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50 古有云食色性也/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娆回到寝室的时候已是七点半。

“夜,快来尝尝,很好吃的炸丸子哦。”她蹦蹦跳跳地跑进屋。

夜辰正黑着脸坐在餐桌旁,松茸饭在桌上小炉子里热着,香气扑鼻。

“怎么了?脸那么臭?”她发现了他的不快,问道:“是我回来晚了?不会啊,刚过七点而已……”这会儿要生气也该是辰生气,不应该是他。

“我打过招呼的,不能怪我,是丸子太好吃,排队的人太多,我排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才排到。看,我特地买了你的份。”她将纸袋往他跟前递。

这炸丸子是军校美食街的一绝,就这个时候有,只卖十天,买完就没了,每天仅供150份,要不是听小符说,她都不知道有这玩意,本来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的,没想到一闻到肉丸子的香味就忍不住了。

夜辰无视袋子里极为可口的黄金炸丸子,黑着一张脸道:“你和苑青灵很熟?”

“以前不熟,但这两天熟了。”她很老实交代,忍不住又吃了一颗丸子。

她以前不喜欢吃油炸的东西,但这丸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油,吃起来一点不油腻,满口的酥脆,吃完还想吃。

“这两天?”

“是啊,也是巧了,我和她挺投缘的,别看她冷冰冰的,不好相处,实则是个很有意思的姑娘。”

夜辰听完直抖眉毛,这世上怎么会有她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你怎么会突然提起她?我记得前天我问过你,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你问的是辰。”

“他不就是你吗,他知道的,你不也知道。”

经她提醒,夜辰算是想起来了,前天晚上她的确问过,想来应该是知道他和苑青灵有结亲的意向才问的他,是他疏忽了。

“别和她太接近!”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许接近。”

妖娆皱了皱眉头,有点不高兴了。

夜辰柔声道:“我是为你好。”

她用竹签戳了个肉丸子塞到嘴里:“得了吧,人家对你没兴趣!”

话说开了就好办了,夜辰往她鼻子上点了一记:“你就这么笃定?没心没肺的东西。”

“她和那些千金小姐不一样,有抱负,有理想,不想靠男人生活,才不会为了抢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要死要活的。老实和你说吧,我知道你家里的人很属意他做你的妻子,可你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你,我听她话里的意思是自己婚姻自己做主,父母之命,她敬谢不敏。”

“她当真这么说?”

她点头,顺势往他胸口拍了拍,揶揄道:“尉迟少爷是不是很失望?放眼整个军校,竟然也有女人不想嫁你的。”

夜辰俯首往她嘴唇上啄了一口:“我看是你放心了才对。”

她扬起下巴,哼道:“臭美的你!明显就是只有我肯要你了。”

“那敢情好,我就好你这口!”他打横地抱起她。

“你干什么?”

“上你!”

直白,粗糙,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么的诱人,她的脸顿时就红了,嚷道:“快我放下来,肉丸子还没吃完呢。”

“别吃了,明天我让北风和南风帮你买。”

滚床单才是最要紧的。

“不要,我特地买回来给你吃的。你不能辜负我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伍。吃了它。”

他邪气地问道:“吃了就能上了?”

“讨厌!”她挣扎着蹦下了地,推他去沙发坐着,“坐好。养生之道讲究三餐准时,吃了丸子,我们吃晚饭。”

夜辰一脸严肃:“古有云食色性也!”

“去你的食色性也,先吃饭!”她用竹签插了两颗丸子一起塞进他嘴里。

夜辰的嘴被塞满了,鼓鼓囊囊的,活像只金花鼠,她被逗乐,噗嗤笑道:“怎么样,好吃吗?”

他吞了一半道:“还可以!”

“哼,挑剔!”她自己也插了一颗吃,没一口吞进嘴里,而是就着竹签咬了一口,她看了看袋子,“剩下两颗了,你一颗,我一颗,正好。”

夜辰吃完了嘴里的,看着她慢条斯理的咬着丸子,眼眯了眯,然后扶着她的腰,吻了上去,将她的唇和丸子一起吃进了嘴里。

“唔唔唔……”妖娆惊得瞪大了眼。

他舔了舔唇角,沿着她的唇形啄吻道:“这样吃倒是美味不少。”

她的脸顿时红得堪比煮熟的虾子,一恼,将剩下的丸子全塞到了他嘴里。

夜辰吃得挺欢的,对着她一个劲儿的眉目传情。

她窘得脸蛋直发烫,正想躲开时,一不留神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都跌进他怀里。

面对这样的投怀送抱,夜辰笑得脸上都开了花,啧了声:“看样子你比我急。”

“去你的!”

