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我的阿锦真聪明(二更)/国民女神:重生王牌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锦目光淡淡的看向李香芝,而后开口,“舅母怎么了这是?急成这样?”

“是小金子,小金子出事了,阿锦,听闻你的医术非常好,请你去给小金子看看好不好?”李香芝的脸上挂着泪痕,看起来很伤心很着急的样子。

李香芝早就听说楚锦非常善良,只要自己亲自来求她,哭得惨一点,她一定会答应自己的!

只要她答应自己,那这事情就好办了!

“刚刚听我妈说过了,她说已经让张医生给小金子去看过了,怎么?张医生没去吗?”楚锦的目光里闪烁着好奇。

这李香芝千方百计的想让自己去给小金子看病,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

聪慧如楚锦,她自然不闲着没事做去钻这种套子!

这个医学上的事情说也说不清,若真是通过自己的手,让小金子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岂不是如了李香芝母女的意?

闻言,李香芝立即道,“去是去了,但是张医生非得说小金子是普通的感冒,可我感觉,小金子根本不是感冒,他肯定是有别的病,所以,阿锦,就当是舅母求求你了,你去看看小金子好不好?”

楚锦勾唇一笑,“感觉?舅母,请问您是依靠什么来感觉的?还是说,您觉得连张医生都不如您专业?如果您觉得自己的医术比张医生还要好的话,大可以自己替小金子医治,我这里既不是医院也不是诊所,舅母,您怕是找错地方了吧?”

这李香芝也真是搞笑,事情都做的这么明显了,还以为其他人都看不清楚吗?

若不是看在莫老夫人的面子上,楚锦也不会如此好言好语的跟她说话。

闻言,李香芝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旋即恢复正常,“阿锦,你这是说哪里的话,我是因为把你当成一家人,所以才跟你说的这些,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小金子的表舅母,对你,我总归是放心的。”

楚锦淡淡笑着,伸手将耳边碎发撩至耳后,接着道,“可惜,舅母,我对您,可是非常的不放心呢。”

李香芝根本就没想到楚锦会堂而皇之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对她不放心?

什么叫对她不放心?

难道说,楚锦早就起了疑心?

楚锦微微勾唇,接着道,“这人呢,最好有点自知之明,我在拿你当长辈看的时候,你最好装的像一点,别闹出了笑话。”

此言一出,李香芝几乎站不稳脚跟!楚锦这番话,直接化作一道道响亮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原本想,楚锦大概是个好拿捏的!可如今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众人表面上看起来不显山也不露水的,可认真起来,简直能杀人于无形!

见李香芝已经说不出话来,楚锦懒懒的收回目光,语调淡淡的道,“送舅母回去歇着吧。”

没意思!真是没意思!原本以前这李香芝的战斗力会比桐巧巧强那么一点,可没想到,她连桐巧巧都不如,就这么几句话而已,这李香芝就站不住了……

无敌,是多么寂寞……

李香芝被佣人拖回东厢房,一路上她的面色都如同枯木死灰……

她来的时候有多么激动,现在就有多么失望……

她根本就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桐巧巧看到母亲就这样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连忙从佣人手里扶过李香芝,有些紧张的问道,“妈,您这是怎么了?楚锦呢?她怎么没跟您一起回来?”

要知道,李香芝在出去的时候是多么的信誓旦旦……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落败而归了……

李香芝深吸了一口气,“巧巧啊,我们都低估楚锦了,不过,我会让她知道,这姜啊,终究还是老的辣!”说到这里,李香芝的脸上就浮现一层阴狠的光。

为了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帝宫,她既然来了,就不会在走!

见母亲这样,桐巧巧叹了口气,“妈,算了吧,得不到的就别强求了,有楚锦在表哥怎么会看上我这种人!”在楚锦面前,她都感到自惭形秽,也不知道李香芝凭什么认为,莫之玄一定会上她的床……

“算了?咱们都走到这一步了!怎么能轻易算了?”李香芝瞪大眼睛看向桐巧巧。

“姑母不是说已经在外面给咱们找好房子了吗?既然是姑母找的,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妈,咱们就安生的过完下半辈子吧。”经历这么多,桐巧巧也想通了,这楚锦根本不是好招惹的,自己屡次败在她手上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李香芝这样的人精都拿她没办法,这就说明,人家根本不是好惹的!

