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我绝不想放弃她 (四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洪姐发给我的视频,还是比较清晰的,因为她在祁连山宋家基地的手下用了更高级的拍摄器材。

视频拍的地方已不是那一片桃花林了,林子里的桃花已经谢了,翠绿的叶子很繁盛。而宋香梅是在那皇宫阁楼般的三楼上,那地方是临窗户的茶室,被摄像头拍了一个正着。

我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影,他站在窗户边上,面对着坐在那里的宋香梅,似乎在说着什么。

宋香梅坐在那里喝着茶,脸色苍白,表情冰冷,似乎在拒绝着什么。继而,那男子又说了些什么。

宋香梅站起来,非常愤怒,以她的脾气,是一定和对方吼了起来。然而。迎接她的,就是那男子一巴掌。

那一巴掌扇得很重,将她都打飞出去了,视频里看不到了。

宋香梅的两个保镖,哦,也许是看护者,想去将她扶起来,但那男子一挥手,似乎不允许,于是我在视频里继续看不到宋香梅。

男子指着宋香梅,在吼着什么,最后他走了。两个保镖才过去,将宋香梅扶起来,背对着我,回房间去了。

我实在受不了宋香梅这种被人打耳光、受虐的情形,咬着牙,在电话里问洪姐:“这男人是他妈谁?告诉我!”

洪姐说:“看背影来说,是宋家的家主宋良和。宋良友的弟弟,今年五十岁了。不过,并没有天乱发作的迹象,身体很健康。”

“妈的,这个杂种,连哥哥的女儿都这么对待吗?宋良友两口子就他妈看得过去?宋家在祁连山里面有这样豪华的处所。宋香梅却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心里一万个不服!洪姐,管叔不批准作战计划,不让光剑帮我,你一定要帮帮我,将作战计划说给我,我要带领人马杀过去,救出宋香梅最好,救不出来,我也要见到她,问她的腿是怎么回事。”

洪姐轻叹了一口气,说:“舒福,你要是私自带着剑组的人过去,恐怕又要让龙王章说三道四了。京城的龙王圈子里,最近也非常不太平,一切都需要稳定。龙王章,又是宋家的一个大靠山。你这个时候跟宋家宣战,会搅乱了局势,对一切都不利啊!”

“可是洪姐,我就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宋香梅在那里受苦吗?不行!请你一定要帮着我,把她救出来啊!你留在那边光组的人,不也是曾经有搭救之想法吗,你还想将宋香梅当成礼物送我呢!”

“舒福,你冷静一点啊!那时候是那时候。现在是现在了。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实在无能为力。想想别的办法,好吗?”

“你不是有作战计划吗?发给我,我看看。”

她沉默了一下,叹了气,才说好吧,我发给你,你要行动,也要秘密一点,最重要的是要活着,而现在,为了这个宋香梅。我们已经开始付出牺牲了。

我惊了一跳:“洪姐,什么意思?牺牲什么?”

她说:“我的光组人员,留在祁连山宋家基地的,有三个,但他们已经遇到了不测。”

“啊?为什么?”我听得震惊。

“他们挖的地道塌陷了,就在出口不远之处。那时候,他们还在继续拍摄相关视频,一边拍一边给我传回来。塌陷产生后,宋家人警觉了,马上有死士营的人过来查看情况,发现了他们,当场双方火拼,他们都牺牲了,被枪打成了筛子。幸好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隐秘的,知道的人很少,要不然光剑的麻烦还少不了。你管叔为这事,刚刚还打电话批评我了。”

我听得心头一沉,捏了捏拳头。道:“那更不能让这样的牺牲白白牺牲了。洪姐,你的光士,也是因我而死,我更要把这件事情做成了,来告慰他们的英灵。”

“唉!舒福啊,你就是倔啊!真拿你没办法。不管怎么样吧。你要行动就去吧,我帮不上你,就靠你自己了。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你保重自己,活着就行。当然,你要作好死亡的准备。宋家基地。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她的话还是暖心的,但也表明了她不会帮我的。

可我想了想,说:“洪姐,你与龙王郑关系那么好,为什么不求一求他,或许是有用的啊!”

