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082 抄完了再吃豆腐/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陌如玉湿哒哒的站在巷子里,风一吹,整个人便抖,十二月的天气,冷风嗖嗖,他都快冻成冰柱,使劲地搓着臂膀。

琉璃拿了两条大浴巾跑了过来,“不好意思啊,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

今天大扫除,她楼上楼下的跑,好不容易打扫干净了,觉得累了,偷懒将水从窗口倒了出去,这巷子就在凤眠轩厨房的后门,有两个美食街社区专用的大垃圾桶,附近的饭店小摊,要有什么垃圾,铺子关门后都会往这里扔,平时除了老鼠野猫,从不见人,没想今天会杵个活人在,是她大意了。

陌如玉瞅了一眼对方,是个美人,可惜美人他见多了,不稀罕,倒是冷得少爷脾气出来了,指着琉璃鼻子就骂,“你有没有公德心,不知道高处不能坠物吗,砸到人怎么办?好在是盆水……阿嚏!”他冷得跳了跳脚,又继续骂,“瞧你长得像人模人样的,竟然做这种畜生不如的事。”

琉璃已经说了好几次对不起了,没想他还不依不饶的,心里有点恼了,但她有错在先,只好忍了。

“先生,是我不好。你别生气。给,这是浴巾,你先披着,别着凉了。”

陌如玉一把抢过,抹了把脸,忽地哎呦了一声,“你这什么破浴巾,这么硬,跟沙皮纸似的。”

他出生富贵,吃好的,用好的,就是洗脸的毛巾都是高价货,人已经给养刁了,又遇上被人浇了水,心情恶劣,说出来的话就很不中听。

琉璃一忍再忍,陪着笑道:“棉的,就是我们穷,用不起衣物柔软剂。”

“看出来了。等等,这浴巾还有股怪味。”他嗅了嗅,越闻越不对劲,发现味道不是毛巾上的,是自己衣服上的,水的味道有问题,瞪眼道:“你……你……你泼什么水?”

“哦,洗脚水,洗屁股水,还有洗马桶的水。”

“什么?”

“对不住啊,我们马桶塞住了,这水没倒进去,只好往外倒。”

她是骗他的,但这水的确不干净,是水养的植物瓶里倒出来了,沾了些苔藓啊小细菌什么的,味道就有些腥,她本来是想往抽水马桶里倒的,但马桶刚被她擦干净了,跟新的似的,这些绿呼呼的水倒下去,肯定又脏了马桶壁,就又得重新来了,所以就偷了懒。

陌如玉他天生爱干净,又是医生,光听洗脚水三个字就受不了了,用浴巾使劲得抹头发。

“你这个死三八,竟然倒洗脚水……”

“你说谁死三八!”琉璃忍不住了,叉腰吼道:“给你脸不要脸是吧?都跟你说了七八次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不就浇盆水吗?是不是男人!”

“你还有理了!”

“本来没理的,可你不依不饶,就是没理也有理了。我要是真坏,还拿什么浴巾给你。还给我!”她伸手将浴巾抽了回来。

“我冷!”

“管你冷不冷!?”她拿了浴巾就往巷子尽头的垃圾桶扔。

陌如玉怒道:“你扔什么!?”

“扔东西你也要管。我家的东西,想扔就扔。”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吃了炮仗了?说话那么冲!”

“哼哼,那也比你好,一点小事小题大作,娘炮!”

“娘……娘……”陌如玉的嘴皮子抖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气得。

他面若冠玉,玉树临风,堂堂美男子竟然被说是娘炮。

“我看你就是个母夜叉。”

“我看你是就是个神经病。”

两人就在巷子里怼了起来,听到动静的客人都往这里瞧了过来。

俊男美女的组合,就是吵架也是养眼的很。

汇善啃着萝卜走了过来,“琉璃,琉璃,沐宸说预约的客人都来早了,要你赶紧回去帮忙。”

“知道了!”她狠狠瞪了一眼陌如玉,扬起下巴就走。

“你给我站住!”

琉璃当没听到,径自回了店。

陌如玉冷得不行了,跟着进了店,店里有暖气,他舒服多了,环视四周,全是人,他模样太狼狈,人人都往他这里瞧,但他生得好,就是落汤鸡,也是英俊的落汤鸡,看得女客人眼都直了。

女客人大多是军校里的人,有学生,也有教官,看仔细了,就认出他了。

“是陌少爷。”

陌如玉不是夜辰和寒熙,这两人对女人向来不客气,一个是当没看到,一个是冰做的,站着都冒冷气,是生人勿近的主儿,他就不同了,游走在各色花丛里,只要是美女来者不拒,特喜欢这种被女人当成偶像的感觉,赶紧撂了撂贴在额头的湿头发。

不少女人被他骚包的举止给迷晕了,围着他乱叫。

厨房里,汇美满头大汗地炖着药膳羹,汇善叼着萝卜捡菜,欢欢再煮药膳茶,忙得团团转,沐宸端着药膳准备给客人上菜,刚出厨房门口路就被堵住了。

全是追着陌如玉的女人。

她眨巴着眼睛看向琉璃,“这是怎么了,明星吗?”

