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岳父岳母驾到!(二更)/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麒麟卫以一挡十,绝对不在话下。

可是这些姑娘……

霍瑶光原本以为,他们就算是一对一,这时间上定然也会很快的。

没想到,自己还是高估了她们。

又或者,是因为她们之前没有过打斗的经验,所以这才会拖延了这么久。

不管怎样,总比打不赢要好。

这话一说出来,那些侍卫们都要吐血了。

殿下,您这样赤裸裸地瞧不起我们,真的好吗?

兵器都配备了,只是使用起来,还是有些生疏的。

“接下来,你们要接受骑兵的训练。以后的大部分时间,你们基本上就是要在马上度过了。”

既然是一支卫兵,总不可能马上不能作战。

不然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

所以,接下来的训练,再度开始紧凑了起来。

就在青鸟卫开始紧锣密鼓地训练的同时,霍瑶光又开始让绣庄里的姑娘们,做斗篷了。

各色各样的斗篷,比起以前人家穿的,稍有不同,料子好,花样新,而且还分了大斗篷和小斗篷之分。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也都在为了能享受更好的生活,越来越努力。

没有人觉得辛苦。

就算是偶尔有,只要想想现在能吃饱喝足,不会冷了,而且身边还有好友相伴,就觉得没有什么是比这种状态更好的了。

在这样的日子里,静王府迎来了最为尊贵的客人。

武宁侯霍良城和穆远宜,总算是顺利地抵达了。

严老和云姑姑自然是一路同行。

还有那位总是跟严老顶嘴的小药童。

一到了西京,小药童的眼睛都跟不够用了似的。

而且,他还发现这边人们的穿着,真的是五花八门。

其实,倒也不是他少见多怪。

以前跟在师父身边的时候,年纪小,记忆一般,而且整日也就是围着药炉打转。

后来大一些,就被师父带到身边,跟着去了边关。

那里,可是真正的苦寒之地。

边关的生活,哪里能有多自在。

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跟草药打交道。

后来去了京城,眼睛看到的,也就是一些繁华富贵,并没有觉得多惊艳。

现在到了西京,印象中是一个贫苦之地,可是没想到,真正来了,才发现这里当真是热闹。

而且这里的人们穿地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一点儿都不单调。

“这里距离边关也不过是百里的距离,而且因为西边儿有数个小族,所以,这里百姓们的穿戴,会有些新奇。”

严老一边解释,一边拍了拍小药童的头。

“你呀,也就是跟着师父我,才有这个机会走南闯北。不然,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跟野狗抢骨头呢。”

这倒是实话,小药童原本就是被严老捡的。

如果没有师父,他可能真地早就饿死了。

即便如此,小药童也没有觉得跟他顶嘴就是不孝了。

相反,平时的生活太闷了,太单调了。

斗斗嘴,反而还能有些生气。

“师父,咱们这是要进城了吗?”

“嗯。王妃已经派人来接咱们了。”

刚刚马车停了一下,严老坐在后面的马车里,也隐约听到了前面的说话声。

等到了城门口,马车再度停下。

这一次,严老挑开帘子,下了马车,看到了楚阳和霍瑶光都站在城门口等着呢。

“父亲,母亲,你们总算是到了。”

霍瑶光最为激动,上前拉着穆远宜的手,然后就不肯撒开了。

霍良城微微点头之后,就让霍瑶光陪着穆远宜上了马车,他自己则是跟楚阳一起骑马进城了。

静王府上下,早半个月就已经开始打点了。

得知他们一路上带的侍婢不多,所以,霍瑶光又让秦姑姑挑了二十个丫头过来使唤。

穆远宜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

虽然还没有完全地恢复记忆,可是至少,再见到瑶光,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女儿。

另外,对于许多事,她也已经是可以接受了。

她虽然不记得自己生产时的一些事了,可是她记得霍良城是她的夫君。

甚至,她还记得当初他是如何来求亲的。

所以说,现在她的记忆并不完整,可是一切,都在好转中。

对此,所有人都是颇为欣慰的。

当然,楚阳和霍瑶光二人也是极有默契,有关枭狼的事情,是一字也不能透露的。

倒是霍瑶光想着让霍良城来给她出出主意。

“爹,你不知道我刚见到这些姑娘们时,有多难受。现在被我训练了半年,也总算是小有成效。以后,王府内宅,就让她们来守护了。”

“嗯,半年的时间,能将一群一点儿底子也没有的姑娘训练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这些人都很普通。不过,现在也开始在修炼内力,不然,她们的进步也不会这么大。”

霍良城看了她们的一些训练,笑道,“你比你哥哥更擅长此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你娘把你们的性别给生反了。”

霍瑶光挑眉,笑得一脸得意,“爹爹这话可不厚道。我只是训练这么百十来号人,哥哥可是带着两万人呢。”

霍良城摇了摇头,“淮安侯府的事情,你怎么看?”

