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为我付出一切的她 (九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起来,毛子并没有被他老婆榨干,还是非常精神的。他都回九洲来好几天了,一直在和一辉帮我办事情。

一辉的工作要稳定一些,一直在跟刘芸芸这条线,所以没有顾得上陆雪瑶的事情,便交给毛子回来办。

毛子知道陆雪瑶在九洲,还是挺激动的,想想当年收拾林俊凡的事情,这家伙也是很得瑟。当然。我们收拾过唐东,也有他的角色。

只不过,毛子带回来的关于陆雪瑶的消息却是异常的不妙。

我也想不到,陆雪瑶在米仓山服务区的那一棒子敲下去,把唐东打出问题来了。当时,服务区便利店的夜班男店员报了警,也报了120,但那晚上的雷雨太大了,高速公路科没法行车,于是有点耽误。

到了第二天凌晨五点多的时候,雨小了一些,120才将唐东给拖回了医院进行救治,这家伙是重度昏迷,脑部出血严重,情况有些不妙。110也出动了。然后在医院里将陆雪瑶给带走了。那时候的陆雪瑶,还穿着病号服在病床上躺着,她的双脚有严重的伤势。

唐东和陆雪瑶都被送到了一家私人医院里接受治疗,唐家与周家是共同的利益体,也有钱住得起私人医院。只不过,陆雪瑶被JC严格的监控了起来。唐红玉都出动了,看着内侄被打成那样,也是很心痛的。

于是,唐家发了话,如果唐东有个三长两短,陆雪瑶必须偿命。事发地点的监控已经被调走了,可恶的监控记录下了一切。我对于唐东的伤害几乎为零,竟然能置身事外,连我自己都很惊讶。而陆雪瑶太可怜了,为了我,竟然要付出那么重的代价,听得我心有愤怒,却不知道能为她干什么。

好在五天前,唐东苏醒了过来,让陆雪瑶免于偿命的责任。但是,悲剧的是,唐东这货竟然头脑不灵光,跟个傻比似的,走路不方便,歪歪倒倒的,说话也含糊不清,记忆力也减退得厉害。

最要命的是,唐东记得陆雪瑶,傻拉叭叽的把她叫老婆,醒来的第一个称呼都是:雪瑶。

五天的观察后。医生对于唐东的情况只能表示无能为力了。唐家甚至从省城请来了著名的专家过来,也是没有办法。所有的诊断都觉得怕是唐东要痴傻一辈子了,当然要是能有奇迹的话,也就真只能当是奇迹了,因为陆雪瑶那一棒子下去实在太重了。

唐家人很愤怒。有人说要把陆雪瑶关进大牢里,也有人说都是因为我这个舒家的灾星余孽,才害得唐东这个样子,都主张将我一并关进去,再关个十年八年的。

然而。在这个时候,陆雪瑶作出了重大的决定。她要求唐家人放过我,她愿意嫁给唐东,作他的合法妻子,一辈子服侍他。于是。唐家人的怨气也才消除了。没办法,唐东依恋着陆雪瑶,没看见她都会哇哇大哭叫老婆,叫雪瑶。

唐家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于是也就只能这么同意了。在唐家人的心里,陆雪瑶是唐家的人,不管她多漂亮多么杏感多喜欢我,都是唐家的,一生不能离开唐家了。

就这样,陆雪瑶在脚伤好了以后,带着父母、弟弟住进了唐家,并且和唐东办理了结婚手续。当然,他们不准备办婚礼,唐家人不想傻儿子出来丢人现眼。

从此,陆雪瑶是唐家的人。住在高墙大院里,出行有跟班、保镖,还有那个傻叉唐东,总是会搂着她的腰,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傻呵呵的笑,完全就是一傻比,有时候还会亲她。那些照片,毛子都拍在手机里的,看得我真是想摔了他的手机。

