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简直是一桩奇闻 (三更,字多)/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九只写了一句话:东西已被老头砸碎,成渣。

我简直是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啊?

夹谷老头冒着钢裂的危险,才将那颗婴子玉从罗央的藏宝室里拿走,还是连夜逃回省城似的,他怎么又将之砸成了渣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马上回复小九:为毛?

他回复我:不知。

这家伙,平时真没听他说过一句话,这信息也是字数少得可怜啊!

我想了想,只得回道:“好吧,辛苦了。”

他回我:没事,已返九洲路上。

然后,我也没什么理由跟他聊天了似的。

我在那里枯坐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个消息用短消息的方式告之了金喜,问他有什么想法。

金喜很快回了我信息:舒先生,你尽力了,此事你就别管里,里面的问题我自己来查。

我只回了他一个“好吧”,便不再说什么了。可我自己也想不到这是为了什么?思维发散开去,也许吧,夹谷闻是为了毁掉这块来自天砂水底的东西?也许,他是拿到了赝品么?好吧,金喜说我不用管,于是我也懒得管了,自己本身还有一大堆事呢!

而中午的时候,李曼曼给我传回来消息,金喜已经启程返回京城,宋香梅留在了别墅里,安保依然严密。我知道宋香梅这是要在九洲战斗到底了,宋家到底安的什么心,谁也不知道了。我只能叫李曼曼继续给我盯着宋香梅。一有异象就通知我。

当天下午,我召集詹南潇、高雅丽、徐向丽、唐红玉、刘国良以及李济堂,开了一次视频会议。那时候,也就我一个人坐在帝豪酒店的办公室里,面对面前的大屏幕,召开起了会议。

首先。我说明了整个情况,所有人都有点沉默,各自坐在办公室里。特别又是唐红玉,沉默得让人感觉到她的脸上血液都不会流通似的。

詹南潇最终还是开口道:“舒先生,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的话,只能说明四江的圈子势力不想陪你玩了。他们全部撤退的架势也摆出来了。张家也许不仅是只想收购聚友。宋家也不只是想收购南宏吧?”

刘国良点点头,说:“詹总监说得没错,张家已经在向我们酒店旅游集团发出收购意向书了。要是这些收购完成,恐怕四江圈子的势力就是彻底撤出了我们四海汇了。他们落了个干干净净,捞了净钱走,而我们则要和宋、张两大家族缠斗在一起,很难了。”

高雅丽说:“只怕到时候,舒先生的掌门地位都保不住,宋香梅和张银月对舒先生会形成强力的冲击的。要是进一步的深化,舒先生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了。”

唐红玉终于发声:“詹南潇,你别在那里胡说八道了。什么叫岌岌可危啊?光是宋香梅和张银月的力量,就足以让我们四海汇的老势力低头吗?”

我知道唐红玉对詹南潇一直都是不爽的,便道:“唐总,话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事到如今,我们确实是挺拔不起来。除了医疗集团之外,全是四江圈子里的势力占据全部股份,就算你唐、周二家在南宏的股份不撤,那又怎么样,我们还是对抗不过宋香梅。你如果想死扛的话,顶多在南宏做个副总,还要甘居宋香梅之下。这对于你来说,实在是个不妙的事情。”

唐红玉一脸冷霜:“怎么着?舒掌门舒先生,你什么个意思?让我周、唐二家放弃最后的阵地,让四江人的脸都丢尽了。让外来人欺负到头上来,是吗?还有没有一点血性和气节?”

这个娘们儿,这种想法呢,我是点赞的。但是,故意这么意气,讨不到好。只能是一种愚蠢!

刘国良摇了摇头,说:“唐总,罢了罢了。你是个出身不凡的女人,何必继续这么坚持啊?不如全部出让周、唐二家的股份,还落个清闲。那宋香梅做香氏的时候,被南宏也是打压得够惨的。这次一翻身。不给你小鞋穿才怪。她的背后是宋家,不是夹谷老爷子啊!”

李济堂这个教授也是叹了口气,说:“刘总说得其实也并没有错,唐总,没必要这么坚持啊!虽然舒先生带着我们扛过了调查一劫,可谁知道四江圈子势力要撤啊?你也没料到自己的女婿黎眀黎公子也会撤吧?”

唐红玉骂道:“黎眀这个白眼儿狼。也真是个没气节的东西,他不是我女婿,也不配做我女婿!”

