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00 安胎才最重要啊/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敬了一圈酒后,妖娆滴酒未沾,夜辰倒是喝了不少,不免令她担心,但看他的模样,一点事都没有,脸颊连点红晕都没起,站得也很稳,不过保险起见,趁着换酒之际,她还是踮起脚问了问,怕他死撑。

两人的恩爱亲昵全落在了正厅里的这群大佬眼里,大约是酒喝多了,气氛又热闹,几个大佬竟逗起了妖娆。

妖娆嘻嘻哈哈地打着马虎眼,能回答的乖巧地回答,不能回答的装着害羞躲到身后由夜辰代劳。

期间有不少人问到两人的婚礼什么时候办?

妖娆扑棱着眼,这个问题她从没想过,倒是夜辰回答得很溜。

“今年秋天……”看夜辰的模样,已经是都安排好了。

妖娆讶异了,这事她压根就没听他提过,不过有关婚服钻戒的杂志书籍,她没少看,且都是他拿来给她看的。

秋天啊……

她偷偷看向自己的肚皮,那时候娃儿也落地了,月子也应该做完了,正是时候。

“不过具体时间,我还得和父母商量。等定了,一定不忘通知各位叔伯。”夜辰说完敬了诸位大佬一杯酒。

“秋天还远着呢,怎么不开春办?”

夜辰笑了笑:“开春是明辰的婚礼,我总不能抢了他的风头吧。”

尉迟明辰和金悦桐的婚事定在四月是一年前就订下的,万事具备,就等日子到了,问这问题的大佬不可能不知道,分明就是故意为之。

“你们是两兄弟一起办不就好了?”

有人附和:“是啊,双喜临门,更热闹。我们这些老骨头还能少跑一回。谁知道到了秋天,我这身子骨还能不能动弹了。”

“哪的话,您老宝刀未老,精神着呢。到时我还得敬您三大杯酒。”

“哈哈哈,清河,夜辰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你这个做公公的,也很想早点喝媳妇茶吧,两杯一起来,暖心啊。”能唤尉迟清河名讳,而不叫总统阁下的自是长辈,是个七十余岁的老头儿,精神气极佳,白发须眉,硬朗的很。

妖娆努力搜索脑子里的人名和照片,但没一个对上的。这么多人她不可能认全,但看桌位和说话的腔调就知道来头不小。

尉迟清河抿了口酒,说道:“儿子都大了,有自己的主张,婚礼的事不用我做主,他们两个若愿意,我也不会反对。”

明辰接话道:“爸,不能委屈了叶娆啊,我和悦桐的婚礼可是足足准备了一年,琐事那么多,真要四月一起,有些事怕来不及了,这是大事,也该问问叶娆的意见。急了没张罗好,岂不是让她埋怨夜辰一辈子,这个主意我可不敢拿。”

尉迟明辰真是好口才,直接将烫手山芋扔给了妖娆,明显不愿意,只不过不能直说罢了。

他不愿意,妖娆更不愿意了,真要一起办,以金悦桐的身家背景,她不成了布景板了,傻子才会那么做。

“我初来乍到,很多规矩不懂,大哥说这话折煞我了。怎么说大嫂从金家嫁过来也是远嫁,一切都该以大嫂为重,若是一起办,我怕人手不够,到时候会委屈了大嫂,大嫂是名门闺秀,要是怠慢了,反倒要和大哥生气了,这个恶人我可不做。宁愿到时候人手不够,帮把手的更好。你说是不是,夜辰?”

“嗯,谁先定,谁先安排,我们晚些无妨。”

妖娆笑眯眯地点头,“就是嘛,说起来,我的婚服还没想好订哪家呢?大哥,大嫂订的是哪家,方不方便告诉我,好让我做个参考啊?”

