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49 说曹操曹操就到/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凡中午趴了一会儿,算是将半夜考试的精神给补了些许回来,她叼着果酱面包,陷入了神游太虚的状态中,苏文也没比她好多少,两人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不像陈小符,没心没肺的,活似捡了个大便宜,午饭还多吃了两碗饭。

如今是三人的军装颜色和汇善汇美一样,军衔都是士官。

这可是连跳了好几级。

合法吗?

会不会明天就被人踢回去了?

两人忧心忡忡,又怕自己做不好,给妖娆丢脸。

妖娆在食堂找了一圈没找到她们,便出来寻,在‘秘密基地’找到了三人。

这秘密基地是之前她和韦家大堂姐比试机甲的时候偶然发现的,是个废弃的垃圾场,因为多年不用,长出了不少野草和野花,铺一张防水的毯子在这里,正好可以充当午间休憩的场所,非常的安静。

“你们果然在这!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上课的时候,她不好问,下课的时候又要对付a班的流言碎语也不好说,这会儿算是找到机会了。

“不会是想临阵脱逃吧?”

经过夜辰的一番交代,起初她认为是赶鸭子上架,现在倒是认可了,比起阮红玉等人,这三人一点都不差,既然阮红玉这个草包能上a班,她们为什么不可以。

除去出身和家世背景,她们哪哪都比阮红玉强。

“逃倒是没想逃,就是心虚!”张凡一点没隐瞒,直接交底。

妖娆盘腿坐到垫子上,瞅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小符,这丫头神经粗,除了吃就是睡,这会儿脸上都露着笑容,睡得喜滋滋的,她替她盖好薄毯后说道:“你们是经过考试跳的级,军校有记录,若有人质疑,大可以让他们去查,如果还是质疑,他们也去考一回试试。a班啊,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人太多,别去理,做好你们该做的事。你们能来我也开心,正愁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们来得太好了。过年后,就会开始实战考试了,我们四人联手,考出个好成绩来,叫他们看看,让这群人闭嘴。”

“你真这么认为?”

张凡的自尊心很强,她总觉得这是因为妖娆的缘故,有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

妖娆点头:“这是夜辰给你们的机会,他也说了你们不是庸才,很看好你们。我知道或多或少是因为我的原因,但小凡,你觉得自己差吗?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有些贱,配不上你的心志清高?”

她摇头,入校考试的时候,靠着妖娆她和小文才能侥幸过关,但后来她一直有努力学习,每日都是三四点起床,练体能,操练机甲,文科的考试也一直名列前茅,起初考军校是为了出人头地让爷爷奶奶可以过上好日子,现在这个想法也没变的,但更多的是她喜欢,觉得很充实,很有成就感。

“我没把自己想的那么高尚,在军校念书的这些日子,我很清楚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豪门,随便哪一个来施压,我就是想高尚也高尚不到哪去。”

“这就对了!别想那么多,和小文一起努力给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颜色看看。”

苏文体能不是很好,脚又在上次受伤后养了很久,机甲训练错过了,现在的机甲操作根本跟不上大部队,但她有修机甲的技术,这是别人比不上的,相信夜辰也发现了。

听完妖娆的一席话,两人心里总算安生了,立刻活泛起来,踢了熟睡的陈小符一脚。

“起来!你这头神算子猪。”

陈小符流着哈喇子,惺忪地睁开眼,一睁眼就是问:“吃晚饭的时间到了?”

三人听闻大笑,架着她起来。

“晚饭还没到,但是上课时间到了。”

“哎?又上课,我还没消化呢。”她摸摸圆滚滚的肚子。

“等你消化了就该饿了。走了。上课,不然会迟到。”

这个秘密基地离a班的教室有些远,跑回去得十五分钟。

**

尉迟府。

端坐在正厅的顾卿晚已养好了身体,又恢复了往日的容光焕发,坐在她对过的是苑家的夫人,也就是苑青灵的母亲。

王陆将新鲜的果盘送了过来,上头摆了好几种水果,都是那种贵的要死的水果。

“莉菁,这可是你最喜欢的一口菠萝,多吃点!”

