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63 有种战术叫招安/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娆带着自己的mini军团悄声无息地潜进了马蹄山的腹地,这里黄沙漫天,寸草不生,像极了沙漠无人区,幸亏她来时准备的充分,粮草和饮水都带了。

当然了,她现在是虚拟形态,不可能会感觉到饥饿和口渴,但体征值会消耗,若是不按游戏规矩补充,她就会game—over,另外她的军队也需要补给食物和水,否则就会全军覆没。

她找了个安全的区域补给体征值,但没有一下补满,维持百分之七十左右,因为不知道后头是什么光景,现在补得太多,若是后头遇到突发时间应付不了的话,就会粮尽弹绝,不划算。

哪怕这是一场战争游戏,是假的,她也不会随便应付,极为认真,自己输没关系,却不能让队友因自己的失策背锅。

她打开行动界面,查看地图,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方向后继续前进,如果预料的没错,再走七公里就会进入马蹄山的中心区域,她带着mini军团的十二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悄然前进,只要一有方风吹草动,立刻会停下,如此谨小慎微,一步一个脚印地潜进了马蹄山的中央区域。

她看了一眼计时表,花了将近四个小时,比预期的慢了许多,但也在计划之内,她寻了一处高地,匍匐在沙丘后,往下俯瞰。

底下有一队三十人左右的巡逻队伍,沿着标记好的通道前行,她计算了一下队伍的步行速度,还有通道长度,约莫往返一回要花上三十分钟。巡逻队伍不只一队,还有反方向的巡逻队伍,是二十人左右,两个队伍交替差不多会在十分钟后。

底下还有一座山谷,洞口两侧燃着篝火,有两人负责看守。

根据张凡之前的探查,换班在即,约莫也是在十分钟后。

也就是说,如果她想不被人发现的进入山谷,十分钟后就有一次机会,若是错过了,今晚就功败垂成,所以她只有一次机会。

她将计时器调准精确后,安静地等着。

十分钟后,两列巡逻队交错而过,这时洞口的两个看守打了个哈气,收起手里的猎枪准备换班了。

妖娆瞧准空挡,迅速出动,像只锚一样窜入洞口。

现实世界里,红叶看得目瞪口呆,她这潜入敌军的路数可谓十分纯熟,俨然就是一行家,她掐了掐指头,惊叫了一句:“不得了,比夜辰还快了五分钟……”

妖娆的行动勾起了她对往昔的追忆,那是胡夜辰也是如此,带着寒熙潜进了山谷里,之所以会慢五分钟,是因为寒熙rp不咋地,竟然给掉线了,整个游戏卡停了一会儿。

毕竟是机器系统制造出来的世界,偶尔也会弄点bug出来,那次就是如此,好在夜辰急中生智,没傻等寒熙上线,而是自己先进去了,这才转危为安。

看着妖娆的行动,红叶不免有些小激动,忍不住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夜辰报备一下。

夜辰听后哼哼了两下,任谁都能听出这哼哼声,哼得有多自豪。

指挥室里,颜离浩也在,听到他哼哼,以为是对自己不满,拍了拍桌子道:“肃静,听我说完!”

他来是帮一群老怪物传话的,话没传完就不能回去。

“我爸,苑部长,阮军司,还有一干人等让我严肃地警告你,以后要是身体没事就多往世府跑跑,别老是守着军校这一亩三分地,小心猝不及防的变天了,你收拾都收拾不过来。还让我告诫你,女色耽误事,身体要紧!”

“噗!”

寒熙没把持住,将喝进的嘴里的咖啡全喷了出来。

颜离浩白了他一眼:“你别急,还有一句是要对你说的,要不要听?”

“我也有?”

“废话,你和夜辰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自然有你的份。”

他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笑呵呵道:“有点意思,说来听听,我洗耳恭听!”

颜离浩板起脸道:“下次再隐瞒不报,让你当宦官去。”

寒熙脑门一凉,渗出一颗豆大的汗。

“真这么说?”

“是啊,说的时候就是我刚才那副模样,老严肃了,一直瞪我,瞪得我头皮都麻了。”

传声筒不好做,等于被人白白教训一回。

“这肯定不是我老丈人说的。”做了宦官,他女儿可要守活寡了,哪个老爹会这么残忍。

“呵呵……”颜离浩挤了一下眼,“你要失望了,这话虽然不是阮军司说的,但他当时也在场,没反对,我看到他还猛点头呢,看样子是非常的赞同。”

“赞同个蛋”寒熙喷了颜离浩一脸口水,“我那是隐瞒不报吗?那是事出突然,什么证据都没有,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那种情况,先确定夜辰在哪才是当务之急,我看这群老家伙就是闲着蛋疼,恨不得出点事能令他们动动筋骨,省的生锈了。后来怎么样,不是我们自己解决了,要他们瞎起劲。”

“哎?这话你可说错了,这次是夜辰解决的,没你什么事,你就是那等人死了才出现的警察,收拾了一下尾巴。”

“去去去,滚一边去,你到底站哪边的,传个话了不起了是吧?”

