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56 夜辰最大的恐惧/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小符说过,她这辈子会有四子二女,若是没有恢复前世的记忆,打死她都不会信,但现在的她信,即便历代夜家的女性宗主只生的出女儿,且从没有哪个有二胎的,她也信。,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约过了半世纪那么久,夜辰从石化中转醒:“你再说一遍!”

“我想要个女儿……就是……”她脸红的对着手指,“嗯……越快越好……”

即,她想尽快受孕。

夜辰呆若木鸡地看着她,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可能出问题了,半晌了也没回应。

妖娆急道:“这是有原因的?”

“原因?什么原因?”

“我们夜家不是很不待见你吗?原因就是我是宗主,他们觉得你配不上我,如果我不是宗主,那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夜辰明白了:“你想生个女儿,由她继承宗主之位。”

“对!”

“对什么对!”他气道:“我的女儿姓尉迟,不姓夜。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会让她去夜家做什么劳什子的宗主。你赶紧将这个念头从脑子里去了,没的商量。”

“你不明白,宗主的女婿没地位,可宗主的父亲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

“血缘啊!丈夫妻子那是因为爱情和婚姻在一起,父女却是血浓于水。只要我生了女儿,她就是下一任的宗主,那你就是宗主的父亲。”

这是她重新继任宗主后想出来的法子,之前是因为自己还年轻,又毁了风炁,不算宗主之身了,现在绕了一圈又回来了,为了让夜家还有沐风别在动他的脑筋,她决定将生孩子的日程提上来,早点生,早点了,有了新一任的宗主,夜家的重心就会从她身上转移到女儿身上了。

她承认这样做有点自私,但她又不是不管女儿,只是让她给自己的亲爹先挡挡灾。

但在夜辰心里,夜家的宗主根本不是什么好差事,规矩那么多,还打小就要培养一群未婚夫在身边,女儿还没先给自己当小棉袄暖和暖和,就得提防着一群臭小子觊觎着,哪个亲爹受得了。

他肯定受不了。

一想到有个像妖娆一样的女儿被人抱去夜家当宗主,山高水远,一年都见不着几次面,光想就不能忍。

见他不同意,妖娆扯了扯他的睡衣袖子:“你不想要孩子吗?”

“我说过你想要就要,但绝不能是这个目的。”

“不都是生孩子?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考虑。”

“你的将来由我负责,和孩子没关系。”

妖娆撅起嘴:“那我多担惊受怕,你又不是不知道沐风他们是怎么对你的。”

他狠厉道:“有本事就来,大不了同归于尽。”

“你就听我这一回嘛。”

“没的商量!”这就是个馊主意。

“夜!”她像个泼皮娃娃似的扯着他的袖子不放。

他抽回自己的袖子,硬下心肠喝道:“闭嘴,睡觉!”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凶她了,以往别说凶了,就是大点声说话都是没有的。

妖娆哼了哼:“好,你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去找辰商量。”

夜辰立刻变脸,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凶狠道:“你再说一遍!”

他的脸黑得就跟抹了碳灰似的,都看不到五官的样子了,妖娆下意识抖了抖,老实说,他发怒的模样真心是蛮恐怖的。

她吞了吞口水:“我……说我要睡觉了。”

他眯起眼:“你刚才说找谁生孩子。”

这分明是断章取义,她刚才明明说的是商量:“没有……没有啊。”

“没有?”他如同暴怒的君王,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了。

她惊的没处躲,想捞被子遮,奈何他动作比她快,掀开被子后全扔到地上了,屋里有地暖,她不至于冷,但光溜溜的总是挺羞人的。

“夜,我们有话好好说……”

“好,我们就说说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怎么生出来的?

做出来的呗!

阴阳相交,鱼水之欢。

她眨眨眼,觉得不错,正好可以生孩子。

但,他竟然没继续,即便眼中的**深沉,还是停了手。

她很诧异:“夜?”

他咬了咬牙,从她身上离开,将被子盖到了她身上,将她裹得十分严实,宛如一只巨大的粽子。

“睡觉!”

她瞪圆了眼珠子,觉得要变天了,他可是从来不会压抑要她的**的。

这是生气了?

她推推他,他却不给反应。

他已经躺倒了,背对着她:“睡觉!”