“我哪会知道这些,你去问你大嫂,我一个大男人不关心这个。”

“好咧,明早我就去问大嫂。大嫂的眼光肯定比我好。”

这一番话下来,烫手山芋便被妖娆四两拨千斤地岔开了,提议的人自是不会讨没趣再问,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也没让夜辰和明辰两兄弟难看,落一个面和心不合的话柄。

之后,大佬们又重新回到酒桌上,应酬地敬这个,敬那个,不时说些政治话题,妖娆不感兴趣,便没有听,伺机环顾主桌边上的一桌人。

若她没记错,这桌皆是顾家的人,顾家是商人,虽有几个子孙从了政,又有尉迟清河提拔,但都不是什么大官,没什么话语权,陪衬的份。

她认出坐东首位置的是顾卿晚的大哥——顾卿君,也就是夜辰的亲舅舅,这位亲舅舅从她进门开始就没给过好脸色,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明明白白地透着对她的不喜。他几次三番想与夜辰搭话,都被夜辰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冲他这副狗眼看人低的德行,她也不会上前讨没趣,当他是空气。

他身边是个比夜辰稍大点的年轻男子,眉目与顾卿君神似,她很快搜出了个人名——顾家澄。

顾卿君的长子,也是顾家的嫡孙。

顾家澄从面相而言生的不错,就是眼神不太好,过于猥琐了,打从罩面,他就一直盯着她,看她的脸,看她的胸,看她的……屁股,她有种被他用眼睛扒衣服的不舒服感。他很滑头,从不在夜辰能发现的范围流露对她的垂涎但是,每每妖娆不小心看到他时,他便冲着她笑,还举着杯子朝她敬酒呢。

对他,妖娆只觉得恶心,目光一转又看到了另外一桌,这桌也有两个朝她挤眉弄眼的男人——尉迟昇辰,尉迟景辰。

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就是流着同样的血脉,长的人模人样,也避免不了出几个败类。

相比之下,尉迟莱阳真是顺眼多了。

这时,说曹操曹操就到,尉迟莱阳回来了,一进来便向她眨了眨眼,然后快步走了过来。

夜辰低声道:“解决了?”

“嗯,解决了,人抓走了!你妈还在处理后面的事。”

“竟然没闹大?”

“她从顾家招来好几个能打的,三两下就将孙家母女制住了,直接捆了。”说着,莱阳看向正厅里的某一桌,世防部长孙敬恒就坐在那,酒酣耳热,半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和老婆出事了。

妖娆听着两人说话,插了一句:“我看也就是装装样子,谁知道逮进去了是不是稍后就放出来了。”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我只负责完成夜辰交代的事,将人弄走,其他的……”他十分有深意地看向夜辰。

夜辰没做回答,看了一眼手表:“马上就要0点倒计时了,妖娆,我们出去找个好位置看烟花。”

“哦,好啊!”

他让女佣取了大衣过来,替妖娆披上后带着她去了外头景观大阳台。

莱阳跟在后头道:“等等我,别有了老婆就忘了弟弟啊。”

离0点还有半个小时,楼下的花园里,礼炮烟花都已经架好了,就等0点开令绽放了。

到了这个点,酒宴也临近尾声了,厅堂内,客人们都起了身,一起走到阳台准备看烟花。

这时代非常注重环保,烟花的燃放有相当严苛的规矩,不能随便乱放,若要燃放得申请准许证,但烟花算是炎黄子孙很喜欢的东西,所以比较大的节日,世府会有烟花大会,由世府找个区域统一燃放,民众可前往观赏。往往有烟花大会的时候,就举办庙会,集市等活动,夏秋两季特别盛行。

若是一般民众想在家玩烟花,就只能玩电子烟花了,过过眼瘾即可。

今天算是特例了,因为尉迟清河即将过60大寿,按照世府的规矩,可在总统府放烟花,又因和春节离得近,干脆就一起放了。

楼下的烟花都是大型烟花,用作表演用的,燃放工具是大炮,放的时候,几十公里以外的民众也能看到,另外还有4d的电子烟花,用来做祝贺词。

妖娆想起每年过年,凤渊也会放烟花,有云层遮掩,怎么放都不会让人发现,省去了繁琐的手续,凤渊的烟花都是夜家人自己做的,她生日的时候,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在外头看烟花,不免心里有点惆怅。

“怎么突然皱眉了?不高兴了?”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夜辰关注下,见她郁郁寡欢,他心头就会很不舒服。

“想凤渊了……”她这算是想家了。

“你想回去的话,我找个时间陪你!”

