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7章 一物降一物/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叶开怎么都没有想到,把地仙中期的小翠伤得快要死掉的尸邪力量,竟然成为了他的补品。

一千条佛力根须将冲进来的那股力量团团包围,眨眼就一拥而上,仿佛饿狼扑羊;至于那股邪恶的规则力量,在佛力根须面前丝毫没有反抗能力,眨眼间就被吞噬一空。

这还不止。

吞噬完了冲进来的邪恶力量之后,金色根须没有任何停留,立即又顺着叶开抓住小翠的手腕,刺了进去,一瞬间,更多的邪恶规则之力被佛力金种子吞噬,吸收。

“叮——”

一声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传遍脑海,正是从他的泥丸宫中发出来。

他连忙内视一看,惊讶的发现,那佛力金种子这次真的发芽了……呃,不对,是开花了,这种子竟然直接开出了个小小的花瓣,金色的。

“这是什么东西?”

叶开认不出这花到底是什么花,而且一开只是开出一小片,简直从未见过;与此同时,他能感觉到泥丸宫中的佛力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强大了起码十倍。

而那上千条金色根须,团团纠缠,最后化为一根暗金色茎体。

就在他无比好奇的研究这次的变化时,小翠发出嘤咛一声,从晕迷中醒了过来,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很是奇怪,那股吞噬她无限生机的规则力量消失不见了。

“我……没死?”

叶开将注意力从泥丸宫中收回,不管怎么样,佛力金种子开出花瓣,应该是件好事,说明升级了,而且他有了一种明悟,那花瓣虽然是金色的,但形状非常像莲花的花瓣;他想到佛宗的功法很多跟莲花有一些关联,比如他的佛道宝莲,而这藏于泥丸宫中的金色莲花,应该更厉害一些才对。

“嗯,你的命挺硬的。”叶开看着她说。

“怎么会……消失了?谁救得我,你?”

叶开没有否认,现在正是找靠山的时候,可不适合做好事不留名:“正好我修炼的一门功法可以克制邪修类的力量,而你中招的力量毕竟有限……嗯,我还以为我也要死了,不过我的命也挺硬的,被我撑过来了。”

“真的是你救的我啊?”小翠摸了摸胸口,好在那两团不是很大,充其量是个B,所以没有给人波涛汹涌的感觉,但她的眼睛却越来越亮了,“能够克制邪修类的力量,但那个老不死的是金仙后期,你……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我看你一点都没有修为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个凡人,不会说你其实是个很厉害的超级高手吧?”

“这个……其实是我修炼的功法特殊,我还没到化仙。”叶开道,“小翠姐,这可是我的小秘密,你不要说出去哦,嗯,你受伤实在严重了点,就算我化解了那股邪恶力量,但你体内的伤势还是挺严重的。”

“规则力量是根本,现在那股力量化解了,剩下就好办了,扶我去仙宝堂。”小翠说道,“哦,你冒着风险救了我,我小翠姐最懂得知恩图报了,以后我罩着你,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叶开摸摸鼻子,这话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还没走到仙宝堂,宁大小姐就找过来了,看见是叶开抱着小翠在走路,连忙冲了过来。

因为小翠内伤重,自己走路带动伤势会很痛,所以叶开没办法,只能抱着她走;好在这姑娘大咧咧的,又是丫鬟身份,对这些也不是很在意。

“小翠,你怎么样?”宁依楠急忙问道。

“没事,我好着呢……哦哟……”小翠拍了拍胸口,想装没事人,结果这一拍,拍中破损的肺部,立即痛得不要不要的。

宁依楠道:“别逞能了,那胡明德的修为高你太多,那一掌还带着尸邪的力量,连我娘都吃了个暗亏,你能没事?这是大光明驱魔丹,快点把它吃了。”

“我真没事……”

小翠一只手勾在叶开的脖子上,不过看了看他,又乖乖接过了丹药;如果说现在自己体内的尸邪力量已经消失了,就要说出叶开的小秘密,所以干脆接受了丹药。

宁依楠本来挺担心她的,不过见她现在的状况还行,而她还有别的事情去忙,就让叶开小心送她去仙宝堂疗伤,自己先走了。

######

宁府,会客堂。

召开了一个紧急的高层碰头会。

从三王爷发出愤怒的声音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三天不到的时间,但是摆在天宝药庐面前的路越来越小,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各位,今天丹皇楼的行为,我相信不是一个偶然,而是一个开端,接下来我们药庐的路会更难走。”宁夫人坐在主位上说道,她虽然在跟胡明德对碰中吃了暗亏,好在没有受伤。

“是啊,现在边致远也走了,咱们药庐现在的长老会中,剩下的都不是炼丹师,几名三级以下的仙丹师,如何能撑得起来三十六间药铺?没有后期的丹药跟上,等于天天亏本,一天两天还没问题,可时间一长,肯定会吃不消的。”说话的人叫宁安晋,是长老会的大长老,一名初级的金仙。

宁夫人道:“没错,所以我想问问诸位,可有什么良策?”

一时间,大家都小声议论起来。

但是现在的情况,官面上得不到支持,炼丹师又缺,能有什么办法?那些出走的炼丹师被丹道阁的人拉走,恐怕在事发之前就有过接触,不然为何速度会那么快?

正在这时,一名宁家的旁系女子跑了进来。

因为身份不高,每个人都不满的看向她,一名女性长老正是那人的长辈,开口说道:“秋蓉,你来这里干什么?这是药庐高层会议,你先出去。”

“姨婆,是,是闪金城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天宝药庐在开高层会议啊?可是我好像听说大部分高层都出走了……”

说到这里,那人也就直接跨进了宁府的会客堂。

宁夫人看见此人,微微一愣:“朱副城主,你来我药庐,是有什么事吗?”

原来此人正是闪金城的副城主,朱鹏运。

朱鹏运笑呵呵说道:“宁夫人,是这样的,天宝药庐在闪金城中租的两间药铺,今年的租金和保护费,能不能先交一下?”

宁大小姐开口道:“朱副城主,咱们药庐的租金和保护费,不都一直是年底结的吗?现在距离年底还有四个月呢,朱副城主很缺钱吗?”

朱鹏运道:“宁小姐说笑了,我缺钱也不会到天宝药庐来讨钱啊,这钱又不是给我的,是上交给国库的;其实是这样,上面刚刚传来一条命令,天宝国六十八城,每个自营区租出去的商铺,从今天开始一律先结租金和保护费,拿不出钱来的,只能收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