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阎王爷来也没用/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四眼看着杨毅云那一辆崭新的宝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之前听杨毅云说他也有车有房有工作,以为就是他打肿脸充胖子,只能呵呵而笑。

现在,宝马车展现在眼前,这一个巴掌打的可有点疼啊。

严四眼从上学那会儿便看不起这些农村学子,认为他们这些人就是奋斗一生也买不起一套房一辆车。

可现在的杨毅云,随手就是一辆宝马。而且是最新款的七系,这一款车系他购买车的时候还专门看过,二百八十多万呢。

就是他家老严家现在想买这样的车也要咬紧牙关,他的奥迪才五十多万。

杨毅云这辆能抵挡上他好几辆了。

弓凌峰在一旁看的忍俊不禁,好想对严四眼说一句,让你丫装逼,这回打脸了吧?

不过,他和几个同学都挺好奇,杨毅云在古都读书几年到底做了什么,居然牛叉宝马都开上的地步。

现在想想他之前说有房有车有工作的话,并不是说大话,而是真的。

余佳也是一脸诧异,她对杨毅云家庭同样了解,上学那会儿两人都是学霸级人物,算起来杨毅云是她高中时期男生中关系很好的一个了,只不过当时两人都比较缅甸说话少。

当初杨毅云给她写情书,其实后来她知道了,是班主任将那份情书给她看过的,并且让她学业为重,否则早恋就是毁两人的前途,这些话她当时都听进去了,情书的内容她也记载了脑海中。

只是这些话都没有对杨毅云说起过而已。

面对杨毅云,余家同样是一种青涩的记忆吧。

当年的一份情书,让她始终记着他。

场中气愤有些尴尬,另一个同学出来打圆场。

“四眼我早上完驾校了,一直还没有开过车,让我开开你的车吧。”

“啊~好。”严四眼顺台阶而下,和另外几人上车走前面。

这边杨毅云淡淡一笑,和弓凌峰、余家还有两个同学上车。

车上弓凌峰开玩笑道:“云子行啊,看起来你现在混发达了,哥们药材生意这几年不好做了,以后去古都跟你混怎么样?”

“就怕你不来,对了,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做什么药材的?”杨毅云心中一动,他现在和刘昔奇的公司,离不开药材。以后公司产品增加,对药材的需求量将会很大,也许能带着弓凌峰一起玩。

“主要药材种植,也做收购倒手。这几年不好了,赚不了几个钱,我仓库现在压了一两年的药材,卖不出去都成柴火了。”弓凌峰说话的时候一脸叹息。

杨毅云也知道,药材药材,买成钱了就是药,买不成就是材(柴)。

“峰子这样,回头我给你一个电话。古都我一个兄弟是做保健酒的,需要的药材可能会很多,你和他联系一下,争取把你的积压的药材都消化掉。另外你是搞药材种植的,这点很对他们公司路子,去谈谈也许能长期合作。”

杨毅云想了想将弓凌峰介绍给刘昔奇,也许不错,反正云奇公司将来要做大,必须要有自己的药材基地,这一点他和刘昔奇在一起聊过,能帮弓凌峰也和公司的路子契合。

“真的?”弓凌峰大喜。他了解杨毅云知道他的为人,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

“我能骗你不成。”杨毅云白了他一眼,干脆随口就将刘昔奇的电话报给了他,让他明天去打电话。

几人说说笑笑,到了ktv去唱歌。

小县城的ktv不是太大,进去后在走廊,前面走了四五个青年,一看就是小混混,头发齐耳朵,胳膊上还纹身,勾肩搭背的走来,一看就是喝多了酒的样子。

杨毅云几个还特意侧开了身让道,他们是来高兴唱歌的不是来闹事的,没想着惹事。

可是有时候还就偏偏事找你。

弓凌峰脾气暴,路过的时候,被其中一个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当即就要发怒。

但是被杨毅云拦住:“峰子算了,我们是来唱歌的。”

弓凌峰瞪了一眼也就没在多说。

可是没想到这时候走在杨毅云身后的余家却是惊叫了一声:“啊~你~”

