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70 结婚的事曝光了/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流裳躲在孙氏姐妹身后冷眼旁观着,苑青灵和叶娆的关系好的出乎她意料,顾卿晚暗自的那点动静,她全部知晓,与苑家夫人说亲的事,她故意传到了金悦桐的耳朵里,照理说金悦桐今日来访不可能不对叶娆说这件事,那怎么叶娆一点动静都没有,依旧和苑青灵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难道金悦桐没有说?

她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可能性,金悦桐绝不会错过这个能离间叶娆和尉迟少爷感情的机会。

叶娆或许是在装傻,装大度,免得为了这件事和尉迟少爷闹不开心。

她定了定心神,认为这时候应该推波助澜一下。

“苑小姐,恭喜你,听说您的婚事已经定下了。”

这一语惊了众人,齐齐回头看她。

苑青灵对庄流裳并不熟悉,会认识也是因为阮红玉和孙氏姐妹,初进军校那会儿,她没什么聊得来的朋友,也就与孙氏姐妹能说上几句话,因这个缘故进了阮红玉的组,但她也只与孙氏姐妹有交流,其他人包括阮红玉根本谈不到一块去。

现在这个突然出来恭喜她婚事有着落的人,她一下竟没想起来她是谁?

“流裳,你说什么呢?”孙乐瞳听后收回了胶着在莲见身上的视线。

“哎?乐瞳小姐不知道?”她故作讶异,拍了拍自己的嘴,“那……那是我多话了。”

“你说清楚点,什么婚事,别说一半留一半。”

自从苑青灵和妖娆相好后,孙乐瞳心里就憋着一口气,觉得苑青灵不识好歹,不顾青梅竹马去亲近一个贱人,丢尽了她的颜面,从那开始,她和苑青灵便是零交流了,点头打招呼都省了。

“这……”庄流裳一副为难的样子,“当事人在,不好我来说吧?”

她精明地将话题丢给了苑青灵。

苑青灵抿了抿唇,没说话,心里清楚说的是哪一件婚事,不由看向妖娆,并非做贼心虚,是怕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起了不必要的误会。

“青灵,你要嫁人?嫁给谁,快说给我们听听,是哪家的公子哥能入得了你的眼。”

小符没发现她脸色有些冷峻,仅是作为朋友,想恭喜一番,偏是正中了庄流裳的下怀。

庄流裳得意地扯了扯嘴角,跟着道:“说出来你们会吓一跳。”她故意看向妖娆,等着看她的好戏。

妖娆眯起眼看了她一会儿,这女人看着木讷,但惯会兴风作浪,她就好奇了,军校考试那会儿,她威风得很,又是收买联盟的人对付她,又是花钱雇佣兵杀她,做事也算风风火火,可后头和阮红玉这伙人混在一起,就成了个小透明,不仔细注意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今日稀奇了,自己跳出来挑衅了。

哦,她倒是忘了,这女人是顾卿晚找来为夜辰生儿子的,这会儿顾卿晚寻思着让夜辰娶苑青灵,她心里肯定不舒服,就想拿这件事挑拨一下自己和苑青灵的感情,发泄发泄?

罢了,这件事早晚都是会闹出风波的,这会儿提了未必不好。

“呵呵,庄小姐和我家青灵很熟吗?我们都不知道的事,你就知道了?”

庄流裳愕然,没想妖娆会跳出来给苑青灵解围,皱了皱眉头,看她的眼神透着探究光芒,企从她脸上看出点波澜来。

妖娆脸上哪会有什么波澜,前有金悦桐,后有她,提的都是这件事,早有心理准备了。

夜辰喜欢谁,想娶谁,关她们什么事,非要一次次的提,真是当她这个正牌老婆不存了。

她笑颜相对,直勾勾回了庄流裳一记眼。

她太淡定了,让庄流裳没了底气,又不好直接将夜辰的名字说出来,心里就有些急。

苑青灵不想这件事闹大,说道:“我与她不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这就让庄流裳很尴尬了,颇有点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意思。

若只是庄流裳一个人,这事或许就过去了,但孙氏姐妹在,这两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听了这种事绝不会放过。

孙乐瞳道:“青灵,你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家里谈妥了婚事也不告诉我和姐姐一声,还是不是亲戚了,难不成结婚的时候也不想给我们喜帖了?”她瞟了一眼张凡她们,很不客气道:“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尽和这些没品的人在一起,小心掉份!”

