次的投资也不会像刚才那样感觉空落落的,“想来对方也不会想得罪安娜星主这个达到圣阶的人吧,而且莉莉队长那边一来就是二十多个星级强者”。
    “莉莉队长,天剑宗少主来了,他……………”。张卢明亲热的迎上去。
    “你不必多言,我自有主张”。莉莉一摆手打断了张卢明,她根本懒得听,在她看来这个张卢明办个小事都办不好,还把天剑宗少主这个难缠人物给招来,就是一个偏远山区的土包子,简直没有资格与她对话。她直接朝着李元飞飞去。
    张卢明原本挂着笑意的亲热脸庞,被这一冷屁股冷得不轻,顿时愣在了原地,面子上挂不住的他在莉莉队长飞远后小声轻轻一哼。
    “李少主,这幽冥火雀可是我们苍狼星追捕的逃犯,杀了我们星卫队数百人,安娜星主特意吩咐过,让我们将它带回去,你看是不是可以?”莉莉飞到李元飞身前后客气地说道。
    “你是谁?”李元飞漠然的看着对方,把脑海中的身影搜寻了几遍都没想起眼前这人是谁。
    “李少主真健忘,在下苍狼星,星卫队长莉莉·琼斯,曾与少主有过数面之缘。”莉莉见对方竟然不记得自己有一丝恼怒。
    李元飞裂开嘴角:“呵呵,莉莉队长既然身为星卫队队长,不会连谁击杀的猎物是谁的,这么浅显的宇宙基本法则都不知道吧?”
    莉莉一直也是强硬派,见对方没有归还的意思语气也越发不善:“照李少主的意思,我们苍狼星的人也可以随意去你们天剑星去随意猎杀,取自己所需咯!”
    “当然,如果你们有实力的话,我天剑星随时欢迎”。李元飞露出一丝杀意。
    “好吧,李少主我们能不能好好谈一谈,我苍狼星只需要幽冥火雀体内的妖丹和灵器,其它都归李少主,并且我苍狼星会记下李少主这一次恩情”。莉莉打算退一步,只准备把妖丹和灵器两样最珍贵的东西带回去。
    “不行”。李元飞语气冷漠不带一丝商量的余地。他这一次就是专门为了幽冥火雀而来,好为ri后突破圣阶进入宇境做准备,而且他是从来不和没实力的人讲条件地。
    “动手”。见商谈无希望,莉莉也不拖泥带水,断然大吼,而与她前来的三十名入星级下属也心有灵犀的向着李元飞扑来,而莉莉则是直接向着下方几百米的幽冥火雀尸体扑去,何况幽冥火雀最珍贵的就是其内丹。
    李元飞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身形一闪就挡住正在下冲的莉莉,也不见其有什么动作,三十一柄一米多长的光剑就在其周围空间出现,瞬间就向着对面的三十一人刺去,而刺向莉莉的那把比其它三十把的光芒要强上数倍,噗、噗、噗,伴随着三十几声痛呼声,三十一把光剑刺进了三一人的肩骨,然后shè入高空消失掉了。这一幕让正在观看的众人惊呆了,李元飞在眨眼这间就击伤了三十一名星级强者,这比其击杀幽冥火雀更让人震惊。
    “看在你琼斯的姓氏上,今天饶你一命”。李元飞淡淡的说道。琼斯家族是苍天宗内的一大豪门,很多琼斯子弟在苍天zhèngfu担任重要官员,不是天剑宗这种中级宗门可以招惹的,所以李元飞并不愿意过度招惹。而各宗为了与九天宗分庭抗礼则成立了宗门联盟,虽然天剑宗也是宗门联盟里其中一员,但李元飞不会天真的认为宗门联盟会在意天剑宗这种小宗的死活去跟琼斯家族翻脸,虽然李元飞也不认为琼斯家族会为了一个八星境界族人和天剑宗过不去,但有强大背景的人还是值得他做事留一线地。
    “你,你,你…竟然修炼成了心剑这种连圣阶都未必能修炼出的神通,在下佩服,今天李少主之恩,我莉莉·琼斯记住了,我们走”。莉莉十分震惊,手掌扶着受伤的肩膀怨毒的看了李元飞一眼,然后就与其手下朝着星际战舰飞去。今天这仇结大了,莉莉暗恨,已经在盘算着一定要在李元飞未成长起来前请安娜星主将其抹杀掉。
    李元飞看到对方怨恨的眼神邹了邹眉头,右手两指轻轻一抬,一根细如丝线的剑气就向着莉莉后脑勺激shè而去,在其进入星际战舰之前打了进去。
    而当事人莉莉却丝毫未觉,更不知道自己怨恨的一眼会导致自己丧命。几个月后躺在自己家中床上修炼的莉莉·琼斯神识被绞杀一干二净,而前去调查原因的人,却没发现任何异常,一个八星境界的强者就这样莫名死在了家中。
