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041 抢光这帮孬蛋咯/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莲见高兴地抱着妖娆转圈,欢喜之色在监视的屏幕上显示的一清二楚。

颜离浩打趣道:“爱慕者?”

“像!”寒熙回道。

红叶可不关心这些,好不容易能正大光明地监视叶娆,就等着她使出真功夫了,哪有空欣赏感情戏。

“这人是个高手。”寒熙刚才观察考生情况时有看过莲见的身手,以指弹石,能将人击倒绝非泛泛之辈。

“我管他是不是高手。离浩,你快去广播,考试中不许嬉戏!”

“咳咳,我嗓子不好。”之前公布考试内容的正是颜离浩,临时兴起之作,“再说了,人家感情交流,你管得着吗?”

“这就是浪费时间!”

寒熙看了看屏幕上方电子时钟,已经两小时了,的确不能浪费了。

“我记得你说过,叶娆有两个同伴?”屏幕里看到的可不止两个。

“这几个我没见过,应是新认识的,第二和第三关时她的两个同伴一个叫苏文,一个叫张凡。苏文我和你提过的。”

“就是改造机器狼的那个?”

红叶点头,“对。”

颜离浩目色明亮道:“这几个人是想打团队战吧,那两个同伴在哪?”

屏幕上所有考生的动静都有监控,通过屏幕想找到苏文和张凡不难。

“我看看!”寒熙搜索了一下,“离得远着呢,不太可能找到。”

“情况怎么样?”

“一个号码牌已经被抢走了。”

颜离浩啧了一声:“可惜了!”

寒熙道:“只剩下两个小时了,聪明的话就应该他们四个组团,抢24张号码牌,放弃张凡和苏文。”

“不会!”红叶眼神迥然,“她不会放弃张凡和苏文的。”

颜离浩同意寒熙的想法,想要赢,只能牺牲掉另外两个人,但红叶看上去很自信。

“为什么?”

“直觉!”

颜离浩却不信:“切,女人第六感什么的,那就是个运气问题。时间已经过半,离得又远,一个号码牌已经被抢走了,她找不找得到人还是问题。”

“我笃定她不会放弃。”红叶言辞凿凿,好似自己是叶娆肚子里的蛔虫。

蛔虫是绝对不可能的,她才认识人家几天,但没猜错。

妖娆的确没打算放弃张凡和苏文,但也清楚找不到人就是白搭,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说不急是骗人的,偏偏急也没用,只能继续靠某人那说不上到底是靠谱,还是不靠谱的占卜了。

可是某人呢,神色淡定,一点紧张的氛围都没有,像是出来郊游的,突然从道袍里掏出一块野餐垫,整齐地铺到地上,再抖一抖,抖落了一堆零食小嘴,又用手往道袍里使劲掏了掏,掏出两只包子,一罐饮料,接着又拿出纸巾擦了擦手,往脖子上围好餐巾。

妖娆回头正要她赶紧算一卦,见她这样,青筋暴突,“你在干什么?”

她吧唧一口咬住包子,眨了眨圆滚滚的眼珠子,含糊不清道:“到点了,吃午饭啊!”

妖娆的视线落在野餐垫上,好家伙,一堆东西,总算是知道她为什么要穿一件宽宽大大能塞下她两个人的道袍了,敢情就是藏东西用的,她以前看过一种中国古老的魔术,魔术师就穿着一件宽大的袍子,抖一抖,掀开衣摆就能掏出个装满水的鱼缸,里头还有一条鲜活的金鱼游来游去。她觉着就以小符这藏东西的本事,估摸着也能掏个鱼缸出来。

她不与她多言,拉起她就走,“找人要紧!”

“吃饭也要紧啊!”

“边走边吃!”