小符一听,直接怼上去:“你怎么说话的,没刷牙是吧,还是吃了屎了,嘴那么臭。”

孙乐瞳这回学聪明,抚了抚落下的鬓发:“姐姐,你听到没有,好像有只母狗在吠。”

孙芷晴掩嘴笑道:“可不是吗,没教养!”

小符起气得头顶冒烟,龇起牙来,冲上去就想咬两姐妹。

张凡拉住了她的袖子,不许她冲动,真斗起来,她们这方没什么好果子吃,上次闹腾她们就没落着好,要不是小娆聪明,留了把柄,关禁闭的就不是阮红玉,而是她们几个了。

“你别拉我,这种女人就该好好教训。”

“不许冲动,你怼回去就行了。”

“她们欠揍!”

“那也不是你能揍的。别忘了她们和青灵到底是亲戚,你爽快了,青灵会难做。”

小符是讲义气的人,绝不会让朋友难做。

“青灵,我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和她们计较。你要有空就好好教教她们,尊重两个字怎么写。”

苑青灵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别气,晚上我给你准备好吃的,包你满意。”

一听有好吃的,小符就没气了,在她心里没有事能比吃重要。

“一言为定!”

苑青灵笑呵呵地点头,然后看回庄流裳:“庄小姐,有些事不能听风就是雨,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听来的,但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有的事,我没有定亲,也没听父母说起有什么人找我家说亲。结婚是我的事,该有我自己做主!”

庄流裳知道有叶娆在,她肯定不会承认,她越不承认,越是能离间她和叶娆的感情。

她立刻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抱歉道:“是我失言了,请苑小姐别介意,我就是听说尉迟家的老夫人……哎呀……我……我……看我……”她捂住嘴,又是一副恨不得拔了自己舌头的悔罪样。

尉迟两个字都说出来了,整件事还能瞒得住吗?、

孙氏姐妹听见后眼眶立刻瞪圆了。

尉迟老夫人,不就是第一夫人顾卿晚吗?

顾卿晚是尉迟夜辰的亲生母亲,她去说亲事,还能是谁的亲事。

别说她们了,就连张凡苏文小符,还有夜家的人,全都看向了妖娆。

妖娆觉得头皮一阵麻,狠狠剜了庄流裳一眼,最恨的就是这种人,看着是朵小白花,实则是一条吐信的毒蛇。

“宗……小娆,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莲见已是怒发冲冠,若是夜辰在这,他肯定一刀劈了他。

“你闭嘴!不许捕风捉影!”

“可她说……”

“她说的就是真的了吗?你眼睛看到了,还是耳朵听到了?不说话没让当你是哑巴。”

但是,莲见怕她被夜辰骗了,本来就对夜辰不待见,这会儿听到这种事怎么忍得下去,尤其他看出妖娆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还替他瞒着。

“你不让我说,我也要说,他可是娶了你了,你们是有结婚证的夫妻。”

哐啷一声,孙氏姐妹手里的伞掉在了地上,眼眶更圆了,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庄流裳则是脸色发白,惊道:“不可能!”

妖娆扶额,莲见这个二百五,竟然把这件事给捅出来了,庄流裳知道了,就等于顾卿晚也知道了,这个婆娘知道了,她和夜辰清静的小日子就到头了。

“你和尉迟少爷结婚了?”孙芷晴懵了一会儿开了口,她神色大变,嫉妒都从她眼里溢了出来。

妖娆很诧异她会这副样子,眨了眨眼,莫非这女人对夜辰有意思?否则哪会这种表情。

“这很不可思议吗?我不可以和他结婚吗?”这会儿若是不承认,她就成笑柄了,所以必须承认。

“不可能!”孙芷晴活似乎受了刺激,手脚并用地扑过来想掐她的脖子。

妖娆被她吓了一跳,头回看到她这么歇斯底里。

“你骗人,尉迟少爷怎么可能娶你!”

“姐,你冷静点,”孙乐瞳抱住亲姐的腰,“你别听这个男人胡说,肯定是他虚构出来的,你别上当。真要结婚的话,会没动静吗?你看婚礼都没办!”

孙芷晴冷静了些,喃喃自语道:“对对对,尉迟少爷是什么人,结婚怎么会不公告天下。叶娆……”她凶狠地瞪向妖娆:“你敢造谣,臭不要脸!”