说不定在楚锦眼中,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供她取乐的!

现在莫老夫人愿意对他们负责,那他们就不应该在强求这么多……

只要今后的日子不在像以前那般风餐露宿的就好。

闻言,李香芝立即炸毛了,她狠狠的瞪向桐巧巧,怒声道,“你真以为那个老太婆是个什么好东西!她会给咱们准备什么好的住处?多半也就只是个贫民窟而已!你还不知道吧,那老太婆还给你准备了份工作呢。”

“工作?”桐巧巧微微一愣,“什么工作?”

李香芝讥诮的一笑,“什么工作?恐怕你做梦也想不到是什么工作!”

桐巧巧也有些不高兴,莫家有权有势,这莫老夫人为什么不给自己足够的钱,反而还要让自己工作呢?

她这辈子,哪怕是落魄了,也还没有低三下气的给别人打工!

李香芝接着道,“你那个好姑母就给你找了个收银的工作!你说说,她怎么不直接让你去大街上扫垃圾呢?”

“收银?”桐巧巧直接站了起来,有些惊讶的道,“我怎么可能去收银呢?那都是下等人去干的活!”她可是千金大小姐!她怎么能去做那种事呢!

她原以为姑母是真的对她好,原来,也只是表面现象的而已!

“就是!我看那个老太婆就是看你爸爸不在了,所以故意羞辱我们的!”李香芝的情绪冷静了几分,接着道,“所以,巧巧啊,这好日子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咱们可不能做了那砧板上额的一块肉,任人拿捏!”

桐巧巧本已经平静的一颗心,瞬间被李香芝说的躁动不已起来。

眼下这种情况,她们确实不能在坐以待毙了!唯有拿下莫之玄,才会有出路!

桐巧巧坚定的点点头,“妈,您说的对!我都听您的!”

“这就好!”李香芝露出满意的神色,“你听妈说,今天晚上……”

李香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听到最后,桐巧巧的脸上也露出得意的微笑,那样子,仿佛已经看到胜利在向他们招手了。

片刻,桐巧巧看向李香芝,“妈,您说这能成吗?”

闻言,李香芝笑着道,“当然能成,这药我是在‘秀色人间’弄回来的,据说,不管是怎样人服下了,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哪怕是大罗神仙下凡,也只能由着药性来,到时候,咱们将香一点,那莫之玄就能任你拿捏了,巧巧啊,你可一定要把握好这次的机会。”

只要莫之玄控制不住自己,睡了桐巧巧,那后面的事情就都好办了。

母女俩相视一笑,均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一层浓浓的得意之色。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到了晚上。

晚餐因为要等莫之玄回来一起吃,所以吃的比较晚。

一直到七点半,莫之玄才回来。

他刚进屋,大腿就被宝宝贝贝抱住,“粑粑粑粑,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想死了你了……”

莫之玄像是变魔法似的,从空气中抓出两颗糖果,亲了亲两个小家伙,笑着道,“爸爸也想你们。”

因为楚锦有规定,每天只能吃两颗糖,第一颗是早上,第二颗便是晚上,也就是莫之玄回来的时候,所以,只要天一黑,两个小家伙就非常期待粑粑能早点回来……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狗腿样,楚锦笑着道,“也不知道是真的想爸爸了,还是想糖果呢。”

莫老夫人也笑眯眯的道,“两个小家伙可聪明着呢,知道哄人开心了。”

