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74 老公砸场子去了/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娆穿上衣服,匆匆追了出去,外头风大雪大,她根本看不清楚,打电话给夜辰,始终没人接,她越想越不放心,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vip寝室区域的520房是阮红叶的居所。

时值半夜,外头风雪飘飞,屋里却是情意绵绵。

红叶和寒熙这对恩爱的小情侣正热切地准备滚第三次床单,紧要关头,电话铃就响了,红叶一看来电显示是叶娆,一把将蓄势待发的寒熙推开。

寒熙恼道:“大半夜的谁打来的电话?”

这生生是要他折寿啊。

红叶用食指抵住唇:“嘘!”又用脚丫子将他踢远些,对着手机道:“小娆,你找我?”

“抱歉,这么晚吵到你睡觉了,我是想问夜辰有没有去你那?”

红叶瞪了一眼想扑过来的寒熙,飞起脚丫子踹向他的小腹,警告他别乱来。

虽然两人已是未婚夫妻,过夜无可厚非,但她是女人,在这种事情上脸皮总是薄的,不太好意思让人知道这种事。

“他怎么会到我这?我这可是女生寝室。”

“寒熙不在你那吗?”

呃……

“我先打的是寒熙的电话,但手机关机,我就打了他寝室的座机,没人接,我想他应该是不在自己的寝室。”

红叶抚额,脸皮子生出一抹红,埋怨地瞪向寒熙。

寒熙觉得很莫名其妙,一周三次,周一周三周五,周末看心情,是她订的规矩,今天是周三,他严格按照规矩来的,况且天气那么冷,两个人睡多舒服。

有错吗?

红叶比了个中指给他。

他一愣,有点糊涂了。

这是骂他,还是示意他继续?

他眉骨挑了挑,捉住她踢过来小腿,沿着白皙的腿肚子,摩挲了一把,拼命向她送秋波。

红叶抡起脚,扇了他一个耳刮子。

不开窍的男人,穿帮了知不知道?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寒熙觉得女人心果然海底针,太难捉摸了。

“红叶,你睡了吗?”

“没,没,没,我拿杯子喝水呢……”红叶对寒熙比划了一下手。

寒熙这会儿明白了,捧了杯水给她。

红叶咕噜喝了一口:“地暖开的太足了,热死了,嗯……你说吧,有什么事?”

“我和夜辰吵架了!”

“又吵架?”

“什么叫又……”妖娆一脸黑线。

“前几天你们不就在冷战吗?小符还告诉我,你晚上没回去睡,在她们那过夜了。”

“这个大嘴巴……咳咳……没有的事,是为了功课。”

“哦……”红叶没戳穿,捂嘴偷笑了一下,舒展了一下手臂,往后靠去。

寒熙就在她身后,很自觉地充当她的人肉沙发,女人的话题他不没兴趣参与,但事关夜辰,他就有了一丝好奇,耳朵下意识地凑了过去。

“他真没来你这?”

“没有啊!”

“寒熙呢?”

红叶侧头看了一眼寒熙。

寒熙摇摇头,用口型道:“说我睡了!”

夫妻吵架的事,他处理不来。

“他睡了,你要急的话,我可以叫醒他。”

妖娆很失望,垮了脸:“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要是他打你们的电话,你记得通知我。”

“行,我知道了。你别担心,他舍不得你的,气一会儿就过去了,赌气呢!要不你问问阿陌,说不定夜辰去请教这个情场浪子去了。”

“陌如玉?”

“是啊!”

“你把他的手机号码发给我。”

她手机通信录里,除了张凡等人的联络方式外,就只有红叶和寒熙的号码,陌如玉和颜离浩的都没有,因为不常来往,不熟。

经红叶提醒,她猛然想起,陌如玉如果是前世那个人的话,夜辰十有*会去找他。

“好!”

妖娆挂了电话,不一会儿红叶就将陌如玉的号码发了过来,她赶紧打过去。

电话嘟了好几声,快接近尾声的时候被接了起来。

“喂?哪位?”

“陌如玉是我,夜辰在不在你那?”

陌如玉一愣,“叶娆?”

“是我!”

“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因为是医生,习惯性地会摸起来接听,不会去看来电显示是谁。

“这你就别问了,我就问你,夜辰在不在你那?”

“大半夜的,他怎么会跑我这?肯定是在你怀里温存啊……”

软玉温香和损友,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

“他真的不在你这?”

“我骗你做什么?怎么?夜辰没和你在一起?”