颜离浩道:“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传话也是个辛苦活,得一字不漏传全了,我可是字字都带到了,要是老头子们问起,你们俩记得帮我邀一下功,免得他们以后也看我不顺眼。”

“得了吧,回去相你的亲去吧,你要想在你亲爹眼里出息,那就赶紧找个女人结婚生子。”

颜离浩抱怨道:“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还嫌我不够烦啊!”

自韦家寿宴开始,他的相亲就没断过,最高纪录一天见了八个,生生喝了一天的咖啡,喝得他三天都没睡着觉,差点在马路上打瞌睡,被车给撞死。

话落,他将怨怼的目光投向了夜辰。

夜辰纳闷了:“你瞪我干什么,又不是我逼你去相亲的?”

“你就是那逼我相亲的源头!”

“什么意思?”

颜离浩噼里啪啦道:“在我奶奶眼里,你就是个冷情的人,指不定是要上山出家做和尚的,她还想着给你物色对象呢,你倒好,不声不响名草有主了,还当着她老人家的面宣告,你说她怎么受得了,连你都有女人了,我这个孙子还没有,她急了,认为我有问题,担心我会出柜。”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相亲那可是在这之前就有了,我宣告在后,关我什么事。”

这个锅他不背!

“她这不是一开始想先将我的终生大事弄妥了,再专心对付你吗,所以帮我物色对象的时候,顺带把你的对象也一起物色了。谁想你自己配了对,这下全往我身上招呼了。”

他捂脸佯装痛哭流涕道:“我招谁惹谁了,就因为我是单身狗,预备给你的任务就全归我了,不行,你得陪我!我今天还有三场没去,你得跟着一起去。”

夜辰根本就不搭理他,两手一摊,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我爱莫能助。因为我没兴趣犯重婚罪。”

他现在可是有妇之夫,瞒着新婚妻子去相亲,这等无耻卑鄙下流的事他做不出来。

颜离浩立刻转移目标:“那你去!”

寒熙连忙逃开,挥手道:“这事你找红叶说去,她要是不揍你一顿,还同意的话,我就跟你去。”

颜离浩嚎道:“你们这两个见色忘义的东西。”

寒熙回:“你就是去见色的,所以你也可以忘义,我们不怪你。”

“混蛋,你虐狗是吧?”

虐他这条单身狗。

“哈哈哈哈……我去忙咯,回见。”

寒熙脚底抹油地开溜了,颜离浩对着夜辰大眼瞪小眼。

下一秒,夜辰起身离开了座位。

“你又要去哪?”

“去见色!”

就是见他老婆去。

颜离浩:“……”

这日子没法过了。

**

教学场内,红叶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妖娆等人参与的‘战略游戏’已进入终盘,正是最关键的时候。

山谷里,妖娆已经找到了关押人质的场所,就在最底下。

有意思的是,这些人质没被关在牢里,而是来去自由的在地底生活区域随意行动。

有个人看到了她,疾步走了过来。

她现在做了伪装,一副平民打扮,脸上都是黄沙土,显得脸蜡黄蜡黄的。

十二人的队伍则暗藏了起来,没她的命令不会出来。

乍见妖娆,那人以为她是新来的,问道:“你也是来投靠马蹄山当家的?”

投靠?

妖娆面色不动,但心下窃喜,猛点头:“是啊,是啊,你也是?”

与她对话的是个糙汉子,农民工打扮,肤色黝黑,身子很健壮,一看就是常年干粗活谋生的人,长的也憨厚。

这样的人这里有很多,应该就是那些所谓被劫持而来的人质了。

糙汉子听完妖娆的话回道:“嗯,这年头日子不好过,我们这里物资匮乏,政府又不管,上任的市长省长都不是好东西,成天想的都是政绩,根本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连扶贫的政策都不给弄。在家也是等死,不如投靠马蹄山当家的做个土匪,还能有口饭吃。”

“日子有这么难过?”

