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046 应验的血光之灾/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文以为自己看错了,对着分组表看了又看,连赢四场,她正兴奋着,所以对上庄流裳毫不怯场,反倒更激起了斗志。

终于可以报仇了!

比赛场地从第五战开始做了变更,大场地变成了小场地,起初的大场地,擂台摆了100个,是拳击台,围有弹力的绳索,可防止人员掉下擂台,场地非常开阔,没有阻隔,没轮到上场的考生可自由选择擂台观战。

现在的场地只有10个擂台,擂台为圆形,周围没有弹力绳索。

四战结束时刚好12点,第五战会从下午两点开始,中间的两小时是休息时间,考生可自由活动,擂台场地边有临时搭建的食堂,可在那里用午饭。

第六关的擂台赛虽是胜率制,但连输四场就会被淘汰。

场地中央的有两个巨大的虚拟屏幕,一个显示擂台分组表,一个显示胜率排名,截止目前四场皆胜的人有108人,排名不分顺序。

周边还设置了可供休息、洗澡、饮水的房间,考生可根据胜率排名优先使用。

妖娆的小团队八人都是四场皆胜,干脆包了一间,除自己团队外其他人不能使用,房间里有能看到排名表的虚拟屏幕,从第五战开始擂台赛的赛况可通过房间里的屏幕观看,可自由选择,非常人性化。

吃完饭后,妖娆等人回了休息室,张凡发现庄流裳的胜率也是百分百,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小文,别掉以轻心,她也是四场皆胜。”

“怕什么,自古邪不胜正,我一定能赢的!”她捏着小拳头,脑补着将庄流裳打得满地找牙的画面。

离第五战开赛还有一个小时,因为只有10个擂台,比赛就分了先后,张凡是第二场,妖娆、苏文、莲见是第三场,农村兄弟正好一起,是第四场。如果前一场比赛结束比较快,后头场次会提前,休息室的广播会提前叫人,逾期两分钟不上台会被判定弃权。

苏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鸡血正旺啊!

小符从食堂顺了不少小零食回来,按她的说法是看比赛怎能没有零食吃,这就跟吃炸鸡没有啤酒,看电影没有爆米花一样,会少很多乐趣的。

听两人一直在提庄流裳,她很好奇,问道:“这个庄流裳是什么人啊,值得你们那么关注?很厉害?”

苏文对着休息室里的拳击沙包嘿嘿哈哈地乱打了一通,喘着气道:“屁个厉害,上次要不是她使诈,我早k她一顿了。”

“有仇?”

“大仇!”

小符更好奇了,赶紧搬了张凳子坐到苏文身边,岔开双脚坐好后手肘横在靠背上,道:“说说……什么仇什么恨?”

“不想说!想起那女人的脸,我就有气。”她将沙包当成了庄流裳狠狠揍了一拳上去。

“说给我听嘛,我替你报仇。”

“算了吧,你能报什么仇,顶多撒点符纸。还是我自己来,待会儿上场一定打得她满地找牙。哼哼!”

小符看向张凡:“到底什么事啊,说啊,别吊我胃口。”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第二关我们差点被她害得失去考试资格。”

“这么惨!”

“嗯,还好高人师父救了我们。”

小符转了转眼珠子,觉得没道理啊,有小娆大大在,怎么可能遇到这种事。

“那……”她想问妖娆当时在干什么,但被妖娆打断了。

“这种陈年烂谷子的事提到它干作什么,不许提。”这事好不容易瞒混过去的,问多了有恐张凡和苏文怀疑,“小文,看好你哦。加油。”

“哈哈,有高人师父教的拳法,我一定能赢。”

妖娆对她比了个赞,又瞪了一眼小符,示意她别多嘴。

小符摸了摸鼻子,继续吃她的小零嘴去了。

妖娆随即出了休息室,确定无人跟踪后,弯弯绕绕地去了一处僻静之地,莲见和九歌已在那等着。

“庄流裳查过了?”

九歌点头:“查过了,四场都是靠自己赢的,没有人帮忙!”

“不科学啊。难道第二关时她故意隐藏实力?那也不对,她的腿受伤了,照理说不可能好的那么快。”

从发现庄流裳四场皆赢时,她心里就起了一丝怀疑,她看人一向很准,断不可能判断错误,庄流裳在第二关的表现和苏文的档次差不多。

九歌道:“第三战的时候属下去看过她的比赛,出手很利落,看着不是寻常人,至于腿没有受伤的迹象。”

听闻,妖娆心里直打鼓,这要说是装的,那也装得太像了,而且有装的必要吗?