“对肠胃不好。”她伸长了手要去抓另外一只包子。

莲见看着她那馋样跟只小猪似的,愈发觉得这外头的女人不咋滴。

夜家的护卫恋慕宗主,可以说是眼界的问题,毕竟从小老对着同一个女人,又是个美人,生出点化学反应一点不稀奇,但从凤渊出来那么久了,女人也看了不少了,但怎么看怎么比还是自家宗主好,视线一溜,又溜回了妖娆身上,眼神缠绵似火。

阿元就是个二愣子,考试到现在,体力消耗不少,瞅着那包子吞咽了一口唾沫。

小符见着后,护紧了包子,拿眼瞪他。

他讪讪收回视线,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可惜裤袋里只有号码牌,半点吃食都没有,不由好奇她是怎么将东西藏在身上避过教官搜查的。

(作者表示这是个未解之谜。)

小符被妖娆逼着占卜,乌龟壳摇了几次都没占出一条有用的线索,她表示精力有限,每天占卦仅限五次,多了就占卜不出来了。

这占卦每日还有次数限制,妖娆也是头一次听说,但也不能逼人家,心里不由更燥了。

莲见知晓她是放不下苏文和张凡,但此时寻她们,与在海里捞针没区别。

妖娆其实心里很清楚,找人的前提实在太困难重重了,所幸她不是个有勇无谋的人,夜家的宗主也从来不会是个草包,思来想去,她终于有了主意。

“莲,你和阿元现在有几张号码牌?”

“不算自己的,有8张。”

妖娆数了数自己的,“我有9张。”

9张都是一路寻他们时从那些主动上门的人身上抢来的,一个都没落下。

“这么说我们四个里有两人已经抢满了。”总计17张,再来一张的话,第三个人也满了。

她凛了凛目色:“可我们有八个人!”

红叶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但莲见是,只肖一个眼神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你打算主动出击,见谁抢谁?”

她点头,“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以那两个丫头的能耐,估摸着号码牌已经被抢走了。”

“所以……”

莲见笑呵呵地等着她接下来的话,眼里的波光除了宠溺就是宠溺,这宠溺的境界不是一般高,就譬如她要杀人放火去,他就会在后头一路递刀递火把,更甚者都不用她出手,她指哪,他就烧哪,想杀谁,他就宰谁的那种宠溺。

妖娆弯嘴一笑,声色清明:“你说我们一路抢,会不会遇到个有她们号码牌的人!”

明明戴了面具,是张平凡无奇的脸蛋,却仍是艳得氤氲透骨,流泻出如水迤逦的动人心魄,还有浑然天成的霸气。

莲见一颗心砰砰乱跳,黑眸绽出光彩,身体一颤,跟打了鸡血似的二话不说,立刻打头阵。

“就照你说的办!抢光这帮孬蛋!”

一旁吞包子吞得噎住正猛捶小胸脯的小符瞅着莲见的雄心壮志,就一句话想说——哎,别人的桃花。

然后……继续吃她的包子。

**

“他们这是想抢所有人的号码牌吗?太有勇无谋了!”

屏幕里,一片杀伐之色,尸横遍野……哦,不,倒在地上的人只是晕过去了,不过隔着屏幕看还是很尸横遍野的,四人团队一路前进,看到谁就抢,也不关心对方多少人,只要是个能喘气的人就抢。

寒熙和红叶看得直瞪眼,嘴角都开始抽抽了。

因为有勇无谋这个词似乎用错了,应该用雁过拔毛,兽走留皮。

颜离浩也有抽嘴角,但和两人不一样,是笑得抽嘴角,起先他看得是惊心动魄,可人倒下后,那小道姑做收尾工作,狂撕别人的号码牌,撕得估计手软了,一边甩手,一边撕,顺便还要搜身,看人家身上藏着号码牌没有,她倒是毫无男女之分的忧虑,倒一个就生扑上去,连男人的裤裆也没放过,还很吃豆腐地摸了几个皮相好看男人的胸,摸得直流口水,末了,掏出一张符,点了自己的唾沫,贴到人家额头上。

他好奇之下,拉近了焦距,那些符上写着:男宠到碗里来符。这是给好看男人的。遇到不好看,她也贴符,符上写着:回娘胎重造符。

“哈哈哈哈……”他捶桌大笑。

红叶一直盯着妖娆,不关心其他的,所以不明白他在笑什么,对他是一脸鄙视,更气怒地抖了抖身体,指着屏幕里的莲见:“这丫是几个意思,雄心荷尔蒙爆发吗,都不给叶娆出手的机会。”

屏幕里,莲见打头阵,虎虎生威,英勇无敌,遇一个k一个,毫不手软,妖娆成了个摆设,刚想上手捞一个k一下,就被他放倒了,揍完人就挤到她身边说悄悄话,说得眉飞色舞,活像一只求偶中的雄孔雀,就差开道彩屏了。

红叶伸手贴近屏幕,对着莲见做了个捏爆的动作,咬牙怒吼:“我要宰了他!”

