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 一年后(31)你对我的新战术?/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的有道理,我什么时候喜欢过自己穿蓝色的衣裳了?我只喜欢看‘女人’穿而已!”

穆熠宸已经抵着钦慕在橱门上贴着,钦慕气的胸口起起伏伏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眼看要吃人的架势,穆熠宸低眸将她那恨的牙痒痒的模样都收进眼底,那要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扔在床上狠狠地做上几千遍的冲动,简直要将他给活生生的烧着了。

只是穆熠宸的眼神再怎么低调的,洞察秋毫,他的话,却还那么轻佻,又低又狂妄。

钦慕只觉得自己被他挤的快要喘不过气来,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说句不中听的还叫他给反驳了,更是怒了,但是怎么都推不开他。

“你再不起开,我要哭了!”

钦慕心里捉摸不透他,一着急便说出这话来。

穆熠宸的眼神严肃了几分,不悦的望着她泪汪汪的模样。

“这又是你对付我的新战术?”

穆熠宸不舍的松开软香的身体,漆黑的凤眸逼迫着她那泪眸问道。

“又怎样?”

钦慕倔强的问他,不直接回答。

两个人认识这么些年,彼此都知道对付的套路,真真假假的游戏对彼此做的实在是太多。

“我还能怎样?”

穆熠宸看着她一眼,又将她的胸口往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想要强吃,但是又不想在这里。

不知道怎么的,刚刚还有那种想要在这里办了这个女人的冲动,但是此刻,看着她那欲拒还迎的模样,他却突然就放弃了。

这女人喝醉酒后,整个人都会变个样子,穆熠宸打量着她此时的倔强,轻轻松开了她。

钦慕被松开后身子一软,差点滑倒。

穆熠宸一怔,在要去捞她之前,她先一双手贴着橱门固住了。

钦慕眼看着穆熠宸的笑意渐渐表露了出来,也觉得羞臊,却是一点也不肯泄气。

“我先出去!你自己好好冷静冷静!”

穆熠宸轻轻一声,转身,像个风流少爷,把家里的女人调戏完了之后不负责任的离开,还留下那样的话羞辱。

钦慕心里的火越烧越旺,听着门被关上之后才重重的叹了一声。

等她再出去的时候小美已经在沙发里坐着,当然,赵淮也在一旁作陪。

孩子们依旧没有出现,倒是小美看着她后激动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手腕上搭着一条,貌似礼服。

小美看着她十分开心:“钦钦,我是来给你送嫁衣的!”

“什么?”

钦慕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所以就又问了一遍,心里猜测着,小美现在是被赵淮跟穆熠宸给收买了。

“哦!不是,不是嫁衣!是礼服!”

小美一慌,赶紧改口。

钦慕却看着她那僵硬的笑容心里更是猜疑起来,低声问:“好好地送什么礼服?”

都是熟人,她也没客套,直接走了过去,捏起一个角看小美拿来的礼服。

赵淮跟穆熠宸都沉着气没说话,只是赵淮的表情稍显紧绷,像是在偷干坏事,还要被人给戳穿的那样。

太阳过早的消失,仿佛是阴天了,那大玻幕外面,因着时间关系,阴情难测。

“今天是他们公司的酒会啊!因为我们是家属,所以可以一起去凑热闹,我可是给你选了一下午才好不容易挑了这件看的过眼去的,你不会不穿吧?”

小美故意说的夸张,又可怜。

钦慕犀利的眼神看着她一眼,然后将礼服那一角轻轻放下,轻声说:“我们JY的礼服,哪一件穿出来看不过眼去?”

小美……

赵淮额头都要冒汗了,听着钦慕那不急不慢却又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低调的一声,这大冬天的也叫人上火。

只是穆熠宸坐在沙发里端着杯茶轻抿着,像是没事人一样。

赵淮看了穆熠宸一眼,然后心里更上火,心想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不上心,害的我们夫妻在这里着急上火,如履薄冰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刚刚太紧张了嘛!你……”

“你紧张什么?跟我不熟了?”