“宗主,您放心,属下一定会保护好苏文。”

前四场比赛,他都暗暗使了与第一关同样的招数,帮着苏文一路赢了下来,庄流裳就是有滔天的本事,在他跟前也是班门弄斧。

相比之下,张凡在莲见的教导下,进步神速,有三场都是自己赢的,输的那场也是因为最后有些体力不支,关键时刻莲见暗中出了手。

孺子可教啊!妖娆知道后很是欣慰。

不过,亏得赛场够大,人够多,九歌和莲见能混在其中不被发现。

农村三兄弟中,阿元和阿青自己赢了两场,剩下两场是莲见帮忙的,阿山的表现最好,虽然人有些傻,武功底子是真的不错,四场考都是靠自己能力赢的。

陈小符的运气在比赛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一个弃权,一个被她绊倒摔出了擂台昏了,后两场九歌帮了个小忙。

大家赢得都很顺利,真因为此,妖娆更不想掉以轻心。

她看向莲见:“阮红叶这丫头一直盯着我,我不太方便出手,但她没盯着你,你上场后尽快解决对手,下了比赛就去小文的擂台,有你和九歌,我才好放心。”

莲见一口答应,又道:“那个叫阮红叶的丫头,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了?”

“不用。她现在拿我没法,顶多就是时时盯着我。你若出手了反而坏事。那就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提起阮红叶这个跟踪狂,她也是略略有些头疼。

擂台赛开始后,只要是她比赛的场次,阮红叶也必定观摩,两只眼睛就像x光机,眨都不眨一下。

如果不是四周都布满了监控,她真想打晕这个丫头,前四场比赛她都故意打得很吃力,一分钟能解决的事,拖了十分钟。这做戏也挺累的,害她午饭都失了胃口。

不过,看着阮红叶吃瘪的模样也是一个乐趣。

**

擂台场地的控制中心里,红叶的吃瘪脸色已到达了难以言喻的地步,像是便秘了几十年的人蹲在马桶上使劲那般。

“她一定是装的!”她憋屈地大叫。

寒熙顺着她的话接着道:“嗯,装了四场也不容易!”

“你少敷衍我!让你拍的视频你拍了吗?”

“拍了,绝对高清,你就是一帧一帧地看都没问题。”

“拿过来,我现在就要看。”

“第五战就要开始了,你不准备去现场观摩了?”

“她明摆就是装的,能装四场就能装到最后,现场看也是白搭。还不如研究视频,我就不相信我抓不到她的尾巴。”

寒熙无奈地扶扶额头,“你真是入魔了!”

一根筋到底,不会转弯。

“我这就拷贝给你,但你答应我,看前把饭吃了,你这一上午连水都没喝过一口。”

“你真啰嗦!”

寒熙走到监控台下载了妖娆比赛的所有录像,交给红叶后,看了一眼休息室,那里似有一团乌云笼罩,暗沉得骇人,他对着颜离浩小声道:“夜辰还在里头?”

颜离浩嘘了一声,“别问了,他现在就是颗地雷,眼神都不能接触。我听说……”他凑到寒熙的耳边嘀咕:“是听阿陌说的,他被女人甩了!”

寒熙一脸惊愣,“甩……甩了?”

“对,好几天没联系上对方了,对方一直关机,24小时的关机。陈管家还说这几天他晚上砸镜子,早上砸手机,疯魔得厉害,阿陌现在见到他就躲。”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就是不在意,红叶的耳朵也不由自主地凑过来了。

“有没有打听到那个女人是谁?”

颜离浩摇了摇头,“不知道!”

“陈管家不是见过吗,你们就没问问?”

“那要他肯说啊,连阿陌这个当家主人都撬不开他的嘴,我们能问出什么?”

“船上有监控,调出来看。”她最近盯梢盯得入魔了,动不动就监控,“还有,手机不是可以查定位吗?”

寒熙道:“都分手了,有什么好查的,真想查,夜辰早查了。你少出馊主意。”

“呵呵,那歇菜了,我们夜辰被人睡完就嫌弃了,哈哈哈……该,他那副死样子,谁喜欢谁倒霉!”

“没人当你是哑巴。小心祸从口出。”寒熙架住她的肩膀调转了个方向,“去,看你的视频去。”

她不服道:“说两句怎么了?”

“怕到时候我要给你收尸。”

“去你的,什么收尸!好奇问两句嘛,不过我很佩服那女人哦,连夜辰的面子都不给,胆是有多肥啊!”

他戳戳她的脑袋,“还说!”