糙汉子皱起了眉头:“我骗你做什么?哎?你不是附近的村落的人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呃……”妖娆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转移话题,“我这是饿得脑子糊涂了,好几天没吃饭了,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

她进入山谷后没补给过体征值,现下很低,已经红色了。

糙汉子立刻道:“有啊,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妖娆看着他冲去一处地方拿食物,想着这人物造的真真实,一番对话下来,她都忘记他只是‘游戏’里的一个角色了,用游戏的专用名词形容就是——npc。

她环视一圈周围,这里的npc有一大堆,肯定有一个能触发她想要的‘剧情’!

但是人太多了,她恐怕没时间一个个问。

“来了来了,给,这是土豆汤,你趁热吃。这几年土地贫瘠也就种的出土豆。”

“土豆好,营养丰富,还顶饿。谢了,我正好饿得慌。我先吃了。”

说是吃,其实就是接受对方的东西,然后按食用按键。

一番操作后,妖娆问道:“我听说政府已经派军队攻打过来了,说是要剿匪救人质。”

糙汉子瞪眼道:“这都是那帮贪官污吏胡说的,是想借国家的手除掉好人。你别信,若不是当家的,我们这群人就要饿死了!”

妖娆想传闻果然不能信啊。

糙汉子嘴里的当家的,她倒是有点印象,叫啥名字来着,她敲敲脑袋,出发前她还特地问过苑青灵,这会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由于补给了土豆汤,她的体征值恢复了一半,体征值会影响移动速度,越多速度越快,她现在正好可以找npc多聊聊天。

糙汉子一直跟着她,她去哪,他就跟到哪。

她觉得他的跟随必定是有原因的,按照游戏设定,这种npc肯定会生出剧情来,就看怎么问话了。

“我说大哥,我怎么才能见当家的?”

“你要见当家?见他做什么?”

“我不能在这里白吃白喝啊,我想找他问问能不能加入他的军队,好一起抗敌,我不要军饷,只要一口饭吃就行了。”

“原来你也这么想啊,我也是啊,不如我们一起!走走走,我知道当家的每天到这个点都会去一个地方!”

妖娆挺震惊的,不过几句话竟然就直击中心了。

她欢欣鼓舞道:“好啊,谢谢大哥了。”

“没事,我也是想了好些天了,一直没敢说,看你这么有勇气,我也来劲儿了。是我该谢谢你才对。不过打仗不是闹着玩的,你看看你细胳膊细腿,身无四两肉似的,一阵风都能把你吹倒。”

“哈哈,我只是长的矮小了点,但骨头里长肌肉。”

糙汉子瞧瞧她一脸不信,叹道:“我看你缺钙倒是真的。”

妖娆干笑了两声,告诉自己别跟虚拟人物置气,这就是个npc,台词肯定是设定好的,不能怒,不能怒,赶紧找当家的要紧。

“我们可以去了吗?”

“嗯,走!这会儿时间正合适!”糙汉子十分憨厚的在前头带路。

妖娆喜滋滋地跟在他后头。

两人沿着一处旋转楼梯往上走,绕过了好几圈才到出口。

出来的时候,妖娆眼都晕了,又是从昏暗的地方去到光亮处,眼睛也有些不适应,正要看地形,倏地冲出一群人将她团团围住。

她吓了一记,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看向带路的糙汉子。

此刻的糙汉子再无憨厚之色,冷冷地瞅着她。

妖娆叹了口气,十分合作地举起手,“我投降!!”

这个npc牛了,牛到她都上当了。

不过……上当也有上当的好,至少目标人物找到了。

“当家的?”她开口问。

“你怎么知道我是当家的!”

妖娆放下一只手指了一圈围着她的人,“他们的眼神告诉我,他们听的是你的命令,还有你旁边这位对你毕恭毕敬,就差趴下来给你当椅子坐了。”

被点到名的npc,姑且称之为npc乙吧,脸红地喝道:“闭嘴,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多话,我问你,你……你什么来历!?还有……举起手,不许动!”

妖娆重新将手高高举起,表示出极为诚意的投降,“我是什么来历,你家当家的清楚啊,不然他也不会带我来这里了。”

npc乙看向糙汉子:“当家的?”

“她是军队的人!”

“啊!剿灭我们的军队?”

糙汉子凝重地点头。

npc乙脸色顿时一变,喝道:“快,将她抓起来,还有搜一下有没有同伙,快去。

一群人分了几个人出来行动。

npc乙急道:“当家的,这可怎么办?”

糙汉子不像他,十分淡定。

妖娆也很淡定:“别忙了,就我一个人来!我来是和你家当家的商量事情的。”她看向糙汉子,笑眯眯的:“当家的,是否想建功立业啊?”

糙汉子一愣:“你什么意思?”

“招安啊!招你的安!”

妖娆淡淡的笑着,剿匪与招安,有时候就是一个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