钦慕犀利的眼神盯着小美,小美话都说不完整,被她那么轻描淡写的就要吓的哭。

本来小美就敬畏钦慕,这一刻直接是怕了。

“啊?我们怎么会不熟?我们情同姐妹嘛!”

小美直接吓软,抬手拉住钦慕就把全身的重量都给了她。

钦慕低着眼看着小美那样子,在看看沙发里坐着的两个人,一个一如既往的冷漠兽心,一个吓的额头上已经要出汗,发觉她看着他,还抬起眼来也对着她笑了下,只是笑的极为僵硬,钦慕心里有了想法,今天下午先是橙橙跟欢欢不见,又是溪梦拉着她聊天,然后穆熠宸又在休息室里搞那一出,现在小美跟赵淮夫妇又这么跟她折腾。

就是为了一场酒会。

可是现在全城的人都知道他们俩离婚了,她现在穿着礼服出现在他们公司的酒会上,大家会怎么想?

“情同姐妹你抖什么?”

钦慕轻笑了声,不想再让小美更紧张,轻声问她。

小美知道,此时钦慕已经什么都看穿了,只能对她嘿嘿笑:“这么多人在呢,给点面子!”

钦慕想了想,将小美手臂上挂着的礼服扯了过来放在自己手臂上,然后转身看着穆熠宸,敏锐的观察着穆熠宸的表情:“你希望我去?”

穆熠宸抬了抬眼,没说话。

“你们俩先回吧,我跟穆总有话说!”

钦慕看着穆熠宸的眼神,总觉得不舒服,想了想,便让他们夫妇俩先撤。

“那我们就先走了!”

“对!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慢聊!”

赵淮跟小美简直如蒙大赦,赶紧撤退。

钦慕坐下在刚刚赵淮做的地方,低头看着手里的礼服,这件礼服她有点熟悉,应该是以前荣城这边工作室里设计出来的,她收了对礼服的心思,仰起头看着他,屏着一口气。

“大家都以为我们离婚了,我今晚要是跟你去参加你们公司的酒会,刚刚被人淡忘的事,势必又会被记起来,而且说不定要传成什么样,你前阵子跟那位陈小姐也传的风生水起的,我要再去了,你不怕落下一个不好的名声?”

她分析的有理有据,穆熠宸看着她那么冷静自持,仿佛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不自觉的轻笑:“我好像没说要你去!”

钦慕……

“是陈小美听说你在这里,找了赵淮来我这里当说客,希望你能跟她一起做个伴。”

穆熠宸说起这话来,更是不容许她不信。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却是半个字也再说不出来。

难道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都是她的胡乱猜测?

如果真如穆熠宸所说……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的脸蛋烫的厉害,好像发高烧了一样。

“那橙橙跟欢欢为什么一来这儿就跑的不见踪影?不是你的主意?”

钦慕有点生气的,但是还保有着有点理智,固执的低声质问他。

“他们俩现在正是喜欢乱跑的时候,你以为我故意把他们支开?昨晚我才刚吃了肉,你觉得你还有那种让我一天上好几遍的魅力?”

穆熠宸轻言轻语,钦慕却是听完后整个人从沙发里弹了起来:“穆熠宸你……”

“该说的我都说了,但是酒会你想去便去,我们夫妻一场,离婚之前我还不至于残忍到不让你跟我抛头露面。”

“什么?”

“再就是陈小美既然拜托赵淮来求我,这点面子我还是可以给赵淮的。”

“什么?穆熠宸你,你……”

“我什么?”

“你,简直无耻!”

钦慕气坏,哆哆嗦嗦,看着他那么从容不迫的,怒气冲天的说他。

穆熠宸皱着眉头看着她,严肃脸突然一变,讽刺的笑着她:“穆太太,昨晚还在床上跟你老公求欢,穿上衣服就说我无耻,真的合适?”