她摸摸鼻子……哼,睡觉就睡觉,别到了明晚求她。

**

翌日早上,辰出来了,妖娆窝在暖暖的被子里睡得正香。

他没打搅她休息,趁着她睡着了,去医疗署看望了一下修瑾和南风。

修瑾和南风都熬了过来,脱离了危险期,不过意识还不清楚,夜辰在icu外头呆了一会儿,嘱咐医生和护士好好照顾后,就去了陌如玉的办公室。

陌如玉正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写论文,是一篇有关制药方面的论文,前几日陌家新研发的药物完成了临床试验,他得将这些实验结果整理成论文发表,并邀请全世界的名医一起探讨,只要没什么问题,这种新药物就能批量生产照福大众了。

夜辰来的时候,他正十分聚精会神地录制论文,没注意到他,等他到了自己背后,猛地从屏幕的反光里看到,吓了一跳。

“你是猫啊,走路没声音的,进来也不敲门,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有一种死法叫猝死,还有一种叫心肌梗死!”

“我看你认真就没敢打搅你。想你完成了总会发现我的。”

“我现在被你吓的后头要说什么都忘了。”陌如玉干脆关了录制界面,将椅子转向他,“怎么这么早来找我,是哪里不舒服了?”

夜辰提醒:“昨晚和你说过的。”

“你老婆的身体?”

“对!”

“那你带你老婆来了吗?”他朝夜辰后面望了望,诧异道:“人呢?”

“我想先和你商量商量。”

“检查身体需要商量什么,将人带来不就行了。是不是她不肯?还是她看不起我。哦,是不是她只相信她家的叶天行。那你让她找他去,老子还懒得搭理她呢。”

“少贫嘴,听我把事情说完。”

“你说啊,我听着!”他将椅子滑倒咖啡机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现煮的咖啡,回头问:“你要不要?”

“你不是常说我的身体不适合喝咖啡吗?”

“是啊,但你现在看上去比我还强壮……”

这几日,除了忙论文,他抽空就研究他为什么会突然痊愈的秘密,这个论题已经上升到基因突变这个层次了。

说起来这个世界用基因复制活物,已有了很完美的技术,不过复制的不是人类,是动物,比如在二十一世纪灭绝的动物,或是没逃过大灾害濒临绝种的动物们。

这种复制审批非常严格,光是手续就有十几道,如果没有世府的允许,那就是非法复制,一经发现,参与复制的人员下半生就只能在牢房里度日了。

虽说基因复制的技术已经很完美了,但成功率依旧很低,人力财力也会花费巨大,所以一般人也没有这个本事铤而走险。

以前是走私野生动物,现在是流行复制野生动物贩卖,黑市价格极端高昂,世府曾经抓过一批,现在还有,但不敢太明目张胆,一般都是通过d网进行。

既然基因可以通过科技复制,那么像夜辰这样的突变,他便认为这也可能和基因有关系,比如基因自动修复,他猜测可能是那次夜辰遭受了非常大的刺激,偶发性的致使体内的基因产生了变异。

他很想研究这个课题,如果成功了,那么断手断脚的人,或许就能像壁虎一样再生自己的手臂和腿脚了。

可惜啊,夜辰自始至终都不肯告诉他,那夜发生了什么,去找叶天行问话,不管问什么,对方都是一张死鱼脸,气得他臭骂了一顿后就打道回府了,他又不能将夜辰绑到研究室研究,所以这个基因变异的课题目前就只能在他脑子里想想。

“到底喝不喝?”

“不了,说正经事。”

“好!”陌如玉手捧咖啡,坐着椅子滑到他跟前,打趣道:“未来的总统阁下,您请说,只要是小的能做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问你……”夜辰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话,会比较天马行空,但就算陌如玉听完笑话他,他也要说,“有没有可能通过上床将对方的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

陌如玉听得目瞪口呆,刚喝进去的咖啡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喷了夜辰一脸。

夜辰淡定地抽了几张纸巾擦拭,擦完自己,又抽了几张递给陌如玉。

陌如玉呛咳道:“咳咳咳……你再说一遍!”

“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上床,有没有可能将她的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占为己用。”

这次陌如玉听清楚了,笑道:“你说……采阴补阳啊?”

“差不多……”

“哈哈哈哈……”陌如玉大笑不止,摇手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个讲科学的医生,不信这种邪术。什么采阴补阳,采阳补阴,那都是小说里的情节,现实里哪可能,你别开玩笑。”

“我没看玩笑!如果说,我就是案例呢?”