夜辰扶着她的腰,忽然发现她的腰身有点粗,不由道:“妖娆,你胖了?”

“胡说,是穿多了。”

失了凤炁,她对寒冷的抵御就弱了些,所以出门就穿上最厚的大衣。

他眼里有质疑:“你以前不怕冷的……”

妖娆咯噔了一下,怕他知道自毁凤炁的事,忙道:“有吗?衣服是你买的,我早上就随便挑了一件就穿出去了。要怪就怪你,被你养得太好了,人都怠惰了。说起来还真是热了,你等一下,我把衣服脱了。”

屋里暖和,脱了也不觉得冷,脱了大衣后,她拉着他去餐桌,“走,吃饭了,我饿了。”

夜辰却怕她吃太多,会撑着,那些肉丸子都是油炸的,就算吃着不腻,也是油物,容易滑肠,他倒了杯去油的暖茶给她。

“吃饭前,先将茶喝了,去去油水,别到了晚上闹肚子。”他是久病成良医,最近身体好了,有些东西用不上了,刚好可以拿给她用。

妖娆捧着杯子茗了一口,茶挺好喝的,有酸梅的味道。

夜辰揭开了锅盖,将松茸饭盛了出来,按照她中午说的,撒上芝麻,还有海苔沫,她吃得贼香,一勺下去就是一大口,他则浅尝了几口,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以前身体弱吃不下东西,即便好了,吃东西也是这样慢悠悠,少而精。

一大锅饭很快见了底,三分之二进了妖娆的胃,配饭的汤是猪肚鸡汤,猪肚已经熬得十分滑嫩,咬在嘴里糯糯的,入口即化,妖娆喜欢胡椒粉,洒了许多进去,辣得她出了一身汗。

吃完饭,她捂着鼓出来的肚子瘫倒在沙发上,活像只浣熊。

机器管家跑出来收拾餐桌,夜辰打开电视,陪她看会儿节目。

妖娆吃饱了就有点困了,挪了个位置,靠到他肩上,这般岁月静好,浅笑安然已成了两人习惯。

夜辰抚着她的柔软的发丝道:“明天我会出门一趟。”

“去哪?”

“回家!”

“哦!”她晃了晃脑袋,大约是这么躺不舒服了,又换个姿势,干脆倒进他怀里,“回去找你妈吗?”

他今天会那么在意苑青灵,多半是他妈惹出什么幺蛾子了。

夜辰用手掌捧着她的脑袋,充当她的临时枕头:“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我们结婚的事?”

“嗯!”

她打了个哈气,嘟哝道:“那你得做好准备,说的时候,顺便先叫辆救护车待命。”

她笃定顾卿晚知道后会吐出一升的血。

啧啧,那个情景,她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怜悯。

夜辰伸手取了条薄被盖到她身上:“知道了,夫人,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做的。”

夫妻能够三观一致,果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妖娆道:“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她,但她到底是你的亲生母亲,血缘之情不可断,你也别说的太凶。”这话她是说给辰听的,想他是白天去,肯定是辰说,至于夜……她瞅了他一眼,提醒了一句:“你也一样,别动怒,你一怒,脑子就会不清不楚。反正我和你是合法夫妻了,她就是要闹,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来。”她突然想到那些电视剧的桥段,忧心道:“她不会闹着上吊吧?”

一哭二闹三上吊,多半都是顾卿晚这个年岁的女人会干出来的事。

“我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

“我看你还是看紧些,上吊可不是闹着玩的,假戏真做了那就一命呜呼了。”

“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她做不出这种事。”

“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她平日里除了练武,唯一的兴趣就是看偶像剧,戏里的坏婆婆都这副德行,家庭伦理剧的话,这类婆婆十个里也有九个如是。

“你还是祈祷她别惹恼我好了!”晚上的他,没什么耐心哄一个老妇女,就算是他亲妈也一样。

“万一她真打算这么做,你就电话我,我跑过去气气她,保准她生龙活虎地追着我跑。”

他俯首,迎着她笑盈盈的眼睛,啄吻了上去:“小滑头!”

“我说真的,像她这样的人,一件事如果想不通,一辈子估计也不会想通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的眼中钉成天在她眼前晃,越晃越精神。算了,不说她了,免得添堵,总之就是你别犯糊涂,说完就走,听到没有?”

她是顶怕晚上的他发飙了。

“听到!”

