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嚣张狂傲老不死的 (四更)/恋上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近了会议召开的时间,管叔陪着龙王郑居然从楼上下来了。他们的安保力量十六人,那也是相当强悍之主,厉害之极。

那时候我仿佛明白了,原来龙王郑居然这里不但是办公室,而且也是住宅之处吧?而管叔相陪,也说明了个问题,管叔是龙王郑的人,光剑是龙王郑的。

龙王郑来,还是对所有人一一打招呼,显得亲和有力。当然,场面上的事情,大家都还算是给面子,基本上算是一团和气的样子。

管叔这个时候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陪同龙王郑而已,所以也不和所有人打招呼。当然,这个时候,整个皇宫式的大别墅里面,都是管叔的地盘,倒也没人敢在这里造次什么。当然,管叔也不是轻易造次的人,他是老司机了,稳得不得行。

龙王郑来得晚,也是圈子里的规矩。因为他是大龙王,必须有的一种待遇。而他来之后,夹谷闻也随即而至,被厉战书给迎了进来。

这老不死的,才是真的摆大谱了。尼玛。最后一个来临,分明是想显示他现在是天下最大的玩意儿,了不得了。

看着他精神十足的面孔,那淡淡的笑意,真是让我很想一拳揍爆他的脸。而他的身边。竟然是十六名随从,除了十四名看起来身手极为强悍的男子保镖之外,还有两个赫然是我熟悉之人。

第一个,妈的,老子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是唐红玉那个贱人,显得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加性感。第二个,我也是一生也不会忘记,因为她是我曾经未过门的三婶——尤小芋,她竟然追随了夹谷闻,这太让我失望了。不过,据廖萝莎说,她是一个有自己追求和目标的人,而我现在也不知道她的追求和目标是怎么样的。

夹谷闻来之后。还是笑呵呵的跟人打招呼,显得亲热得紧,跟每一个人都很亲热的样子。唯独看到我,他只是冷眼一笑,眼底里透着一种高傲的冷漠。就连身边的唐红玉,也对我报以冷冰冰的得意之笑,仿佛在说:舒福,上一次你躲过了一劫,未必以后也能躲得过,哼哼!

尤小芋看到我的时候,还是眼神略有些许的迟疑,不知道她是一种什么心理。只是她让我感慨,曾经的三叔也不是三叔了,三婶也不是三婶了。当她看到金柯在金喜的旁边时,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而金柯看到她时,倒是有些动容,只是很快就平静无波的样子。

在那个时候,应该参会的人员,都已经来了。所以,大总管厉战书道:“各位家主、龙王都已悉数到齐,那我们就按着规矩上楼吧,会议也可以马上开始了。”

随后,厉战书命令手底的别墅佣人,前往大客厅的旁边,打开了一道墙,里面竟然露出了七部电梯来。呵呵,这排场,实在是了不得。明明管叔是陪着龙王郑从二楼走楼梯下来的,如今我们却要坐电梯上去。

当下,也是按着顺序来的,连同在龙王郑、程正道等七名龙王,先在各自随从人员的陪同下,起身一人坐一部电梯上去。当然,他们剩下的随从保镖都在下面客厅里等着。

而我们这些人,则在下面等着。待第二轮坐电梯上去。

没多久,电梯下来了,我是在毛子的陪同下,单独坐一部电梯,反正四个家主和随从一人都是一部,还有多余的。其他人等,都在下面大客厅里候着。开会的人不多,这是一种最高规格的会议,待遇的确有些斐然。我也没有想到,我居然能与这些天下一等一的豪强坐在一起开会,哪怕是我坐了轮椅,而且也是为了我身陷他人之手的父亲。

我有些惊异的是,夹谷老不死的居然带着唐红玉和尤小芋进的电梯。厉战书还在旁边说:“夹谷老爷子,按规矩来说,只能带一名随从,您这……”

夹谷老不死的居然冷道:“老朽就带两名去,你把我驴啃了吗?还是想怎么的?”

厉战书脸上微微一红,无奈的点点头,说:“好吧,老爷子您请。”

妈的,这老不死的,排场真大,气势压人啊,简直就是老嚣张了。真是让人看不惯,但又无可奈何。人家的夹谷家族手里,现在可是有两张王牌,一张是程正道亚龙王,一张是龙王章三号呢!

电梯平稳上行,几乎感觉不到启动和停下,实在是精良之极的玩意儿。很可惜。看那电梯的牌子,来自于德国,并非国产。德国人的工艺与科技,这个你得服。我也想起我们的通讯公司是与德国人合作的,感觉也是不错。

那时候,毛子还有点紧张的说:“福哥,这特么级别太高了,我咋有点晕呢?”

我故作不知:“不过就是一场会议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人。别晕。绷住。”

“可他妈的,看看程正道那几个和夹谷老不死的,特别是老不死的,太嚣张了,我心里不爽啊!”

“不爽又能怎么办?宰了他们吗?我爷爷和我爸还在他们手中呢!”

“唉……”

毛子一声叹息后。电梯门打开了。

这些电梯门几乎同时打开,外面有人接。厉战书也第一个出来,给我们引一下路。

毛子推着我,居然第一个往前面走了。

可夹谷老不死的在后面冷道:“舒家小儿,什么时候轮到你走第一了?给我站住!”

毛子还推着我,硬往前面走,但我拍了一下他的手,沉声道:“毛子,停下。”

毛子低骂了一声“靠”,只得停下了。然后,夹谷老不死的在唐红玉和尤小芋的陪同下,从我面前走过。老不死的就没看我,而唐红玉还是偏头看了我一眼,冷冷笑,得意无比,似乎在说:你这种后辈小子,只配走最后。

这贱人,香风拂我面,让我恨不得怼死她。

随后,我还是让金喜、张南召和宋叔先走,我走在最后。毛子推着我,沿着那金色的厚实地毯,一直向前。

没一会儿,我们进入了一个布局极度大气的会议厅里。在那里,能望见秋日的远方香山。也能看见这长野谷中枫叶红满天的景象,视野相当之棒。

豪华的真皮沙发摆了一大圈,除了龙王郑的那个位置之外,剩下的都是陪坐。龙王们和四大家主按各自的名牌位置坐了下来,那时候真是泾渭分明,阵营一看就一目了然。

龙王郑的身边左右,是宋叔和管叔,他们一个阵营;夹谷老不死的身边左右,是程正道和龙王章,这是一个阵营;金喜身边是他金家的两个龙王,张南召身边是他张家的两个龙王。

至于随从,龙王郑的随从便是管叔和厉战书了。而夹谷老不死的是唐红玉和尤小芋,张南召身边是张银月,金喜身边是金柯。宋叔比较特殊,没有带随从。邓恢和曹勉都在楼下等着。管叔呢,也没有带随从,一个人坐在那里。

算起来,我的位置是最末一个,因为我是个小人物。因为坐着轮椅,连大沙发也给省了,毛子和其他随从一样,在我的身后。其他的随从也是,站在各自的主人身后呢!

大家刚坐下之后,夹谷老不死的居然反客为主一样,扫眼全场,那脸上透着一股得意的淡笑,又似乎有着某种威严,道:“既然应该来的人都来了,狗蛋子,应该怎么开会,就怎么开吧?”

我靠……这老不死的太嚣张了,一点规矩也不讲,居然把龙王郑的小名都叫了出来。因为龙王郑的确小名叫狗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