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这渊源千古的血脉 (八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兰京的沙尘天气更厉害,漫天黄沙,气象万千。前往宋家祖地的路上,我和宋良友的专车司机还不得不开雾灯行驶,这情况也是折磨人得紧。

宋良友跟个女人似的,不时就骂宋良和,说这个蠢材,就知道放任一帮子人开矿搞钱,完全忽略了环保,搞成这样了,真是愚蠢之极。

我说:“西北之地。大多如此吧?”

他望着外面的漫漫沙尘,摇摇头,声音透着一种莫名的沧桑感,道:“不,宋家先祖生息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那时候,这里水草丰美,青山碧野,风光无限美好。就是在大华解放之前,这里也很好。三十年前,这里也不是这个样子。三十年后,竟然这样了,唉!”

我颇为好奇,道:“宋家先祖就居栖在这里吗?”

他点点头,随手一指车外,道:“三千多年前,我宋氏的先祖就在这边了。”

“三千多年前……呃,那不是殷商时期吗?”我惊了一跳。

尼玛。宋氏果然牛比,这血统传承得不得了啊!

他有些傲然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血统,很重要的,由不得你不信。血统。能给你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但血统传承下来的,是一种精神与气质,并不是杂交后的效果。”

“呵呵,这有点玄乎了,具体说说看?”

他说:“宋氏的先祖,在殷商时期,便是华族西迁的一支,为殷商王镇守戍边,屡立功勋,一方诸侯的气势。不过,到了殷商末期,纣王邪乱天下,被周朝给干翻了。西周朝初期的时候,纣的一个儿子武庚,怂恿宋氏先祖们的一支嬴姓族人,跟着反叛,但被干翻了。然后……”

我听着他的诉说,确实是震惊无比的。这个宋教授,对我也不藏私,将家族的来由一一说明,也许也是想显摆一下他的血统是多么牛比吧?

据他所说,嬴姓先祖被干翻后,被周公旦给发配边疆,死都不许回到周朝的镐京(西安)之地。整个嬴姓部族,活着不过百人。但几百年过后,嬴姓族群又繁盛起来了,并且领了一个职位,在族长嬴非子的带领下,替周朝天子养战马。

养马的地方就在我们现在的兰京周边一带。在宋氏的祖地一带。

嬴姓先祖的种马弄得好,从西边的西戎那里搞来的种,加上那里水草丰美,环境好,所以马养得很好,周天子大悦。

到了公元前821年。嬴姓族人击败西戎的一支,被周宣王封为西陲大夫,赐我们车窗外的大片土地给他们,连税都不用交。

西周末年,因为西戎这个外来的种族攻得太厉害了。西周本就分封诸侯王族,土地四分五裂。西方的种族一攻过来,完蛋,周天子没有抵抗力了。连挡在西边的嬴姓先祖部落也没挡住。

到头来,昏庸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王位搞丢了不说,还被西戎人给杀死了。西周完蛋。周幽王儿子周平王上位,说这也真是顶不住西方人啊,还是走吧!

结果,公元前770年,赢姓族人派兵护送周平王东迁洛阳,东周时代开启。赢姓有功。被封为诸侯,正式成为东周朝的诸侯国,号秦国。送周平王的这位赢姓先祖,便叫了秦襄公。

当时周平王到达中原洛阳之后,感觉安全了,心里爽了。他一高兴。直接下令说,秦人如果能赶走西戎人,收复的土地就归他们。

结果,赢姓族人受刺激了啊,兴奋不得行,大有利益。上,休养生息,干仗!

到了公元前623年,他们的王者头领秦穆公时期,秦人以聚居的西犬丘为根据地,已灭掉了西戎所建立的12个国家。开辟国土千余里。这牛比得真是……王者荣耀了。

也因为历代的秦国君王很多都死于讨伐西戎,秦人与戎人常年交战,造就了秦人能征善战,骁勇血性。有时候还得用点战术,头脑也是相当的发达。所以,也有了春秋时期五霸之一秦穆公,更有了战国七雄之大秦。

再后来,都不用宋良友给我讲秦始皇横扫六合,一统天下,上登天子龙王位,成就千古一帝,开创大华历史的封建新篇章时代了。

我特么也明白了。居然宋良友他们这一支宋氏,竟然还是秦皇嬴政的后裔,简直太悚人听闻了。

当时我就说呢,宋教授啊,你是秦皇后裔吗,这怎么可能,秦皇后裔都是死的死,被杀的杀,哪里还有后代,而且还居然姓了宋,什么情况啊?

宋良友很认真的说:“我们就是公子扶苏的直系后裔传承。你说的死,指先祖之死。杀指的先祖旁系的兄弟姐妹。但先祖有子,名欢,秦末战乱时,隐于民间,重返我们的祖地西犬丘,也就是我们今天要去的地方。只是不过。那时先祖欢想起祖父弥世之前说过,大秦帝国强盛一时,但六国贵族反叛之心不死,后悔赐死扶苏,整个大秦帝国要拱手送人了。于是,先祖欢隐藏民间时。改姓为‘送’,名送欢,再后来,便演化成了现在的宋姓。”

我点点头,说原来是这么回事,但你们先祖送欢以及世代族人繁衍起来之后,都干些什么事呢,看起来非常高傲、高贵而荣耀的样子。

他淡然一笑,道:“欢祖之后,我赢姓族人渐而繁盛,这是必须的。因为我们的血流里是生存、战斗的因子,只要还有一个人丁。就会有复兴的希望。我们的族人两千多年来,功勋卓著者很多,便不一一列举了。但我们最伟大的功勋,便是守护了始皇之陵,让天下盗贼无处下手,无法下手。网传始皇之陵里机关重重。水银遍地,这有些扯淡。机关重重吗,两千多年过去了,早坏掉了;水银倒是有,但不多。最主要的是,宋氏族人,一直在守护着这处极为伟大的祖陵。这是欢祖留下的规矩,说后辈子孙,倾尽一切,哪怕是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阻止任何人开启祖陵。”

“那这是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但祖训即是神圣的。我们只有服从,没有怀疑。”

我点点头,说:“看来,宋家族不凡,也真有你们的独特之处。不过,传说始皇是吕不韦的后裔。靠谱吗?”

“诬蔑!纯属诬蔑与抹黑!当然,这种事情,就是读书人干的事情,所以他们成不了知识分子。”

我笑笑,说历史都由胜利者而写,符合常理。

他也是点点头。说是啊,你说得对啊,不过,你知道吗,始皇陵是头东脚西,而我们的祖地西犬丘,历代先王都是头西脚东,这是为什么?

我略一思索,说:“大意这样吧,你们更古远的先祖,比如秦穆公时期,就有向东发展的念头,毕竟东方镐京一带曾是你们的故土,这一代代的君王死了都要走向故土之地。而到了始皇一代,他完成了一统天下之伟业,死后又头枕江山,脚朝带来吉祥的祖地西犬丘,这也是一种象征手法吧?”

他微微一笑。说:“正是这个道理,所谓落叶归根吧!华族这种情结,大约也是起始于那个时候。这算起来,也是宋氏对华族文化的一种贡献吧!”

我笑笑,点点头,还是很感慨,说:“你们宋氏的血统,果然来得渊源流长,听得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啊!”

那时候,也到了他宋氏的祖地——西犬丘,也是兰京旁边的礼县大堡子山下。在那里,有着宋氏历代与西戎作战而死的先王坟地。不过,那里的情况,却让我们无限震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