霍瑶光微怔,没想到父亲会来主动问她的意思。

“淮安侯的背后定然是还另有高人,只是,可惜了。人死了,线索断了。”

“我去看过他的尸体,只知道是服毒,可是无法断定,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

“这个现在不重要了。”

霍瑶光叹了口气,活着的时候,那么能折腾。

如今说死,也便死了。

“父亲,您之前在西京驻守过吗?”

霍良城摇头,“我之前待的地方,可比这里苦多了。你们现在是在西京城,距离边关还有百里地呢。”

“嗯。的确。我跟着楚阳去过一次边关,虽然只有百里之遥,可是那边的风沙却是明显比这里要大。而且,我感觉那边也比较干燥。风一吹,觉得脸都被刮得疼。”

“所以说,边关的将士们不易呀。哪怕是没有战事,只是守在这里,就已经是一种很伟大的付出了。”

霍瑶光挑眉,能让父亲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多年的守边生涯,还是让他颇为感慨呢。

“父亲到了边关,要不要去西京军看看?”

“不了。为父是缷任的身分,不再是将军了。此时去边关,也不太合适。”

霍瑶光笑了笑,“无妨。若是想去,也还是可以的。您又不是去点兵。”

霍瑶光摇头,“我现在都想开了,只想好好地陪着你娘过日子。你嫂嫂如今有了身孕,明年我就要当祖父了。到时候,只怕再与你母亲这样肆意生意的可能性,就小得多了。”

霍瑶光明白,就算是父亲想要四处走走,只怕到时候母亲也会舍不得小孙子的。

“父亲,京城里一切都好吗?”

霍良城点了点头,片刻之后,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我离京前,回了一趟武宁侯府。”

“嗯。”霍瑶光不甚在意。

“我去见过老夫人了。”

霍瑶光的眸光微闪,然后不动声色。

“她现在衰老的厉害,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偶尔会有些糊涂。说话有时候也是颠三倒四的。”

霍瑶光的心被提了起来。

虽然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错,可是如果被父亲问及,还是会有些心虚的。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撑到过年。”

霍良城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已经看向了别处。

霍瑶光觉得头顶一轻,立马松口气。

其实,她给老夫人下的蛊并不多。

所以,老夫人若是在蛊虫休眠的时候,任何人把脉,也是把不出来的。

而且,就算是大夫把出有问题来,也不会往那蛊虫的身上去想。

就好像是之前的严老,不也一直错诊了吗?

所以,霍瑶光不担心被发现的问题。

再则,自己离京这么久了,就算是发现了又如何?

谁能怀疑到她身上?

“你表哥已经离京了,说是回了江陵,毕竟,这么多年,杜家在江陵,还是有些根基的。”

“只有他一人吗?”

“杜婵娟已经出嫁了,他自然不会再去操心,听说他走的时候,救下了一个庶弟和一个庶妹。其它的人,都被流放了。”

“真能救得出来?”

“他救的那两个年纪都小,按大夏律,十岁以下的稚童,是可以免死刑,免流放的。”

霍瑶光点点头,这一点,倒是挺人性化的。

杜怀远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能多救出两个人来,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总体来说,杜怀远这个人的人品不坏。

只是以前太过于愚孝,对于霍凉凉的某些事,明明知道,却又因为那是他的母亲,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了忽视。

霍瑶光叹了口气,个人有个人的烦恼,由着他自己去吧。

“父亲,他若是带着弟妹在京城,咱们武宁侯府的人还能照拂一番。若是回了江陵?”

“我已经吩咐人在暗中照料了。放心吧,大富大贵虽然不可能,可是衣食无忧这一点,还是可以做到的。”

霍瑶光知道父亲是个念旧的人。

更何况如今霍凉凉死了,还是在那种情况下死的,父亲对她的子女,又怎么可能会不上心?

杜婵娟已经嫁人,当时可能觉得嫁得不太好。

可是现地看看杜家的下场,反倒是应该庆幸,她早嫁出去了几个月了。

不然,她也摆脱不了被流放,亦或者是充入教坊的命运。

“父亲,既然到了西京,那就先带着母亲好好歇息几日,缓过来之后,女儿再带你们四处转转。”

霍良城直接就摆手拒绝了。

“知道你们都忙。不必管我们。等你母亲休息好了,我自会带她去走走。也算是体会一下这边别样的风情。等到明年再热了,我还打算带你娘到关外去走走呢。”

霍瑶光挑眉,“父亲,那会儿估计我嫂嫂就要生了吧?”