钦慕心里有那样的感觉,仿佛是有人像是在敲钟,而那一下下的,却是敲进了她的心里,沉甸甸的,让她闷的快要窒息。

他刚说了他们还没离婚,所以不介意让她去酒会,这会儿她残存的理智叫她也对他嘲笑:“是啊!是不合适!我老公在还没跟我离婚的情况下已经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一同在各大场所出出进进,这才合适呢!”

穆熠宸依旧不生气,还跟她好声说:“比起穆太太来,我这算什么呢?我听说你那个助理还起了个中文名字,叫什么?”

钦慕的脸色顿时更惨白了,想到助理起的那个名字,她自己都觉得打脸,但是人家的事情,她又管不着。

“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我坦诚。”

钦慕说完便走。

穆熠宸这次却也不说话了,听着门被砰地一声甩上,他也只是坐在沙发里动也不动。

只是当溪梦敞开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坐着的人冷若冰霜,仿佛马上就要一场倾盆大雨,吓的她二话不敢说,把门又给他关上。

钦慕在她办公桌后面坐着,已经气的喘气都费力。

钦慕心里想这些肯定是从陈小美那里到赵淮那里又到了穆熠宸那里,她曾想过要是穆熠宸知道了该怎么办,可是每回想起来又总觉得穆熠宸知道也无妨,他们都到了离婚,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他知道又如何?

可是听着他那些话,她的心里终究还是疼的。

溪梦回到办公区便看到钦慕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脑袋心烦,没敢说话打扰她,正好手机响,她便在一旁小声打电话。

钦慕听到声音把头发往旁边拨弄了下,强自打起精神,然后站起来要走。

溪梦赶紧的挂掉电话:“钦慕!”

“我先回去了,等他们姐弟上来后你叫他们跟穆熠宸一起回吧。”

钦慕不想打扰她工作,强自镇静的跟她解释。

“哎!这怎么行呢?穆总晚上直接去酒店了,忙起来肯定顾不上他们姐弟,你还是在这等着,刚刚打过电话,他们也快上来了。”

溪梦赶紧去压住她的肩膀,不让她乱走。

钦慕却是无奈轻叹:“溪梦,我知道你想让我留下来,可是他刚刚已经亲口跟我说,他并没有叫我去的意思,是小美求赵淮去拜托他的。”

“这话你也信?你们俩铁定是又吵架了吧?”

溪梦心想,我还不知道你们?一吵架就互相口不对心,他捅你一刀,你捅他一刀,然后俩人一起伤痕累累,真心都被伤的看不见了。

钦慕沉默。

“看吧!肯定又吵架!这些年,你们不把我当下属,我也斗胆把你们当朋友,你们夫妻俩之间分分合合那么多次,大多都是彼此不够忍耐,每次吵架都得把对方伤的体无完肤,当然,自己也是心里不好受的,是吧?”

溪梦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

钦慕被摁在椅子里,又是沉默。

“你要是信我,就听我的,我们一起去化个妆,参加完这个酒会,穆总心里有没有你,你一试便知。”

溪梦轻声哄着她。

钦慕却是苦笑了一下,低着头轻声道:“他的心我从来都知道!”说完又是一声嘲笑。

他们分开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她累了,她放弃了。

她不想再活在担心老公出轨的问题上,分开了,他身边什么女人,他怎么对她们,她也就都可以置之不理,不动气了。

“怪不得老秦每次都说谈到你们分手的原因,穆总总是不回应。”

溪梦突然觉得穆熠宸也有些可怜,爱上一个对感情没有安全感的女人,的确也是很不容易。

可是,夫妻之间出现问题,肯定不是一个人的错,两个人肯定都有问题的。

“穆总大概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对!”

