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会会那帮家伙/官涯无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议刚一结束,楚天齐便回到了办公室,乔海涛、胡广成随后赶到。

刚一进屋,乔海涛、胡广成又是道歉。

楚天齐摆手打断:“你俩咋回事,有完没完?会上扯还不算,追上门来麻烦我?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你俩做了什么工作?有这时间赶紧破案,赶紧把幕后黑手揪出来。”

“县长,不是我们矫情,确实这事……”停了一下,胡广成叹了口气,“哎,我们也想着尽快破案,尽快把后面隐藏的黑手都揪出来。可是已经连续审了好几天,对个别人还专门‘重视’了一下,但那么多家伙,竟然没有一个人讲说实情,要不就说‘不知道’,要不就说奉命行*事。”

乔海涛接着说:“是呀,老胡安排了好几拨审问,我俩全都监听了,还亲自指点几次,可就是没能取得突破。这太奇怪了,那可是好几十人呀,怎么能这么心齐?”

略一沉吟,楚天齐道:“那你们觉得是什么原因?”

“我们觉得有这么两种可能:一是好多人确实不知道。对于这样的事情,在提前谋划时,肯定是参与的人越少越好,其中大多人都不可能参与其中,红毛也没对他们言讲。二是一些知道的人不说。不说的原因就是不敢说,他们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威胁,或是自身感受到担心,担心一旦讲出来,生命会受到威胁或是生不如死。还可能是自己在其中参与很多,一旦讲出来,担心因此受到更重的刑罚。”乔海涛讲了看法。

胡广成接着说:“我们想着根据判断,按可能知情和不知情进行分类,然后有针对性审讯。可是难办的是,现场却没有搜出类似名单类的东西,关于这些人身份的纸片也没找到,现在这些人又是一问三不知,根本分辩不出来。这么大的案子,军方都跟着帮忙,端掉了犯罪团伙,把那么多嫌疑人交给我们。可我们竟然连个口供都问不出来,确实愧对您和宁教授。”

“哦,是这样啊。”楚天齐沉吟了一下,提到了新的话题,“红毛肯定知情,可是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自是无法审问。可我也奇怪了,不就是咬舌未遂吗,怎么就醒不过来?按说就是咬掉舌头,只要没死的情况下,也应该醒过来了。八成是那个家伙吞食了什么东西,否则不应该这样的。可是他一直由军方控制着,我也接触不上,要不我非亲自看看不可。”

县长主动提到红毛,二人有些疑惑,原以为红毛在县长手里控制着,现在看来不是那样,恐怕这事还要复杂。

楚天齐接着说:“这样,你们再好好观察一下那些人,看看能不能按你们的分析,把人区分一下。同时再在那些场地查一查,比如大屋子和院落,还有那个小破屋,包括存放我俩手机的地方,顶棚、墙壁、地面都好好查查,看看能不能有收获。我呢,再联系联系那边,看看红毛醒来没。”

“好的。”乔海涛、胡广成应答着,离开了县长办公室。

看着屋门关上,楚天齐拿起手机拨出了号码。

“嘟……嘟……”,回铃音响过两声后,里面传出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楚天齐没有再重拨,而是放下手机,静静的等着。

很快,“叮呤呤”的铃声响起,正是刚才那个号码。

按下接听键,楚天齐说:“现在说话方便啦?”

“是,方便。”对方回应后,又问,“县长,什么事?”

楚天齐道:“红毛现在醒来没?”

“昨天晚上我问了,说是还没有醒来,一会儿我再问问。”对方给出回复。

“好吧。”答了一声,楚天齐挂掉电话,但眉头却皱了起来。

刚才楚天齐是给岳继先打的电话。由于对方和自己的关系,包括对方的真正身份都没有暴露,所以两人的联系都很谨慎。

红毛是由岳继先押送,和楚天齐与宁俊琦搭乘同一架直升机回的首都。然后楚天齐带着俊琦到了指定医院,岳继先则押着红毛单独离开了。当天下午岳继先赶到医院,说是把红毛交给了军方,说是红毛还没有醒来。当时只顾照顾俊琦,楚天齐也没有多想,可是过后一想,又觉着此事有些蹊跷。

虽然对外宣称,红毛是由于咬舌未遂而昏迷。但楚天齐可清楚,当时红毛咬舌的时候,还“吱哇”乱叫呢,是被岳继先在脖子上砍了一下,才开始昏迷的。按说岳继先受过特种训练,既能把人砍晕,也肯定能保证醒来,不可能致人死亡或是难以醒来。可现在的情形却是,红毛已经昏迷三天多了,按说应该醒来了呀,这不免令人生疑。

另外,以岳继先受到的训练,以及几次事项中的表现,应该是能想到红毛的一些自杀行为,包括咬舌。可他为什么却允许这种事发生,而又借此把对方砍昏迷,直至昏迷至今呢?

