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香总原本喜欢我 (二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溪镇,按照赵志恒这个板材原材的压膜制板专业人士来讲,有着最好的板材木料资源,他手底下也有最好的生产工人,而且全部从南宏木业离职到位,手机号码都换了;我们运用的也是最选近的机器和化工原料,生产出来的绝对是优质的板材。这对于香氏来说,是一个质的保障,而且价钱还很便宜。

妈的,原来说好的事情。竟然因为张银月的搅局,给我搞成这样了。

宋香梅不采购我的板子,我能卖给谁去?

鼎峰板材在前期的投入,到那个临产的阶段,我都花掉了接近三千万了啊!妈的,我要资金回笼哎!没有回笼,我撑不了三个月就得破产!

刚刚开启的事业,我绝不可能让它就这么泡汤了。

而张银月这么一招,真是狠啊,却似乎向我证明了一个道理:宋香梅原本真的是喜欢我的,只是她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或者是她在犹豫,因为她和张银月是没法分开的。

这下好了,宋香梅真的是恨我了,原有的一点喜欢都被抹掉了。想一想。我特么还是有点懊悔不已。

我在车里懵逼了好一阵子,连忙给宋香梅发微信语音,解释整个情况。

我发了很多条,才将事情说清楚。

但得到宋香梅的回复就是:“别说那么多了,你简直就是个禽兽。什么人你都能怼,还到张银月的名下了。她逼迫你,你不知道想办法给我打电话吗?你就那么怂?说明你还是想,你就是想!另外那个女人是谁,你出去混帐了谁。我都不想知道了,因为已不重要了。舒福,你滚吧,我跟你一刀两断,彻底断!”

艹……

收到这样的语音,我真是烦透了,甚至有种追悔莫及的感觉。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能怎么办呢?我要面对的是接下来的事情,老子的事业不能就这么垮了。

那时候吧,说恨宋香梅呢,居然是恨不起来了,这也真特娘的奇怪!

我冷静下来,思考着对策。

然后,我便拨打了孟莉办公室的座机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性,说她是孟总的工作助理,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孟总不在吗?

她说孟总回集团总部开会了,怕是今天不能回来了。

于是,我谎称自己是一家新成立的板材厂,想加入九洲板材商会联盟,想要和孟总亲自沟通一下。

这女子也是很爽快。便将孟莉的手机号码给了我,让我亲自联系,而且提前表示欢迎我的加入。

我心里嘿嘿笑,拿到了孟莉的手机新号码,真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感。

我想着既然开会。那就等一段时间再给孟莉打吧!

然后,我开着车去了天虹商场那边,找了家餐厅,一个人点了午餐,吃完后一点多。

估计那时候孟莉也正是午休了。便拨打了她的手机号码过去。

孟莉接通了,冷冰冰道:“舒福,你真是阴魂不散啊,你又想说什么,做什么?”

我微笑道:“莉姐。你还记得我的号?这可让我心里感动啊,暖暖的。”

“别贫嘴了,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挂电话。”

我能感觉她的变化,这也是越来越明显了,道:“莉姐,现在的商会联盟是越搞越好了,你的人生也迈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了。我为你感到高兴。看起来,宋香梅已被你治得服服贴贴了吧?”

她冷道:“不用为我高兴什么,这只是一个必然。宋香梅付出了必然的代价。糟贱别人的人,终将被别人糟贱,这是一报还一报。”

我说:“不管怎么样,你是成功了。但我觉得,对于宋香梅,你来得还不够狠啊!”

“你……什么意思?”孟莉愣了一下。然后说:“看来,你被香氏解雇了,现在恨宋香梅得不行了是吧?”

“唉,此一时彼一时了。人都是现实眼,没办法的事。她让我痛苦。我也不想让她好过。”我叹了口气,很坦然的说。

孟莉居然笑了,有点冷,又像是偷欢喜:“这么说来,你这也是巴不得落井下石了?这么没良心?当初是谁要坚定的留在香氏呢?谁要渴望人生巅峰呢?可你真的忽略了一件事情,香氏是宋香梅一个人的产业,那是她的一言堂。根本不像股分企业,可以有股东的相互搏弈平衡,起到均衡作用。你被炒,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来说去。我被炒,还是因为你的关系。”

“你瞎说,是因为唐总。”

“好吧,因为唐总吧!不过,既然到这一步了,你已经狠狠的压缩了宋香梅的利益空间,她也不得不接受,要不,再压狠一点?让她没有利润,经营不下去,然后……南宏木业将厂子盘过来,材料、加工成品一条龙,岂不是更好?”

孟莉听得沉默了一下,才说:“舒福,把宋香梅逼上绝路。逼得她没有活头,这是你的良心吗?你也太狠了点吧?这里面,多大的仇啊?”

我说:“让一个曾经践踏你尊严的人走投无路,岂不是一件更爽的事?”

她说:“舒福,你真是个阴险凶残的人。我真没想到。你做事就能做这么绝。不过,你这个建议我很喜欢,宋香梅走投无路,我当然也乐意看到。只不过,目前南宏木业趋于稳定。想要做成原料、加工成品一条龙,这需要集团董事会拍板,我可没那么大的权限。但就目前来说,集团还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但是,压缩宋香梅的利润空间为零。提高板材原料价格,你们是轻而易举能做到的。”

孟莉想了一下,说:“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让你竟然帮我出这样的主意?”

“莉姐,也许吧,是为了尊严而战。你如果愿意这么干,我会一辈子感激你。”

她说:“你就没想过,以宋香梅的皮囊资本,万一哪天靠上了一个很猛的角色,又东山再起呢?”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是不屑于做这种肉、色交易的。宁可死,也不会。”

“哦?这么贞烈?好吧,我考虑一下。回头给你答复。”

我正待说话,她又感叹道:“世事多变啊!曾经多么坚强的香氏宋、舒组合,度过难关了,眼看着活出来了,主仆二人各奔东西,反目成仇,这是多么现实的啊?没想到,我们这些曾经受过宋香梅奴役的人,又联手了。”

我笑道:“哪里联手了啊莉姐?我只是建议一下。也希望看在我们的情分上,你能……”

“舒福,别说我们的情份了。情份已经死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什么狗屁爱情了。”

“可是,咱们不还是在包间的卫生间里……”

“别说了,你这个混蛋!”她打断了我的话。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再打一次,她果断拒接。

我加她的手机号微信,但加不进去。

我不禁也是苦笑了,唉,香梅啊,不是我狠心,而是我被逼无奈了。我也愧对孟莉,知道如果她一逼,宋香梅依旧会活着,因为宋香梅不来求我。那是绝对没有办法的。

在我鼎峰的产品序列之中,所有的优质规格原料板材,都是针对香氏而生产的。赵志恒对于这个,太懂了。而香氏,一直也算是立足于质量取胜了,要不然也不会拉到聚友的合作机会。

孟莉如果一压迫,好吧,宋香梅还得靠我的板材。

当然,我也隐隐感觉到了,孟莉的心并没有狠到极致。我思索之下,决定再上一份双保险,那就是聚友集团徐向丽。

当即,我便拨打了徐向丽的电话。她接到我的电话,嗓音还是那么淡沉而磁性,说:“舒福,听说你被驱离了香氏,日子并不好过,怎么想起给我电话来了?看来,准备投奔于我了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