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051 水性杨花的女人/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场抵死缠绵。

尽管夜辰渴望着能与她进行那种不可描述的事,但大抵还是尊重了她,也就嘴里的话不是很干净,大概是郁闷了,他便趴在她身上不肯起来了。

妖娆权当他是棉被了,好过被他看光,不过全身上下光溜溜的,总觉得没安全感,便下意识地往他身上贴,好用他的身体盖着自己。

到了半夜,两人身体里的酒精都散去了一些,夜辰也就不怎么魔狂了,替她松了绑。

不过,她光着,他也光着,又贴得那么紧,房间内的气温不由升高了好几度,她突然觉得有点口渴,嗓子干得发痒,但他一动不动地趴在她身上,她怕一开口又会惹得他欺负她。

她艰难地舔了舔唇,侧过头看着茶几上的冰桶,里头的冰都化了,她眼露渴望,吧唧了一下嘴。

夜辰有了动静:“渴了?”

既然他问了,她也不忍了,“嗯。”

“我让人送茶过来……”他伸手去摸服务铃。

能有茶喝自然好,但她没忘记两人都没穿衣服,这么交叠在一起,女佣们进来了会怎么想,赶紧推了推他。

“穿衣服……”

他低头看着她,她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脖颈以下的皮肤也像是被染上了一层玫瑰色,视线一黏上就挪不开了。

“你看什么!?”

看了一晚上了,还看不够吗?

他细细地抚上她背部的细腻皮肤,那里骨肉柔软,一摸下去就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骨架有多纤细。

“我们到床上去。”

下一秒,她就被抱了起来,准确的说,是扛,脸朝下的那种扛,小腹磕着他结实的肩膀,她被轻抛到床上,他扯过一床薄被盖住她,然后转身挥手卸下两边的纱幔,回头时便见她直往被窝里缩,脑袋都看不见了。

“躲什么?”

“你没穿衣服!”

他身上的白色浴袍早掉在沙发那了,扛她的时候也没穿,此刻就是活肉版的大卫雕像(米开朗基罗的作品)。

他哼笑,又压了过去,“又不是没看过。”

“我,我,我,我……”她结巴了,涨红了一张脸,胸口梗了半天,还在那我我我……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摇了摇头,又赶忙点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深更半夜的不找点事情做怎么行?

“你等着。”

他叫了值夜的女佣,要她们送夜宵和茶点过来,挂了电话后,钻进了床,往她身边挤去。

“分点被子给我,你才多大一点,用得着盖这么多吗?”

“你让人再拿一条。”

“我就喜欢你这条。”

两人在床上扯起了被子,她碍于没穿衣服,动作幅度不敢太大,被他抢到了机会,占据了被子,手一捞,将她捞进怀里躺着。

她不敢动了,脸贴在他胸膛上,身体僵硬。

值夜的女佣送了夜宵和茶点过来,推到床边后就出去了。

夜辰伸手将小餐桌放到床上,妖娆渴得厉害,抓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夜宵比较清淡,是滑蛋牛肉粥和几个开胃小菜,她没什么兴趣,还是甜点吸引她。

吃过甜点后,她打了个哈欠。

“困了?”

的确是有点困了,但要是说了,这家伙肯定会要她睡在这,漫漫长夜,时间一大把,万一他又像刚才那般骚动怎么办?

她赶紧摇头,“不困。”

他狭长的眼睛顿时冒出绿光:“那敢情好。”

他霍的将她拉了过来,身体压上去,平密的贴紧了压住她,手探进薄被里,抚着她娇嫩的肌肤,这实在是令他爱不释手,尤其她那盈盈一握的腰肢,脆弱的好像可以折断,又结实好似暗藏着无穷的力量,怎么抚,怎么舒服,抚了一会儿,便往上抚去了。

她一惊,随即拍开他的手,将被子裹住了自己,“*熏心!我要回去了。”

“这么晚了,你还回去干什么,在这里睡。”

她瞪他:“睡得着才怪。”

有他这个*熏心的男人在,她这一晚上肯定不会安生。

他闷闷道:“那你就不该来。”

“那我回去好了。”

她作势就要下床,被他又拖了回来。

“你就不能对我说几句好话?”

“说了你听吗?”就刚才那副德行,吓都吓死人了,“我来就是想谢谢你取消了擂台赛,让我的朋友没被淘汰。”

“就这个?”

她点头,“嗯。”

“没良心!”

“你可真有意思,谢谢你还说没良心,那怎么才叫有良心?”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就又给了他欺负她的理由。

虽说他身体不好,但也只是略微单薄了些,肌肉还是很结实的,力气也够大,压得她毫无反抗力。

“你又要做什么?”

