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 快让哥哥亲一个/龙抬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锥子,竟然是锥子!

自从在金陵城我们分开,我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他也从来没有联系过我。那会儿我和赵虎闹了别扭,决定分道扬镳,他觉得我俩很蠢,并没选择站队,而是独自远走,我还以为他回老家去了,没想到还在这附近晃悠呢,而且去了盐城,做了地下皇帝!

这家伙真是可以啊,大半年不见这么能耐了,单枪匹马地把盐城拿下来了。

不过仔细想想,锥子确实挺有本事,当初在县城横行无阻,还把大飞给收服了,要不是碰上更彪悍的二条,旧城区肯定就是他的地盘了。后来更不用说,跟着我们转战南北,学了一手炫酷的流风刀,蓉城“金玉满堂”的老四堂前燕都不是他的对手,绝对是位超有实力的战将,可惜和我们走散了。

我对锥子一直抱有愧意,当初他肯出来,就是觉得我和赵虎值得追随,结果我俩跟个孩子似的闹别扭了,让他特别失望,这才一走了之。现在想想,我那会儿确实挺幼稚的,好端端地逼人家站队干嘛?

不过我相信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锥子应该不生气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会变。更主要的,我和赵虎已经和解,虽然现在不在一起,但绝对是兄弟,也是时候再把锥子召回来了!

我对自己充满信心,也对我和锥子之间的感情充满信心,相信只要我和他一说,我们之间那点芥蒂就全没了,绝对很痛快地帮我去打江山!

代正文还自以为坑到我了,以为把我弄到盐城就没辙了,他哪知道这反而是帮了我,反而正合我意啊。你说我能不大笑吗,简直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肺都快吐出来了。

只是我这一笑,把王仁他们给吓了一跳,以为我犯羊角风了,有给我搓人中的,有给我按太阳穴的,还有把我推倒在地,准备给我做心脏复苏的。

我当然把他们都推开,说去一边,都有病啊?

“少主,拿不下来盐城没关系,推了这个任务再等下次机会就行,别因为这么点事气坏了自己身子啊……”

“是啊少主,你可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南王就你这一根独苗,你要气坏了身子我们可怎么办?”

我哭笑不得,冲他们摆着手,让他们都别瞎说,我好好的呢,一点事都没有。

“少主,那你是怎么了?”

“没事,等我好消息吧,我现在就去一趟盐城。”

王仁他们虽然很担忧我,但是看我这么自信,也不好再阻拦我,只是提醒我小心,不合适就赶紧回来。告别王仁他们,我便立刻驱车赶往盐城,准备去找锥子谈谈。

之前杀手门和隐杀组都曾涉足盐城,但无一例外地都被锥子赶出来了,除了当地的势力比较团结之外,说明锥子本身也挺强的,否则早和颠爷、苏老三一样被打出屎来了。

看来大半年不见,锥子也没放弃继续练功,一手流风刀应该玩得更顺了吧。

而且,他应该也开始练气了,否则怎么对付杀手门和隐杀组的黄阶、玄阶高手?我们这群人里,除了大飞实在没有天赋练不了功以外,其他人都在孜孜不倦地努力提升自己,这就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家有共同的志向才能走到一起。

当天晚上我就到了盐城。

盐城真挺大的,下辖县区不少,不过真正的市区也不算大。锥子既然是这里的地下皇帝,就不可能住在郊区,肯定是在市区,不知这会儿正在哪个别墅区享受生活。

我对盐城不熟,也没什么人给我引路,想要找到锥子就得另辟蹊径。

夜,已经到来,盐城市的街上灯红酒绿,我开着车四处寻找大型的娱乐会所。其他地方不敢说,这些会所什么的一定是锥子的地盘,但凡涉及黄赌毒的,地下势力就会肆虐、弥漫。

当初在金陵城,为了能和黄龙谈谈,我就曾经大闹某个会所,黄龙果然不到一会儿就来了。

在盐城,我觉得不能这么干,就算锥子事后不会怪我,我也不能做出这种事啊。

想来想去,我还是走进一家看上去规模挺大的会所,并且直接走到前台问道:“你们这里看场子的是谁?”