    干完这一切,李元飞飞到幽冥火雀尸体旁,手一挥,长达百丈的尸体就消失无踪了,只留下了被李元飞剑气所打出的丈许宽,数百丈深的坑洞,之后李元飞身形一晃就消失无踪了。
    而另外二十来名在与幽冥火雀战斗中得以幸存下来的二十来名星级强者在扑灭了天缘山脉紫火后也相继离去。这当中最郁闷的当属张卢明了,付出了全部家产只换得了一团幽冥火雀jg血和安娜星主的记恨。
    而在他们都走后,长达数百丈的深坑中,一个全身是血的少年用一把漆黑的匕首,一下一下的往上攀岩着,在此之前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还有这样一个实力低下的蝼蚁,幽冥火雀的气息给了凌宇最大的保护,使得所有人都忽略了他,后来凌宇又藏于这地底深坑中,更是让人难以发现。凌宇在跳出深坑后,不顾从远方赶来围观的人异样的眼神,拼命的往天缘山脉的方向跑去。
    众人还以为他是被战斗余波所伤,吓傻了。只有与他同时逃跑的数人知道他身上是灵兽jg血,而他们此时正在南校区方向,而凌宇却往东校区方向逃去。现在的凌宇十分激动与害怕,就像抢了数百万巨款的逃犯一样,他所抢的还是一个手指头都不用动就可以把他碾死的人。
    几天后一个狂奔的血人来到了离学院方向最远的天缘山脉另一头,在胡乱扎进一片草丛中后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天然小山谷。
    山谷四面环山,只有凌宇所进的那头可同时容纳两人并排进入的狭小过道,却被高大的草丛所遮掩,山上有清水流下,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小湖,山的四壁上全是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洞|岤。
    进入山谷后凌宇才敢盘膝坐下观察起自己的收获来,神识透过乾坤袋看到一个拳头大小的金sè妖丹和一枚已缩小到寸许大小流光运转的暗紫sè翎羽以及六坛灵兽jg血安静的躺在自己的乾坤袋内。;
    第九章疯狂突破
    “哈哈…哈哈”看到这些东西都在,自己不是做梦,凌宇一阵狂喜,在这无人小山谷内又癫狂的跑了起来。
    感受到妖兽jg血干涸后附于自己衣服上的沉重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奔跑中的凌宇停在了小湖边,解下了腰间的乾坤袋放于地面,迅速去尽了的衣物小心的盖在了乾坤袋之上,然后凌宇就在小湖中欢快的游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天sè暗了下来,凌宇用山谷内的寻来的木材在湖边搭好了一个小篝火架,凌宇用了唯一会用的火球法术点燃了篝火,只见凌宇一抬手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瞬间在凌宇掌中凝结,轻轻一抛火球落入篝火架的瞬间,熊熊烈火就燃烧了起来,凌宇拿起地上洗干净湿透的白衣长衫和一双白sè平底布鞋烘烤了起来。
    此时的凌宇全身,短寸的头发,脸庞消瘦如刀削斧刻般的棱角分明,原本一米八左右修长偏瘦的体型在幽冥火雀的jg血滋养后厚实健硕了许多,冷酷思考中的他在熊熊烈火的印照下眼中的坚毅更深几分,他已经能看到吸收了妖兽内丹实力大涨的自己进入天剑宗打败雪儿身边的那个男人,重新使雪儿回到自己身边的那个自己。
    “阿嚏”感受到周围温度变化的凌宇重重的打了个喷嚏,身子不由自主的向火边挪了挪,同时体内真气运转,在周身形成了一层透明的保护膜才好了许多。此时的山谷完全暗了下来,荒山野岭之地一阵阵y寒袭来,浓浓的雾气覆盖了整个山谷,使得凌宇在妖兽jg血淬炼过后达到的锻体巅峰修为放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