“也不知道这性格是随了谁,妈,莫之玄小时候也这样吗?”楚锦转眸看向莫老夫人。

莫老夫人笑着道,“之玄从小就性子沉闷,八棍子都蒙不出一个屁来,哪有宝宝贝贝这么讨人喜欢。”孩子啊,还是活泼一点的好,只有这样,家才更像一个家。

不过,莫之玄这种情况也不能完全怪他。

因为他是遗腹子,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懂事的早。

只有自己够强大,才能保护身边的人。

不过这些,莫老夫人和莫之玄从没跟楚锦提起过,楚锦也不知道,莫之玄是个连父亲的面都没有见过的孩子。

吃完饭,楚锦和莫之玄到这宝宝贝贝去洗澡。

两个孩子虽然才四岁,但是洗澡什么的都已经分开了,楚锦负责贝贝,莫之玄则是负责宝宝。

两人也已经开始分房睡了。

孩子虽然小,但是,该有的隐私还是要有的。

刚将宝宝贝贝洗完澡,李香芝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满脸泪痕的道,“之玄,有件事舅母只能找你帮忙了,请你一定要帮帮舅母。”

李香芝的动静声太大,以至于,将莫老夫人都惊动了过来。

“香芝,怎么了这是,在孩子面前哭哭啼啼的。”莫老夫人的眼底闪过几分不耐。

这样的场景有孩子在身边肯定是不合适的,于是楚锦带着宝宝贝贝去各自的卧室。

虽然孩子已经分了房间,但是房间里面是相通的,房间里面还有一扇门,是连接着两个卧室的,这样孩子们要互动也方便,涉及隐私的话,关上门就可以了,可以互相反锁的。

外面,李香芝哭哭啼啼的道,“姐姐,小金子发烧了,烧到了39°,哭着喊着要爸爸,可您是知道的,他的爸爸已经……我寻思着,之玄跟他爸爸倒有几分相似,能不能让之玄去看他一眼,想来小金子这孩子也真是够可怜的,从出生开始,就没过他那死鬼爸爸一眼,现在都烧糊涂了,还哭着喊着要爸爸……”

李香芝说的非常可怜,连带着莫老夫人的心都软了几分。

莫之玄神色不变,语调淡淡的开口,“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生病要去找医生,你来找我有什么用?”

爸爸那是能随便叫的吗?

李香芝接着道,“张医生已经给小金子看过了,但这是属于心病,张医生也没有办法,心病还须心药医,之玄,你就看在小金子是你侄子的份上,满足他这个愿望吧,这有没有父亲,也不是他能给选择的,小金子也是烧糊涂了,他就认准了你,要不然,我也不会跑这一趟……”

李香芝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心里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算盘呢。

莫老夫人叹了口气,“小金子这孩子也的确可怜,要不之玄,你就跟你舅母去一趟吧?”莫老夫人抬眸看向莫之玄。

莫老夫人刚想拒绝,空气中就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是啊,莫之玄,你就跟舅母走一趟吧,小金子这孩子也怪不容易的。”

楚锦含笑走过来。

她知道这件事中有诈,但是,这李香芝母女真是太烦了,没事找事,她们既然喜欢作,那就让他们一作到底吧!就着这件事情,收拾了她们也挺好的。

李香芝惊讶的看向楚锦,充满感激的道,“还是阿锦明事理,那我替小金子谢谢你了。”

原本以为这楚锦会坏事,没想到,楚锦竟然成了神助攻!看来这楚锦也没有自己的想象中的那么精明!李香芝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稍纵即逝。

楚锦微微一笑,“不客气。”而后朝着莫之玄道,“你快去吧,别让小金子和巧巧等着急了。”

莫之玄读懂了楚锦眼中的意思,非常配合的点点头,“好,我这就去。”

莫之玄跟着李香芝往东厢房走去。

远远的,就能听见的小金子哭喊着叫爸爸。

听到小金子的哭声,莫之玄也心生不忍,自从有了宝宝贝贝之后,他就多了颗慈父心。

这李香芝母女的心也真是够狠的,竟然利用这么小的孩子。

小孩子都是跟好学好,跟怀学坏的,现在的小金子早就已经不单纯了……

桐巧巧透过窗外看到莫之玄的身影,激动的整个人都春心荡漾了起来,连忙将手中的檀香放到了香炉里。

没一会儿,莫之玄就跟李香芝走进了屋内。

桐巧巧立即迎了出来,双眼有些红肿的道,“表哥你来了。”

莫之玄微微颔首,“嗯,小金子呢?”

