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052 我两个都不会选/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军校这座庙,她就是变成蚂蚁,夜辰都能找到她。

“考生编号28889号,叶娆,请至司令塔,有事商谈。重复一遍,考生编号28889号,叶娆,请至司令塔,有事商谈,请速至,请速至。”

校内广播无限循环播放,连厕所都能听到,每五分钟重复一遍。

妖娆的眉骨直抽抽,用脚趾头想她都知道是夜辰干的,当没听见,但两个小时了,广播一直持续,好多人都在问询叶娆是谁。

她要是再不去,全校的人都要认识她了。

“啊!”她扒了一下头发。

人家的底盘,人家做主,她逃了今天也逃不了明天,只能梗着脖子去了。

“司令塔的人找你做什么?”莲见问。

“我怎么知道!”

今天一早,酒店的虚拟屏幕就给所有人发了录取通知书,用手机扫一下上头的二维码就能登记入校,军校的学费是全免的,而后10点到军校教务处领取学生证,校服,电子书籍,还有全套学习用品。

张凡还在医院陪着苏文,没办法来,她便代领了,现在正排队等教务处的教官分配寝室,听说还要分班,这拉拉杂杂一堆事情,逼得她直犯困,还得强打精神的排着队伍。

“会不会是那个庄流裳的事?”

“不会!”

“这么确定?”

“擂台结束的时候她就晕了过去,教官在身体检查表上是敲过章的,之后出了事与我何干?就算猜到是我干的,他们拿得出证据吗?”

莲见颔首,“对,怪不到你头上。”

她已经聪明地撇清了所有干系,将怀疑率降到了最低。

“我看队伍还要排很久,你帮我排着,我去去就回来。小符你记得帮小文小凡拿寝室钥匙。”

小符嘴里塞着棒棒糖,比了个ok。

“你小心点……”莲见不放心地説道。

“安啊!没事的!”

她随即离开了队伍,去了司令塔。

司令塔是学习培训区域的最高指挥中心,类似一般学校老师们的办公室,25层楼高,但因为是军校,他的架构更像是大型企业,设了前台。

她走到前台,敲了敲桌面,“我是叶娆。”

三个前台小姐听闻,都抬起了眼皮子,视线上下扫她。

她皱了皱眉:“我脸上有东西?”

“不,不是……”前台小姐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给了她一张通行证,指了南边的一个方向道:“直走到尽头有电梯可以直达25层。”

“谢了!”

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前台小姐们的窃窃私语。

“她就是叶娆,长得很普通啊。”

“是啊,我还以为是大美女呢。”

“嘘,尉迟少爷点名要见的人,我们最好不要多话。”

“不知道为什么要见她?”

“谁知道呢,要是个美人,说不定看上了,但她这样……大概是犯了什么错了吧?”

妖娆听到这些,眉骨又忍不住抽了抽,胸口卡出了一股闷气,正猛烈地翻搅着。

她进了电梯后,见没什么人,门关上后一拳砸在墙壁上。

“这个混蛋!”

叮的一声25楼到了,门一开,已有了个人等着。

“叶娆!”

是阮红叶。

妖娆挤了下眉毛,略过她朝挂着着司令部铭牌的门走去。

红叶急忙跟上,“你老实说那个庄流裳是不是你弄残的?别以为你能撇清关系,我猜就是你,喂喂,你说句话啊,干什么不理我。”

妖娆被她唠叨得有点烦了,心里又窝火着,停下脚步转过身。

红叶差点撞上她,“你停下也不说一声。”

“阮少将,我严重警告你别再跟着我了,也不准再骚扰我。”

“那你就说实话呀,有真本事干什么藏着掖着,莫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没有目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良民。”

“良民我认可,普通不认可!”红叶卯足了劲儿和她争。

“你怎么就那么阴魂不散啊。”

“招贤若渴!”她伸手勾搭上她的肩膀,“我和你说,你老装得这么庸庸碌碌是没法平步青云的,庄流裳的事要不是夜辰帮你擦屁股,勒令那些大校们不许再提这件事,你准吃不完兜着走。”

“大校?”

“嗯!军衔大校,正师级,是军校的一批老骨干,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知晓庄流裳四肢都废了就起了疑。你不知道昨天她在医院哀嚎上有多可怕。”她抖了抖,又道:“他们认为你的嫌疑最大。”

妖娆呵呵笑道:“下擂台的时候,军医……”

“别提军医了,跟正师级的那些比就是菜鸟,他们阅历丰富,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但都盯上了你。”

妖娆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世府也是能人辈出,她的障眼法竟然不够看了。

“怕了?”