我一听得这个,猛然一惊。可唐红玉又冷道:“我说这样的话,有些人可别误会啊!雨绮是我的女儿,但黎眀在这件事情上。太丢大节了,连他爸也是丢大人了。堂堂四江之首黎自承,竟然也是缩头缩脚,气死我了。”

我咳嗽了一声,说:“唐总,撤吧,血性的坚守只能换来尊严上的丧失,没必要。”

“老娘不撤,死都不撤,看她宋家能把老娘咋的?”唐红玉气呼呼的一拍桌子,尖叫起来。

接着,她关掉了视频。连会都不开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看来,唐总哪怕是要在南宏做个副总裁,也会坚守了。而剩下的资本呢,是不是要完全撤?哦,这个问题我只是问刘国良刘总的。”

刘国良长叹一声,说:“舒先生,是的,酒店旅游集团里,九洲的王中富也占了股份的,但也只是个小股东,他还是同意撤了。至于像黎眀、胡海昌、梁鸿达等人。也是今天上午通知了我,说准备出让股份了。对于我们酒店旅游集团除了叶曦雅小姐之外的百分之六十股份,倒是由宋家和张家各持一半,舒先生你还能当这个家的。不过,最近两年,酒店旅游集团因为时代风气的转变,实际上营收已经很不行了。没有出现增长负数,也是极为难得了。舒先生,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但说无妨吧!”我抬手示意了一下。

刘国良说:“趁着我们这里还能收支平衡,略有小赚,不如让叶曦雅小姐将剩下的百分之四十股份也转让了,再怎么还能落下个三十来亿的。要是不转,估计接下来生意不会那么好,会亏损严重的。”

我点点头,道:“刘总的这个建议,我也会考虑的,也会及时向叶曦雅小姐转达,征求她的意见。产业做大了,什么人都盯着,确实很恼火。我在这个掌门的位置上坐着,真是一刻也不得安身似的。”

然而,会后,我联系叶曦雅,道明情况后。她也是疯了,坚决不卖自己的股份,说就是亏损,也要拉着宋香梅、张银月两个贱人一起亏。

我有些无奈,问她小九回来没有。她说回来了,此事就此打住吧。夹谷老不死的是个疯子。我还分析了夹谷闻砸碎婴子玉的原因,她说谁知道呢,都毁了,再说也没有意义了。

随后,不到七天的时间,四海汇新的格局形成了。唐红玉疯了,只卖掉了周、唐二家一半的股份,成了南宏的副总裁,而宋香梅执掌了南宏。

宋香梅第一天上任,给我一封邮件,口气很生冷,话也很少:从现在起,南宏姓宋了,舒福,你少插手南宏的运营,也不欢迎你前来视察什么的,财务方面,我们只和詹南潇接触,交换工作意见;四海汇的什么总部会议,别通知我,我顶多参加视频会议就好了。

而张银月呢,疯狂收购了聚友,成了执行总裁,也给了我一封信,说:“舒福,没想到吧?你张家银月姐又杀回来了。从现在起,别来聚友了,这里不是你作主的地方了。”

徐向丽离开了聚友,还是接受了我的意见,前往汝南。接手筹建一阳集团,出任执行总裁,这一点上,我和毛子都没有意见。徐向丽是个能干的女人,我相信她能干得漂亮的。

酒店旅游集团那里,宋香梅和张银月各自五五开,购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倒没有争总裁之位,依旧是刘国良。宋、张两家同为酒店旅游集团的大股东,这简直就是一桩奇闻,我都不知道金家心里会怎么想的?宋家的脑子为什么这么用,张家的套子又套在哪里的呢?

我们唯一没被张、宋两家收购的就是医疗集团,这似乎是罗央先生遗产里最后一片净土了。

到那个时候,整个四海汇算起来,近百分之六十的资本被宋、张两家操控了。除了唐红玉这个蠢女人还在坚持之外,四江本土的资本全盘撤了出去,顺利的走了个干净。又捞现钱又洗白自己,黎眀、梁鸿达、胡海昌等人,真是玩得不亦乐乎啊!王中富都给我电话,说真是没办法效忠了,黎眀那些人也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请我原谅,他只能跟着撤了,好在没亏,还有涨价售。对于这个,我也只能表示理解了。

我和叶曦雅就惨了,真的是没有多少话语权了,人家根本没拿咱当回事。想想都让我憋屈!四江一帮子圈子里的势力,也是看我笑话,偷着乐呢!

倒也是奇怪。当宋、张两家入主四海汇之后,金融调查突然停止,宣布没有问题,而且各个集团的股价都开始上扬了,尼玛,特别是聚友、南宏涨势喜人。相比之下,还算控制在我和叶曦雅名下的酒店旅游和医疗集团,股价有涨有跌,基本正常。

令我都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场阴谋悄悄的拉开,真让我大开眼界啊!在我的感觉里,我可以将之称为旷世奇谋,岂止精彩绝伦,是精彩绝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