听着溪梦那无可奈何的低喃,钦慕又笑起来,却是比哭还要可怜。

——

晚上,钦慕带着橙橙跟欢欢一起去了穆家宅邸,在冯芳华的电话命令后。

十点多,酒店的顶楼宴会厅里,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换下工作时候压抑的西装,工装,将自己最华贵的衣裳穿在身上,音乐一起,一群人在舞池里跳跳舞,互相调侃,同事之间,有的在此时成为恋人,有的差点相互不再往来。

而穆熠宸独自在角落的沙发里坐着,偶尔斗胆有人去敬酒,赵淮跟溪梦都选择不理他,毕竟谁也不想去招惹那头随时可能发怒的狮子。

“我去看看陈小美,你留意他。”

赵淮看了眼跟他的男同士打成一片的女人,有点不放心,对溪梦低声交代了句。

溪梦点点头,赵淮离开,溪梦转眼看到秦逸从门口走进来,心情突然不那么紧绷,端着酒杯提着礼服走了上去迎接他。

“熠宸呢?”

秦逸跟溪梦碰头后轻声问了句。

“在那里!”

溪梦便抬了抬下巴,眼瞅着人烟稀少的地方,那里沙发倒是很宽敞,桌子上也能映出人脸来的干净,只是位置却因为穆总的存在偏冷。

“我去看看他!”

秦逸小声说了句,就要往前走,溪梦拉住他:“刚刚有人多灌了他几杯。”

“你给钦慕打电话,就说他喝多了,让她来接一下。”

秦逸心想他喝的还不够,给溪梦交代了一声就往穆熠宸那边走去,刚好有侍应生端着酒从他身边经过,秦逸随手端了杯香槟。

溪梦心想,钦慕要是想来,早就来了!

但是又一想,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秦逸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穆熠宸沉闷的眼神抬了起来,看到他有一点意外:“来接溪梦?”

“顺道看看你!听说陈小美把礼服都拿到公司去了,钦慕愣是没答应过来?”

秦逸转会挑他的痛处说,穆熠宸眼睛看了看别的方向,冷笑了一下。

“先喝一杯!”

秦逸说道,举杯去敬穆熠宸,穆熠宸便也端起自己的酒杯,虽然借酒消愁愁更愁,不过舒服一时是一时。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点?景峰好像在楼下。”

喝完一杯后秦逸提醒。

穆熠宸想了想,然后点点头:“给他打电话吧!”

秦逸得到指令后就点点头,然后掏出手机给景峰打电话。

楼下包间外面,秦逸搂着景峰站在门口,手里拿了瓶开了的红酒,对着背对灯光的主管说:“你放心,出了事有我们兄弟兜着,不会连累到你,你去忙别的吧。”

“行!”

主管像是很犯愁,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走人。

景峰在主管走远后转头看秦逸:“熠宸要是知道了,怪罪下来,我可是绝不会承认。”

“开什么玩笑?你景大检察官怎么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都是我秦逸一个人所为。”

秦逸贱兮兮的笑着,搂着他对他说。

景峰不太信任的沉吟了一声,然后被秦逸搂着进了包间,此时包间里已经有江之远还有杨柏在了,就连公治平安也在边上自己闷闷不乐的喝酒。

穆熠宸从楼上若有所思的下来,电梯刚打开,便看到穿着紫色裙子的女人,先从裙尾慢慢往上。

“宸少!”

陈小伊也没想到能遇到他,却是忍不住激动地温柔一笑。

“这么晚还在酒店?”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问她,算作打招呼。

“跟几个朋友小聚,刚刚上来要一块唱歌。”

陈小伊好脾气的跟他解释着,转眼就听到一些熟人说笑着往她这边走来。

穆熠宸没说话,点点头便走人。

陈小伊下意识的跟着他的身影看过去,迟迟的回不过神来,想到他的一些话,心里又痛又动容。

“小伊!那不是宸少吗?”