苑夫人姓江,名莉菁,与顾卿晚是高中同学,严格说起来顾卿晚是她的学妹,她身体不是很好,尽管为了提气色,涂了珊瑚色的口红,仍难掩苍白,她的美很婉约,如蜿蜒的流水,无棱无角,看着很舒服。

苑青灵很像她,但就是眼睛不像,继承了苑家的特色,生生将母亲的柔美给锐化了。

一口菠萝是她从小就爱吃的水果,也就这个时节才会有,她不由道:“没想你还记得……”

“怎么能不记得,那会儿你养病在家,休学了一年,到了我在的年级,每日我看你都会带着它,考试吃,上体育课也吃,你家管家每天都定点的给你送来,弄得满教室都是菠萝奶油的味道。”

一口菠萝最大的特色就是吃起来有奶油味,非常甜。

“是啊,不过医生让我少吃,说糖分太高。”

“怎么,身体还是不好?”

“老毛病了,没什么要紧的,今日你特地准备了,我怎么也要吃一点。”她瞧着这些一口菠萝就欢喜,真是许久没吃了。

“夫人,老爷吩咐过,您不能吃。”

站在旁边的是苑家的佣人,是苑和仁亲自指派照顾这位病弱夫人的保姆,有护士执照和营养师执照。

内政部长苑和仁是个雷厉风行,不苟言笑的人,唯独对这位夫人能和颜悦色,他异常疼爱这位夫人,宝贝的紧,知晓她贪吃,就找了个十分严厉的保姆,上哪都得跟着她。

苑夫人伸出去的手,立刻撤了,哀怨地看向保姆,“阿月,就吃一个。”

阿月是苑夫人产下女儿后就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名为主仆,但两人感情很好,一刚一柔,每每苑夫人都被她吃的死死的。

“一个也不行,你明日要检查身体,不能吃太过甜的东西,吃火龙果……”

“火龙果的味道那么寡淡……”她还是喜欢一口菠萝。

“那就什么也别吃,喝茶好了。”

她垮了脸,对着顾卿晚道:“你看她,就是这么严厉!”

顾卿晚面上在笑,心里却在滴血。

一样是做丈夫,瞧瞧眼前这位,再瞧瞧自己,哪里比得上。

读书时代,她样样强,比之体弱多病的江莉菁,好了百倍,可嫁人后,尽管她地位不如自己,但始终被丈夫疼爱着,即便因为身体不好,只生了一个女儿,苑和仁也从未有过一丝抱怨。

“和仁学长还真是三十年如一日的疼爱你!”

苑夫人被说的有些脸红:“哪有,他就是爱操心。对我管头管脚的。每天出门就是这里不许去,那里不许去。来你这我还花了好大的力气说服他,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管我。”

顾卿晚拿起咖啡杯,笑而不语,可心底的血已经流成河了,如果不是有事相求,她也不会找这个女人叙旧。

“听说青灵去军校了?”

“是啊,上个月去的,已经几个星期见不着面了,我怪想的。这个女儿一找到喜欢的事就忘了我这个做妈的,从来不会主动联系我,非我打电话联系她,她才肯跟我说两句。”

“青灵这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又聪明,又漂亮,也是个要强的,军校里要是有什么合眼缘的朋友,也就容易玩在一起。忘了问候你也不是什么怪事。我那儿子不也是,一天到晚不着家。哎,你还能打个电话找女儿聊天,我……呵呵,我要是打电话过去,他连话都不肯说一句,不是说忙挂了,就是干脆没人接。”她一副慈母想念儿子的模样,说着,还用手帕擦了擦眼角,“最要命的是,他都老大不小了,还不急着成家,愁死我了。”

说完,她看向苑夫人,等着她接话。

苑夫人安抚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夜辰不过才二十二,小着呢,你着急什么?”

“我能不着急吗,你看……沈运梅那个狐狸精的儿子……”

以她的性格,绝不会没事暴露这等事,但此时是没办法,儿子和老子一样都被狐狸精迷住了,她得赶紧寻一门亲事,了结了狐狸精念想。

挑来挑去,发现苑青灵最合适,父亲是夜辰的忠实支持者,又官拜内政部长,母亲与她一样,是名门商贾家的千金,最重要的是,苑青灵一看就是个厉害的角色,从婆婆角度,虽然不太讨喜,但能镇压狐狸精。

这门婚事看着哪哪都好,就是起初她嫉妒江莉菁,觉得和她结亲家,岂不是天天要看她秀恩爱就没答应,一直搁着,现下是不行了,需要快刀斩乱麻,也好在她想起来了,因为这门亲事竟然已经被尉迟清河回绝了。

