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天上掉下大馅饼 (一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不敢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人家一伙老爷算出来的预算三十五亿,这货还硬生生的加了五亿,这是真要搞事情啊!

老爷们你看我,我看你,还看着我呢!老二还开口道:“金公子,这事儿……加了五亿,恐怕不太合理啊!我们……”

金喜手一挥,说:“别你们你们的了,有什么不合理的?一听你们的规划,那就是个非常庞大的工程。多五个亿又怎么啦?哦,你们是觉得自己一个子儿也捞不到是吗?听着,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不想混的,想摘帽子的,马上说,我可以满足你,甚至让你到牢里把底儿都坐穿,信不信?”

一伙老爷吓得不行,一个个脸色都变了,甚至有人都流汗了。妈的,面对京城来的这种公子哥,他们也真心是惹不起啊!看来,人说金家的刀子,未必就指的是武力,也可能指的是一种气势。像金喜这种。一来不爽就动刀,砍得九洲一伙老爷痛苦呢!

老大马上说:“金公子所言极是,这加五亿就加五亿吧!只是舒先生的建筑公司,我们也没怎么听说过。而且,大凡像我们市里这种大工程,都是南宏集团的业务,要是……”

金喜又是一挥手,指了指我:“舒先生是四海汇的掌门人,下属就有南宏集团,你们没听说过?”

一伙人相视一眼,还是点点头,表示听说过。

金喜又道:“南宏集团已经做得够大了,舒先生也不是不能干之人。他另有产业,你们也应该帮助一把。年轻人能奋斗到他这个样子,不容易嘛!”

老二说:“可……金公子,舒先生的产业在临江啊,不是我们九洲的企业啊!再说了,南宏集团里也不是舒先生说了算,人家集团里还有像……”

金喜接了话,脸色冷了,声音也冷了:“还有像黎眀黎公子、梁鸿达小梁王等人这些的股份是吧?听着,在金家的面前,这些都不是事儿。舒先生是我金喜的朋友,这面子你们不给也得给,明白吗?”

一伙人无奈了,相视一眼,老大点点头:“好吧,金公子的朋友,不管是哪里的朋友,这面子我们一定给。招标就走走形式。许给金公子就行了。杜广辉同志,这件事情,也是你的职权范围之内,请你一定担负好这份职责,配合金公子、配合舒先生。把这一切做好吧!”

咦,这老大还是职务分明的嘛,直接把事情甩给杜广辉了。

杜广辉马上应道:“放心吧,我一定把这事情办好。也请金公子放心,我们一定与舒先生通力合作。把工程做到最好。”

金喜很满意,点点头,道:“这事情多长时间能给我完全办下来?”

杜广辉思索了一下,说:“半个月之内吧,这是我们最大的能力了。”

“行。就给你半个月时间。要是办不好,你也就滚蛋吧!”金喜很霸气,话也来得很硬。

“好好好,金公子请放心。”杜广辉连连点头,多看了我一眼。额头上的汗水抹了抹,神色似乎在说:我的小舒同志啊,你这背景可真吓人啊我的妈呀!

我很淡很淡的笑了笑,其实心里是苦涩的。金喜这突然的示好,还把我们的关系往朋友上归结,我特么怎么都感觉不是个好事情。

随即,金喜道:“既然如此,杜广辉,你记得有什么进展就找我汇报,我会一直关注此事的。下一次再来九洲。我不想在那里被堵死。”

说着他挥了挥手,让手下给杜广辉送了一张镀金的名片过去。杜广辉接到那玩意儿,还是相当相当激动的。旁边那几个货,还很羡慕的样子,似乎杜广辉这回是靠上了大树。

看那个老大和老二,真是看了那名片一眼,眼里垂涎欲滴的样子。老大居然说:“金公子,您的名片能不能……”

谁知金喜一挥手:“不能!你们都散了吧,杜广辉有我的号码就行了。我这会儿还要和舒先生谈些事情,你们在这里就是一种不好的影响。”

于是一伙老爷也不敢多逗留,赶紧出包间去,离开,跟逃似的。

那时候,我也不禁举起了酒杯,对金喜说:“金家的刀子。果然是犀利啊!看着这一伙老爷这么服服贴贴,也真是爽透了。来,金公子,走一个。”

金喜依旧笑眯眯的,说:“这些货色,在我眼里还不是什么角色,收拾了也就收拾了,哭都没地方哭。来,走一个。”

一杯酒下去之后,金喜挥了挥手。叫宋香梅和其他人等都退下,到别的包间里去等着,他有些私话要给我讲。

宋香梅他们当然也听话,没有人问为什么。这让我很疑惑,因为宋香梅实在是太听话了。跟下午的她也是大相径庭啊,这特么又到底是为什么?哦,当着金喜的面,她是一套,背了金喜的面。她又是另一套?如果是这样,那双重性格玩得可真不错呢!

这情况,让我心里不禁暗念:好吧,该来的始终会来的,天下没什么白捡来的好事情。

豪华的临江包间里,就剩下我和金喜二人。菜已吃得差不多了,酒也是喝得差不多了。

金喜抽着他自己的烟,我也是抽着梁鸿达送的烟,说:“金公子,这都清静很多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呵呵,舒先生,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很奇怪的人?”

“没有啊!这很正常!一切都很正常。笑眯眯的金公子,耿直的气性。锋利的刀子。”

他哈哈一笑,说:“舒先生,总结得不错。但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对你这么好?我们本来是情敌,而且在泸县三水镇那边的事情。也是相当不愉快的。”

“金公子,言重了。什么情敌不情敌呢,有些感情是靠不住的,我已经看得很透了。为情而成为敌人,反而伤害了利益。过去的不愉快。公子也不必放在心上,咱们目光放远一点吧。金公子是个直爽干脆的人,那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呵呵,你的心态确实比较好。我很高兴。那我就直说了。”他笑笑,灭了烟头,接着道:“张家收购聚友,达到控股的份儿上了,这事儿你肯定知道了吧?”

我点点头,苦涩一笑,说:“张家势大,没办法。再说了,我也不能控制其他的股份转让,连叶曦雅也不能。”

他依旧笑眯眯的,说:“宋家准备收购南宏,这个你也知道吧?”

我又笑笑,说:“中午的时候,你的未婚妻宋香梅女士还跟南宏集团执行总裁兼大股东唐红玉吵了一架,把人家都搞哭了,这事儿金公子也应该知道吧?”

金喜听得哈哈大笑,连连点头,说:“知道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她的强势让我很欣赏。当然,她有自己的心结,那就是要在九洲将失去的尊严都捞回来,我也很赞同。有仇不报非君子嘛!在这一点上,希望舒先生你不要太在意,毕竟香梅只是收购了南宏的部分股份,而你还是四海汇的掌门人嘛!”

我淡淡一笑,说:“张家、宋家都进驻四海的节奏了,我不知道金家又是怎么样的态度呢?金公子,我们都是明白人,就打开窗子说亮话吧!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你应该知道南二环新立交的开建,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和利益所在,为什么把这样的项目许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