“小伊该不会是跟宸少约好了,才叫我们来这里唱歌的吧?”

“我看十有八九哦!其实是想要利用我们会情郎呢!”

“哎呀,你们几个真是够了,你们怎么从那个电梯里出来?”

小伊受不了她们这么言语折磨她,赶紧的转移话题打住。

“还说我们呢?你也不看看你站的这电梯口是什么人物用的,你恐怕是故意在这里等宸少吧?”

听到姐妹这么说,她才抬了抬眼,然后才发现自己站错了地方。

每次过来不是跟自己的父亲就是跟穆熠宸,或者穆熠宸的母亲,所以基本上她也就习惯了用这台电梯,怎么想到这里并不是别人可以随便用。

“看来以后我真得注意了!”

陈小伊自己嘀咕了一声,在发觉被大家那种暧昧的眼神盯着许久后,终于回过神:“你们看我干吗?走了!”

转身,赶紧的领着众人走在前头。

穆熠宸进了包间以后发觉熟人竟然已经都在里面,看到江之远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声,走过去的时候说道:“哪儿都少不了你!”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本来还想能看到我们小慕妹妹,不过听说她没来,真可惜!”

江之远赶紧的帮他倒酒,还不忘跟钦慕套近乎。

这些人,跟他套近乎,远不如跟钦慕套近乎让他开心,这也是大家后来才得出来的证据。

公治平安抬眼看着穆熠宸心情像是不怎么好,眼眸稍微动了动,自己端着酒杯轻抿,听说钦慕回来了,还跟他住在公寓里,他这次来就是想知道,穆熠宸跟钦慕是不是和好了。

“溪梦已经给你小慕妹妹打了电话,你小慕妹妹一听说是穆总喝醉了,便直接拒绝过来呢!”

秦逸端着酒瓶帮大家倒酒,说完正好到公治平安面前,笑了笑:“没想到你小子也在这儿。”

实际上公治平安本来是跟江之远在这儿喝酒,所以秦逸找江之远的时候,江之远就拉他来凑热闹。

他们这群人,有些热闹终究是要凑的。

“钦慕最讨厌他撒酒疯!”

一直坐在暗处的景峰便淡淡的说了句,举着酒杯静静地把玩着,却并不喝酒杯里的酒。

“其实钦慕是怕他喝了酒,太重!”

秦逸又似是玩笑的解释。

穆熠宸无奈苦笑了声:“就你知道的多!”

“哈哈!毕竟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嘛!”

秦逸说,心里有点感伤,自从离开穆熠宸以后。

“钦慕是特意回来跟你还有孩子过年的吧?”

杨柏看着穆熠宸一直兴致乏乏,却是也好奇这一件事。

这次钦慕一回来就被粉丝在机场围住了,这次她回来,大家不是通过朋友圈,或者群里,而是从网上看到那天李郁拥着她从人群中逃到车上去的八卦新闻。

“我怎么知道?”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反问。

众人互相对视,都不挑破。

“还是她听闻你跟陈小伊要订婚,所以才回来的?”

景峰突然又煞有其事的问了声。

“景峰你问这句话,让我想起当年来,现在的情形跟当年简直如出一辙啊!”

秦逸又配合着景峰继续说起来。

景峰听后却是不太高兴。

“我倒是觉得跟当年不一样,小晴妹妹有景峰护着,还有你暗恋着,这个陈小伊,有咱们的人帮衬着吗?”

江之远问道。

“江之远你怎么回事?”

秦逸突然不开心起来,冷冷的瞪了江之远一眼。

“我失言,我失言,我自罚一杯!”

江之远知道如今秦逸最怕提到这些旧事,赶紧的举杯自罚。

——

“你可来了,他喝多了还打了一个职工,刚被秦逸带到楼下去了,你赶紧去找他吧!”

“是啊!穆总今晚看上去好凶,好吓人!”

