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舞剑 三更合一!/超级司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切太快,苏秋白压根没什么防备,不过凭着武者的本能整个人朝后退了两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但是那柄剑却是继续跟着他,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到了这一刻,苏秋白才知道这个秦舞阳到底有多不简单,怪不得可以跟着荆轲去刺杀秦王!

没办法,实力不如人家,所以苏秋白整个人朝后翻了一个跟头,非常狼狈才算是将这一剑给躲开。

停了一下,老司机一声大喊。

“我都说了不是我干的,你想干嘛!”

苏秋白这会儿也怒了,自己真的是太冤枉了,压根都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这个王八蛋动手就要杀人!

“哼,若不是你这个阴险小人。我和先生为何会中毒!这里只有我们三人,难不成还是别人下的毒?”

秦舞阳说着话,那柄剑已经又一次举了起来。

“你特么脑子有病吧?哪只眼睛看见我下毒了?”

抱着旁边的一颗大树,苏秋白张口就骂了起来。

他是真服了这家伙的猪脑子,自己干嘛要杀了他们?

这个秦舞阳死了倒是没什么,荆轲死了那任务不就泡汤了!

听苏秋白喊完这句话之后,秦舞阳冷哼了一声,然后又一次扑了过来,气势比刚才更盛!

一看这样,苏秋白也来气了。

他已经打算隐身之后干掉这个混蛋了,要不然留着这么一个祸害,迟早会想办法杀了自己。

结果偏偏这个时候,荆轲从马车里跳了出来。

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他做了什么,秦舞阳手里的剑已经被夺了过去,然后整个人也是退后了好几步。

“不是他下的毒。”

脸色平静,虽然依旧有些泛白。不过荆轲的声音倒是听起来中气十足。

秦舞阳还想说话,却被荆轲给制止了。

“早些休息吧,咸阳城已经不远了。”

回过头,对着苏秋白说了一声之后,荆轲慢慢的朝着马车又走了过去。

这边的秦舞阳则是狠狠的瞪了苏秋白一眼,虽然他很想杀掉这个什么司机,不过现在荆轲阻拦,却又没什么好办法。

苏秋白也是毫不客气。同样回敬了秦舞阳一个同样凶狠的眼神。

最后,看到这个混蛋也是进了马车之后,苏秋白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危险的光芒。

到底是谁下的毒?

呵呵……真以为自己会不知道?

毫不犹豫,他开始将成长值扔在了时间倒流上面,如今的苏秋白成长值还有不少,再加上从荆轲两个人中毒到现在,也没有过去多久,所以更加用不了多少。

眼前一闪,苏秋白已经重新回到了出租车里面。

他知道,用不了几分钟,秦舞阳就会发出惨叫声。

所以第一时间,苏秋白已经开了隐身,然后慢慢的朝着马车摸了过去。

最后索性借着一股凉风,整个人都钻进了马车里面。

此刻,荆轲似乎是已经睡着了,秦舞阳也是闭着眼睛。

那个下毒的人……大概马上就会出现了!

非常耐心的站在旁边。隐身状态的苏秋白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被人发现,系统强大的能力根本不用怀疑。

就在这样的等待中,突然苏秋白看到了从秦舞阳的袖口钻出了一条黑色的小蛇。

那条蛇非常的小,看上去也就小指粗,二十厘米长。

看到这里,苏秋白整个人都是吃了一惊!

虽然根据之前秦舞阳的反应,他猜到荆轲中毒应该会跟他有些关系,却完全没有料到居然就是这个王八蛋下的毒!

尤其是在看到那条蛇快速的咬了一口之后,马上回到了秦舞阳的袖子里。

几乎是同时,荆轲睁开了眼睛,然后秦舞阳发出了一声惨叫!

近在咫尺的老司机终于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只觉得一股怒火就烧了起来。

马丹……怪不得他一看到自己就要动手,还血口喷人说是自己下的毒!

搞了半天是贼喊捉贼。

气不打一处来的苏秋白转身就从马车里跳了出去,然后快速的走到了出租车后面。

打开后备箱,拎起一把扳手他就重新返回了马车。

这个时候,因为已经解除了隐身状态,所以掀开帘子之后,苏秋白看到了秦舞阳在用之前一样的眼神瞪着自己。

马丹……还特么装呢!

