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这尼玛真是老惨了 (三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宋良和泪流满面,仰天长啸:“想我宋氏先祖,何等英烈?想我宋氏家族,何等风光?可到如今,竟遇此景,逼我抛下家业,隐遁海外,是男人所不能忍。逼我出卖先祖陵地,是迫我不孝!老子宋良和,戳你妈的,死也不离故土,死都不出卖祖宗!”

这货那个悲壮之音。还让我心里有点震惊。话音落后,他疯了,腾身一翻,靠!

他的保镖没能拉住他,他掉了下去。那里北门,城墙高近二十米。六层楼高。保镖们惊呼不已,一个个狂躁的叫着家主。

然而,很快我就听到了一声砰,然后是刹车的声音,跟着就是下面连环的撞击声。娘的,那一段城墙之下,车流本来也是密集的,这下子,情况很不妙了。

城墙上,宋家先前的站桩的死士们,以及后来的保镖们,都特么疯了似的,疯狂的往城墙下涌去,一个个狂叫着家主,但似乎已没有什么用了。

不到两分钟,城墙头上的宋家精锐全部往下去了。

而只有我目睹了一切,在微麦里低声告诉了我所有的人,引来一片震惊。

然后,我冲下箭楼,趴到城墙头上,朝底下一望,唉……

高大的宋良和摔在地上,然后被一辆属于宋氏天工建筑集团的拉土车从身上碾过。车子是满载的,让他的双腿被断得分离。血流一地,当场就没了气。上半身被拖行了好远,面目全非。

拉土车也是一路急刹,但刹不住,撞了不少的车,后面也是连环的追尾,现场一片混乱。

拉土车司机气得跳下车来,朝着面目全非的宋良和尸体骂道:“厄贼你妈,死了你活该!老子天工集团的车,保险买得高!妈的,真是晦气,遇到你这种……”

那时,第一个冲到现场的宋家保镖,怒不可遏了似的,一脚将拉土车司机踹飞起来,砸到路边一辆出租车上,当场都撞晕了。

保镖喝道:“将这混蛋拉回去,关起来!”

随后。两个保镖过去,像拖死狗一样,把这拉土车司机拖走了。

剩下的事情,便是宋家保镖头目之类的,联系交警、公安、医院什么的,处理着现场。而龙王章呢,他的车队早就离开了,也没回头来看看惨死的妹夫。

我看着那场面,身边很快也是徐向丽、龙伟、毛子、土豆和蒙崖到来了。他们看着底下的情况,也是一个个感慨不已。

徐向丽居然搂了搂我的肩膀,说:“这下好了,你手上又少了一份罪恶,还让宋良友得逞了。”

我感慨的叹然而笑,道:“宋良和虽然是个蠢材,但到底还有点血性和底线,这么死也不离开,不向龙王圈低头,确实让人有点感慨。不过,就这么选择死,也不选择生,的确也是愚蠢。”

龙伟沉道:“他选择生,今天晚上也是一定活不了的。如果强攻,我们依旧可以宰了他。”

我点点头,说这样也好,死了就好了,走吧,我们撤。

可就在那时,妈的,不知哪个眼尖的宋家保镖,竟然抬头看到了我们,我们本来已经藏得够好了。那家伙狂叫道:“城墙上有人,一定是他们把家主推下来的!”

我艹!

尼玛,这是拉仇恨啊!

顿时,宋家的保镖不少人都拔枪射我们。那场面,更新城墙下那些本来就震惊的人们搞得更惊了,抱头到处乱窜,生怕被打死了似的。

我们马上躲开了,正说从城墙那里下去撤走呢,宋家保镖果然训练有素,竟是早堵在下面了,而且在呼叫援兵。

龙伟狂叫道:“艹他奶奶的,早晚还是有一战,杀一个挺好,杀两个太少!土豆、黑面条、毛猴子,你们不是要检验训练成果吗?来,跟着老子往下冲!”

徐向丽冷道:“愚蠢!有你这样战斗的吗?龙伟,是不是脑袋生锈了?”

她话音落,我已令道:“分头撤!各自回自己先前的位置,就近突围,不要恋战,撤出就好。自行生存,脱困后,各自返回芙蓉城,濠阁大酒店集合!”

然后,我们各自散开,在城墙上一路狂奔,并且一路上在那些早已放置了弹药的地方,取了不少的弹药,装在身上。

不到五分钟,宋家的精锐就与我们分别交火,那打得叫一个乱,到处都是子弹在飞,墙砖被打爆的架势似的。

宋家精锐实力不弱,我们主要是在于逃命,而不是杀敌,所以也是且战且退,打倒的人并不多。

当我击杀了五名宋家精锐之后,已经脱离了他们的包围圈,因为我速度很快,沿着城墙一路狂奔之后,甩了他们三百米,然后从内梯子上下城墙,翻过检票口,一路狂奔之后,在街上拦了辆出租车,叫他将我送往东郊,有多快开多快。

到达东郊后,我下了车,付钱走人,然后钻进一间公厕里,另换了一套装束,再进地铁站,坐地铁先撤。

一个小时后,我用另一个身份住进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里。一切都安全了。

在房间里,我洗了个澡,看看自己毫发无伤的样子,感觉实力强了还是有好处的啊!好吧,也不知道徐向丽他们怎么样了。

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分头突围。如果集中火力,很可能受伤的机率更大,逃不出来的机率都有。

洗完澡,我订了一张第二天上午十点的机票,飞往芙蓉的。

第二天一早,我便在酒店里租车前往机场。当然,身上知道什么的枪枝弹药。就留在酒店里吧,无所谓要不要了。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我不禁回头看了看。

那里看不到什么宋家族,只有机场跑道、航站楼。但能感觉得到,在三秦大地、西北大地上,秦人的彪悍、血勇还是传承了下来。只不过时代的利益让一些东西发生了变化,但宋良和的死亡,还是让我挺感慨的。

也许吧,有一种愚蠢还是值得你钦佩的,特别是在这个怕死的年代里。不管对方是不是你的敌人,他的身上也有着一些优点值得肯定的。

飞机终于起飞了,载着我向西南飞行。在舷窗里,能看到始皇陵的封土堆,能看到我们住过的华清大酒店,但那时,我的心中感慨又不一样了。神秘的始皇陵,玄门,玄力,时间规则的改变,让我不禁更有神往的感觉。始皇陵墓更深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我打车回濠阁大酒去,先得在那里等着我出征的人马回归,确认他们是否安全。

我回到濠阁大酒店后,打开我与土豆他们联系的邮箱,呵呵,我安慰了。第一封邮件是毛子发给我的,说安全了,跳进护城河里逃生的,妈的,河水太臭了。邮件的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钟。这家伙还说,打死了六个,好刺激啊!

第二封,是蒙崖发来的,说逃到了火车站,爬了一辆西安到芙蓉的火车,搞了个软卧,用别人的平板给我发的消息。这家伙,能这样安全,我也是欣慰的。他也汇报了战果,干倒了八个。

土豆呢,是在高速中服务区给我发的邮件,说自己逃出来后,在一家不错的网吧里找了个包间,睡了一觉。早上六点,盗了一辆车,正从西安开往广苍。预计十五个小时后回到芙蓉城。他的战果呢,不行,才弄死了七个。

我看着这样的邮件,感觉很安慰。至于龙伟和徐向丽,怎么也会安全归来的。

邮箱看完了之后,正好宋良友给我打电话了。我想想这得有求于他呢,马上就接听了:“宋教授,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