“呃?”陌如玉石化了。

“你不是想问我那晚做了什么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晚……我和妖娆上床了。”

他说的脸不红心不跳,说完还补充了一句:“那晚是第一次!”

陌如玉听完炸裂了,大呼小叫道:“我的天,你到了那晚才碰她,那之前呢,你和她在干什么,玩过家家吗?你们交往也很久了吧,你竟然一直没碰她。你牛人啊,怎么能憋,万幸没憋出什么毛病来,不然……多冤呐。”

他可是一直以为他们两人早就滚过床单了,就是那次在游艇的时候,他不是发现了一根女人的头发吗,夜辰那么宝贝,连碰都不许他碰,他就笃定头发是叶娆的,那就肯定已经上过床了。

没想到……他看夜辰眼神带了点哀悼。

夜辰一脸黑线,喝道:“别岔开话题!我问的是有没有采阴补阳的可能,而不是和你探讨我什么时候该和她上床。”

陌如玉闭了嘴,但是又忍不住想笑,便喝口咖啡压一压。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是什么让你认为你的痊愈是和她……咳咳……那个有关。”

“她变弱了!”

“这什么鬼?麻烦你解释得清楚点。”

“她开始怕冷了……”

陌如玉听得直犯糊涂,说道:“今年天气比往年冷,天气预报也是这么说的,再说了,女人本来就容易怕冷。”

“不,她和普通的女人不同,就是大冬天下海游泳,她也不会觉得冷。你记不记得,在军校见着她的时候,她穿的是什么衣服。”

陌如玉白了他一眼:“她又不是我的女人,我哪得记得。”

“我记得,是衬衣,那种春夏面料款式的衬衣,要不是单薄的t恤。”

“春夏?薄的?不,不可能吧……军校考试的时候已经入秋了,秋天倒也不算冷,但考试中有一场是穿越雪山,那是用天气制造机模拟出来的风雪天气,那种天气穿那么少是会冻死的。你会不会记错了?”

“绝对没有。因为之后我就在游艇上遇到了偷上船的她,当时她刚从海里捞鱼上来,然后赤着脚在甲板上偷吃东西。”

“你记得可真清楚……”

“我当然清楚……”因为他无时无刻都注意着妖娆,即便那时他还不知道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桃花小仙女,但还是对她有了强烈且清晰的印象,“就因为清楚,所以我很确定,她开始怕冷了。现在出门都会穿上厚厚的大衣,一吹风手就会冰凉,这都是之前没有的,还有……她的敏捷度和感知都降低了。”

昨天她完全没察觉到背后有人,竟然毫无反抗地被挟持了,若是以前,那个绑架他的女人根本不可能近得了她的身。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也可能是她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不太可能是……”

“阿陌……”夜辰的脸严肃了起来,“昨天我一个人全歼了那群绑匪,一共十七个人,我不费吹灰之力,而且我也不再怕冷,在那样寒冷的仓库里,我的身体像会自动发热一样,丝毫感受不到寒风侵袭,你觉得这是不太可能吗?”

这个疑问已经在他脑海里转悠了一夜,他急需一个解释,一个妖娆变弱的解释。

“那……你问过她吗?”

这种事当事人应该会有感觉的吧?

“昨天晚上问过……”是夜问的,并不是他,但他问和自己问没什么区别,“她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那就是了,说明她自己没觉得变弱,肯定是你想多了。”

“你不懂,她……”他的四肢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僵直,闭着眼睛,身体微微抖动着,沐风那句夜家宗主只能活三十五岁的话,重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为此害怕和恐惧,害怕自己就是那个令妖娆折寿的人,昨晚他甚至不敢碰她。

如果真是那样……他岂不是将妖娆的生命力吸走了。

他宁愿一辈子坐轮椅,一辈子将药当饭吃,一辈子受病痛的折磨,也不愿意健康的她在风华正茂的香消玉殒。

这个恐惧折磨了夜一个晚上,也同样折磨着他。

恐惧如一种侵入骨髓的阴冷渐渐渗透进他的身体,昨夜大杀四方的威风和快意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无尽的悔意和自责。

陌如玉清楚地觉到他全身的肌肉已绷紧,身子簌簌地发起抖来,“夜辰,你没事吧?”

夜辰突然抓紧他的手,颤抖着手指求他:“阿陌,想办法查出来,最好能找出能将一切恢复原状的方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好好好,你别急,我想办法就是了,你千万别自己吓自己。这样,我明天整一天都有空,你将她带来,其余的我来想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