“他要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也不会电话你了。算了,我去别的人那里问问,挂了。”

“嗳,我说……”

嘟——。

妖娆说挂就挂,一点不含糊。

陌如玉怔忡地望着手机,觉出了点不对劲。

夜辰怎么可能半夜没事离开他的大宝贝,肯定有问题,他赶紧拨打了寒熙的手机,寒熙的手机关机,他没气馁,又拨了红叶的。

寝室里,红叶和寒熙刚找回被打扰的兴致,正要翻滚时,手机铃响了。

寒熙一脸黑线,比红叶手快的拿起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陌如玉,开了免提一顿喷。

“你有病是不是,半夜不睡觉打我老婆的电话!?睡不着就去多做几场手术,累趴下就能睡了。”

“火气怎么大,哦……我想起来了,今天是周三,呵呵……叨扰了,叨扰了。”

寒熙脸色一窘,瞅向红叶。

红叶的脸已经红的不能看了,恨不得能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往寒熙的胸口狠狠拧了一记。

这种事,这混蛋怎么会知道!?

寒熙觉得冤枉啊,他绝对没透露过啊。

“喂喂……我说你们两夫妻别不理我啊,我就打扰你们一分钟,问问夜辰在哪?”

寒熙忍着疼道:“你也找夜辰?”

“嗯,刚才叶娆打电话给我,说夜辰半夜不睡觉,离家出走了。”

红叶和寒熙对望了一眼。

“夜辰不在你那?”红叶问。

“不在啊,在的话,我打电话给你们干什么?”

寒熙抚了抚下巴道:“那就奇了,往常他要是半夜没事干,准会去你那的。”

“现在他有心肝宝贝了,哪还用的着我,过去式咯。我听叶娆的意思大概是两人吵架了,这种事他气不了多久,来我这太远了,你们那合适。”

“道理是有,但人也不在我们这!”

“嗳?外头那么大雪,他能去哪?总不可能在寝室大楼里瞎转悠吧?”

“行了,这事交给我和红叶吧,你睡你的,我和红叶来处理。”被打搅了两次,什么兴致都没用了,不如起来找人,帮助解决家庭矛盾。

“那敢情好,我大清早有手术,不方便来,你们找到了知会我一声,省得我担心。”

“嗯。”

于此同时,妖娆满学校的找夜辰,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一个人影都没有。

指挥室里空荡荡的,暖气没开,冻得她直哆嗦,她随即跑了出来,裹紧大衣,迎着风雪继续找,半路上就碰到了红叶和寒熙。

“小娆!”风雪里,红叶招着手。

“你们怎么来了?”

“不放心你啊,怎么样?找着没有?”

妖娆一脸失望的摇头:“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都不在。陌如玉那也没有。”

“你别着急,他不会丢的,军校对他而言就像家里的后花园。我们先回去,天气预报说天亮前会有一场大风雪。”

“那夜辰他……”妖娆的心揪了揪,担心他会出事。

“放心,军校到处都有躲避风雪的地方,他又不笨,冻不死的。我和寒熙先送你回去,你看……你的手都冻僵了。”红叶捂着她的手搓了搓,“这会儿风雪开始大了,不好找人,我们等天亮了再说。我陪着你。”

妖娆点点头,三人便回了寝室。

寒熙知会机器管家泡了热茶来,三人就坐在沙发上等着,期间寒熙打了夜辰的手机,结果发现他的手机落在了沙发的缝隙里,根本没带出去。

这下就是想用gps定位找人都不行了。

红叶左思右想,觉得夜辰不太可能会生气到整宿不回来,普通吵架,红个脸也就没事了,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想问妖娆,但妖娆一副不愿回答的模样,她便没问。

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有些事只能当事人自己想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空开始露出白肚皮的时候,夜辰仍是没回来。

红叶不耐困,困了就趴在寒熙的大腿上睡着了,寒熙习惯了熬夜,一点没事,但是整夜不敢动,怕吵醒腿上的心肝。

妖娆肯定睡不着了,没事就往门口看,一听到动静就会往门边跑,但每次都失望。

这时,门边又有动静了,她又以为夜辰回来了,疾步跑过去开门。

外头只有一个例行清洁走廊地毯的阿姨,声音就是从她那发出来的。

妖娆失望极了,关上门后,一脸郁色。

寒熙看天亮了,叫醒了红叶。

红叶揉着眼睛道:“几点了?”

“快六点了。”

“这么早?”

“不早了,夜辰一晚上没回来。”

红叶打了个哈气道:“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男人,吵架离家一贯是女人做的,他起什么哄啊,你可不能学他!”