想罢,她就恨得牙痒。

大儿子高攀了金家的小姐,混的人模人样的,小儿子的这门婚事万里挑一,他竟然私下回绝了,偏心成这样,还像是个当爹的人吗。

为了挽回,她不得不邀请江莉菁上门做客,本来是想亲自拜访的,但她是第一夫人,去个地方动静太大,不如客人上门方便。

只要她答应了这门婚事,就是被拒过,也能转圜,因为苑和仁百分百听她的。

沈运梅,苑夫人也认识,不过不熟,她的丰功伟绩,圈子里都传遍了,她有点可怜顾卿晚,当年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姑娘,现在连影子都看不见了,成了名怨妇。

她拍拍她的手道:“你也别难过,总归你是有个儿子的,我呢,就为苑家生了个女儿,虽然仁和没怨过我,可我总觉得对不起苑家。”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有你的苦楚,我有我的,可我真的不能忍,就像这次,他竟然将夜辰和青灵的婚事给拒了,要不是我想起来,还茫然不知呢。”

苑夫人一愕:“怎么,这事你竟然不知道?”

“要知道,我怎么会不要青灵这个媳妇。莉菁,这事都怪我,之前忙,没赶上操持这件事,咱们当年可是说好的,要将青灵嫁给夜辰。”

这事当年也就说说,根本没深入,但这时顾卿晚是紧抓着不放。

苑夫人却是有点懵。

真是被自家老公猜到了,还真是有关女儿的婚事。

**

别院里,沈运梅已听到了下人的回报,知道苑夫人来了。

想当初,苑家的千金,她很中意,奈何儿子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苑家人瞧不上,既然自己得不到,她也不会允许顾卿晚得到,所以耳边风狂吹,其实不用她吹,尉迟清河也不会允许夜辰和苑青灵结婚。

“通知老爷了吗?”

管家点头:“通知了,老爷让夫人您稍安勿躁,他自会解决。”

“那就好!”沈运梅松了口气,她就怕这门婚事促成了。

金悦桐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因为焦躁不停地喝水,想着既然尉迟清河会解决,她也就不用再次陪着绞脑汁了,起身回了房。

明辰昨夜因为处理一件突发事情,忙了一宿没睡,这会儿正在房里休憩,睡了约莫三个小时了,也该起来吃点东西了。

她叫来千雪,吩咐她去厨房弄些容易消化的食物,然后亲自唤明辰起床。

明辰睡得浅,稍有点动静就会醒过来,起身漱洗后,金悦桐陪着他喝粥。

两人十分有默契,谈论都是最近军校发生的事。

“庄流裳来了消息,说是叶娆真受伤了,左手。”

“真不是夜辰?”

“看着不是。”

他哼笑,夹了一口酱瓜放进嘴里:“欲盖弥彰的事,他最擅长,能让人亲眼看见的未必就真。”

“大门你不也收到消息说他好了很多吗?比之前健康了!”

“我也正为此犯愁,照理说越到冬天,他身体越弱,今年却出奇的好,不知道是不是陌如玉的功劳?但也可能是装出来的。”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从小病到大的敌人一夕之间就好了。

“要不试试?”金悦桐眼眸里起了一丝精光。

明辰皱眉:“他不出军校,我们没办法动手。”

“这不是有机会了吗?”她放下筷子,拱起手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

明辰听后,眼顿时一亮:“苑家的人来了?”

她微笑的点头:“若将这个消息传给他,相信为了叶娆,他会回来一趟。”

“好,就这么办。但不能在家里动手。让我想想,是来的路上,还是回去的路上。”明辰心里开始盘算,机会难得,不容有失,他必须安排好,且不能暴露是他所为。

**

军校。

夜辰听到苑夫人上门,一开始没想起来苑夫人是谁,后经寒熙提醒才想起。

“该死!”他怒得直接放在桌上的手机。

寒熙道:“你别气,那位苑夫人也不是傻子,并没有马上同意,想来是苑部长提前打过招呼了。”

“我没想到她还会那么不死心。”

“你没告诉她,你已经结婚了,她当然有恃无恐地帮你找亲事了,苑青灵无论从相貌还是家世,都和你很配。”

“我连她长的是圆是扁都不清楚。”

话刚落地,妖娆突然打了电话过来,打的是固定电话,因为他的手机被砸了,打不通。

“辰,我和苑青灵去美食街上逛一圈,听说有个新出来的小吃,我去买点,晚点回去,就这样……咔!”

电话挂了。

夜辰后半句没听到,光听到苑青灵三个字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还就在自己老婆身边!

操蛋!

------题外话------

昨天半夜更了一点,记得别忘了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