“嗯,那就好。”她伸了个懒腰爬了起来,“有点困了,我先去洗澡了。”

“一起洗!”他甜滋滋回道。

“又一起?”她觉得很浪费煤气和水啊。

他板起脸:“早上你不也和他一起洗了。”

她扶额哀叹,两碗水要端平,真的忒劳心劳力了。

“好了,好了,但只准一次,不许多,还有套套要戴上。”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说完了,那就赶紧的。”

他急啊,抱起她直往盥洗室冲。

**

早上,妖娆睡得很香,今天上午是自习课,下午是机甲训练,她便偷个懒,睡个囫囵觉。

夜辰走的时候,她还在和周公下棋,他没吵她,吻了了一记她的额头就走了。

修瑾和南风已在外头待命。

“少爷,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夜辰看向北风,“你留下保护夫人。”

北风毕恭毕敬地领命:“是!”

修瑾将需要处理的公务全都输入进了电脑,就是个小匣子,巴掌大,启动虚拟屏幕出来后就能办公了。

夜辰穿上大衣,修瑾觉得他穿得少了,提醒道:“少爷,今天天气很冷,您还是多穿些好。”

“不用,最近不怎么怕冷,穿这些都会出汗。反正出去就上车了,就是冷也冷不到。”

“是!”

他和南风便跟着夜辰一起出了门。

路上平静无波,车开的不算太快,也不算太慢,这个点出了军校就会遇到城市里的交通高峰,虽说这个世界人口少,但越繁华的城市越是人多,世界一区内的三个辖区,人口的数量比一些偏远城市要多了几十倍,就算交通设施做的很完备,也免不了堵上一阵子。

夜辰正好可以在车里将公务处理了,他和寒熙正在视频聊天。

寒熙将上次需要铲除的金家卧底名单列了一部分出来,上头有几个已经打了红x,说明已经处理掉了。

“剩下的这几个,藏得比较深,要动的话得找个好一点的名目,否则短时间全都清除掉,金家肯定会有歧义。金家和你家现在关系不错,如果出了事,肯定会找明辰做说客,你要做的太绝,就是逼着金家对你下手。”

夜辰清楚其中利害,问道:“有没有收为己用的可能?”

“你想收买?”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金家能开出的价码,我一样能开,甚至可以更高,他们既然想到派卧底潜伏在我身边,那我便将计就计,驯养一个卧底反过来对付他们。一来不用除掉引起金家的歧义,二来,他们的人更熟悉联盟的情况,有些藏起来的事,肯定比我们查得清楚。”

寒熙皱了皱眉头:“能是能,就怕会阳奉阴违!甚至两边的好处都想拿。”

“我也不是马上收为己用,观察期还是要有的,你找几个能用的试试,探探口风,别做的太明,省得金家发现后,反过来利用。”

“嗯,我清楚了,我会和红叶商量着看看。对了……”屏幕里寒熙拿了本册子出来,“这是红叶要我交给你的,我现在就传给你。”

夜辰点头,很快册子上的图片全都传到了屏幕下方的菜单里。

“这就是她的私藏?”

图片里是婚纱,捧花,蛋糕,场地,以及戒指的式样。

“已经是压箱底的东西了,别的人她都不会给,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懂,这都是女人喜欢的,我看你也不会懂的,不如给小娆看,要她喜欢才好。”

夜辰想想也对,不客气地全收了。

“离浩最近怎么样?”

“按照你的吩咐,他跟着老爹与那些大佬们打交道,探虚实,那些暗藏起来属于你爹的人,基本应该能摸清了。”说到此,寒熙的脸有些沉重,“你真的已经打算好了?”

“不是我打算好了,是他们逼我的。我要再温吞下去,早晚会被他们生吞活剥了,趁着我现在精神好,身体好,不如一劳永逸。”

“风险很大。”

夜辰交叠着双腿,即便坐在车厢里,也如坐在王座上。

“政治家都是赌徒,赌注越大就会越有兴趣。”

寒熙道:“也对,到底流着尉迟家的血,该杀伐果断的时候,一点不留情,好吧,随你了。你今天不在军校,又得我指挥,忙着呢,记得处理好了家事早点回来。”

“知……”夜辰刚要回答,忽地车辆一个急刹车,他差点飞出去,幸好锁着安全带。

“怎么了?”寒熙在视频里问。

“像是出车祸了……”夜辰看向修瑾,“下去看看。”

“是!”

“没事吧?”寒熙关心地问。

“没事,疏通了就好。”

正说着,车辆猛然摇动了起来。

一阵强烈的闪光后,屏幕变成了雪花。

寒熙在指挥室对着耳麦大叫:“夜辰!听到没有!夜辰!夜辰!”

耳麦里嘟声回荡,却无任何回应。

------题外话------

周六可能晚点更新……嗯,可能……

反正不会断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