她撅了撅嘴:“切!”

“走了!”

“哎,你别推啊,我自己会走!”

两人路过休息室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往里瞅了瞅,这一瞅汗毛都竖了起来,夜辰坐在轮椅上,面若阎王,凶狠异常,一直盯着手里的手机,手握得死紧,手背青筋都浮起了,隐隐能听到手机发出的吱吱哀叫声。

话说,这是第几支手机了!?

别问,有钱,那都不是事。

**

另一处考生休息室里,庄流裳正与人手机通话,当然此人并非真的庄流裳,是顾卿晚找来的雇佣兵,算是个杀手,一身黑色劲装,衬得面色分外无情。

“你这场的对手是苏文?”电话里的声音才是真正的庄流裳。

“是!”

“哈哈,还真是冤家路窄,那你该知道怎么做了?”

“嗯!”

“那我等着看好戏!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从手机里流泻而出。

挂了电话后,休息室的广播响起了第三场比赛考生的名字。

妖娆、苏文、莲见都是第三场,走出休息室时,苏文走在最前头,走得虎虎生威,到了所属的擂台,灵巧地翻了上去,拳头与拳头碰撞着,兴奋地等着庄流裳上台,相信她肯定会很吃惊。

第一场比赛的时候她看过,这擂台虽然没有弹性绳索围绕,但考生上场后会自动升起光波屏障,除非一方认输,不然屏障不会消失,想投机取巧跳下擂台躲避招数是行不通的。

之所以会改成这个方案,是因为前四场有人钻了空子,为了躲避杀招绕着擂台跑了好几圈,拖延时间。

很好,真合她意。

九歌已暗伏在观看擂台赛的人群中,做好了帮忙的准备。

光波屏障虽然形似玻璃,但并不密封,有微小的空隙,以他的准头,弹一滴水进去毫无问题。

过了一会儿,‘庄流裳’上场了。

一上台,苏文就指着她的鼻子喝道:“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女人,没想到是我吧。”

‘庄流裳’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仿佛没听到她的话。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

她依旧没有表情,眼神凛冽。

苏文被她的眼神骇到了,这样的眼神好似杀过许多人,没有一丝属于人的温度。

眼前的女人模样像庄流裳,可气质一点都不像。

哔!

比赛的哨声响了,光波屏障升起,将两人围在了擂台中。

苏文由于前几场胜的很顺利,自信有些爆棚,尽管心里有疑窦也很快抛在了脑后,只想狠狠揍她一顿,以报第二关的欺骗之仇。

她先发制人,用的是莲见教的拳法。

在‘庄流裳’的眼里,她这些招数就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稍微倾斜了下身子就躲过去了。

她是一流的杀手,出招简洁,丝毫没有多余的招式,且速度极快,前四场她只使出了七成实力,因为一个好的杀手是不会过早暴露真正实力的。

她身形一晃,已到了苏文背后,并且趁着她收势不及,捉住她的马尾辫,逼迫她仰起头,接着曲起膝盖,撞向她的下颚。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每一个动作都控制得十分精准。

九歌一骇,立刻弹出水滴,但万万没想到,‘庄流裳’竟躲过了,视线立刻扫向他。

知道有人在帮苏文后,她眼神一凛,抬腿又给了苏文一脚。

苏文先被下颚的撞击弄得眼前一阵黑,现在又是猛烈的一脚,当场摔飞了出去,狠狠撞到了屏障上。

她捂着下巴,刚仰起头,一股拳风袭来,直击面部。

“哇!”她再次倒地,毫无还手之力,鼻血喷涌而出,牙齿也掉了两颗。

九歌再次出手时,‘庄流裳’迅速抬脚袭向苏文的膝盖。

“要怪就怪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休息室里,上完厕所的小符从盥洗室出来,正要去屏幕那观看比赛,突然脚下踩到个东西,移开脚尖一看。

“这不是我给小文丫头的锦囊吗?”

她捡了起来,顿时脸一青。

擂台上,撕心裂肺的哀嚎,伴随腿骨的断裂的声音响起。

站立在那的‘庄流裳’冷漠的眼中只有血红的光芒,九歌射出的水滴被她巧妙躲过,她完好无损。

但,苏文的膝盖碎了。

血光之灾应验了。

------题外话------

7月4日本书就上架了,感谢亲们的支持,首订活动我还没想好,到时想好了,会发布公告的。

关于本书的男主,肯定是夜辰了,但至于谁是大房,请亲们自由pk。

军校考试篇即将结束,嗯……偷鸡摸狗,情敌一堆的恋爱即将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