随后,苏秋白跳进了车里面。

“药在包袱……”

荆轲这句话只说到一半,苏秋白就将扳手拎了起来。

秦舞阳的内心此刻也是一阵窃喜,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荆轲果然没有发现毒蛇是自己放出去的,现在只要将这个司机干掉,就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想到这里,秦舞阳让自己的眼神更加愤怒了一些。

但是……嘭!

一个铁盘一样的硬东西,直接就砸在了秦舞阳的脑门上。

他完全懵逼了,甚至从伤口那里传来的剧痛都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什么情况?

这个家伙为什么一上车就要打自己?

不光光是他不明白,荆轲也是不明白。

但是这会儿他因为中毒的原因,所以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压制毒气扩散上面,也没有时间去管这个。

而苏秋白则是一言不发,拎起扳手又是第二下。

秦舞阳整个人都被砸在了地板上,完全就是一副见鬼的表情!

他的中毒本来就是装出来的,本来没有任何事情。结果被苏秋白这两扳手砸的满脸都是血!

然后,看着第三下又来了,秦舞阳本能的往后退了退,结果这次正好被砸在了鼻子上。

没有任何的意外,鼻子整个塌了下去。

荆轲瞪大了眼睛看着苏秋白,这两天的相处,他觉得这个人脾气还算不错,这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对着秦舞阳做出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他决定无论如何都应该阻拦一下,要不然这么下去秦舞阳估计会被他活活打死!

但是下一秒,苏秋白突然就从旁边的包袱里拿出了一个瓶子,正是他之前就知道位置的解毒药!

整个人一愣,不过荆轲还是抓紧时间去解毒。

而苏秋白则是又开始抡着扳手开始收拾秦舞阳。

此刻的秦舞阳完全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崩溃。

因为要继续装作中毒的样子,所以他不能去反抗苏秋白,不然等会荆轲解了毒之后,肯定会质问自己。

于是。他这样一个高手生生被苏秋白给打的奄奄一息。

等到荆轲解了毒之后,秦舞阳都快哭了,躲在车里面一脸畏惧的看着苏秋白,他是真的怕这个牲口了!

虽然想着是打算陷害他,可是这也只是个想法而已,都还没开始呢,这个家伙好像就已经提前知道了一样,还将自己弄成了这模样!

“这是何故?”

缓过来一口气的荆轲第一时间站了起来,然后看着苏秋白问道。

不管怎么样,秦舞阳都是唯一一个跟着他要去刺杀秦王的人,现在莫名其妙被打成这样,他当然需要一个解释。

听到荆轲的问话,苏秋白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将扳手扔在了旁边。

这打人也是个体力活儿,他这会儿胳膊都有些酸了。

“你问问这个混蛋,看看我为什么打他!”

指了指秦舞阳,苏秋白依旧有些余怒未消的意思,想起之前这个家伙拿着一把剑跟自己牛逼哄哄的样子,老司机就想再给他一扳手!

当然,这些原因荆轲跟秦舞阳肯定是不知道,尤其是秦舞阳,整个人都出于无意识的状态。

他依旧没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司机,虽然……的确是已经有了打算,可是那毕竟还没有开始啊!

同样,荆轲的表情也是有些茫然。

他往秦舞阳走近了两步,盯着他想要问明白怎么一回事情。

但是秦舞阳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了荆轲一眼之后,突然扬了扬胳膊。

然后,一条黑色的小蛇仿佛利剑一样飞了过来,直接就冲着荆轲的喉咙。

这一切太快,而且两个人只有不到一米的位置。

等到荆轲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再躲开。

秦舞阳更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这次……不会再失手了!

结果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荆轲的旁边,然后用手里那个扳手,直接将黑蛇给打飞了出去。

跟着,又是一下砸在了秦舞阳的脑袋上,他直接就昏了过去。

荆轲愣了愣,然后看向了旁边的苏秋白。

只见老司机只是很平静的将扳手别在了腰间,然后说道,“煞笔……”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叫做的司机的人会突然说这么两个字,但是荆轲居然觉得有种看见了英雄的感觉。

……

也就是在此刻,一个快马加鞭赶到咸阳的人已经提前见到了秦王嬴政。

“你是说……燕国派了一个叫做荆轲的人想要借着献图的机会……行刺本王?”

坐在龙椅上,三十二岁的嬴政一副睥睨天下的气势。

“对,另外还有一个叫做苏秋白的司机,而且他们到时候还会献上秦国叛将樊於期的首级,以及来迷惑大王……并且那把匕首就藏在地图之中!”

站在下面的一个男人,声音非常平静,只是说完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凶光。

因为考试难度的升级……一切都已经开始悄然改变了!