是您亲儿子吗?

这亲孙子都要出世了,您还有心思带着我母亲去关外玩儿?

霍良城一噎,面上闪过一丝尴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父亲带兵多年,楚阳还想着让我问问您,若是得空了,可否去郡尉府看看?”

西京大营不归楚阳指挥。

可是这郡尉府却是归楚阳管的呀。

这整个京西州下来,光是这些府兵,也得有差不多十万了。

光是西京城内,就有两万郡尉兵。

所以,楚阳请他过去看看,指点指点,也是情理之中的。

“好。看他的时间吧。”

见他应了,霍瑶光也就笑了。

高寒他们虽然是练兵多年,可是真正上战场杀敌的次数,却是不多的。

而父亲曾镇守边关,是真正地跟那些蛮夷打交道的。

所以,若是由他指点一二,必然是受益匪浅。

第二天,楚阳就过来请了岳父,一起去郡尉府了。

霍瑶光则是留在府内,陪着母亲一起做女红。

霍瑶光真就只是陪着,她自己可不做。

用她自己的话说,为了避免浪费一些料子和针线,还是安生一些的好。

穆远宜的女红做得极好,针脚细密均匀,一看,便是有名家指点过的。

“母亲这是给我的小侄女做的小衣裳吗?”

霍瑶光拿起一个小红肚兜,上面绣了蝙蝠,看起来栩栩如生。

“也不一定呀。这种小肚兜,男孩子也是可以穿的。我算过了,你嫂嫂生产的时候,正是夏天呢,到时候,孩子穿个肚兜,也就可以了。”

“不是说,新出生的小孩子还要盖着被子,不能受一点儿风吗?”

“嗯,刚出生的孩子的确是这样,一般来说,出了满月,就可以抱着出来走走了,若是过了百天,就可抱出府门去见人了。”

霍瑶光不太懂这些,只是觉得这么小的小衣裳,到时候孩子真的能穿得下吗?

随后,又用自己的食指挑起来一只鞋子。

“娘,这是不是也太小了些?还没有我的手掌心大呢!”

“刚出生的小孩子,小脚丫就是这么一丁点儿大的。”

穆远宜一边做着,一边笑道,“我记得当初怀你哥哥的时候,你父亲也是这么说的。等到孩子真的生下来之后,他才发现,原来最小的鞋子穿上才是勉强合脚的。”

霍瑶光的眸光微闪,母亲还记得那么久远的事。

“娘,那我呢?当初您怀我的时候,我爹有没有说过想要个女儿?”

“有呀。”

穆远宜说地很是自然,“你爹说,再生就生女儿,说什么也不要儿子了。说是儿子太皮了,而且整天都是脏兮兮的,一点儿也不可爱。”

霍瑶光笑得很是开心。

看样子,哥哥小时候,也是不怎么受长辈的待见呀。

“娘,我哥哥小时候很调皮吗?”

“嗯,皮的很。我还记得他拖着你父亲的长剑,说是要去杀鸡呢。结果,走出去没多远,自己就因为拖不动剑了,一下子给趴在地上了。”

霍瑶光笑得前伏后仰的。

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家哥哥还曾做过这么蠢萌的事情。

“你哥哥呀,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是个不安分的,胎动得可厉害着呢。”

霍瑶光点点头,很自然地接了一句,“那我呢?”

穆远宜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神一下子有些悠远了起来,似乎是在回忆着一件十分久远的事情。

“你呀。”

两个字之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回忆。

“我记得你的胎动很轻,而且动的时候也很少。我还记得当时你父亲说,这一胎这么安静,一定是个乖女儿。”

霍瑶光注意到她的变化,再慢慢地引导着,“娘,那我生出来之后,您有没有觉得失望?有没有觉得我长地很丑呀?”

“怎么会?”

穆远宜的脸色有些不太正常,“小孩子,哪有什么丑不丑的。都是一个样。”

霍瑶光哦了一声,看她的脸色不好,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

只是,穆远宜自己似乎是陷入了一场回忆里,一时难以自拔了。

“我生你的时候,真觉得比生你哥哥时还要痛呢。按道理说,都是头一胎难生,会疼地厉害,到了第二胎,就会好很多了。”

云姑姑刚好挑了帘子,正要开口,被霍瑶光以手势制止了。

“是吗?看来,我也让娘吃了很多的苦呢。”

穆远宜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随后,又是一脸的迷茫,“奇怪,我为什么一点儿也不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呢?”

------题外话------

我有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回复,大家说的对,社会需要正能量。爱你们!该是自己的责任,就不要推托,有时候可能会绕一大圈,还会找到你的身上。我始终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当然,对于坏人,还是要有防备之心的!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