琉璃鄙夷道:“什么明星,就是个骚包货。”

“你认识?”

“不认识!”琉璃拿起抹布走了过去,“让让,让让,上菜,刚出炉的,小心烫着。”

有女人抱怨道:“你这人怎么挤进来啊。”

“小姐,是你挡道了。”她挤进人群,硬生生地将人都挤开,好让沐宸穿过去上菜。

到了陌如玉面前,仰起头哼了一声,然后东擦西擦,直往他身上擦。

“你干什么!?”他光是看到那块油叽叽的抹布就退避三舍。

“清洁卫生。走开,好狗不挡道。耍帅请往外头走,这里不是戏台,也不是电影院。”

陌如玉被她挤兑到了门口,门口冷风呼呼的,忙不迭又进来了。

琉璃道:“客人,我这店预约制,请问您预约有吗,没有预约请回,下次预约好了再来。”

“我不是来吃饭的。”

“那更不好意思,我这里只吃饭。”

“你……你……”他鼻子都快被她气歪了。

不过有的是人帮他,还是很多人……很多女人。

“陌少爷,我这里有空位,我预约过的,药膳点了很多,你来一起吃啊。”

“我这里座位好,靠窗,能看到风景,是雅座。”

“我的更好,包房!”

陌如玉冲着琉璃挑眉毛,一脸嘚瑟。

看看,看看,本少爷的人气就是那么旺。

琉璃就辛辣地吐了一句:“吃女人的饭就是吃软饭。”

陌如玉嘚瑟的面庞立刻晴转阴,眼瞅着就要打雷了,不知道哪阵风把沐风吹来了。

颜值这种东西就要靠对比,好看的遇上了更好看的,那就不好看了。

一群女人立刻转移目标。

“这是对过咖啡店的老板……绝色美男啊。”

“好帅,好帅!”

“这老板很少出来……”

“哇,今天可太有眼福了。”

女人们你一句我一句,成群结队地涌了过去,眼里都没陌如玉了,生生将他挤到了边角,有几个还用高跟鞋毫无知觉地踩了他好几脚。

陌如玉向来在女人堆里很吃得开,一是长相,二是身份,女人对他无不趋之若鹜,像这样被无事还是头一遭。

胸闷啊。

胸闷得都去挠墙了。

这下换琉璃嘚瑟了,美男这东西,还能有谁比得过沐风啊,那就是鱼目和珍珠。

“你怎么来了!?”

“要点糖,望月糖和盐分不清,又把盐买回来了。”

“不是方糖吗?”他开的是咖啡馆,不用砂糖的。

“呵呵……”

这呵呵充分表达了沐风内心的无语。

望月什么都好,但是在酱油和醋,糖和盐这个问题上就是个智障。

“借糖可以,拿钱来换。”

“多少?”

琉璃狮子大开口道:“拿5000过来。”

“你倒是会做生意。”

“不愿意啊,不愿意往别处要去。走,走,好狗别挡道,别阻碍我做生意。”

有他在地方,女人说不准就会暴动,她可不想自家的店被踩平了。

沐风知道她这是刻意刁难,她和欢欢打小就不待见他,源于小时候的祭祀大典,因他美过她俩,未成年前就抢了她们祭祀司仪的风头,是记到现在啊。

那是肯定的,身为女人还没个男人长得好看,郁闷啊。

“那我不找你,我找……”他眼珠子转了一圈,寻到沐宸了。

琉璃立刻推他走,“这里可不讲兄妹之情。”

他走,一群女人跟着走,里三层外三层。

沐风就是想进去都进不去了,沉了一下眼色,回去了。

琉璃以为自己赢了,可过了一会儿,望月来了。

女人们又疯了,这也是个大美男。

望月一来,眼睛最放亮的就是沐宸,别说糖了,人她都愿意给,这时候和她谈什么节操团结都是浮云,三魂六魄都在望月身上了。

鸾云就在外头接应,省得女人们将内向的望月给吞了,一拿到糖,两人就遁了,气得琉璃直咬牙,撒气的将抹布砸了出去。

啪嗒……

正中陌如玉发青的脸,抹布落地,他脸也黑了。

这破店,休想他再来光顾。

**

寝室里,妖娆对着焱凰了说了不下二十遍的解除命令,奈何焱凰像是在她手臂上生根了,就是不肯离开。

“我说焱凰同志,你也太会粘人了吧。听命令,解除。”

焱凰仍就牢牢地扣着她的左手。

它不下来,她就拔,看谁厉害。

叮咚!门铃响了。

“谁啊!”

