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57 胡搅蛮缠的妖娆/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娆一下完课赶紧往寝室蹦跶,她得赶在夜出来前,和辰商量女儿的事,哪知嘴还没张就被他拉去了陌如玉的办公室。

“这是要干什么?”

“检查身体!”

“又检查!?”她前几天刚检查过,虽然查的是有没有怀孕,但陌如玉勤快,干脆一起检查了,“哪有检查身体这么频繁的,一年一次就好了。”

“你不是想生孩子吗?”

她以为他是同意了,高兴道:“你愿意?”

果然呐,还是辰比较好说话。

“你先检查了身体再说。”

“你是怕我有遗传病吗?”说完,她自顾自地点点头,“也对,生孩子是大事,不能马虎。”

大体很多人会忽视怀孕前的检查,实则和产检一样重要,有些病不怀孕的时候不发作,一怀孕却爆发了,妈妈受其害,宝宝更受其害,不如做足准备,好过怀孕后因为各种原因害了宝宝,也害了自己。

夜辰会这么说不过是个借口,好骗她去做检查,但见她那么高兴,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妖娆,生孩子的事,我们慢慢来,不急于一时。”

“你不急,我急啊。”

这次动用凤夔救他,算是把夜家的高层全得罪了,他们是不会找她麻烦的,但肯定会找他,本来就不待见他,这下更会觉得他无能。

“辰,这件事你听我的行不行?”

“生孩子又不是母鸡下蛋,是你想有就能有的吗?”

“你努力点播种不就行了?”

亏她是个女人,这种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反倒是夜辰脸红了一片。

检查室里,陌如玉也在,听到这话捂住嘴闷笑,就快憋不住了。

“妖娆,你这是胡搅蛮缠……”

她叉腰:“你的意思是……我是泼妇?”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

她这会儿还真是胡搅蛮缠了,但为了他今后安全着想,生女儿的法子是最一劳永逸的,偏他不肯,生个女儿又废不了他多少力气,从根本上说,爽的是他,受苦的是她。

怀胎十月,肚大如箩,还要忍受孕吐,水肿,抽筋,尿频。一朝分娩,还要痛得死去活来,弄不好肚子上还要被划一刀。想想这世界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但女人生孩子的方法竟然还那么陈旧,一点没进步。什么原始规律,全是放屁。

夜辰被她胡搅蛮缠地有些没辙了,叹了口气道:“就算我同意让你生,你就能保证生下来的孩子是女儿,万一是儿子呢?那你如何,继续?”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当然了!”

听闻,夜辰额角的一根青筋清晰的浮了出来,突突地抖着。

“你简直不可理喻!”

“你才不可理喻!让你爽都不要!你傻不傻!”

这一句掷地有声,在检查室里引起回音阵阵,陌如玉忍不住了,哇哈一声,笑得前俯后仰。

妖娆和夜辰十分迅速和默契地朝他瞪去,动作整齐划一。

陌如玉笑得直掉眼泪,用手抹了抹道:“生孩子的事我管不着,我只负责检查身体,你们要不打个商量,要么我先离开,你们继续吵,吵完再检查,要么检查完了回去吵。”

夜辰将她推倒陌如玉跟前:“先检查!”

“我不要,不给生不检查。”她扭动身体挣扎。

“妖娆,别任性!”

她杏眼圆睁地怒道:“我就是不要。”

女儿,她是生定了,十匹马都拉不回她。

“妖娆……”

“哼,不想听你说话。”她气嘟嘟地鼓气了自己的腮帮子。

夜辰柔声道:“你年纪还小……过几年我们再……”

“呵呵……”她干笑两声,指着他的鼻子道:“当初在游艇上,你要我嫁给你的时候,我说我年纪小,你说什么来着,十六岁就能结婚了,不小了,现在你倒是觉得我年纪小了,说一套做一套!”

夜辰被怼得哑口无言,看吧,搬石头砸了自己脚的了吧!

他见陌如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就更来气了,往他那里死瞪。

陌如玉觉得自己很无辜,他们夫妻俩的事,他怎好插手,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他只是个医生。

妖娆知道在这件事上她的确任性妄为得有些过分了,可理由她说清楚了,而且十分充分,偏他有好日子不肯过,非要过被人看不起的日子,难道不知道她会心疼吗。

沐风的能耐,她极为清楚,现在由她盯着,还能管得住他的自己的手脚,若是有一天他忍不下去,爆发了呢,她现在打不过他,最要命的是,沐风不怕死,若能死在她手里,他甚至是甘之如饴的。

趁着他现在还有自控能力,还没有如此疯癫,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下一代的宗主生出来,她好正式卸任。

她决定继续游说夜辰,就算将嘴皮子说烂了也要他同意。

面对她的‘动机不纯’,夜辰开始见招拆招,发挥了智将的实力,越说越冷静。反观她,因为怎么也说不通气得直跳脚。

“你不同意,那就别碰我!”