杨毅云一回头,看到余家一只手放在臀部,怒视着其中一名青年。

“嘿嘿,小妞手感不错啊!”青年嘿笑着说了一声,又伸像余家胸部伸出了手。

杨毅云眼睛一眯,将余家王身后一拉,闪电般出手抓在了青年的手中。

“咔嚓~”

这一下直接就折断了对方三根手指。

“啊……”

青年杀猪一般的尖叫起来。

“草泥马放开我三哥。”

顿时身边的几个混混嘴里咒骂着扑了过来。

弓凌峰眼尖,一脚就揣在了扑上来的一人身上,将至揣倒在地上。

杨毅云本来还劝弓凌峰别惹事,这倒好,他们不想惹事,人家惹他们,尤其还调戏余佳,这就让他动怒了,三两下就和弓凌峰将五个混混干倒。

随即眯着眼睛对动过余佳的青年混混道:“道歉~”

疼痛让陈三的酒醒了一半,知道碰上硬茬子了,但是让他道歉可有点难度,他在这个小县城可是向来都是横着走的人,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看着杨毅云面生,不是经常在市面上见的人,也不惧怕,硬气道:“兄弟不常见啊,不知道的陈三是谁吧?道歉?呵呵,你最好先特么给我道歉,否则我让的今天躺着出去信不?”

杨毅云嘴角一扬笑了,古都花头那种能称一声真正混混的人,他都不怕。在老家县城还能被人唬住?

在高中上学那会儿,就听说过县里的混混很嚣张,那时候不以为然,因为没有接触过,今天他到时想看看。

猛然太脚一下就踩在了这个自称陈三的手上。

“咔嚓~”

“啊啊啊啊~”

杨毅云脚都没从他手上松开。

陈三疼的哇哇大叫,就连他身边的几个混混都害怕了。

没想到杨毅云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出手竟然比他们还狠毒。

“你们他们愣着干什么啊?打电话给我小叔。”陈三斜着眼睛对着身边的几个小弟说道,他依旧很硬气,没有道歉。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朋友道歉。”杨毅云眯起眼看着陈三说道,他压根就没有理会陈三让人大电话。

“小子你等着,知不知道我小叔是谁?古县陈七鞭,你等着死吧。哈哈哈~”陈三反倒是疯狂而笑。

这时候弓凌峰却是脸色一变道:“云子……要不算了吧。陈七鞭我们惹不起。”说话的时候,弓凌峰也是一脸的尴尬难堪,他没想到这个陈三是陈家人。

古县老陈家,可是大户,有族谱的大户,他们家没当官的,但却无人敢招惹,因为但凡古县人都知道,成陈家在战乱期间,可是守护过县城,抵抗过数百土匪的家族,因此而救过全县城百姓,老一辈都对陈家人很尊敬。

听闻陈家世代练武,到现在还是,古县唯一的一所武术学校就是陈家人开的,在整个古县陈家人吃的很开。

至于陈三口中的陈七鞭,更是如雷贯耳的江湖人,听说年轻的时候一手陈家鞭法,打遍周边五县两区无敌手,一共七鞭,一鞭比一鞭子厉害。

弓凌峰将这些小声在杨毅云耳边说了一遍,希望他放过陈三,面对老陈家,尤其是陈七鞭,整个古县县城,还真没有几个敢惹,弓凌峰虽然没有见过陈七鞭,但并不陌生。

就连余佳也听到后,说道:“杨毅云要不算了吧!”她很感动杨毅云给她出头,但也更担心杨毅云惹上陈家人,遭到报复。

至于先前到来的严四眼几人,听到了杨毅云和弓凌峰几人打了陈家人后,居然一个个开溜了。

气的弓凌峰破口大骂。

不过,杨毅云却是毫不担心,反倒是心中有了兴趣,听上去,这个陈家像是古武家族啊。

如果真是这样,他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个即将达到来的陈七鞭。

看着地上的阴狠笑意的陈三,杨毅云嘿嘿一笑,再次一脚踩过去,踩在了陈三的另一只手上:“道歉,阎王爷来也没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