前台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成熟女性,化着精致的妆,挂着职业的笑。像这种大型会所的前台当然都很漂亮,也透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微微一惊,显然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她这个问题。

“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就问问这里看场子的是谁,能让他出来和我说句话吗,我有事情找他。”

我估摸着,能在这里看场子的,应该能联系上锥子吧。

前台微微皱了皱眉,有些吃不准我的目的,微笑而又不失礼貌地说:“先生你好,我们这里没有看场子的。”

“那不可能,有纷争了谁处理呢?”

“我们一般都报警的。”

“……”

敢在这闹事的,报警有用才怪。

我知道前台是敷衍我,又跟她说了半天,但她还是不信任我,愣是不把看场子的给叫出来。说真的我有点急了,都想把这前台砸了,这样看场子的肯定就出来了,不过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毕竟是锥子的地盘,这么做肯定不合适。

我正发愁该怎么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古玲珑打来的。

古玲珑这几天老给我打电话,她也没什么事,就是和我聊天,然后叫我去她家玩。我哪有时间和她玩啊,而且我也适应不了她的风格,老担心古海峰会砍死我,所以很少接她电话。

这次也是一样,我一看是她,根本没接,塞回口袋。

平时我没有接,古玲珑就不打了,但是这次不知怎么,她还格外执着,打了一遍又一遍。

我没辙了,也担心古玲珑是真的有事,只好接了起来。

对面立刻传来古玲珑焦急的声音:“前夫,你在哪呢?”

我说:“我在盐城,有什么事?”

古玲珑顿时更加急了:“啊,你还真的去了盐城!我刚去问代正文,你这几天忙什么,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代正文告诉我说,隐杀组给了你新的任务,让你去盐城呢,但我听说盐城有个地下皇帝特别凶狠,好多杀手门和隐杀组的去了都折戟了,担心你也有事!前夫,你别去啦,太危险了,快回来吧。”

我哭笑不得,没想到都传到古玲珑那里去了。

我说:“没事,我来看看,不合适我就回去了。”

古玲珑说:“如果你一定要在盐城发展,我倒是能帮帮你,我们古家和‘盐城张家’还算有点交情……不过我劝你也别抱太大指望,我听说盐城的地下皇帝王维刚,绰号叫做锥子,和张家关系非常不错,你基本是插不进去手的!”

我心里想,锥子真是可以,这就声名远扬啦。

我也不是喜欢张扬的人,就没和古玲珑说我和锥子的关系,只说:“那你帮我联系下张家吧,我和他们的家主谈谈,成不成的再说呗。”

能和古家交好,说明张家在盐城挺有地位,也是首屈一指、掌握无数资源的大家族了。我琢磨着,能和张家的人碰面,就能联系上锥子了,也不用和前台在这矫情。

结果古玲珑又为难地说:“你要去和张乐山亲自谈啊?我都担心他会直接把你交给锥子……你还不知道吧,锥子特别的狠,听说杀过不少人呢,万一你也被他杀了可怎么办?”

我笑着说:“没事的,我就和张乐山聊聊天,没那么严重的。”

古玲珑想了想说:“那这样吧,我亲自去趟盐城,带你去找张乐山。有我在场,他怎么着也该给点面子的,绝对不会把你交给锥子!”

古玲珑确实挺关心我。

不过有她带路确实方便许多,省得张乐山又敷衍我。

我说:“那就麻烦你啦!”

古玲珑笑着说道:“不麻烦,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吧。”

我告诉了她地址,便安心坐在大堂等着她来。

不一会儿,会所里面走出来一个醉醺醺的青年,约莫二十来岁,倒是长着一副好皮囊,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华贵。他走路一摇三晃,脸颊和腮帮子上都是口红印,显然是玩嗨了,一边走还一边乐呵呵笑,眼神里面透着邪淫,走到前台边上,猛地抓住前台那位姑娘,“啵”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前台“呀”了一声,显然很不喜欢,但也敢怒不敢言。

青年哈哈笑着,继续摇摇晃晃往前走去。

这种人在会所多了,不知又是哪家的公子哥,我也没当回事,继续低头玩着手机。

很快,青年就走到了门外,又听到他说:“哟,哪里来的漂亮小妞,快让哥哥我亲一个!”

“滚!”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接着“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响起,正是古玲珑走了进来,边走还边骂骂咧咧:“连我都敢非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