“没有。人正不怕影子斜。”她推开她,径自进了门。

“你怎么这么倔呢……”

“你们谁找我!”妖娆对着里头人问道。

她这是明知故问。

寒熙笑脸相迎,“叶小姐,又见面了。”

她礼貌性地点点头,皮笑肉不笑,一脸寒霜。

“是我们少爷找你,他已经在办公室等你很久了。这边请。”他上前引路,在一扇门扉前停下,“就是这里,进去吧。”

妖娆转动门把手后推门而入,夜辰就坐在正对着门扉的位置上,视线一对,就是噼里啪啦的火花。

两人的心情都不好,正努力瞪着。

“阿熙,门关上,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

寒熙点头,关上了门。

门关上后,以颜离浩为首的八卦小军团立刻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

团队成员有:阮红叶,陌如玉。

寒熙莞尔一笑,干自己的事去了。

办公室内久久没有声音,她依旧站在原地,他也依旧坐在位置上,明明温度调节得很适宜,但还是莫名骤降了好几度,有那么一点冷。

最后还是妖娆先开口了。

“找我做什么?”

夜辰阴着一张脸道:“昨天为什么逃?”

这个话题对妖娆很敏感,总不能告诉他,小符那个预言时候,他们将来会有有六个孩子吧,还有那什么前世情缘,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昨晚回去她就去拍了小符的房门,活生生地将她从被窝里挖出来的,掐着她的脖子问,这玩意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真实性又有多高。

她原本是不信的,但两个命格的事,小符一早就告诉过她,若说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没逃……我就是……就是想回去了。”

一想到那个3p问题,胸口那股闷气就散了,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视,视线一转,看着地上,数着地毯上牡丹花的花瓣。

一片,两片,三片……

“所以就可以动手打晕人?”

她的武力值是个麻烦东西,因为他打不过她,打晕那个‘他’,他其实是赞成的,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他是怎么对待她的,顿时心里涌起一股燥火。

“是你,哦,不对,是夜不让我走啊!”

“只是因为这个?”

“那还能……还能是什么?”

“我和他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他’不说,他也是要说的,但他更希望是自己告诉她,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她会因此与他保持距离,所以想尽了办法逼她过来。

本想亲自去找她的,但她说过不想太过惹眼,他也就没敢做,只能用广播叫人了,谁想到她脾气那么倔,拖了两个小时才来,估摸着近段时间,她会很知名。

她的来到,着实让他松了口气,悬了一个早上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了。

“过来!”

“不要!”

“再说一遍,过来!”

她不情不愿地上前了一步。

“再近点,这有椅子可以坐。”

她撅了撅嘴,将椅子拉过来坐下。

他叹了口气:“妖娆,我知道有些事你不能马上接受,我也不指望你能马上接受,但既然说开了,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以及接受。”

“考虑什么?”

“嫁给我的事!”

“嫁……嫁……”她瞪大了眼睛,说话也结巴了。

他严肃着一张脸,“我是认真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也没有怀疑,但是……

“咳咳,辰,你是代表自己说的?”

“当然!”

“可是还有一个夜啊!”

撇开夜家的规矩来说,她就是要嫁,她也只能嫁他们当中一人,了他这体质,两人共用一具身体,嫁了怎么算?是算夜的,还是算辰的?

别的不说,就说夫妻敦伦吧,这等不可描述的事,若两人的记忆不能共同,那还罢了,可他们……对于对方做的事一清二楚。

这不就成共享了吗?

电单车可以共享,老婆怎么可以共享。

所以,问题最大的症结,不是她,而是他。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能忍受?

她眼睛可没瞎,认识以来,很清楚他和另一个‘他’是多么的水火不容。

“这是我和他的问题,你不用操心,你只要想你喜欢谁,又想嫁给谁?”

他说的倒是轻巧,实际操作却会很尴尬。

“如果我说想嫁给夜……”

话还没完,她就被他脸上登时而起的阴沉给吓到了,吐了吐舌头道,“我是说假设……假设我喜欢夜……”

他脸皮抽搐着,恨不得能在她身上瞪出个窟窿。

“这个假设我不喜欢!”

“不喜欢,你也要听下去。”她继续道:“假设我喜欢夜,我嫁了他,那么白天的时候你打算如何自处。”

到时她就是个有夫之妇,他这个有她丈夫皮囊,却不是丈夫的人,充其量就是丈夫的朋友,他和她该怎么相处?他占据了白天的十二个小时,总不能两人躲着不见面吧。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用‘哦,老公上班去了!’能解释的,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啊,这个问题他不知道想过没有。

他当然有想过,但他与‘他’彼此都不想输,所以都不会去细想,因为他们笃定自己能赢。

“看吧,你还说要我想呢,你自己都没想清楚!”

“你可以把他关起来……”他突然道。

“啊?”