很快,因为这条突然来到的消息,整个咸阳城都动了起来。

嬴政紧急召回了在外的一批高手,开始针对咸阳宫秘密部署,外面也是埋伏了许多的侍卫!

就连听风轩的那条密道,也是被提前发现了!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甚至可以说咸阳城连一只苍蝇都不会飞出去!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荆轲从燕国而来……

“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奸细!”

此刻,苏秋白正看着刚刚被绑结实的秦舞阳问道。

旁边的荆轲没有说话,秦舞阳则是眼睛微微睁开,但是那个脑袋肿的有些变形。

冷哼了一声,他没有说话。

这让苏秋白也有些难办,总不能继续拿扳手打他吧?

不过沉默的时候,他也觉得很奇怪。

按照史书上的记载,秦舞阳应该是忠心不二啊!

为什么他居然会打算杀了荆轲?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存在,引起的效应?

可是那他也不应该产生这种想法啊!

越想苏秋白越觉得没法理解,总感觉似乎有些事情发生了改变,却又没法说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太对劲!

荆轲却在此时突然将剑拔了出来,然后放在了秦舞阳的肩头。

“你不是秦舞阳!”

声音依旧平静,但是苏秋白听起来却觉得莫名其妙。

搞什么?他不是秦舞阳?那谁是?

结果恰巧这个时候,被绑起来的秦舞阳居然笑了起来,然后对着苏秋白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话,不过苏秋白没听清楚。

但是荆轲却皱了皱眉头,然后看了一眼苏秋白。跟着没有犹豫一剑就斩下了秦舞阳的脑袋。

沉默了片刻之后,苏秋白问道,“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

荆轲因为这句话,重新将目光转了过来。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依旧没想明白,不过口中却是答道,“他说……你的任务肯定会失败!必死无疑!”

一听这话,苏秋白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秦舞阳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是对荆轲说的,可是苏秋白却又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难道他知道自己的驾照考试?

这不可能啊!

老司机一脸的茫然,心里都不由紧张起来,看得出来旁边的荆轲之所以会感到疑惑,同样是弄不清楚到底秦舞阳最后是对谁说的这句话。

再没有了睡觉的想法,荆轲跟苏秋白两个人坐在火堆旁边,秦舞阳的尸体就在几米远的地方。

夜晚莫名的有些冷清,荒山之中看不到一个人影。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几声乌鸦的啼叫,更让场面觉得悲凉。

可能是秦舞阳最后的那句话,或者是苏秋白自己的一些感觉,他的心情说不出的紧张,本来已经安排差不多的计划,此刻却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风萧萧兮易水寒……”

突然,一直沉默的荆轲猛地将剑拔了出来,然后整个人高高跃起,长剑当空挥舞了起来,配合着他口中的歌声。整片山林都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苏秋白坐在旁边眼睛都直了,过去他曾经想过一个男人舞剑会是怎样,直到这一刻亲眼看到才明白那种说不出来的震撼。

荆轲整个人随着歌声如同一只大鹏鸟一样忽上忽下,那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最恐怖的是每一剑挥出去,都会有种凌厉的气势跟着爆发!

看着看着,苏秋白整个人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毕竟哪个少年没有梦想过仗剑天涯的日子。

过去总是以为所谓的剑法只是华夏过去的一种文化,哪里真的有那种精妙绝伦的东西。

这一看真正看到,苏秋白才明白了这到底是一种多么恐怖的手段!

突然,就在他整个人都血脉扩张的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学习荆轲的剑法,可以获得一百点成长值奖励!”

愣了一秒钟之后,苏秋白就跳了起来。

然后拎起旁边秦舞阳的那把剑就开始学着荆轲跳了起来。

此刻的他毕竟是一名武者,虽然只是第一次使剑,但是身体的基础还是很不错,更何况系统的任务都是有加成的。

所以第一遍的时候还很生涩,但是第二遍已经好了很多,第三遍已经有了几分相似!

荆轲在旁边看着苏秋白认真的眼神和每一个动作,却是不由的暗暗心惊。

他的剑术虽然比不了盖聂凌厉,但是论起刺杀的话,绝对是在盖聂之上,所以甚至毫不夸张的说,这方面的他真正是几乎已经到了巅峰!

要不然太子丹不会想要他去刺杀秦王!

不过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司机……为什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天分!

