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商讨/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钱思思几个女人在继续煮她的鱼。

另一边,大伙,在收拾完,在帮星将鱼丸捞起摊在院坝里后便准备回去。

只是,这时,坐在一边沉静了好一会的巫师发话了。

“都在坐会吧”

‘坐会?’

‘有什么可坐的,在坐下去,星就要生气了’摸头不着脑的,大家听着巫师的话顿下脚步。望着星,这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巫师见自己话落,大伙虽然停下脚步,但是并没有坐下,嘴一撇很不是滋味。“有事说,才让你们坐的,不然,你们以为我愿意看星那张臭脸”

一听巫师说有事说,大伙就想起巫师刚才对兽人们说的话。

于是都想着,巫师是想安排明天的事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这才又坐下。

见大家都坐好,巫师又是撇撇唇,转头看像星的眼神带着不满。

“这么多人在你家,就不能拿点东西出来吃”

“·······”

张着嘴,一个个看着巫师,好似巫师说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重大消息似的。

可将他的这句话,反复的回嚼,意思还是不变。

这刚吃过饭,还都因为孩子的饭量没有吃饱的众人,看像巫师的眼都带上了探究。

巫师见一个个,都用他原来另有目地的眼神看着他,狠瞪众人一眼,这才道:“星的这几个孩子,活不过变身是肯定的了,我们就是在吃不下去也没用。可活不到变身,总也想让她们多活几年”

“我有能让他们多活些时候的办法,可是我没吃饱,没力气说”

就这么一会,就吃饭这一会,在他的观察里,这几个孩子都很是聪明。

明明刚出生不久,可是,吃东西时不挣不抢,不吃得到处都是。看着他们的眼神特别的水灵,以他的经验判断,这几个小幼崽长大肯定都很聪明。

可惜,这样聪明的小幼崽,实在是太过弱小,很难活下去。

···哪怕现在这么好的生活也怕是很难活下去的。

所以,他想了又想后,才将心里的想法说出。

只希望,多喝点野熊奶,他们能多活些时候。

心里,又一次感叹,星要是朵丽的兽人就好了的巫师,在感叹过后,在大家满怀希望看着他时,他坚持。

“给我些好吃的,我才会说”

不是他就那么贪吃,而是钱思思做的饼干也好,甜水也好就是比兽人做的好吃。

平时,他想吃也吃不上,所以就想趁这机会讨点。

不然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得瞅下回了。

心里暗想着,星一定会给自己东西,仰着头,巫师很不可一世的瞅着星,大有星不拿些吃的塞饱他,他就不说的架势。

看着这样的巫师,心里对他的办法星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拉着钱思思,起身就对大伙到:“你们慢慢聊,我们先去睡了,在走时记得将这大锅盖上”

星这话一落,还真拉着钱思思就走。

看得众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都说了有办法让他的小幼崽多活些时候,可是星却一点也不在意,这让巫师很不解也让各个兽人对几个小家伙生出怜悯之心。

可,小幼崽是人家的,人家都不想管,他们也没办法。

于是,看着星牵起钱思思,然后身后跟着几个小幼崽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巫师,黑着脸,终于忍不住喊。

“行了,不给就不给,好像人家有多稀罕你家的东西似的”

听着巫师这酸溜溜的话,星很想回他一句,不稀罕,你会腆着老脸要。

可这一天已经说了不少话了,他懒得在开口。于是,星直留给巫师一个背影。

不知道,星已经在心里默默怼了他一把的巫师,见星在听了他的话后虽然停下,但并没有转回来。

拉着张老脸,气鼓鼓的咬牙硬声道。

“这野熊,跟一般的野兽不同,它们是在雪季生产,所以,野熊的奶水,比兽人的还要好,这我先前都说过了,那么现在我就说些我没说过的”气呼呼的,巫师冲着星没好气的大声说着,就是为了想让星转回身来。

可他刚开了个头,星就又提步,这让他很不满的同时加快了语速。

“曾经我的巫师告诉过我,这野熊崽因为是在雪季出生,所以需要的奶水就要比一般的野兽多很多,不然它们的小幼崽就养不大,所以,小兽人若是能吃到野熊奶,就会很健康。所以,我才会想让你给他们吃些,或许,他们就能多活些时候”

急切的这话一出,星停下脚步,大家看着巫师的眼神改变,可同时也变得凝重。

这野熊奶在好也得有啊?

