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小人得志死得惨 (四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躺在床上,拿过手机接通,便听到宋香梅冷冰冰的声音:“舒福,你在哪里?”

冰脆的声音很好听,但显得有点急。

我呵呵一笑,说:“香总,我还能在哪里啊?你说恨我,再也不想见到我,我能去哪儿啊?还是做我的事情吧,厂里刚刚投产。不知道香总回心转意,能不能给我来个订单啊?”

“你说话别阴阳怪气的,在乌溪吗?真的投产了?”

“我没阴阳怪气啊,确实开始生产了,就在今天上午,生产的第一批板子。我是在乌溪啊,我的办公室里,正躺床上午休呢!你呢,午休了吗?”

“都这种情况了,我还午休个屁啊?睡得着吗我?”她声音提高了,显得很狂躁。

“哦?香总,什么情况啊?”我当然心里明白,却并不说破。

“孟莉那个贱人真是要弄死我啊!其他的厂里不提价了,偏偏又提我的价了。这搞得我几乎一点利润也没有了,这叫人怎么活啊?”

听着她的语气焦灼得没办法。让人心里暗爽,但也不禁软了起来。

我哦了声,说:“这个没办法了。香总,人家孟莉现在是人上人了,又是什么板材商会联盟主席。提价的事情她说了就算哎!对了,人家罗央不是在南宏集团有股份吗?张银月不是跟叶曦雅联盟了吗?你找张银月啊,她能将这个事情搞定的,我相信她。”

宋香梅却冷道:“叶曦雅那个小贱人吗?我是不会去求她的!”

“看来,你挺恨叶曦雅啊!不过。你不求,张银月可以求的。我可帮不上你什么忙了。我的板材啊,有人爱买不买呢!”

“舒福,你这个混蛋!你别阴阳怪气洗涮我了好吗?行行行,我给你道歉,我给你赔礼,我不应该对你说那些话,行了吧?”

“哦?香总,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我心里一阵暗爽,但还是淡然稳住。

她说:“舒福,别玩我了行不行?孟莉一提价,我就什么利润都没有了。我要的板材,你赶紧生产,价格按照原来和南宏木业的八成价走吧!半个月之内,我先要二百万的板子,精11号的柏板。我自己派车去拉都行!”

我说:“哎呀,对不起呀香总,这样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好?你厂子刚开起来,还不需要订单吗?我给你啊,我给你啊!”

“香总。其实呢,你这么看得起我鼎峰,我还真是感谢了。不过,我这新开张啊,你这价压得也太低了。我这质量是有保证的,不会比南宏的差。你给我这么低的价,真的好难做啊!”

“舒福,你要死啊,你还想坐地起价是怎么的啊?南宏原价。要干就干,不干拉倒!没有我,我看你卖谁去!”

我嘿嘿一笑,说:“香总,你如果不要。那我就八成南宏原价,总会找到买家的,你行不行?”

“混蛋混蛋混蛋!你故意跟我作对是不是?”

她气得尖叫了起来,我却呵呵一笑,淡然道:“香总,别这样,气大伤身。产品的事情嘛,也是生意的事情,要不,你还是实地来考察一下,价格呢,也好谈的。一切搞定了,然后我们再签订单吧!”

“行行行!你这混蛋,想见我就明说,我现在又没说不见你、不理你!”

“哎哎哎。香总,别自恋啊!我这也是就事论事嘛!你安排好行程,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汝南县城给你接风洗尘啊!”

“行了,你洗个屁的尘啊。跟我,你别搞那么正式。你这个混蛋,现在我有求于你,你就高傲了起来是吧?你也不想想,你的启动资金里,有没有我功劳?你的车,你的房,没我你能行?”

“好了,香梅,我们本来是心有灵犀、情意相通的。就因为一个张银月,搞成这样,至于吗?”

“我呸!谁跟你心有灵犀啊?谁和你情意相通啊?你别在那里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了。还有一件事情,这才是让我头疼的。”

“啊?还有事情啊?”我一下子坐床上翻起来,故作惊讶:“香梅啊,你怎么一天到晚都不省心啊?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怎么全是事儿啊?那个张银月,她也太不像话了嘛,一点忙都帮不上你的。唉,你这齐同美是怎么交的啊?”

“混蛋,我求求你啊,你别说风凉话了行不行啊?”宋香梅那声音啊,急得都快哭了似的,然后说:“聚友集团那边又来订单了。三千一百万的单子,元旦节前交货,钱都到帐上一半了。原以为材料都是要精11号的,谁知又是香杉木啊我的老天爷!舒福,你得给我加快生产才行。精11号要两百万的。聚友的香杉木,至少是需要二千二百万的原板,按我们先前的价格,你得帮我至少准备七十吨才行。”

我一听这个,赶紧哎哎哎的好几声。说:“香总香总,别啊别啊!什么我们先前的价格啊?先前我们有说价格吗?香杉木板材这玩意儿老金贵了,我可不敢卖三十万一吨啊,那样我会赔死的!新厂开张,实在不易啊。香总多包涵,多包涵!”

“啊!啊!啊!”宋香梅在电话那边惊叫了三声,估计都在跺脚扯头发了,骂道:“舒福,你这个混蛋,混蛋!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是不是?要不要我告发你盗采国家森林资源?要不要进去?”

我玩得正嗨呢,当场道:“行吧,香梅,要玩玉石俱焚是吧?行行行,你去告去告。大家一起玩完!说不定,在局子里,咱俩还能成为邻居号友呢是不?我倒无所谓,反正基本是空手套白狼,而你就不一样啦!打不垮的香氏,一定会垮,多少年的辛苦就付诸流水了,呵呵,喜闻乐见,喜闻乐见啊!”

她简直气炸了:“混蛋,你巴不得我破产是不是啊?”

“香梅啊,我可没说啊!是你挑起的头呢!行啦,我的小香香,我们还是相互分不开的不是?生意嘛,好说好商量。你尽快过来一趟吧。我可是想死你啦!到时候,咱们再好好聚聚,谈谈?”

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总算是心里出了口恶气了。老子有资源,有优势,她不得不服,不得有求于我,这感觉,爽呆了!

我站在床边上。看着外面热气腾腾的厂区,脸上浮现淡然的笑意。我的事业,你已经在路上了,嘿嘿!

很快,手机来了微信消息。我打开一看,呵呵,宋香梅语音说:“舒福,你个死混蛋,我真是恨不得杀你了。行了,我马上拟定行程,去乌溪那破地方一趟。”

我想了想,说:“把张银月也带上吧,别带雪狼和黑虎,否则啥也别谈。”

她回复过来:“你这个渣男,你又想干什么?怼银月?”

我回道:“就是,不允许吗?她对你那么好,那么真,就当一回公关营销小姐,不行吗?”

“你太侮辱人了你!简直就是个禽兽!”

“是,我承认我是禽兽,但这一切都是被逼出来的。香梅,别生气啊,禽兽就是这个样子。行了,我要去厂里看看了,顺便吩咐一下你的两种板材生产的事情。感谢香总啊,真给咱鼓士气哎!”

她很快回复:“小人得志死得惨,你小心点,别太张扬了。滚吧!”

哟,还在提醒我,给我打预防针呢?等你来乌溪了,看我不给你打一针才怪!

对于我来说,就利用这一次机会,把生米做成熟饭,如何?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