陆雪瑶的美发店,转给了她的那个店员卢蕴,十万块就便宜转了。唐家人说不差那仨瓜俩枣的,半转半送就成。陆雪瑶的房子按揭、宝马车按揭,都是唐家人支付还贷完毕,出手豪气。而且。她风雨中撞坏的高速公路收费设施,也免了处罚。事发现场的监控也是永久删除了,再也没什么事了。

那就是陆雪瑶的结局似的,她搭上了自己一生的幸福,让我再次免于被人的陷害,自由在外面的世界里。而她的痛苦,又有多少人懂呢?这个别有韵味的漂亮女子,初心不改的女子,她那一夜的壮烈之爱,一生的苦难生涯。让我痛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她曾经爱过我,一直爱过我。当我想与她真的开始的时候,她却已有了男朋友;当我每一次磨难之后,总有她的身影出现,这是天注定的缘分一般。可当我决定娶她的时候,她却嫁为仇人之妻。天注定的阴差阳错,天注定的痛苦吗,让我痛苦万端。

想想,我这个人渣,几乎没有为她付出过什么。反而让她为我奉献了一切。老天为什么这么瞎了眼,让她就这么悲剧下去?要不是我再次遇上她,一切还会这样吗?我不知道我是福,还是灾,我对不起她啊!

当毛子说完一切情况之后,眼泪也流下来了,说:“福哥,雪瑶太可怜了,咱们要救救她啊!她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

我心如刀绞。点点头,抺着泪:“是啊,都是因为我,因为我。我宁可自己进去十年八年,也不要雪瑶那么生不如死的活着!她要我好好的活给别人看,活出曾经一哥的样儿,活出舒家人的风范,可我呢,我他妈就是猪狗不如的苟且着!她可以在我被瓢的时候去劳我,可以在我缺钱的时候为我贷款。为我向唐东下狠手,可以疯狂危险飙车,可以背着我穿着3.4不知疲倦的狂奔,可以付出一生的幸福,我呢?我他妈能为她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啊?我为她又做过什么啊?我的天啊!”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疯狂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打着自己的胸口,状若疯癫。

毛子抱着我的腰,大叫着:“福哥不哭啊!咱们要想办法啊!想办法啊!”

我一把挣开了毛子:“想什么办法?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言?宰了唐东吗?毛子,我们办不到。我们太弱了,太弱了!!!”

旁边的护士也劝我:“舒总,想开一点。这年头,有钱有势的人咱惹不起啊!小老百姓,能活着就不错了,还想什么爱情啊?你大伤刚好,不要太伤心了,好好调养啊!”

我怒视着护士,发狂的叫道:“你出去!不要你在这里废话!”

护士惊怕,打了个颤,还是出去了。

我瘫倒在地上,满脸泪水,心如刀绞,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傻傻的看着天花板。

毛子扶我起来,坐到沙发上,流泪道:“福哥,你要挺过来啊!不要这么颓废,只要咱们努力。肯拼,一定会有希望的。真的,一定会有希望的。你忘记了吗?你还要带我风风光光的杀回西凤去啊!”

我摇着头,像死尸一样靠在毛子身上:“毛子,我们不行,我们不行……”

一辉一直没有说话,坐在沙发上,双脚放在病房茶几上。他只是默默的抽着烟,低着头,那一头飘逸的假发垂盖了大半张脸。这个家伙善于化妆,有时候我都觉得他的脸都不是真实的。

那时,一辉将烟头往烟缸里一丢,冷冰冰的仰头道:“两个爱流泪的傻比,真让人失望。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关了灯,不都一样吗?睡不睡的,有多大关系?我要是陆雪瑶,宁可让一个傻不拉叽的男人随意随意,也不要和一个什么也为她做不了的懦夫睡在一起,特别是一个流泪的懦夫,因为那样反倒是侮辱了她的那东西。”

我无法想象陆雪瑶和唐东在一起的情形,更受不了一辉的话语,怒火狂燃,咬着牙,鼻孔都爆大了似的,捏着拳头,怒视一辉,狂叫道:“活死人,你他妈再说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