虽然对红毛未醒存疑,但楚天齐并不怀疑岳继先这个人,那可是爷爷亲自培养和挑选的,忠诚度绝对没的说。而且岳继先明明可以提前把那家伙弄昏迷,可以背着自己弄,却又偏偏当着自己面砍那家伙。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是爷爷授意弄昏那家伙。可是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又为什么让自己看到?难道他不盼着尽快破案,尽快水落石出?红毛现在到底是真的昏迷,还是已经醒来了呢?如果红毛一直昏迷,那么破案又将从何入手呢?

……

已经回到办公室好长时间,但乔金宝心中仍是忐忑不已。其实他已经忐忑好几天了,很可能还会继续忐忑下去,不知忐忑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他忐忑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次绑架案,更是因为楚天齐。

从楚天齐来县里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好好坏坏。刚来的那段时间,两人关系还比较融洽,乔金宝想着拉拢对方,楚天齐也比较端正位置。后来乔金宝逐渐开始挑衅,但那时主要还是想牢牢保持一把手的权威,想拿捏对方,可是后来渐渐就变了味。正是在乔金宝的不断挑衅下,楚天齐的应对方式也起了变化,由柔和应对变成了强力回击,两人关系也由貌合神离变得矛盾半公开化。在此期间,乔金宝对楚天齐又不无畏惧,却也挑衅不断。

这次发生绑架案,确实出乎乔金宝意料。当他第一时间听到消息时,是不相信的,他不相信楚天齐的女朋友会遭到绑架。可是当确认消息后,乔金宝又不禁幸灾乐祸,觉得是恶有恶报,时辰已到。老天睁眼,自己凭什么还要帮他姓楚的?高兴还来不及呢。正是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乔金宝当然不愿出面协调驻军了。可是在市委书记来电后,乔金宝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做的差劲,尤其了解了整个过程后,他后悔的肠子都绿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那就只能补救了,乔金宝这才厚着脸皮,弄了今天这么个会,想着以这种方式道歉和表示忏悔。但楚天齐最后的话,让乔金宝真正意识到,一切都是徒劳,楚天齐已经怀疑上自己,已经明确表示势不两立了。可是自己……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铃声,吓了乔金宝一跳,也打断了他的思绪。

稳了稳心神,乔金宝看向来电显示。当他发现是那个号码时,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铃声还在一遍遍的响着,响的那叫一个响亮,那叫一个令人心烦。

乔金宝明白,只要这个家伙打电话,就会一直打下去。固话不接,也会打手机的。于是暗叹一声,拿起了听筒。

电话里一个声音传来:“乔书记,周末忙吗?休息没有?”

乔金宝没好气的说:“有话就说,少这么绕来绕去。”

“听说你今天开了个常委扩大会,想着跟人家赔礼道歉,效果怎么样?相逢一笑泯恩仇?人家原谅你了?”对方的声音带着嬉笑。

“到底要说什么?我没时间听你扯蛋。”乔金宝语气很冲。

“跟我撒气算什么英雄?人家现在已经明确表示与你水火不容,难道你就认了?就不想着会会那个家伙?他会容许你这么忍下去?”对方连提了好几个问题。

乔金宝没有回复,而是略一沉吟后,直接把听筒摁到了话机上。然后长叹了一声:“哎……”

……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岳继先才回过电话,说是已经问了军方,军方刚刚回过电话:秦博昭还没醒。

挂断电话,楚天齐意识到,看来通过红毛问口供,怕是很难了。很可能这家伙会一直昏迷下去,最起码近期可能是不会醒了。

凝神思索一番,楚天齐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两声回铃音后,传来乔海涛的声音:“县长,什么事?”

“你跟胡广成联系一下,我去会会那帮家伙,就是红毛的那些手下。”楚天齐道。

“哦,好。”应答过后,乔海涛又追问,“县长要亲自审问?那么多人,你审问哪个?”

“不是审问,就是去看看,偷偷去看看,别让他们见到我。”楚天齐做着说明。

“明白了,我马上联系。”乔海涛做出回复。

“好的,我等消息。”说完,楚天齐放下了听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