她使出了女人的杀手锏。

结果杀手锏飞过去,一点杀伤力也没用。

夜辰毫不在意地说道:“随你……”

这招竟然会失败,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尉迟夜辰,你是个蠢蛋!!”

夜辰依旧淡定:“你嫁了个蠢蛋……”

哇靠!!

她现在超想对他竖中指啊!!!

陌如玉吆喝道:“还检不检查了?”

“检查!”

“不检查!”

夜辰和妖娆对望了一眼,已势同水火。

陌如玉耸耸肩,“我看你们还是商量好了再来吧!”

夜辰忧心她的身体状况,哪容得她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干脆吻住她喋喋不休地嘴唇,用足以令她窒息昏厥的力道与她厮磨着。

妖娆很快就招架不住了,软了身体,脑子跟着也糊涂了,稀里糊涂地被推进了最先进的全身检查仪器里。

这玩意,一进去,不结束的话出不来。

她在里面敲敲打打,但完全没用,它是个像太空舱一样白色球体,全密封,里头有氧气,陌如玉按下按钮后,球就滚了一圈,她在里头是被固定住的,立刻被仪器弄得躺平了。

她大呼小叫也没用,因为密封,外头的人听不见。

“怎么样?”夜辰紧张地问道,眼前有个屏幕,里头是妖娆的身体影像,红红,蓝蓝,有橘,有绿,他不懂医,所以不清楚这些颜色代表了什么。

陌如玉看着屏幕道:“她现在的火气很大……”

“我不是问你这个!”

火气大不大,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

陌如玉要他稍安勿躁,转动按钮,360度的全面检查。

血液,水分,骨骼,脂肪,内脏器官,还有身体里的菌化组织,在屏幕里都能看到。呈各种百分比数值,且会给检查的人总结出一个分数。

妖娆的分数极高,超过了普通人,说明她的身体很健康,若是能如此坚持下去,活到150不是问题。

接着,陌如玉开始操纵仪器里的分子采集器,收集唾沫、体脂、皮肤颗粒,以及毛发的样本。

这些都是无痛的,包括采血。

一套检查下来,陌如玉惊呼:“你女人身体健康得跟吃了仙丹妙药一样,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她从小到大估计连感冒都没得过,身体里残留的药物成分近乎0。”

药物虽然能被人新陈代谢掉,但依然会有成分残留在身体里。看菌种就知道了,人体就是个巨大的细菌库,细菌有好有坏,好的多,身体自然能抗得了病毒,若是相反,那便是免疫体极差,药物的作用往往是好细菌也杀,坏细菌也灭,久而久之,菌种的之间的差异很小。

然,妖娆的身体,活像个益生菌帝国,一面倒。

他从医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到这么健康的人,有一句成语概括就是——百毒不侵。

“夜辰,这样的身体你竟然还说她弱,她要真弱,怕是这世界上都没有健康的人了。”

“你确定?”

“十万分的的确定!若是我撒谎,或是诊断错误,我明天就去吊销行医执照,这辈子都不行医了。”

“但她真的……”

哐啷一声,仪器的透明窗口被打破了。

妖娆凶神恶煞地对着夜辰竖起了中指……

陌如玉惊呆了,接着嚎得哭天抢地:“完了,完了,我老爸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

总统宫。

这里是世界政台的中心,也是政治舞台的最高点。

占地5万多平方米。由主楼和东、西两翼三部分组成。主楼共有底层、一楼和二楼3层。是总统办公的地方,也是世界政府的代称。

底层有外交接待大厅、图书室、地图室、总统宫管理人员办公室等。

外交接待大厅呈圆形,是总统接待各区使节的地方。

总统的办公室位于西边,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面对的是一座百花绽放的花园,景色十分怡人,可是此刻,窗户被厚重的宝蓝色窗帘遮盖得密不透光。

“失败了?”

尉迟明辰坐在沙发上眼中闪出一丝骇人的阴沉。

站立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心腹——谷元。

谷元相貌中等偏上,初见并不惊艳,但相处久了,便会被他身上的浓浓的书卷气所吸引,今年刚好而立之年,不像个官员,更像个教授。

“是的,大少爷!”

“有人去救?”