这话其实问得很白痴,能来她寝室门前的除了夜辰还有谁。

她这次没赶人,反而觉得他来得正好。

“你快看看,它是不是故障了……”

夜辰清冷如月的眼眸顿时一骇,捉住她的左手,紧张道:“它伤着你了?”

“没,是不肯解除!”她抬起手递给他,“你看,死活不肯下来。我想你应该是行家,快帮我看看,是不是出问题了。”

厉害有啥用,有bug啊。

“你别急,我看看。”

夜辰细心地检查了一下,发现一切正常。

“没有问题!”

“没有?怎么可能?”她干脆使用手动解除,但焱凰手动模式完全无效,“这破机甲。”

“我是焱凰,不是破机甲。”

“骂你倒有反应了?”妖娆看着它就来气,“你还不给我解除了。”

又没声了。

妖娆气得头顶冒烟了,甩着它砸向夜辰,“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所谓的sss级机甲,整一个刁蛮任性嘛。”

“它认定你了,怕解除了,你不要它。”

“哈?”

夜辰摸摸她的脑袋,脸上表情很是自豪,“我是说,它喜欢你。”

“别开玩笑,它是机器。”

“是人工智能的机器,你上过课,应该知道人工智能代表什么意思,虽然是机器和数据造就的东西,但它们也会有自己的性格,就像成长中的孩子一样。”

“别的可没它这么霸道。”

她当然清楚人工智能和普通机器人的区别,但它也太先进了,别的机甲也是人工智能,可说穿了还是机器,哪像它,就像生错载体的人一样。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从未与人配型成功过,想要得到它的人最后都瘫在了床上。我想它可能是第一次寻到主人,有点兴奋,就像流浪狗,终于遇到可以收养它的主人了,便粘着不放。”

“我是焱凰,不是流浪狗!重复一遍,我是焱凰,不是破机甲,也不是流浪狗。”

听闻,夜辰和妖娆都笑了。

这倔性还真是独树一帜啊。

“好,好,好,你是焱凰,不是别的什么,可你也不能老扒这我不放啊。难道我洗澡也要跟着吗?”

“焱凰不怕水……”

妖娆:“……”

这是铁了心要粘着她了。

她叹道:“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一个两个都要缠着我。”

夜辰道:“是在说我吗?”

“呵呵……你说咧?”

“我粘你,和它粘你可不一样。”

“不都一样是粘。我看它和你也挺配的,性格相似。”简直天生一对。

“别将我和机器混为一谈。提醒你,明天开始的训练课程一定要认真听,认真练,不是闹着玩的。”

“你教官附体啊。”

“为了你好!尤其是飞行课程,注意力不集中很容易坠落。”

“知道啦。比教官还啰嗦。”

她突然想起校规还没抄,小脸顿成苦瓜。想想也是够冤枉的,都怪那个阮红玉。

“怎么了,脸色那么不好看?”

她惨兮兮地说道:“教官要我抄校规……”

这事夜辰没听说,皱眉道:“为什么!?”

“一言难尽,总之就是倒霉,你别管了。对了,你不是说要回去吗?”

“明天出发。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谁想你了?是想你快走!这样就有清净日子过了。”

“没良心!”

她朝他吐了吐舌头,拿出纸和笔,开始抄写了。

“真要抄!?”

“废话,这是教官布置的,我可不敢得罪。”

夜辰不想她累着,虽然这种事只要他一句话随时都能取消,但他知道妖娆是不许她这么干的。

“我帮你!”

她讶异道:“怎么帮?”

“帮你抄啊!”

“你的字和我的字又不一样。”

“模仿不就行了,放心吧,我书法很好。”说着,他脱了西装,捋起了衬衣的袖口。

妖娆更讶异了。

这家伙竟然这么乖,不吃豆腐了!?

夜辰看了她写过的字后,已经下笔了,果然模仿得很像,见妖娆呆滞地看着他,笑了笑。

“抄完了再吃豆腐……”

妖娆:“……”

而另一头,受了气的陌如玉回到军校,显示赶紧了洗了个澡换衣服,然后就是骂骂咧咧,桌上摆着一叠今年军医考生的资料,被他撒气地扔在了地上。

突然资料里有一张档案引起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琉璃……

好啊!

他心情好了,眼都亮了。

------题外话------

基于各种原因,更新时间进行更改,每日晚上十点半……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