“信不信随你。结婚本就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挨不着你们什么!”她回头对着小符等人道:“走了,回寝室做作业了。”

几人傻不愣登地点点头。

她们只知道她和夜辰同居,但不知道结婚的事,两人感情那么好,叫声老公老婆的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没想是有证书的。

之前以为她急着要孩子,就是想拿孩子去要挟恶婆婆,好让她和尉迟少爷结婚,从没想过人家票早就补好了。

“你别走!”苏芷晴在后头叫。

妖娆懒洋洋地回头:“请问还有什么指教?”

“我要你离开尉迟少爷!”

妖娆觉得她是抽疯了,之前都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对,今天却是开眼界了。

孙乐瞳也很吃惊:“姐,你这是怎么了?”

她和这位亲姐姐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看男人都是先看地位,再看容貌,家里说亲也张罗了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有太满意的人选,就这几个月出了一个——颜离浩,但颜家相中的是韦家,韦家寿宴那回,她和姐姐过去就是去打听风声的,若论出身,她们孙家绝不比韦家差,韦家会被颜家看中,也是因为韦颜两家的老太太是闺中密友,仅是因为这层关系得了头筹,但是颜离浩看不看的上韦初瑛那还是两说。

她和姐姐都是好强的人,像她们这种出身的金贵小姐,成年前比的是谁的衣服好看,谁的包贵,谁的东西是限量版的,还有就是谁的老爹牛逼,成年后就不一样了,比的是丈夫,丈夫的地位决定了她们后半生是否能过上令人称羡的日子。

哪怕是最好的朋友,在这点上的攀比也不会变。

从小孙芷晴就很疼她,什么都让着她,她也十分喜欢这个姐姐,因此两人感情极好,若是姐姐的话,她愿意将好男人让给她,但她也发现了,姐姐对婚事一直不太热衷,就是颜离浩这样的人,她也没放在心上,那次去韦家也是陪着她去,她一直觉得姐姐是想像小时候那样,什么好的都先给了她去,自己挑剩下的。

现在看来不是,是她心里早就有人了。

万万没想到会是尉迟总统府的那位。

怪不得她会三番两次的要自己和她一起招惹叶娆,就是每次铩羽而归也不放弃。

她还当是她特别讨厌叶娆,便想帮她出气,一来二回的竟也成了习惯,没想到还有这层关系。

是她太笨了,早该发现的,竟这般后知后觉。

“乐瞳,你放开,我今天一定要叫这个女人离开了尉迟少爷,她竟然连尉迟少爷的婚事都要做文章,谁知道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我不能放任她致使尉迟少爷的声望一落千丈。”

听闻,妖娆很不是滋味,说的她好像红颜祸水一样。

“孙小姐,我和夜辰可是两情相悦……”

“你不配!”

妖娆一听又是这个,就知道没什么好谈的了,挥挥手告别了。

“你给我站住!”

谁理她,这种疯婆子离得越远越好。

**

到了女生寝室大楼门口,莲见因为进不去,拉着妖娆跑到了一边。

“宗主,那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的假的,你还用问我吗,你回去一查不就知道了!”

“那就是真的!”她会这么说就是知道夜家一定能查出来,瞒是没用的。

“莲见,事情是有,但与我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他分明是想一脚踏两条船!”

莲见和沐风一样,都是看不得她受委屈的,她嫁人这回事,他们心里就是有气有怒,但她如果不委屈,他们可以暂时忍着,但若是有男人不珍惜她,他们便不能忍了。

“他没有,这件事是他母亲一人的行为,和他无关。”

“他为何不回去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的,顾卿晚这个人若是能沟通得了,我也不会躲着她了,总之,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们不许插手,尤其不可以动用夜家的力量。”

“我看你是被那个男人甜言蜜语给迷昏头了。”

妖娆翻了翻白眼,知晓说不通他,但又怕他着急做错事,横生枝节,警告道:“不许乱来听到没有,要是让我知道顾卿晚有个头疼脑热的,我拿你试问。回去吧,我还有功课要做。”

莲见真想说这时候还惦记什么功课,但到底不想惹她不快,便将话吞回了肚子里,目送妖娆进了寝室大楼,电梯门一关上,他调转脚跟就去了凤夙庭。

**

尉迟府。

听到庄流裳说夜辰和妖娆已经结婚了,顾卿晚差点厥过去,好在王陆眼明手快地扶了一把。

“快快,去查,赶紧去民政局查。”

她不愿相信庄流裳说的,只看实锤。

这种事要查一点不难,就是从没想过,查起来有的是路数,很快就查到了,顾卿晚抢过一看,粗体的已婚两字戳黑了她的眼,顿时一个踉跄,摔进了后头的沙发里,半天没回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