    “真傻,乾坤袋这么大为什么不多准备几套休闲服”,本就不喜欢这套受人歧视的白衣长衫校服的凌宇感叹自己傻气。
    “咕噜咕噜………”肠胃一连串响声,还没来得及继续感叹的凌宇又一阵饥饿感袭来,连忙放下手中还没干透的衣物,盘膝从地上乾坤袋中取出了商店里买的一些蕴含灵气稀少的劣质果实和一些风干后的普通野兽肉,大口嚼了起来,取出的食物之多足有几十斤。凌宇的乾坤袋中大半空间都用来装这些食物了。而随着他体修修为的提高,食量也在逐渐变大。
    凌宇的体修修为还没有达到引气期,一但达到引气期就可以不用在吃东西了,吸收灵石中的灵气也可满足身体消耗所需。当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继续吃食物,因为口yu的享受才是人们的追求,特别是一些高阶灵果,高阶妖兽、灵虫的血肉,更是富贵之所追求的,不但可以满足口yu,还对身体有着莫大的好处。
    三天之后盘坐于小湖边修炼修神诀第一重后半段口诀的凌宇睁开了双眼,看着手中握着的依然耀眼金sè内丹踌躇了起来“他想着巨禽大发神威横扫地球二十多名星级强者时的样子,怎么也得是个入星境五星级别以上的灵兽吧,用来修炼修神诀第一重突破段应该错错有余吧。”凌宇也不知道巨禽是个什么品种,对于宇宙妖兽大全万千妖兽中能被凌宇记住的除了神话传说中的一些强大妖兽,也只有低阶妖兽能被凌宇记住。此时的凌宇仙修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后期,神识修为与体修修为却没有变化。
    凌宇看着手中抄录下来的手稿第一页中记载的一些前人告诫,知道冲击重数是最危险的,没有强大的财富根本与找死没区别,至于资质与领悟力那就不是凌宇所能掌握的了,盯着手中金sè内丹踌躇再三“若是连自己九死一生拿到的星级妖兽内丹都无法练成这第一重的话,何谈进入天剑宗,谈何抢回雪儿,若不能与雪儿站在同一个世界中,死了也就死了吧”。一咬牙凌宇运转起这突破段的口诀来。
    只见山谷内凌宇手中的内丹金光大作,把山周的石壁,山内的湖面上都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金sè,丹内的jg气疯狂的向凌宇丹田内流去,大量的能量通过凌宇并不算宽广强健的经脉汇入其丹田,使其丹田内的真气越来越浓、越来越粗,密度也越来越大,慢慢的一处十分浓郁的真气处一滴液体产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丹田内的真气都变成了液态。此时凌宇的修为达到了化液期中期,神识也达到了秘神中期,身体却还是锻体巅峰修为,而随着时间的继续流逝凌宇丹田内的液体越来越粘稠,修为越来越高,手中的金sè内丹运转也越来越疯狂,丹中的jg气更加疯狂的向着凌宇经脉内涌去。体内并不算宽广的经脉瞬间被挤得膨胀了几分。
    巨大的痛楚刺激着凌宇身体内的每一寸神经,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胀大经脉似乎随时都有爆掉的可能,凌宇尝试着用神识控制住手中内丹jg气的流入量,企图使其减小流入,从而达到一个经脉能够承受的平衡点然而在修神诀口诀的引导下,金sè的内丹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根本不受凌宇控制,神识看着体内快被撑爆的十二条脉络,凌宇慌了神,知道在这样下去肯定就是爆体而亡的下场。
    顾不了许多的凌宇用神识把在自己体内占满十二条主脉络的庞大jg气引向只有体修境界达到引气期才可尝试冲击的任督二脉。曾经地球灵气稀薄时,那些打通任督二脉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也不过就是有大毅力者在体修修为上达到了引气期。