“不了。他最近也是焦头烂额。地位不保,正在忙着平衡各方面的关系,没功夫来管这些事情。我看得很透,很淡,能不添麻烦的事,就不用去添了。近来。稳定第一,懂吗?”

我只得叹了口气,点头说我懂,然后谢过了她,便挂了电话。

没一会儿,洪姐往我的邮箱里发来了一份作战计划。那也是她向光剑总部发的那份作战申请。

我打开这样的计划,看了看,心里默默然的就想放弃了。

洪姐的办法不是不可行,而是所需要的条件,是我自身无法去满足的。首先,需要一次正当的理由,请动龙影,让龙影临时征调在宋家基地不远的西北特战布队,把宋吉翔这个少将也调走,这样,减少宋家基地的外援;然后,我们还是需要挖地道,潜入宋家的生物医药公司里面,制造一次大混乱,比如火灾,但我们在要消防队伍前往的路上制造障碍,让宋家基地都不得不抽调人员前去救援;最后,我们才能全面悄悄从原来打好的地道里进攻宋家基地。

当然,我还是不想放弃,想尝试一下。首先,我得把龙影给请动,这一支军中的利剑,地位崇高,只要能动。基本上没问题。但可惜的是,我只有一辉和影子王的联系方式,打二人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

想了想,这两个人,说白了也是龙影中的利剑型人物,本身的实权并不大。就是联系上他们了,估计也无办法。

而李曼曼呢,我倒是联系上她了。她开口就问我:“我的乖乖大驴,是不是想我了?”

我只是跟她随便扯了一些别的话,打听一下一辉和影子王的去向,她表示她现在在东北旅游。并不知道这二位到哪里去了,听说是和老K一起去执行任务了。

然后,我挂掉了电话,唯一能想起的,也就只有张银月了。这贱人不是说过吗,她知道宋香梅的下落,甚至还可以帮着我进攻解救回来。

张家是个大家族,我相信他们有能量是不小的,但就算是张家向宋家开炮,那也并非易事吧?况且,张银月的条件,让我真的无法满足。去夹谷老头的老房子里取梁鼎。这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任务啊!

想来想去,我还是有些放弃。可想着宋香梅的受辱情况,心里真是不甘。我最终还是打电话给了宋良友,这号码是从梁鸿达那里找到的。虽然阵营是划清楚了,梁鸿达与这个自己的老师站到了对立面,但表面上还是有来往。而且有个联系方式,合理。

梁鸿达在回我电话时也告诉我,黄杨山庄的计划还在秘密进行中,一切都很顺利,预计半月之后就能挖到山庄的墙脚了。

想想梁鸿达这货,还是挺给力的。对我也算是仗义了。要是按规矩来说,这种挖地道然后让我去偷女人回来的事情,光剑都可以不允许的。不过,这样只要不出纰漏,没有什么伤亡,于是也就行了。

我很快拨通了宋良友的号码,听到他有些温文磁性的声音:“我是宋良友,你是哪位?”

“宋老爷,我是舒福,你应该不会忘记我,正哪你不应该忘记你的女儿宋香梅一样。”我声音稍有低沉,显得淡定从容。稳重。

“哦……”他明显的沉默了一下,然后说:“请在我的面前不要把你自己抬得跟我女儿一样的高度。不同的阵营之中,我们是敌人。”

“宋家的脑子在圈子里很出名,但我觉得宋教授你的脑子似乎出了些问题。”

“你……什么意思?”他可能有点愤怒的样子,但到底还是平静的回我了。

我说:“你成为夹谷家的女婿,结果又怎么样?四江以及西南。依旧是夹谷家族一家独大,你宋家的入侵也算是失败的。而你宋良友,更是一个失败者,连你的女儿也保护不了。”

“宋家与夹谷家的事情,你不必操心。我保护不了女儿,这话又从何说起?”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的弟弟宋良和,虐待你的女儿宋香梅,她在宋家的大本营里活得异常痛苦。看起来,她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举步维难。身为人父,你不知道吗?你不痛心吗?”我淡然的说。

你想都想不到,宋良友是怎么回答我的,这让我震惊,也让我愤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