“把刚才没做完的做完。”

她赶紧躲开,扯着被单往床沿滚,侧头时露出半透明又白嫩的侧颊和耳垂,他看得眼睛都发直了,嘴突然就凑了过去,一下咬住,她顿时一声呼痛,想推他,却被他牢牢扣在床上。

妖娆自以为心态很强韧,但遇到这种事也只有投降的份,她又慌又气,扒住他一块皮肉,狠狠咬了上去,谁知起了反效果,更激发了他的狂性。

她又伸出一条光滑的小腿,用力踹过去,正中他的胸膛,冷不防被他擒住,反被他扣住了脚踝,再次重重压上她的身子,粗气不断地吻舔着。

她无计可施下又想咬他了,忽觉有什么东西顶到了她,立刻一个激灵,吓的魂飞魄散,用尽力气推开他,手脚并用地爬下了床。

他幽深的俊目立流波溢彩,视线灼热地几乎烫熟了她。

“过来,别让我说第二遍!”

她傻了才会过去,偏偏自己喝不得酒,刚才那一口,到现在都还在脑子里糊着。

她恼羞成怒地瞪着他,恨不得能吃他两口肉解解气,但他视线里热度高的吓人,她只能恨恨将脸转开,在肚里大骂他是色胚。

“还不过来!”

“不要,我……我回去了。”

“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回去。”

她提了提不断下滑的被子,瞄了一眼沙发,那有她的衣服,但都被撕烂了。

他低沉着嗓音谑笑:“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话说出来,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

她自然也不会信,咳了一声,“我有件事要问你。”

“嗯?”

“庄流裳,就是那个雇佣兵杀手……”这是她好不容易扯出来的话题。

他眼一亮,“吃醋了?”

“谁吃醋了!”她粉颊烧火似的嚷道:“你不说算了,我回去了。”

夜辰阴着脸道:“现在回去,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再问?打算白天的时候再问一次?”

她愣了愣,白天问和现在问有什么区别吗?

说到这个问题,她还真想弄弄清楚。

“我早就想问了,为什么白天要叫你辰,晚上要叫你夜?七点又是个什么梗?”

他下巴顿时抽搐了一下,眼神也暗了,过了一会儿才道:“想知道?”

她点头。

他勾了勾手,“过来……”

她喝道:“站着也能说。”

他脸色更阴沉了,灰眸一闪就将她拽到了床上,他不是白天的那个‘他’,脾气向来狂躁,根本不会迁就她,在他这里只能按照他的规矩来,他像叠罗汉一般压着她。

她愤恨之余,拿拳头想狠捶了他两下,不料被他抓住了手。

她秀目横瞪道:“你到底说不说!?”

“我怕你听了会吓到!”

这个秘密,他从来没告诉过别人,即便是身边那群死党也只是以为他有双重人格。

她呵呵笑道:“从小到大我就没怕过什么?你敢说,我就敢听。”

他还是有点犹豫,但如果不告诉,瞒着她,等她自己发现或许会更糟。

“你快说啊!”

于是,他做出了决定,开口前先死死搂着她,“不管待会儿我说了什么,你都不许离开我。”

“好!”她一口答应。

“我……”他张了张嘴,后头的话音又没了。

她皱着眉头,等着他继续。

他再次大力地拥紧她,“现在你看到的这具身体,里头住着两个人。”他尽可能用通俗易懂的方法告诉她。

“啊?”但她还是没明白。

“早上的辰不是我,而我也不是他。”

她一副鸭子听雷状,瞠目看着他。

他又继续道:“这是我三岁的时候发现的,不,应该是我和他一起发现的。”

“不,不,这不对……”她有点糊涂,推开他后掰着自己的手指,“早上一个你,晚上一个你,这只能说明你的人格有两个,怎么叫两个人呢?这是精神分裂出来的第二重人格罢了。”

她早就怀疑他有双重人格了,没想到真有,但他自己似乎有了什么误解。

人格这种东西,通常是为了保护主人格衍生出来的,是解离症的一种,很多有多重人格的人,主人格相对存在感比较低,衍生出来的人格通常是他渴望想成为的人,又或是假想出来的保护者。

神奇的是,这些人格各有各自的年龄层,各自的性别,各自的价值观。每一种人格都是完整的,有自己的记忆、行为、偏好,可以独立地与他人相处。这些人格里,有一些知道其他人格的存在,但有一些则完全不知道,各行其事。

因着不同人格之间的变换过程通常是突然且戏剧化的,因此有多重人格的人常被误以为是装的,比如想逃避法律制裁时,有些罪犯就会用这一招。

妖娆的观点是,多重人格不是一种酷拽炫的东西,是病,得治。

不过遗憾的是,多重人格是一种一辈子的病,很难根治。

她看向夜辰,不过这家伙的两个人格存在感都很强啊,和她看到过的案例有很大的不同。

“很多人都是你这种想法,但事实是我很确定我们是两个人。”

“这是你的幻觉!”

“妖娆,你觉得多重人格的人会每天准时变换人格吗?”