    被挤满的十二条脉络的庞大jg气,瞬间找到了突破口,向着新开出来的二条脉络涌去,不一会原本膨胀的经脉缩小了许多。
    但凌宇的痛苦非但没有减小反而急剧增加,强行冲击任督二脉,还不是一|岤一|岤地冲击,任脉二十四|岤,督脉二十八|岤。
    任脉,长强、腰俞、腰阳关、命门、悬枢……
    督脉,会y、曲骨、中极、关元、石门……一|岤又一|岤被强大的jg气强行突破,一刻也不停留的冲向下一|岤。
    此时盘坐在小湖边的凌宇,脸sè煞白无比,身体却绯红异常,身体里的水分向不要钱似的不停往外留,全身湿透,几经折腾的衣物几乎褶皱得不成样子了,jg气每冲破任督二脉内一|岤,凌宇的脸sè就要更白上一分,而身体也会再红上些许。
    若是得以打通任督二脉五十二|岤,他将会领先他人无数倍,任督二脉的打通会使他的修炼速度、运转法术的速度、以及真气恢复速度都比别人快上许多,当然修炼速度对于修炼修神诀这种用逆天财富堆砌就可以像坐火箭般极速提升修为的功法似乎用处不大,但是凌宇一但转修其它功法,优势就能立马出现,一般修仙想要在体修方面到达引气期完全打通任督二脉最少也要在入星境界才可以做到。因为入星境界的他们才会在修仙修为突破的滋养下体修达到引气期。
    凌宇知道强行冲击任督二脉会导致走火入魔,七窍流血而死,都是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痛苦,神识崩溃导致体内能量反冲头顶,但凌宇没得选择,比起爆体而亡来说,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而凌宇因为还未达到引气期,身体经脉不够强健,所承受的痛苦也更加剧烈。
    而紧闭双眼的凌宇,眉头几乎快拧在一起脸型不断扭曲,很明显他已经快到达承受的极限了。
    虽然饱经欺辱的凌宇意志比常人坚定得多,但在极限痛苦的折磨中,意识也开始渐渐有点模糊。
    就在这时,山谷周围山壁密密麻麻的其中一个山洞内突然窜出一硕大的粉红身影,几个跳跃就来到了凌宇的身旁。
    意识虽然开始有点模糊,但依然感受到在其身边的身影,凌宇大惊,他现在根本无法停止这一切,现在的他可以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求诸天帝保佑自己不被这个身影伤害。山谷内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山洞凌宇也进去检查过,但因里面纵横相通,岔口无数,随意检查了下并无异常,觉得应该无事的凌宇就懒得不厌其烦的去细细搜查了,想来天缘山脉早已被清除地干干干净。
    一厚实的粉红sè毛茸茸的手掌向凌宇手中的金sè内丹慢慢地摸去,就在其快要接触到内丹之时,又迅速的缩了回去,就这样来来回回了几次,最终硕大的粉红sè身影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心,几个跳跃间又回到山壁间的洞|岤之中,彻底消失不见了。
    虽然感觉到身边的身影已经消失,凌宇却一点庆幸感都没,他已经坚持不住了,而任督二脉各自却还有十来条|岤道没有冲开,而他已经无法引导冲进任督二脉的jg气停下来,凌宇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崩溃在即,他真的很不甘,内心也在不断怒吼,不断咆哮“难道小人物永远就只能是小人物,穷人家的孩子就只能永远穷,连守护住一份爱的资格都没有”。
    彷佛是老天听到了他的怒吼,又或者是人族诸天帝的保佑,此时凌宇丹田内已经粘稠得不能再粘稠的液体开始凝结成一个个固态的金sè小颗粒,金sè小颗粒中还带着一丝丝暗紫的气息,他的修仙修为突破了化液巅峰,达到了凝固初期,而这一大境界的突破使得他一直毫无起sè的锻体巅峰终于突破到达了引气初期,体内的经脉、血肉、骨骼瞬间就强大不少。而冲击任督二脉的痛楚也回到了他能承受的范围。
