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一代奴隶/抢个女贼当老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战奴宫的人真来了,肖婉约娇笑出声,“咯咯,这么快就来了,还好咱们下手快。这还多亏了月莺聪明。”

韩月莺赶紧赔笑,“若不是您决断,奴婢也万万凑不够如此多的钱。”

“那些钱都收着吧,用来日常家用。”

肖婉约这番话语让韩月莺更是笑的眯起眼睛,感觉真是跟对人,这才一天就已经备受信任。根本不知道就算是肖婉约都富可敌国,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只是显得无聊找点事干而已。

掌柜的早已被吩咐好,一旦有人想买这里,直接开价十万金币。韩月莺买下这才用了百枚灵币,也就是一万金币,价钱直接翻了十倍,掌柜的以为她疯了,没想到真有人来问价,而且还是战奴宫的人。

不光掌柜傻眼,就算是战奴宫的人也傻眼,为首的中年人先是一楞,后是暴怒,伸手一抓掌柜的衣领。

“十万金币,你特么疯了吧?”

爆喝声整个酒楼都听到了,这个世界的金币纯度虽然不是特别高,可每一枚重量都是一两,十万金币就是一万斤,重量五吨。五吨黄金买这么一栋砖木制造的酒楼,还是在偏远小城,确实有点扯淡。

“放肆!”

低喝声从三楼包间传来,韩月莺仪态端庄的迈步走到护栏前,居高临下的看向战奴宫派来的管事。

战奴宫管事放开了掌柜,仰头看向韩月莺,见她衣着华贵,这才放缓语调询问,“姑娘是何人?”

“杜上仙侍妾韩月莺!”

韩月莺的话语铿锵有力,如果是普通人家侍妾,那会被人瞧不起,哪敢这么自豪的说出来,可仙人侍妾却不同,这是一份荣耀,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杜上仙?

战奴宫管事心里嘀咕一声,没听过姓杜的仙人,可那也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

这时韩月莺继续说道,“酒楼是我的,想买的话十万金币,没钱勿扰。”

这话也是底气十足,她思考过全城适合改为战奴宫的现成建筑,只有这里最合适,其他地方都得重建才可以,大军和各路增援即将到来,可没时间花上一年半载重建。

食客们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她,尤其是一些韩家人,感觉韩月莺这是想钱想疯了,白鹤城加上周边村镇一年税收都没这么多。

可让人们更为惊愕的是,战奴宫管事却笑了,朗声出口,“好!”

这一个好字惊掉了一地下巴,一些正在喝酒的人直接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饭店前老板就在一个包房正在吃饭,听到韩月莺转手将酒楼卖了十万金币,手捂心脏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细想之下一些人豁然,韩月莺敢这么要价还不是因为背后有仙人撑腰,战奴宫管事敢答应这么大的价格,也是看在仙人的面子上,他们一贯的宗旨就是不得罪任何仙人。而且大军和各路支援一到,只要战神宫开张,十万金币很快就能赚回来。

见战奴宫管事答应,韩月莺心里松口气,脸上洋溢笑容,虽然是韩家子弟,可这是第一次参与生意,一下赚了九万金币,心里那种满足感无法言语。

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一千灵币到手,韩月莺兴奋返回包厢要上交,可肖婉约还是让她拿着,这让韩月莺感动之余不由得猜测他们到底有多少钱,怎么连一千灵币都看不上的样子。

吃饱喝足还赚了一笔,杜洛众人迈步外走,却看到战奴宫那位管事恭敬的站在包厢门外,见到杜洛后双手恭敬的地上一张晶莹剔透的卡片。

“上仙,这是战奴宫贵宾卡,持此卡者可不限额先行透支下注。”

战奴宫就是靠战奴对战赌斗盈利,杜洛此时早已知道,见他这么识趣点点头,韩月莺立刻上前替他收下。

“多谢!”