这没有,在好也没用,而巫师这么说,还是在他们面前说,该是想让他们帮星的。

不然,以星的冷漠程度,说不定都不会管他的这几个小幼崽。

默默看着星的一举一动的兽人,凭着以往对星的看法,武断的先是给星下了定论,然后才开始想这抓野熊的概率。

于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大伙都有了一致的决定。

那就是,只要他们努力些,怎么着也能给抓一头。

这边,兽人们已经有了决定。

那边,不知道兽人已经想要帮星抓野熊的巫师,在见星又一次停下脚,却还是不回头。

开始有些气闷。

只见他在沉默了好一会后才又说道。

“事实上,这野熊身上有个东西比奶水还好”这真是好东西,不过就是跟野熊奶一样难道,心里暗暗加上这么一句,巫师看着几个小家伙的眼好似看穿了它们,看到了很远之外的地方。

“我的巫师曾经跟我说过,野熊的胆是最后的东西。只要吃下个熊胆,那么小幼崽就不会在畏冷,那么他们要安然度过十来年也就不是问题”

一停又一顿的说完,巫师总算是看见星转过来了。

在听见,巫师那句,吃下熊胆就不会在畏冷,星很是心动。

这在雪季,他虽然会冷。可是在外头时穿两件毛衣,在裹上件披风就觉得不用变身也受得住。而在屋里就穿两间毛衣也就够了。

可是钱思思,这只要入了雪季就得整天坐在炕上,而她就算坐在炕上,身上还得穿上厚厚的羽绒服。

所以,如果,这熊胆真这么好,就一定得给钱思思吃几颗。

此时,一心想给钱思思吃几颗野熊胆的星,看上去眸光晶亮,这让一直默默听着巫师话的钱思思,有些担心。

不是她不关心自己的孩子,而是她已经知道这野熊很危险,所以,她不想给星压力。

所以,在巫师又提起时,选择不出声。

可是,到目前为止,孩子都表现得很好,可却不知道会不会跟她一样怕冷。

若是跟她一样,也还好,怕就怕比她还怕冷,所以,在听到熊胆有这么好的用处时,她其实很心动。

只是,她要的并不多,只要孩子们健健康康的,星好好的就够了,所以,在孩子们健康的情况下,她就不想要星冒险。若是,孩子需要,却会让星有危险。

那么要得到是必须的,可是要星安全也是必须的。

所以,他们得慢慢从长计议。

于是,当星将她拉回来又坐下时,她拽着星的手冲星说。

“虽然,我听着很心动,可是你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现在说要抓也好,要猎也好都为时过早,所以,我们等,等等看它们,在来做决定”

垂眸看着一脸认真的钱思思,星明白钱思思着话的意思,是要先看孩子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寒冷,要是能,那么他们就不用猎野熊,要是不能,就得猎。

而钱思思,不希望他受伤,所以,不想他现在就决定。

“我知道的,不会让你担心,所以,在雪季时野熊来时我会将我想好的办法告诉你,你同意了我才开始”心里暖洋洋的星,轻拍钱思思的手低沉着声音做出承认。

听他这么说,钱思思终于安下心来,放开星的手就将又跟到脚边的小丫头抱起。

深深看钱思思一眼,星正打算跟巫师说,他自有想法。

可一直看着两人的巫师,虽然没听懂钱思思的话,可星说的却很明白,于是抢在星开口前,他先开口道。

“一入雪季,野熊就会生产,而要生产的野熊最是虚弱,所以,也相对的最是好抓,也最是好猎。可···这也是说这母野熊跟平常时比”

“虽然,这时候的母野熊很好抓,可是,相对的雄性却特别的暴躁,所以就特别的危险”

“若是,想要抓到母野熊,或是想要猎到野熊,你们就必须分成两队,一对将雄性引开,一队则乘机抓野熊,而这野熊,力气大,你们最好带够了兽皮绳去,一定要捆绑扎实。”

“而为了能赶上野熊生产,明天你们就得出发,直接从黑雾山那边过去,还要以最快的速度过去,若是在半个月内赶过去,或许在到了野熊的领地时,还能赶上几头没有生产的,到时候,就不用在等下去,而且还能很准确的找到怀孕的”

“但若是超过了半月的时间,你们去了也可能没机会了,因为野熊的生产多半是在雪季前半月”