    修炼一直在持续,一天又一天,无论是刮风、下雨,凌宇的身体都如磐石般坐在那一动不动。
    看本书觉得有那么一丝过瘾的各位大大,请给点支持,收藏收藏,推荐推荐,这些都不要钱的,只要免费注册下会员就可以给推荐票了。谢谢各位大大了!构思细节把我的大脑整天都搞得晕呼呼的,着实难受。
    ;
    第十章打地鼠
    直至第十天,一声大啸传遍整个山谷,凌宇长身而起眼中难掩兴奋之意,几次险象环生的凌宇终于完成了修神诀第一重的修炼,此时他的仙修修为直接跨越了两大境界到达了凝固后期,别人十年都未必能办到的事情,他在短短三次修炼修神诀十六天当中就办到了,而他还不仅仅只是仙修修为大有提升,就连神识修为在饱受折磨后也达到了秘神后期。
    神识修为不同于仙修与体修,进入秘神初阶容易,想再进就十分困难了,而且锻炼神识的功法稀少罕见,除了自己摸索着修炼外,只有仙修修为和体修修为境界提升时才会略微壮大。比仙修和体修更加难以修炼,也更加神秘,而凌宇所知道境界也才只有四个分别为“秘神期,塑神期,烙神期,化神期”四个境界,在之上凌宇就不知道了,就连知道化神期的存在也是曾在一本名为九天帝密传的杂书中看到过,书中提及九天之首zhongyāng钧天帝尊曾被异族强者围攻,身残肢碎难以续战,显元神化身,控天地元气,大杀四方,神威难挡。
    只有体修境界还在引气初期,此时凌宇在整个地球上以凝固后期的仙修修为就能拥有引气初期的体修修为,以及秘神后期的神识修为,也是仅此一人了。大多数在凝固后期修仙修为时体修不过锻体后期,神识也不过才秘神中期。所以凌宇此时非常感激创立这套修神诀功法之人,同时也十分痛恨此人,几次险象环生让凌宇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以及神识似乎跟不上仙修修为的提升,而创立修神诀功法的人却像是天生神识、身体强大无比,只用修这仙修的功法,却没有神识和体修的修炼方法。而且如此逆天的功法居然没有相对应的法术,一般厉害点的功法都会在修炼时附带一些相对应的法术。最让凌宇恼火的是,如今已经凝固后期修为的他居然只会一个火球术,而剑法、拳法、身法更是一窍不通。
    兴奋过后凌宇静静站在湖水边,看着手中暗淡许多还有些许裂痕的金sè内丹,“估摸着应该还够修神诀第二重的前半段和后半段修炼,到时候应该能达到结丹初期的修为,不过还得先把体修修为提升下”。
    凌宇思虑之间,湖水中突然冒出一硕大的粉红身影,扑向凌宇手中内丹,抢到凌宇内丹后,有几个跳跃消失在山壁密密麻麻的洞|岤之中。速度之快令正在思虑中的凌宇也只看到了是一身长大约五六米粉红sè皮毛的妖兽。
    “算了,现在的修为也够用了,你对我也算有恩,此物就当赠与你报恩了”。凌宇摇头苦笑安慰自己。
    岂料那消失的身影突然又出现在万千洞口中其中一个对着凌宇俏皮的吐着舌头,一只爪子还轻轻的扒着眼睛的下眼皮做着鬼脸。
    这次凌宇总算看清了其真容,一只脸超大,长得又像猫又像虎的妖兽,圆圆的大脸估计快把脚盖住了,全身粉红sè的皮毛晶莹透亮,又圆又大的蓝sè双眼干净纯洁,额头中间也生有一条眼缝,一条又肥又长毛茸茸的大尾巴,吐出来还在不停搅动的舌头又大又红,此时正做着鬼脸的它看上去有几分坏坏的感觉。
    “连妖兽都敢戏弄自己”刚刚获得凝固后期力量的凌宇十分气恼,决定出手教训一下它。
    抬手间几个呼吸一个脸盆大小的暗紫sè火球就出现在其手中,看着暗紫火球凌宇吓了一跳,手一抖瞬间散掉了火球,“这是幽冥火,那个巨禽修炼出的火焰,如果自己使用出来,被人发现,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想着地凌宇试着重新运转丹田内的真气,控制着不让丹田中的暗紫sè真气溢出,不一会一个脸盆大小深邃火红sè的火球重新出现在凌宇手中。