“建造一个最坚固的牢笼,待到晚上7点前,我就会进去。密码只有你知道,钥匙也只有你有,到了白天你再放我出来。”

她咋舌……这么残忍!?

当然残忍了,因为他是从自己的出发点再考虑问题,同样要是换做晚上的他,说不定能想出一个更惨绝人寰的法子。

妖娆连忙摇头,“不行,这是非法禁锢。”

他瞪眼:“你心疼什么?”

“我不是心疼,我是觉得……这样不公平。”

“我和他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所以我说了,这是我和他的问题,你不用考虑,你只管想你选择谁。”

靠她大爷的,有这么个前提在,她还怎么考虑,自己的决定左右了一个人一生的自由,这种选择,她做得出来才怪。

“我拒绝!”

“拒绝?”他冷了眼,“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两个我谁都不会选。”

对,不选就没事了。

他呼吸一滞,眼神骇人,骇人到她会以为下一秒自己会被他掐死。

她仰起头,丝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

他站了起来,面容隐没在灯光的阴影中,笔直的立在那,浑身充满了一种切齿憎恨的危险气息,如一头要噬人的凶兽,可是这又能怎样,决定权并不在他手里。

他从未如此憎恨过这样的体质,为什么偏偏要发生在他身上。

如果不是,那么他大可以走过去拥抱她,亲吻她,可以24小时的和她耗着,但他没有,他的人生每天就只有12个小时,另外的12个小时是别人的。

他能陪伴她的也只有12个小时。

他如何可以要求她去选一个一天只能陪伴他12个小时的丈夫。

那根本就不完整。

“走!”他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

“哎?”

“走!”他重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妖娆解释为这是要她滚了……

滚就滚!

她甩门而去。

外头的陌如玉刚想上前和她打声招呼,就被她眼神吓到了,打招呼的手顿时僵在了空中,她略过他就走,根本甩都没甩。

她走后,一整个白天,司令塔乌云密布,气压低得能生生将人憋死。

**

妖娆回到了学校的教务室,小符和莲见已经拿到了寝室钥匙,军校的待遇好,宿舍都是单人寝室,每人一间,简直棒棒哒。

“小娆大大,拿到寝室钥匙了。”她手上挂着四把钥匙,都贴了人名标签,“这是你的……”她将贴着叶娆名字的钥匙递给了她。

妖娆看也没看就塞进了裤袋里,“教官怎么说,我们什么时候上课。”

“一周后。这一周我们可以回家一次,将生活必需品带过来,还有……”小符拿出新生入校简章,看了看,“上面说,如果不回去,即刻起就可以入住寝室,凌云岛e区是商店街,可以买到生活用品。”

“你有没有问教官,小文的事怎么处理。”

“问了,教官说一周后她就可以出院了,一些需要用到体力的课程,她可以先观摩,不用着急参加,等她伤好了再说。”

妖娆点了点头,“那我们去寝室!”

“好咧!”

军校的单人寝室十分优质,面积二十五平方一间,一室一厅,附带盥洗室和小厨房,家具也是一应俱全,拎包入住即可,只不过因为是随机分配的,妖娆运气不好,竟然和小符、张凡、苏文,没分到一层。

她们是22层,唯独她是31层,不过好在有电梯,串门子也不费事,她也就随遇而安了,到了寝室后,她沾床就睡了,也没来得及欣赏一下这豪华的标间长个什么样。

叮咚,叮咚……

她被吵醒了,看了看时间,七点刚过,起身揉了揉眼睛,对着外头喊道:“谁啊?”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别按了,耳朵没聋!”

她伸手将门打开,一看到来人,立刻又将门关上,但来人将脚伸进了门缝,阻止了她。

“你来干什么?”

“来看一下邻居。”夜辰指了指上面,“我就住在你楼上!”

她愣了愣,这不是女生的寝室大楼吗?他怎么会住在楼上。

趁着她怔愣,他大喇喇地进了她的寝室,又大喇喇地坐在了她的床上。

她甩上门,问道:“你到底来干什么?”

“看邻居。”

“滚!”信他才怪。

“呵呵,我是想关于白天的问题,你会不会也想问问我……”

七点换人,现在他是夜。

“有什么好问的,你肯定和辰一样,自己爽了,就不顾另一个人了。”

“自然!”

“看吧。”她就知道。

“但我要回答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如果你没有选我,我会怎么做?”

她一愕:“什么意思?”

“妖娆,我会自杀……”

她惊呆了。

他的目光异常清冽,扫过她时,她只觉心中如过了冰水般。

“既然我得不到你,我为何要让别人得到你!”

声如金铁,狠狠地敲打着她。

妖娆:“……”

果然,这个更狠。

------题外话------

今日二更……做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