急急的巫师说完,兽人跟雌性们全部愣住,就是星都皱起了眉头。

这野熊可以说是跟兽人比邻而居。

而这黑雾山,就是两个群体的自然领地分界线。

虽然以直线距离来说,黑雾山离部落并不远。不过是两天多的时间就能到达黑雾山的边缘。

可是,这不过短短两天半距离的黑雾山,却是兽人的禁地。兽人可不能去那里。

要知道,在这黑雾山范围里,长年都是厚厚的浓重雾气弥漫,兽人进入虽然还不至于会迷失,但那里到处都是滚烫的热水,进入黑雾山后,兽人找不到水就会活活渴死。

所以,哪怕哪里离兽人的领地不远,可是兽人却从来不会过去。而也就是因为这黑雾山特别的危险,所以,原本穿过黑雾山,直线距离,离部落不过半个来月路程远的野熊。

在食物充足的暖季,雨季跟热季,都不会来部落。

可是到了雪季,猎物本来就不多,在那时,两方又同时阔张领地,所以,如此一来才导致,他们都会出现在彼此的领地内。

而对于野熊来说,部落就是它们的一处狩猎点,虽然,真正能猎到部落里的雌性跟小幼崽的时间并不多,可是,这里有这么多活的猎物对于野熊来说是很大的诱惑。

所以,每年的雪季,野熊都会绕过黑雾山来到部落。一次又一次的来打扰部落,造成恐慌。

而这野熊偏偏还毛长得要死,兽人们拿它根本就没有办法,所以,只能一年又一年的在野熊来袭时转移小幼崽跟雌性。

如今,巫师不但要他们抓野熊,还是要他们穿过黑雾山,直接去野熊的领地抓。

这在他们看来,真是一件特别特别困难的事。

如果是以前,他们是肯定不会去冒险的。

可是,现在不同。

不过短短两季的时间,星带给他们的变化就翻天覆地。更别说,星教给大河几人的很多事,都是不成跟部落交换过的。

所以,就算是感恩,就算是报答。

他们也想将这野熊带回来给几个小幼崽。

巫师话落后,大家就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后,大河三人,在相互看了几眼后站了出来。

“我跟番木将公野熊引开,你跟星两人抓母野熊”嘉辉,一开口就将几人的工作分好,并没有将除他们三以外的任何一个兽人算进内。

兽人们一听,觉得嘉辉连算都不将他们算入,是怕他们不想去。

于是,嘉辉的伙伴先开口了。

——“嘉辉,我们家有五个兽人,可惜要留下一个保护雌性,还得留下一个帮我们狩猎,所以只能去三个,不过,我们想去,其他也加也肯定是有想去的····所以,这队伍得重新分”

兽人说着就看向几家,见,几家的兽人都点头才又加上最后一句。

而等他说完,番果的一个兽人抢着就道:“现在部落里的食物其实是已经够了的,所以就算从明天起都不在狩猎也是够吃的,可是还不知道巫师要怎么办,所以,我们也只能暂时这样分,不过以我家的储存,就是只留一个兽人在也没关系,反正我们的储存多,所以,可以就留一个兽人,而隔天要教的肉直接用我们的肉干交就行,而我们去一趟回来,要是快的话也不过是一个多月,这雪季开始一个多月,猎物还是不少的,到时候我们的食物要是少了,加把劲就行”