杜洛客气一下打算离开,这时战奴宫管事再次说道,“小店三天后开业,万望上仙前来赏光,到时上仙也可带自己的战奴前来对战。”

“呵呵,我会来的。”

杜洛淡淡一笑外走,战奴宫管事赶紧恭送,确实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一边邀请杜洛,一边在怂恿他也去买个战奴凑凑热闹。

与此同时白鹤城奴隶市场内两个店铺也换了招牌,一个是女奴坊,一个是战奴店,看起来这两个拜月帝国最大的奴隶组织都想趁机捞一把。

杜洛回到住处就得知了此事,不过他只对一代奴隶感兴趣,对那些从小培养犹如行尸走肉的奴隶兴趣不大。

韩月莺还没彻底恢复,晚上他留宿了肖婉约的房间,清晨时分韩月莺敲响了房门,血瞳去开门,当她看到大床上除了杜洛和肖婉约,还有黑瞳,立刻愣了一下。

“何事?”肖婉约低语询问。

韩月莺这才赶紧恭敬禀告,“启禀女主子,韩家两个一代女奴来了。”

杜洛一听立刻起床穿衣,收拾停当前往前厅,一到那里就看到两个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老太婆在等待,见到杜洛一来赶紧下跪请安,其中一个还拄着枯木拐杖。

她俩衣着朴素,说话都大喘气,有点快死了的样子,杜洛坐下后大量两人一番,淡淡的笑了。

“你们伪装的不错嘛,以为能瞒过本仙法眼?”

两个老太婆相互对视一眼齐齐苦笑,下一刻样子变了,依旧是白发,面孔却变得如同二八少女,一个个娇嫩如花,美貌异常。

“这才像样吗。”

杜洛感叹一声,这俩女人能活这么久,是因为修为高深,而且当过上代韩家族长的侍妾,怎么可能是又老又丑的样子。

她俩是怕杜洛看上自己的姿色强占,可当看到肖婉约在黑血双瞳的陪伴下进入前厅,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杜洛根本不缺美女,更不喜欢碰被人玩过好多年的。

“你俩最初来自哪个世界?”杜洛低声询问。

这到没什么可隐瞒的,拿着枯木拐杖的那位首先回应,“奴家来自龙域,有些龙族血脉。”

另外一个比这个还漂亮些,也赶紧回应,“奴家来自地界!”

听到这里,杜洛和肖婉约的眼睛齐齐一亮,地界就是天玄界对地球的称呼,没想到还真碰到了家乡人。

“很好,以后就在府中当侍女吧,先行退下。”

杜洛淡淡出声,两人只好心中哀叹一声起身外走,从此再也没了隐居不问世事的生活,又得沦为伺候人的奴仆。

肖婉约笑看杜洛一眼,杜洛压低声音说道,“安排人把她俩送回去。”

知道他的意思是送回地球,好问清楚知道的一切,肖婉约也笑笑起身往外走。

杜洛又看向韩月莺,“你去趟奴隶市场,看能不能在购买一些一代奴隶,价钱好说。”

韩月莺不知道杜洛为何对一代奴隶这么感兴趣,可既然他说了,也只好领命前往,看能不能购买到,可惜注定失望,能活下来的一代奴隶都有主,若不然就是被特赦成了自由人,哪那么容易买到。

杜洛有些无聊,决定街上逛逛,这次是骑马出行,一路上人们都敬畏的让路,还有不少人磕头行礼,是在谢他的救命之恩。

城里变得更加热闹起来,白鹤城集结大军的消息早已散播,周边城镇的人来了不少,很多人都是打算随军出征,去天澜帝国大捞一笔。

天上飞梭不时飞过,这世界也不能动用飞机,飞梭怎么也比骑马快很多,杜洛有点意动。

可飞梭并不好买,得到大城市才有卖的,杜洛又打起韩族长的主意,嘴角带笑的骑马赶往城主府,却看到那里已经戒备森严,有身穿精良铠甲的战士站岗,意识到这是来了大人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