“暗查的消息是……阮军司和苑部长,以及一干人等都动了。”

明辰冷笑:“这帮老家伙……”

“少爷,虽然这次没能将三少爷弄垮,但至少弄清楚了哪些人是向着他的,其中还包括了一些您有意拉拢的人。”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是不可能向着我了?”

“元谷没说话,等于默认了。

明辰愤恨地咬牙:“他们宁愿选一个药罐子,也不愿选我。呵呵,好,早晚有他们后悔的时候。阮天启会行动,我倒不稀奇,但是苑仁和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苑部长可能在军校安插了自己的人手,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这只老狐狸……我每次去见他,他都奉我为座上客,极殷勤,看来我是看岔眼了。”

苑仁和是可以和颜离浩的父亲颜穆卿分庭抗礼的人,从格局上说,阮天启是最锋利的矛,而苑任和和颜穆卿就是最坚实的盾,他原本以为可以拉拢苑仁和,没想到……他挥手将茶几上小火炖煮的玻璃茶壶扫落。

“夜辰……”

这个名字总是能叫他羡慕得嫉妒,又恨得牙痒。

谷元不动声色地收拾起滚落到地毯上的茶壶和茶杯:“少爷不必动气,苑仁和之所以会向着三少爷,不过是看在前总统的面上。”

他口里的前总统便是夜辰和明辰的爷爷——尉迟泓辉。

尉迟泓辉做总统的时候,建树颇多,呼声极高,在政坛的人脉很广,尉迟清河能坐上总统,全靠这位亲爹保举,否则根本当不上,因这件事,尉迟清河常被人诟病。

尉迟泓辉为人极为严肃,对尉迟清河这个唯一的儿子从来没有和颜悦色过,更没褒奖过一句,尉迟清河算是被他从小骂大的,两人的相处模式与其说是父子,不如说是君臣。

尉迟清河大概是在这个严父底下积了一肚子怨气,人变得也是挺反骨的,老爹喜欢什么,他偏不喜欢什么,所以他偏爱尉迟明辰或多或少也有点尉迟泓辉的关系。

偏尉迟泓辉特别疼爱夜辰,即便这个小孙子体弱多病,也时时刻刻带在身边,手把手地教养着,临终前特地交代尉迟清河要保护好这个小儿子,只字没提尉迟明辰。至于苑家,苑仁和的父亲是尉迟泓辉的八拜之交,尉迟泓辉做总统的时候,苑仁和的父亲就是幕僚,尽管不需要乱世平天下,但治国理念相当统一,双剑合璧,将世府拉到了一个崭新的台阶,苑仁和从小耳濡目染,对尉迟泓辉和父亲十分崇敬,也就有了刚才提到的因为爷爷喜欢小孙子,他便向着小孙子的传言。

但,传言是否真,没人知道,但夜辰被绑架一事,倒是识出了几分深浅了。

“夜辰怎么样?”

“三少爷生龙活虎!”

明辰皱紧眉头:“真好了?”

“昨天的天气十分冷,若是往常,三少爷肯定扛不住,可如今他完好无恙。”

“你觉得这里头是不是和叶家有关系?”明辰不相信一个病了二十几年的人突然就好了,觉得其中肯定藏了什么秘密。

“属下按照大少爷您的吩咐查了这个叶家……”

“如何?”

“商贾,财大气粗,资产颇丰,但与政界没有来往,祖籍是十一区,祖上是靠卖稻米发家致富的。”

“这么说是一般的暴发户?”明辰有点小失望,若和叶家没关系,那夜辰的病是怎么好的,还又生出了另一个疑问,“之前我派人查过叶家,却没查出叶家是什么底细,你是怎么查出来的?”

“少爷之前查不到大约是因为叶家为人低调,一些生意都有人代管,不记在自己名下,说来也凑巧,最近叶家有大笔资产转移到了叶娆名下,估计是叶家的大家长用以作为她出嫁的嫁妆吧,属下便顺藤摸瓜查到了。”

“原来是这样,这叶家看起来也挺古怪的。”

“只是过于低调了一些,别的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也未见有和哪家官府的人员有来往,听说是因为叶家的大家长不喜与政界打交道。”

“嗯……若叶家只是这等底细,那也不必怕了……”他又问道:“虎头帮的人现在如何?”

“全被抓了!”

“口风紧不紧?”

“大少爷放心,接洽的时候是达平去的,他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若是被逼供,我们大可以抵赖,咬死是有人诬陷。”

明辰赞许地点点头:“你办事我放心,不过还是要看紧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知晓!”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等父亲来了再一起回去。”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