“小金子在里面,你跟我来。”桐巧巧带着莫之玄往房间里面走,李香芝则是很有眼力见的悄悄的退了下去。

屋内燃着一股味道奇怪的檀香,一进屋,莫之玄就注意到了,他本可以屏住呼吸不闻这些香的,但是,他并没有,神色如常的呼吸着。

“爸爸,爸爸……”小金子哭喊着要莫之玄抱。

莫之玄微微蹙眉,伸手抱起了小金子,然后朝着桐巧巧道,“我抱着小金子出去透透气。”

桐巧巧面色红润的点点头。

莫之玄抱着小金子来到了后院,桐巧巧看着他的背影,一颗心都荡漾不已。

不到片刻的功夫,莫之玄又抱着小金子回来了。

小金子的情绪看起来正常了很多,伏在莫之玄的肩上睡着了。

“表哥,把小金子给我吧。”桐巧巧将伸手抱起小金子,她的手不经意见触碰到了男人的手,那里炙热的一片。

“好烫!”桐巧巧如同触电般的缩回手,满目娇羞。

“表妹,你的手也很烫,”男人如同换了个人一般,伸手反握住桐巧巧的手,目光炙热的盯着桐巧巧。

随手将小金子丢弃在一边。

桐巧巧知道,他这是药性发作了!

“表哥,咱们这样做……不好吧?”桐巧巧满目娇羞的看向男人,欲拒还迎。

“表妹,你不是等这一天很久了吗?有什么不好的?”

闻言,桐巧巧心下一惊,原来,这莫之玄早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原来,他们是两厢情愿,情投意合!

“哎呀表哥,你真是太坏了!”桐巧巧不满的敲打着男人的胸膛。

男人粗鲁的笑着,和往日那副样子大相庭径。

桐巧巧也没有多想,因为李香芝说过,这个药有可能会改变人的性格。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迫不及待的将她拉到怀中,一把扯碎了她身上的衣服,将她摁在床上,就这样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了起来。

桐巧巧先是假意拒绝了两下,然后就开始迎合了起来。

小金子的父亲已经去世很久了,她这也算是久旱逢甘霖了。

男人身上的动作越来越疯狂,他怒吼着,像一个怪兽一般,在桐巧巧的身上发泄着,桐巧巧根本就没有想到,这药性居然这么强!莫之玄完全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听着隔壁的动静声,李香芝的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

好!

这真是太好了!

桐巧巧终于成功了!以后,她们母女俩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另一边。

楚锦正坐在书桌前写日记。

自从有了宝宝贝贝之后,她就习惯了写日记,而且,她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整整四年。

楚锦正在聚精会神的写着呢,突然,一道黑色的阴影就罩了过来,于此同时,一股熟悉的烟草味迎面扑来。

楚锦有些无语的抬眸,“莫之玄,你又偷偷吸烟了!说好了要戒烟的呢!”

一抬眸,便看见了男人那赤红着的双眸。

楚锦不禁打了个寒颤,伸手戳了戳莫之玄的胸膛,“怎么了这是?想吃人啊?”

莫之玄出去了一趟,回来的变化还真不小。

“我的阿锦真聪明。”莫之玄长臂一捞,就这么的将楚锦抱在怀里。

楚锦这才感觉到,他身上,热的发烫!根本不是正常的体温。

看这症状,应该是中了某药了。

这桐巧巧还真敢下手。

“你是傻子吗?知道那药有问题也不知道回避一下?”楚锦无语的拍了下莫之玄的脑袋。

莫之玄直接将楚锦抱到书桌上放下,松了松领带,沙哑着嗓子开口,“我原本想抽几支烟将药性压下去的,但是,抽了两支都没什么效果。”

“抽烟你还有借口了是吧?”楚锦微微挑眉,而后道,“把手伸出来,我给你解毒。”

莫之玄只笑不语,目光灼灼的盯着楚锦,那样子,似是要将楚锦身上盯出个洞来一般。

莫名的,楚锦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样的莫之玄,简直像极了一种动物—

禽兽!

楚锦咽了咽喉咙,然后道,“把手伸出来啊,中了药不难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