凭着荆轲的眼力,他当然能够看出来这个小子第一遍将秦舞阳的剑捡起来的时候。还是一个丝毫不懂的门外汉。

但是现在,剑法已经有了几分神似的味道!

对于一个高超的剑客来说,总是会喜欢有人可以将自己的剑法流传下去,所以如果开始的时候荆轲只是随性的舞剑。

那么到了后面,则是刻意的引导苏秋白!

于是,两个人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一个人教,一个人学,这套绝世剑法也慢慢的到了苏秋白的手里。

等到东方破晓的时候,荆轲正站在树下,眼神除了震撼,更多了欣赏!

只是一夜的功夫,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子,居然将整套剑法学了个差不多,虽然比不了荆轲,但也只是时间的功夫!

谁能想到……老司机居然特么是个天才!

而这边的苏秋白,则是完全沉浸在了舞剑之中,整个人忘记了时间,更忘记了疲劳,他只是跟随着身体里的那种感觉,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终于,随着最后一声高歌,一颗碗口粗的榕树居然被他拦腰斩断!

而他自己。也是收剑停了下来。

这一刻他的感觉非常强烈,如果秦舞阳还活着,自己一定可以将他给干掉,而不是那么狼狈的逃跑!

系统也是随之判定了任务成功。

这点成长值倒是算不了什么,真正让苏秋白满足的还是这套剑法!

毫不夸张的说,有了这套剑法的苏秋白,实力提升了足足一倍有余!

一抬头,苏秋白看到了目光中带着笑意的荆轲,脑子这才从那种沉迷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然后带着感激看着他。

“多谢先生愿意将剑法教给我。”

虽然说成长在新世纪,但是苏秋白还是明白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剑法这种东西就相当于最大的秘密。

而现在的荆轲居然没有提任何的要求,就全部教给了苏秋白,可见这个人的心胸宽广。

老司机心中生出钦佩的同时,也是更加的坚信了念头,一定要安全的将他从咸阳城带出来!

“这把剑你留着吧。真正的秦舞阳或许已经死了,在你的手里也不会辱没了他的名声。”

突然,荆轲收敛了一下神色,然后对着苏秋白说道。

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苏秋白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在了心里面。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秦舞阳会被人换掉?

事实不该是这样啊!

当然,疑惑只是闪了一下之后,他就没有再去多想,荆轲那边已经到了马车旁边。

咸阳城也已经很近了,接下来的他应该集中精力去应对驾照的考试任务!

如果说之前秦舞阳的事情让他心里生出了一些波动的话,那么现在荆轲的这套剑法,让老司机重新有了一些底气!

将剑收起来,他朝着自己的出租车走过去,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了荆轲奇怪的声音。

一回头,本能的他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情。

所以毫不犹豫就朝着马车跑了过去,结果掀开帘子一看。

马车里居然多了一个人!

是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偏偏苏秋白还认识!

“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依旧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不过这不妨碍苏秋白满脑子的震惊。

沐春雪!

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待在马车里面!

这在苏秋白看来根本就是匪夷所思,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那个时代的人在不通过自己的情况下穿梭时空!

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而且……现在他可是在参加驾照考试,也就是说这个空间完全是独立的!

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的穿梭?

不光光是苏秋白,沐春雪也震惊啊!

她本来是打算回苏秋白的家里找他的,结果敲门没人开之后就打算离开,刚一转身只觉得眼前一花。

然后……就到了这里!

这边两个人面面相觑的时候,荆轲则是有些奇怪的看着沐春雪。

“春灵草的毒?”

非常突然的一句话,却让苏秋白跟沐春雪都吃了一惊。

尤其是苏秋白,沐春雪中毒的事情自己是因为有观气术可以看出来,荆轲为什么会知道。

“先生怎么会知道她中了毒?”

暂时将沐春雪为什么来这里的问题放在一边,苏秋白看着荆轲问道。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荆轲说道,“我之前见过这种毒,那位高人在淬炼一把匕首的时候跟我说过这种毒的特点,双目冰冷,皮肤雪白……”

越听苏秋白越觉得心惊。

尤其是那句淬炼匕首!

如果没记错,华佗当时就说了,想要治好沐春雪的病,必须要有一把有毒的匕首。

没有停顿,想到这里之后苏秋白立刻问道,“不知道那把含有剧毒的匕首是在哪里?”

这话出口,就连沐春雪也看了过来,她也想起了当时华佗的话。

而荆轲却是因为两个人的目光又一次犹豫了起来。

最后却又说道,“就在我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