    “大脸猫,叫你嘚瑟,吃我一个火球”。凌宇大叫随后手一挥,火球就呼啸着像正在扮着鬼脸的粉红sè妖兽而去。
    正在扮鬼脸的粉红sè妖兽一惊,瞬间躲人洞中,红球也紧随着粉红sè妖兽没入洞中消失不见。
    “不会烧死它吧?”凌宇念头只来得及一闪,一抹粉红的身影出现在刚刚那个洞口旁边的一个洞口,依然扮着鬼脸,只是干净纯洁的眼中有了一丝恼怒,不知是对凌宇称呼它大脸猫恼怒,还是对凌宇像他扔火球恼怒。
    “可恶!”不断被嘲讽的凌宇火气有点上头,又一个火球聚于掌中,抬手甩了出去。
    粉红sè妖兽还是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另一个洞口。
    就这样凌宇不停的释放着一个又一个火球,而粉红sè妖兽总是毫发无伤的出现在另一个洞口,上千个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纵横交错的山洞为它提供了最安全的屏障。
    久打不中被妖兽频频戏弄的凌宇自尊心受了非常大的打击,也不再管对方xg命会怎么样,调动体内所蕴含的幽冥火力,双手一抬两个暗紫sè的幽冥火球出现在其手中,手掌凭空拖住,一个朝着妖兽现在所在的洞口甩出,另一个朝着离那个洞口最近的洞口甩出,接着手又一翻同样的两个幽冥火球又出现在掌中,又毫不迟疑的向着附近挨得近大小又可容纳粉红sè妖兽的山洞砸去。接着双手又一翻………就这样凌宇的真气就像无穷无尽般不停甩着火球。
    一连数十个幽冥火焰球甩出去,从未如此释放过法术的凌宇一种畅快感油然而生,粉红sè身影也许久未见冒出,凌宇嘴角不自觉的挂上一丝笑容。
    “嗷”又过了好一会在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中,粉红sè身影才出现在老远的一个洞口处,与凌宇所扔火球数十个洞口还隔着七八个洞口。幽冥火焰球不同于普通火球,虽然洞中全是cháo湿坚硬的山壁,暗紫sè火焰却在洞中久久未熄灭,之前被凌宇丢过的数十个山洞洞口处还隐约有紫光闪烁。
    重新现身地粉红sè妖兽不再扮鬼脸,呲牙咧嘴的对着凌宇舞动着两只大爪子,原本晶莹透亮的粉红sè皮毛多处变得焦黑,此时看上去有点滑稽。
    看着粉红sè妖兽狼狈的样子凌宇坏笑:“呵呵,还敢嚣张!”一翻手两团耀眼的火球又朝着粉红sè妖兽激shè而去,一人一兽的大战再度一触即发。
    幽冥火焰球疯狂的两个两个甩出,火球不停的激shè,这种感觉令凌宇血液都开始,一阵畅快感让凌宇无法停下手中的动作,凌宇陷入了一阵疯狂,也不管是否会命中,对着一个个洞口挨个扫shè。
    两簇火苗出现在凌宇双掌之上,又毫无征兆的突然消散,凌宇只感觉丹田内一阵空虚,再也抽不出一丝真气凝结法术了。
    “哈哈哈,爽!真td爽”。看着对面数百个紫光闪动的洞口,刚刚获得强大力量的凌宇顿时生出一股豪气,丝毫不在意丹田内已被消耗一空的情况。此时山谷四面的山壁洞口,整整一面山壁的洞口都被凌宇给照顾了。
    刚刚释放完数百个火球的凌宇兴奋异常,打通任督二脉,体修达到引气期的凌宇身轻如燕,纵身一跃就横跨数米的距离,轻轻一跳也有数米的高度,只见他在山谷内上下翻飞,突然一个筋斗跳在了湖面上,接着双脚在湖面上连点向着靠湖的那面山壁而去,在山壁上双脚用力一弹,又翻回了湖面,接着几个横跨,又翻身落回了地面。只见原本清澈见底,平静地湖面在阳光的照shè下被他点得波光粼粼。
    就在凌宇在山谷内闹腾得不亦乐乎之时,被他扫shè的山壁上其中一个口略大的洞|岤,一个黑影一步步的走了出来,黑影的某些部位之上还挂着些许未灭的暗紫sè火苗。