钦慕急匆匆的赶到酒店,刚一上楼,溪梦跟小美在门口拉着她的两条手臂跟她慌里慌张的提醒着。

“他怎么还打人?”

钦慕不了解,心想穆总什么时候这么没有风度,连职员也打。

“他嘴里嚷嚷着些什么,好像跟你有关,我们也听不清,你快下去看看,让人帮你把他带回家去最好,实在不行上楼去也行。”

溪梦说着给小美使了个眼色。

“我陪钦钦下去!”

小美立即说了句,然后拉着钦慕就走,钦慕也再顾不上别的,赶紧的跟着小美去找他。

“他既然喝多了,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带他到客房去,还带他来这里做什么?”

下楼的时候钦慕心烦意乱的,心想着秦逸他们几个坏的要死,万一再给他灌酒,他明天铁定就爬不起来了,非头疼死不可。

“我一个女人,又怎么管的了那群男人的事,我就不进去了,免得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自己进去吧!”

到了包间门口,小美突然停下步子,替钦慕开了门。

此时里面还是那几个人,见到钦慕来,众人都克制不住笑起来,钦慕也有些尴尬,看着他们问了声:“有什么好笑的?”

穆熠宸此时靠在沙发里瘫着,像个废人一样,衬衫扣子还开了两颗。

钦慕众人之间找到他的脸,顿时就吓的半死,他那冷峻的脸上,此时竟然泛着红。

怪不得溪梦说他喝多了,他要是不喝多了,怎么会这样?

“这倒底是喝了多少?”

钦慕走上前去,直接将他的外套从沙发里拿起来放在臂弯里,然后又去拉他的手臂:“要喝你们继续喝,他我带走了!”

穆熠宸看着她的眼睛发直,那似笑非笑的,看的钦慕有些尴尬,但是只想着他喝多了,便也不觉的有什么异样,只是想拉起他来有点难。

“你怎么来了?”

穆熠宸突然问了她一声,没有起身,而是轻易的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一带,带到自己的腿上坐下。

钦慕一怔,脸蛋瞬间就一阵红一阵白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啊!小慕妹妹你怎么来了?秦逸刚刚还说你一听说宸哥喝多了就拒绝过来,看来还是放心不下呢!”

江之远打趣她。

钦慕有点奇怪,转头看了眼秦逸,秦逸装着难受的咳嗽了两声,她又转头去看江之远:“跟你在一起,我怎么放心?”

江之远……

众人忍不住笑起来。

“既然来了,不如陪哥哥们喝一杯!”

秦逸说着要去给她找杯子倒酒。

“陪谁?”

穆熠宸幽深的目光看向秦逸,冷声问。

秦逸心慌,没去给钦慕拿酒杯,又坐了回去。

景峰在旁边低笑,心想你老秦也会碰一鼻子灰啊!

秦逸心想真是好心没好报,我还不是想要助你一臂之力。

钦慕低眼看着穆熠宸,心想不知道喝了多少,醉成这样还能有点理智,也算是不错了。

只是无意间一撇,发现公治平安坐在边上,不由自主的心里提了一口气,心想一群人分明是两个帮派,却还可以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真是不能小瞧。

公治平安对她微微一笑,很沉得住气的样子,却是被穆熠宸看到。

穆熠宸下一刻就立即抬起手来,端起一杯酒灌到嘴里,自己喝了一半,留下一半,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突然扣住了钦慕的后脑勺,将她用另一个姿势压低。

钦慕双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推他,却发现自己稍微一动可能就要从他的腿上掉到地上,众目睽睽,被嘴对嘴的灌酒。

后来穆熠宸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没在朋友们面前跟她出了丑,睁开眼后有点不甘心的盯着她,看着她那羞臊又愤怒的眼神。

“撤了!”

他突然将人抱了起来,两个字刚落下,已经扛起钦慕就往外走。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精品完结求全订哦!

故事简介:“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