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谁是你家香妹了? (二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的,那个时候我真是忍不住,想朝她抱一个。只是可恶的雪狼和黑虎在她身后,让我没有办法。

她白了我一眼,见我有抱的倾向,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说:“看你那傻样啊,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走了,出发。”

说完,她便朝着外面走去了。

看着她那高挑迷人的背影。我真是心里头一阵阵热血动荡,很想从后面抱住她。然而,雪狼和黑虎在她身后跟着,让我的确是不敢轻举妄动。

我只能跟在她身后出门,问她:香梅,咱们这时要去哪里啊?

她没理我,等到了车库外面,才扭头对我说:“苏阳,从这个时候起,我会一直叫你苏阳。明白吗?”

看她一脸正经的样子,我淡笑道:“没事啊,反正苏阳、舒福都是我,你要苏痒、舒服都可以。”

她气得一巴掌推在我肩膀上,轻声斥道:“混蛋啊,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妈的,说起邪话来,跟说正经事一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混蛋?”

我暗自嘿嘿笑,这不都是受到罗央以及王叔的影响了么?

我说:“不要扯这些没有用的,人都是会变的。只是我对你宋香梅的情意还没怎么变。”

“得了吧!想想你的那些龌龊事,我真是感觉恶心,你还情意情意呢?别污辱了这个词汇!”她一脸的不屑,鄙视道。

“别说这些事了。我像你吗?还给我派张银月和黄琳来伺候着。你的心思也高尚不起来。”

她冷眼一瞪:“我派她们来了吗?是你自己要求的吧?我都能满足你了,这不好吗?你不是好那一口吗?你敢说你那天在汝南县酒店里没跟她们那什么吗?”

“那她们回来也跟你汇报了是吗?”

“你用不着管!”

妈的。说着就要掐起来了,我还是赶紧打住,说:“行了,谈这些没有什么用。我们是利益共同体,绑在一条战车上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说吧,你这又是衣服又是鞋的,把我打扮得跟要去相亲一样,到底为了什么事?”

她正了正脸色,认真道:“和相产差不多。现在,你得跟我去陪爸妈吃晚饭。”

“我靠!见老丈人和丈母娘啊?你……”我惊了一跳,然后突然明白了似的,说:“香梅,你这是要我当你男朋友呢还是装你男朋友呢?”

“我不管!反正不管你是当也好,还是装也好,今天晚上你得把这事情给我扛过去!我爸妈大老远的从省城过来,你别给我表现得跟流氓一样,要稳重、成熟,要有气质。要有见地、谈吐。”她的脸色蓦然如冰,冷冷的说。

我看着她脸,淡道:“香梅,你这个样子像是跟我这样的男朋友说话吗?我也明白,我也就只有冒充一下。去帮你挡爸妈催婚的子弹的份儿,但咱们也得恩爱一些是不是?比如拉拉手啊,搂搂腰什么的,对不对?”

“也只仅限于这两条了,其他的。你想都别想!”她还是一派冰冷。

我淡淡一笑,点头道:“好吧,就依你了。不过啊,香梅,你这眼光也太差了点。你看看。你身边高大英俊的男子不少吧,你怎么也得找一个像样的去应付你的父母吧?你看我,你一穿高跟,我还没你高呢,长也就这样子了,哪里配得上你?要不,找杜晓伟也行啊!”

她说:“找谁不是找啊?就是要差一点,这样才显得踏实。我爸妈可不喜欢那种长得很高大英俊的小白脸,喜欢脚踏实地的人。杜晓伟那人,一看就不正经,这阵子一脸的红疙瘩,跟得了什么病似的,我能找他去?”

“万一你爸妈把我真看上了怎么办?我岂不是要委身于你?”

“滚你的啊,我怎么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我身子一正。道:“行行行,那你找别人去,我还有个约会,现在就回去了。”

“你别想跑啊!看看你跑得快还是雪狼和黑虎跑得快?”她伸手抚了抚身边两条狗的头,冷冷的威胁道。

我一哆嗦。只能点点头,说:“好吧,好你讲讲你爸妈都什么来头?有什么爱好之类的。我好好了解一下,免得到时候不合胃口。”

“别想那么多了。他们也就是省城来的普通的单位老头老太太,一天到晚呱呱唧唧催婚什么的。烦都烦死了。有啥话,顺着他们说,也就行了。”

我点头表示明白了,不过想起来了,说:“香梅,你说杜晓伟脸上疙瘩像得了病似的,什么意思?”

“我哪知道啊?看他那精神面貌倒还行,就是脸也难看了。昨天我还给他说呢,去医院检查检查。”

“哦……上次到汝南来,我也觉得这家伙有点不正常了。当然。那方面还是正常的,我那边还是狠狠的招待了他的。”我点点头,说着就笑邪了。

她白了我一眼,骂了句“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然后上自己的跑车去了。

我问她:吃饭什么时间?在哪儿?

她丢了句:“晚上八点。江东帝豪西凤包间。”

江东帝豪就那样,把四江省所有的地级市名称都安排成了包间名,倒是让人有一种归宿感。只不过,想想西凤市,我的老家,这心头无比沉重。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上了我的车。但她还是把雪狼和黑虎放我车上了,我说这俩货也要吃饭吗?她说必须的!

妈的!

随后她先出院子,我车后出去。

那一出去,屁股后面大门刚关上,前面就有情况了。

老子也真是服了,胡海昌那货啊,肋骨算是完全康复了吧?他站在前面的道路上,手捧着大束玫瑰,身边左右是二龙等四名保镖相随,直接不让我们过了。

宋香梅实在是气恼,坐在车里,指着胡海昌骂道:“没皮没脸的混蛋,你肋骨是又好了是吧?赶紧滚开。我赶个宴会,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

胡海昌呵呵一笑,真是脸皮厚,也看到我了,但如同无视。他说:“香妹,别这么生气啊!养伤这一段时间,我可真是想你得紧啊!这不,伤一好完全了,就找你来了。希望你明白,我是真心真意对你的。哪怕为你付出一切。交出我整个产业,我都是愿意的,只要你跟我好,跟我一辈子。”

“呸呸呸!谁要跟你好,谁要跟你一辈子啊?你做梦去吧!”宋香梅真是急得没办法。脸都怒红了。

胡海昌微笑道:“香妹,别这样嘛!怒大伤肝呢!接受我的鲜花,我马上让道,可以吗?”

“拿着你的鲜花,去哄别的女人吧。我不吃这套!”

那时,我还是下了车,笑着对胡海昌五人点头,也算是打过招呼。胡海昌看到我,继续如同无视,只是淡道:“哦?这不是那谁吗?舒光头,这头发都长出来了?不是听说被驱离九洲了吗?怎么又回来晃了?还跟我家香妹在一起?”

“谁是你家香妹啊?胡海昌,你要点脸行不行啊?”宋香梅气得不打一处来。

我则是笑了笑,说我回来是陪香总去赴宴的,有点别的事情。还请胡公子让个道,行个方便。

说着,我来到了宋香梅的面前,还想低头说什么时,胡海昌冷淡淡的说:“舒福,我警告过你,不要跟我家香妹太近。你就是不听。要我让道也可以,来,你从这儿钻过去,我马上就让。”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胯,张开了,接着一挥手。妈的,二龙等四个家伙,一个挨一个排到他身后,全是开胯之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