“我可不会和你吵架。”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红脸的次数一只手都数不完,“你先起来,我让机器管家准备点热食,吃饱了才有力气找人。”

“嗯。”红叶伸了个懒腰,见妖娆一脸郁卒,坐到她身边安慰:“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顶多就是气性大,我们吃过早饭就出去找。一定能找到。”

“要是找不到呢?”妖娆觉得夜辰分明就是在躲她。

“怎么会找不到,他又没长翅膀,还能飞上天去?”

“他一定是在怪我……”妖娆揪着自己的手指,心里又委屈,又自责。

她又不是故意瞒他的,况且他不也有事瞒着她吗?她都没气成这样,他有什么好气的。

“你到底做了什么惹得他这样了?”

“我……”她欲言又止,“算了,这是我和他的事,告诉你也没用。谢谢你陪了我一夜,累了吧,不如你和寒熙回去休息,我一个人等就行了。”

“我已经睡过了,倒是你一宿没睡,吃过早饭,你就去睡一会儿,其他的交给我和寒熙,我保证你醒来的时候就能看见那家伙。”

“我睡不着。”没看到他安好,她怎么可能安心睡觉。

“你这么死撑也不是办法啊?这样吧,打个盹总行吧?趁着早饭还没好,你休息一下,等早饭好了我叫你。”

她勉强地笑了笑:“不用,我撑得住。”

“可是我觉得你脸色有点难看。”

“有吗?”妖娆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妥的,顶多就是没什么胃口。

“我看你还是躺下眯一会儿吧,别一会儿晕过去了。”

“我哪有那么虚弱,你别吓我!”她自己的身体还会不清楚吗,要有事早有事了。

餐厅里,寒熙道:“你们两个过来吃早饭吧,我点了黄鱼面,冬天吃这个暖和。”

“来了,来了。”红叶拉着妖娆的手一起过去。

“今天的面不错,汤够白,这黄鱼也挺肥的。”红叶折腾了一宿真是饿了,捧起碗喝了一大口汤,“好鲜!小娆,你也快尝尝……”

妖娆没什么胃口,但想到待会儿还要出去找人,吃点总没错,捧起碗,习惯性地嗅了嗅。

这汤……

好腥!

她嫌弃地放下了碗,“我不吃了。”

红叶嗦了口面:“怎么了?”

“腥!”

“嗯?有吗?我怎么不觉得?”

“大概是我嗅觉比较灵敏吧,总之闻不惯。”

寒熙道:“那换别的,我去看看菜单,今早还有什么特色。”

“不用了,我不饿。你吃吧。”她起身回了客厅。

红叶不放心她,捧着面碗跟了过去。

“我说你别勉强……夜辰他……”

“红叶……”妖娆挪了一下,远离她。

“怎么了?”

“腥!”

“啊?”红叶有点懵,看着手里的碗,“这你夜能闻出来……”

“嗯,你离我远点,我真觉得腥!”她感觉都有点反胃了。

“好,好,好,我拿走,我拿走!”她赶紧扒了几口面,又喝了几口汤,将碗放到机器管家的手里,回头看妖娆,顿时觉得她脸色比刚才还难看,“小娆,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都没血色了。”

“鱼汤腥的,现在没事了。”她抚了抚胸口,将恶心感压了下去。

叮咚!

突然,门铃响了。

妖娆一喜,以为夜辰回来了,高兴地过去开门。

“早安,小娆!”苑青灵对她摇了摇手。

“怎么是你?”妖娆春光明媚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

“我来给你作业啊,我听说你昨晚出去过,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作业肯定没来的及做,早上要交的,我就先拿过来给你应应急,你怎么了?”

她看出了她的萎靡。

“没事。谢谢你了。我想今天要旷课了。”

“生病了?”

她摇头:“有点事!”

苑青灵站在门口朝屋里望了望,恰好对上了红叶。

红叶对着她比划了一下,亏得她们最近熟,不然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正要说点什么安慰时,有个毛躁的人影跑了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陈小符。

苑青灵诧异道:“小符,你怎么上来的?”

这里是vip区域,她没有能进入的id卡。

“你的备用卡拉在我们那了。我就是用这个上来的!”

“原来是这样,你找我有事?”

“不是找你,是小娆……”

“我?”

小符跑得急,撑着膝盖喘了口气,“对,你那两个丫头说……说……”

“说什么?”

“你老公在一个叫凤夙庭的咖啡馆砸场子……”

妖娆的眼眸顿时睁得浑圆。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他会去那!

该死的,她早该想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