“冷静,冷静!”寒熙忙不迭安抚,唯恐她抄起冲锋枪对着屏幕扫射。

“你们在干什么!?”

三人动静太大吵到了在休息室的夜辰,坐着轮椅就出来了,陌如玉屁颠屁颠地跟在后头。

除了寒熙,另两人都像疯子,一个乐不可支,笑得直掉眼泪,一个怒不可泄,眼珠子都已喷火。寒熙也是无奈,指了指屏幕,“出了个bug!”

陌如玉不信:“考题都是夜辰出的,怎么会有有问题?”

“你自己过来看,我很难跟你解释。”

陌如玉走到屏幕边,抬眼一看,吓到了,“这……”

他瞪着眼,看着莲见跟劈豆腐似的将人一个个击倒,后头藏起来的阿元和小符见人倒后就冲了出来,对着地上东倒西歪的人搜身,撕号码牌,撕得不亦乐乎,就像土匪。

妖娆无事可干,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仰头望天。

莲见欢脱跑到她面前,指了指额头,求擦汗。

哪有汗,就这些弱鸡,都算不得热身。

陌如玉对她印象很深刻,脱口道:“叶娆?”

“对,就是她。”

夜辰素来冷情,面上对任何事情都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不像陌如玉喜欢热闹,哪有热闹就往哪里凑,四人挡在屏幕前,他也看不到什么,不过听到叶娆这个名字却是怔了怔。

这名字有些熟悉……他皱了皱眉,而后想起了她是谁,之前赞过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但遇到妖娆后,他就将她抛到脑后了,长得是何模样都记不清了。

如今想起也并不关心,倒是发现两人的名字都有一个娆字。

忽地,他冷冰冰的眸中绽开一抹光华,好似一潭静谧的湖水被投入了一颗石子,微波涟漪圈圈,刹那间溢彩流波,温暖了起来。

妖娆……

他低头看向握在手里手机,早前打过电话,关机状态,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好不容易温暖的眼顿时又阴霾了。

陌如玉看得眼都瞪直了,回头对夜辰招手,“快过来看,真出bug了!”

“到底怎么了?”

“你自己看啊!”

陌如玉让了位置,夜辰操控轮椅插了进来,抬眼看向屏幕,神色顿时肃然。

“他们抢了几张了?”

寒熙回道:“差不多23个人了”

“就四个人?”

“不,真正动手的只一个,就是这个……”寒熙用食指的关节敲了敲屏幕里的莲见。

夜辰对这人起了好奇心,“什么来路?”

“平民,名字叫……”寒熙翻了翻档案,“叶莲,莲花的莲。”

“一个大男人取这个名?”陌如玉觉得有点娘,不过看身手是一点也不娘。

“这么巧,也姓叶?”红叶还在义愤填膺,突然就被他的姓氏给吸引了。

因为叶娆也姓叶!

莫非是同宗!?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她激动了。

夜辰注视着屏幕,若有所思,冷不丁瞧见了坐在石头上仰首望天的妖娆。

妖娆望着天空直叹气,揍人的活都被莲见包揽了,她很无聊,不过仰着脖子看天也挺累人的。

监视镜头下,她侧着脸孔,模样平平无奇,也看不到全貌,不过脖子特别好看,皮肤很白,光线照着,像是透明的,似乎碰一碰就会破,漆黑的头发柔柔的散了几丝在耳垂边,更显得那一截皮肤白腻,像糖渍的水藕,水润而甜美。

夜辰忽觉着嘴唇有些发干,想一口咬上去。

他突然一颤,心虚的别开视线,顿时不敢再看了,操控轮椅转过身子背对着屏幕,镇定后才道:“阿熙,留意这个叫叶莲的人。”

红叶急忙道:“还有叶娆……”

“我没看出她有什么特别的!”

“怎么没有,我……”

夜辰恢复了幽暗的眼神,如一潭清泉般毫无波澜,打断了她的话。

“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说完,他操控轮椅离开了。

红叶气得直跳脚。屏幕里,小符从倒地的人身上搜到了两张号码牌,看了看数字,“78,100……”

妖娆一颤,忙跑了过去,眼神兴奋了,“78是小凡的号码!”

------题外话------

抚摸夜辰, 隔着屏幕看到老婆脖子都会发情的孩子,是多么可爱,今天依旧没有小剧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