番果的一个兽人如此说着,其他几个都很是赞同的点头。

他们家的食物,已经超过了星给他们算的数量,而部落里每天还会分肉干,所以,他们家的食物是多出很多的。

所以,完全可以先用自家的食物去交,等回来时,在让星帮忙算一下,要是不够得多,就在努力,要是差不多够吃,加上部落分的,这一个雪季他们也还是能过得暖暖和和饱饱。

心里如是想着,兽人说出的话自然就很是中听。

而在坐的,每一家的储存都超过了星帮他们的计算,所以,他们就是只留下一个兽人保护雌性也是可以的。

所以,一个个兽人,看着星的眼神都带着坚定。

看着,这带着满满决心的兽人们,星,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

他···虽然不是有意要拉拢他们。

也从为对他们好过,他给以的从来都是大河,番木还是嘉辉三人,其他他不过都只是附带。

可是,当这些,不期待的附带超出期待后。

他还是多少有些感动。

如果,今天他的小幼崽们若是真的很难活下去,那么他倒是会领他的情。可惜,他的这些小家伙们,小是小了点,但是强壮得很。

所以,这野熊奶,就不是必须的。

只是,虽然野熊奶对他们来说不是必须的,但皮毛还有这胆,他都觊觎着,是非要得到不可的。可这些在他看来都很简单。

根本就不用跟大家一起去那么远的地方抓。

只要在家慢慢来就行。

毕竟。

在过两个月,第一拨刚成年还没有配偶的野熊就会出现。

星对抓野熊这事早就已经成竹在胸,可是巫师也好,大伙也好,并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所以,根本就不知道。

只是在星,看着各位兽人,却不做声时,又以为星是不想去。

于是,脾气比较直的大河自己冲星道:“你不去算了,我们自己去,到时候抓来了野熊也养在我们家,我会每天给你送些野熊奶的,至于熊胆,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猎到,如果能,一定会给你的小幼崽”

气鼓鼓的,大河说完,兽人们也跟着点头。

看着,这一个个,用着他怎么是这样的人的眼神看着自己,星眼里笑意闪动。

只是说出的话,让人对他是更加失望。

“这黑雾山,有多恐怕,大家都是知道的,一口水都没有,你们就不怕去了全部死在里头”

这冷冷的声音,好似还带着鄙夷的味道,听的兽人们,心头都是一股子火。

可是,又不得不说,星这话没错。

嘉辉,拧着眉定定的看着星,觉得星该不是这样的。

可今天他却一在出乎意料,这让人真的很失望。

突然,想到不久前星对兽人们说的话,嘉辉突然有种感觉,星又是在逗大家。

于是,闷着头他想了想,跟道:“星说的没错,这黑雾上,我们要是去了就很难回来,毕竟去时能带上足够的水,可是回来又要驮野熊又要驮水的,会超出我们的极限,很可能就会回不来”

一听嘉辉这么说,跟嘉辉对了个眼的星赞赏的瞅了嘉辉一眼。

而就凭这一眼,就肯定了星不过是在逗大家,嘉辉暗暗舒口气。虽然依旧不知道,星为何会用这样的事来玩笑,但只要知道星所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就够了。

这边,嘉辉已经知道这些并非星的真心话,可是大河他们还是不知道。

所以,在嘉辉这么说后又陷入了安静。

嘉辉已经明确的指出,这一去很可能就是死路,自己都可能回不来,野熊就跟可能带不回来。兽人虽然想给几个小幼崽抓野熊这也得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吧。

这都超出了生命范畴,要是还要去就教愚蠢。

于是,兽人们撇着嘴不在啃声,而大河跟番木也陷入了为难。

在很沉重又很压抑的气氛里,大河默默站了出来。

“我自己去,不用任何人陪,能抓回来是我运气好,抓不回来是我的命”

看着大河,番木突然一笑:“我们两一起”

啪一声,两人算手交握,从彼此眼里看见了坚定。

这大河,一心想要给小幼崽抓回野熊,是因为番果这段时间的闷闷不乐,他知道,而他则是因为番果跟自家阿母。所以,即便是知道自己很可能会送死,还是坚持着。

就是因为不想要自己的家人在担心下去。

话···说到这分上,番果在是担心几个小家伙,她也无法让自己眼睁睁看着大河还有番木去送死。

可是,她要是阻止,几个小东西可就真危险了。

要知道,他们虽然已经可以变身,但是变成人的小家伙们更是小得让人心碎。可要是让大河去,她也狠不下心来。

拉着大河,番果什么都不说就开始哭。

看着两人这就表演上了的生死离别。

钱思思戳戳星的大腿。

“老公,这黑雾山很危险”

听了这半天,钱思思就听出个黑雾山。

所以,就想知道这黑雾山到底有多危险,居然危险到兽人都不敢去。

事实上,想知道这黑雾山有多危险也是有目的的。

以她的经验而盐,有危险的地方通常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就像那个死湖一样,在兽人眼里,死湖不是也是不能靠近的吗?

结果呢?

她找到了沥青。

所以,这会,听着这黑雾山,她就莫名的感兴趣。

原本,还想知道大河会不会因为番果就妥协的星,在钱思思这么一问后转过头,就见钱思思那异常有神的眼眸里透着探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