“哎?”这个似乎是没有的,人格的出现通常都没有时间性,不是因为刺激出现,就是主人格消极致使。

他笑了笑,指指自己:“我可以,七点就是我们交换的时间。更精确的讲,我们各自拥有一天里的12小时,早上7点到晚上7点,是他的时间,而我是晚上七点到早上七点。我有个别称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不眠智将,智将两个字是老一辈的人送我的称赞,你可以忽略,但是不眠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眨眨眼:“不睡觉?”

他俯首往她额头亲了一口,“对,24小时,我的眼睛都可以不用闭上,从小到大我就没睡过觉。”

“婴儿时期也是?”

他想了想,“这我就不记得了,但从我记事开始就没睡过觉。不过为了不让人觉得我是个怪物,偶尔会闭上眼睛装睡。不眠这个称呼,不过是有一次为了对付联盟,我七天七夜没睡惊到他们罢了。”

七天七夜不睡觉,在别人看来其实已经是怪物了,但这个怪物是褒义,不是贬义,大体就是赞美他精神力够强,也够敬业。

“不累?”

他点头,“不累!”

“你找人看过没有?”她觉得这或许就是他为什么身体不好的原因。

他苦笑:“妖娆,我不是失眠。失眠才需要治,而我是天生不需要睡眠,因为身体里的两个人,一个‘早班’,一个‘晚班’,不当班的时候已经休息过了,只不过休息归休息,交班的时候,彼此做了什么,仍是清楚的。”

妖娆顿觉长知识了,又感叹于世界的无奇不有。

“照你的意思,岂不是你身体有两个灵魂在……”

“这个比喻好,的确。一个人,两个灵魂!”

妖娆惊得长大了嘴,真拼命地用脑子消化中。

“那……那你们能交谈?”

他一脸嫌弃:“偶尔。”

偶尔的意思是以前几乎没有,最近特别多,都是因为她。

“能同时出现吗?”

他顿了顿,没说下去。

妖娆催促道:“说啊。”

“咳咳……极度兴奋的时候可能会……”

极度兴奋?

她歪了歪脑袋,怎么个兴奋法?眼神瞅向他,希望他能举个例子。

她这模样太可爱了,他顿时下腹发热,不由地去寻她娇软嘴唇来亲吻。

“你干什么?”

他眉眼生春,急切地推到她:“兴奋有很多种,如果你要我演示,我就只能就地取材了,现在能让我兴奋起来的只有要你这件事。”

她一开始有点愣,过了几秒回味过来了,粉颊立刻火烧,吓得赶紧挪动屁股离开他,一时着急,没看后面,差点跌下去,好在他眼明手快,将她捞了回来。

随即,他将她牢牢扣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只觉得触觉温软滑腻,忍不住又是一阵揉捏磨蹭。

妖娆怕死他的兴奋了,拼命地躲。

“你……你……住手,这个问题我知道了,我们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庄流裳的问题你没说。”她用手盖住了他的嘴,拼命往他那边推。

他挑逗的地舔吻着她的掌心,不高兴道:“一定要现在问?”

“她伤了我的朋友,我当然要问,你明明知道这件事却不说。总要给我个理由吧。”

“那是他干的,不是我!”

“你这分明是踢皮球!既然你们两人彼此都知道做了什么,辰不告诉我,你也可以告诉我啊,所以这件事上你们两人是同罪。”

说到‘两人’这个字眼时,她突然怔了怔,猛地看向夜辰,脸色白了白。

“怎么了?”

想伸手抚触她时,被她用力挥开,因为她惊恐地发现了一件事。

“妖娆?”

“你……你们是两个人,那你们都对我做……做这种事……”她终于发现问题最关键的地方了。

“嗯,我喜欢你,他也一样。但肯定是我更喜欢你。”最后一句他特别强调。

她颤了颤,脸色更白了。

夜辰察觉到了她的异状,顿时墨黑了眼色,他最担心的就是她会因此讨厌他,会认为他是个不正常的人,亦或是个怪物,就算她能坦然的接受,可是他和另一个他,两个人都喜欢她,却不得不共用同一具身体,这就代表不管她喜欢上哪一个,另一个都甩脱不掉。

买一送一……还不能退货!

空气顿时静默了下来。

妖娆的脸色变了又变,青白交错,但她压根就没去想买一个送一的问题,而是想到了小符的预言。

一株桃花,两个命格,前世情缘……

还有……四子……二女。

她霍的红了脸……

3p……3p应验了!

她像只蚱蜢一样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眼神慌乱,脑子也糊了。

“妖娆,我们……”

一听到夜辰的声音,她就乱颤,脑子一慌,武力值就恢复了,直接劈晕他,然后打开衣柜,找到他上次买的衣服,胡乱挑了一套穿上,火烧屁股似的逃了。

她才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题外话------

四子二女,我之前改过的。嗯……6个,不多。

我努力来个二更,但不一定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