    “糟糕,完蛋了!”看着被烧得粉sè全无焦乎乎还冒着烟的身影,凌宇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苦笑不得。对方肉身如此强悍,丹田空空如也的凌宇知道他根本不是妖兽的对手,他把这妖兽烧这么惨,对方肯定不会放过他,凌宇的第一反应就是溜之大吉,只见凌宇双脚交替蹬地快速的向千米之外他挤进来时挡住山谷入口的草丛奔去,此时在他全力逃跑之下,一个跨越就能达到十米之远。
    可惜凌宇还没跨出十几步,一道比他还快几倍的焦黑身影就挡在了他的面前几米处恶狠狠的盯着他,清澈纯洁的蓝sè大眼睛也有了点凶狠的味道。
    “嗷…嗷…嗷”妖兽数声巨吼,震动山谷,四面山壁还有碎石被震落,首当其冲的凌宇更是痛苦的捂住耳朵,响声停止后凌宇更是不停的掏着耳朵,似乎被震耳鸣了。
    “大脸猫,不要鬼叫了,有什么其它手段尽管使出来,我都接着”。好一会凌宇缓过来后也恶狠狠的盯着眼前比他还高几个头,加上尾巴体长快有仈jiu米的硕大妖兽说道。
    连脸都被烧得焦黑的妖兽只能看见其两只大又圆的双眼和一粉红sè的小鼻子,此时被凌宇气得又蹦又跳,两只前爪还对着凌宇不停的比划着什么。
    意识到妖兽似乎能听得懂自己说的话,凌宇心里顿时有了打算。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其实我知道你是想出来感谢我,内丹只是小意思,你不用客气,至于用火帮你炼体的事情你也不用太客气,你就不用出来送我了,我先走了,下次在来找你玩”。凌宇慢慢地说着,边说边向草丛踱步,见这只妖兽两眼珠略往上翻,其中一只前爪还摸着自己脑袋露出思索的憨憨表情,原本紧张踱步地凌宇心中大喜加快脚步越过了妖兽,然后头也不回的全力奔跑了起来。
    凌宇眼见距离草丛只有百十来米,而草丛密集处就是凌宇进来时的那条小夹缝,妖兽的身体根本挤不过去,出去以后肯定就安全了,可是天总不遂人愿就在这时凌宇身边一硕大的身影一闪,又挡在了凌宇的前面。
    看着面前焦黑的大脸庞露出的坏坏笑意和一点都不单纯的眼睛,凌宇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浑身冷汗直冒。很明显对方已经想明白了一切。
    “猫哥,猫姐,虎哥,虎姐,虎妞,不要乱来,有事好商量”。看着对方步步逼近的身体,凌宇边退后边紧张的说道。
    “看来今天难逃一劫了,这只妖兽的体修境界肯定比自己高得多,看着这妖兽的笑容总觉得慎得慌,等等,那是什么,这妖兽居然还有酒窝。”见不断逼近自己坏笑着的妖兽凌宇胡思乱想中震惊的发现了这个正在坏笑的妖兽被烧焦的黝黑脸颊两侧赫然正是两个大酒窝。
    “啊”妖兽一下扑过来,凌宇吓得一声惨叫,之后一人一兽扭打在一起,但是丹田空空如也的凌宇哪里会是妖兽的对手,几乎是被碾压形的虐待。
    说来这妖兽也奇怪,掌拍胸口,拍得凌宇连连口中喷血却不震损其内腑,爪入皮,刮得凌宇身上多处鲜血淋漓却又不深入,总之就是没有对凌宇造成太严重的伤害,唯有凌宇的左右手臂被妖兽狠狠的各咬一口,牙入骨,在手臂骨骼上都嵌上了浅浅的印记,伤口之长从前臂到后臂,从手臂内测到手臂外侧各留下了六颗对称的牙印,两只手臂就是二十六颗牙印,妖兽对凌宇的手臂这么狠,可能也是因为他用这两只手丢的火球吧。
    之后凌宇被妖兽的大嘴叼住其破烂不堪的衣物,又回到了小湖边,妖兽放下凌宇,一个扑越就跳进了湖里清洗了起来。
    ;
    第十一章重返学院
    凌宇躺在地上,全身疼痛难忍,特别是双臂之间的痛更是撕心裂肺,鲜血还在不断向外流,流得地上的青草都被点缀了一抹抹鲜红。凌宇根本没有逃跑的打算,他知道他的速度比妖兽慢了不止一截,逃跑被抓回来肯定更惨。
    “现在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好在这妖兽似乎没有取我xg命之意,还是先疗伤要紧。”凌宇苦笑,感受到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不由感叹。
    凌宇站起身来,先封掉了自己几个|岤道,让鲜血不再像外冒,然后退尽身上衣物悄悄从乾坤袋中取出了几瓶白sè粉末状药物开始往自己伤口处一点点洒下。这些都是凌宇在药店里买的低级炼丹师做出来的治疗外伤的药,虽然没有生白骨玉肌肤之效,但是用来止血和让伤口快速结巴还是错错有余地。
    现在妖兽任然在湖中游来游去清洗着自己的身子,时而上下沉浮,看似对岸边上的凌宇一点也没挂在心上,妖兽已经清洗掉了身上的焦黑,那些被烧焦的毛,都被它用爪子给扒入水中,露出了里面的微微透明的粉sè皮肤,可见此妖兽肉身是多么强大,在凌宇的幽冥火焰球的轰炸中毛发之下的皮肤居然分寸未损,皮肤表皮下隐约还能看见粉嫩的泛红的嫩肉,只是现在它的样子看上去是那样滑稽,除了少数毛发得以幸免外,大部分的毛发都烧焦了被其扒下,此时整个身子的粉红sè毛发秃一大块有一小块所以显得有些滑稽,就像一些妇人饲养的宠物,喜欢以她们的喜好来决定宠物的毛发哪些地方该有,哪些地方该没有。
    控制住伤势后凌宇开始思虑如何应对现在的处境,看着下沉到湖底有几十米深的妖兽,凌宇相信妖兽只需一个呼吸间就能破水而出,他知道只有回复了丹田中的真气自己才能与此兽抗衡,但凌宇身上没有什么好的回气丹药,以他现在的修为和真气的深厚程度,普通的丹药根本无法满足凌宇的需求,用灵石来回复的话,起码也要几个时辰,但凌宇从此妖兽抢夺自己手中内丹的事情上可以预见只要他一拿出灵石肯定会被妖兽夺去。而以地球这种稀薄的天地灵气,他运功慢慢回复的话也需要一天以上的时间,凌宇可不敢保证这一天时间这只妖兽会不会再对自己做些什么。
    左顾右盼中凌宇眼睛瞟向靠湖那边的山壁,心中有了定计,凌宇穿上被爪牙撕破得不成样子的衣物咚的一声也下到了水中,凌宇装作清洗身体的样子向着山壁处慢慢游去。
    妖兽只是在凌宇下水时略微瞥了凌宇一眼,就不再理睬。这正是凌宇想要的结果,就在离那面山壁只剩下十数米时,凌宇突然加快游泳的速度,然后翻身一跳就往山崖低处的一个洞|岤中钻了进去。
    这面山壁里全是隧道,进洞后的凌宇不敢耽搁,他知道后面的妖兽肯定会追来,他左突右转,见岔道就转,见洞就钻,半响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数十米长,一米左右宽,猫着腰才能进入的一条隧道,隧道左右相通,凌宇走到隧道中间盘膝坐下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装有幽冥火雀jg血的坛子,向着自己嘴边猛然的灌了几口。
    就在这时一张大脸出现在隧道的其中一头,看着凌宇手中的坛子妖兽清澈纯洁的双眼中出现了一种渴望,一种急不可耐,可是它连脸的挤不进来,所以只能干望着,最后疯狂的拍打石壁,乱石飞溅,直接淹没了隧道口,然后又被妖兽刨开,接着在拍打,一步一步像里面推进。
    这个情况吓坏了隧道zhongyāng的凌宇,身子往另一边挪了挪,不敢在耽搁立马运转功法利用喝下去的jg血恢复起真气来,而且他在不利用的话喝下去的jg血又会被他的身体所吸收,现在这些jg血对他的身体作用已经不大了,他可不想浪费。
    不得不说妖兽jg血里蕴含的灵气还是相当大的,才一盏茶的功夫凌宇已经感觉自己丹田里的一个个金sè固体小颗粒所蕴含的真气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睁开双眼凌宇见到那只妖兽还在辛勤努力的开凿洞|岤,不由感到一阵好笑,同时也感

紫幽阁(m.newmao.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九天星战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newm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