她摇头:“免了,回去未必开心。缓一缓再说。”她怀孕的事,还没想好要怎么交代,现在能拖一日是一日,“对了,趁着烟花还没放,我想去看看汇美她们。”

来了整一天,她都没怎么和他们说过话,即将迎新年,怎么也该说几句体己的话。

“我陪你!”她提的是两个汇,但他想到的是沐风。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去的话……”她抬眼,叹了口气,“准没好话。”

他不乐意了:“哪次不是他先招惹我的?”

“是是是,都是他先招惹你的,所以啊,你还是别去的好,省得一言不合又打起来。你让殷伯陪我去好了。”

夜辰觉得不放心,回头将吸烟区抽烟的莱阳抓了回来,“你也陪她去。”

“啊?去哪?”

“跟着就是了!”

“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婆的看护人了?”

夜辰送他一记冷眼,冷得他直哆嗦,“好,我去,我去,怕了你了!”

殷伯已经在里头等着了,妖娆向他招了招手,莱阳就跟在后头,一脸的不情愿。

到了楼下,妖娆想先上个厕所,让两人在盥洗室外等一等,进了盥洗室后,她眼珠子转了转,突然伸手,捉住了一只蚊子,然后将蚊子拿到眼跟前。

“长柠!”

长柠正在喝茶,听到她的声音,呛到了,咳嗽个不停。

“宗……宗主……”

他开了免提模式,这样妖娆不用带耳麦也能听到他的声音,不过很轻,不离得近的话,听不到。

“你连盥洗室也要跟着我吗?”

“隔间不会进啊。”他可没有搞偷窥雄心豹子胆。

妖娆也知道他没这个胆子,但总觉得别扭。她没忘记他先前弹飞了孙芷晴手里的刀子,所以他跟着进盥洗室的事便不打算追究了,但警告还是要的。

“你下次要是再敢这么做,小心我打你屁股。”

“是沐风哥哥要我跟着您的,要打,您打他的去!”

“他那我自然会去说,你这以后也绝对不许。”

“知道了啦!”他其实也没跟得很紧,先前她和尉迟夜辰进休息室,她就快他一步的关了门,害他的小蚊子差点撞到门上。

“三少奶奶,好了没?”殷伯在外头催了。

“来了,来了……”她将小蚊子放飞,整了整衣服走了出去。

莱阳靠着墙,见她出来了,瞟了她一眼,嘀咕道:“女人就是麻烦!”

“就你不麻烦,行了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说你可真是有意思,对着那群才狼虎豹装得像只兔子似的,大点声说话都不敢,怎么对我就那么凶。有本事朝他们也怼回去啊。”

“你懂什么?这叫韬光养晦!”

莱阳笑道:“大言不惭,你韬光养晦个什么劲儿?”

“懒得和你说!”她看向殷伯问道:“我家的人是不是还在外头的休息棚里?”

“不在了,我喊人带他们去了夜辰少爷的小楼,他们在那等。”叶家的人现在算是尉迟府的亲家,不好和外头的人一样对待,“我还让人准备了酒菜,三少奶奶不用担心家里的人会苛待他们。”

“嗯,谢殷伯了,那我去看一眼。”她迈步往夜辰的小楼走去。

莱阳追上来道:“你还没说呢,装兔子意欲为何?”

“你烦不烦!?”

“我是觉得你这么做拖夜辰的后腿。”

“拖后腿只是一时的,我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和这帮人斗!”

“啊?这还不要紧?那你要紧什么?”

妖娆没理,抚着肚子快步往前走。

她现在最要紧的自然是安胎咯!

来此不过是露个脸,坐实一下自己的身份,她越是表现得无害,安胎期间越是安全,面对强大的敌人,没必要一下子展现全部的实力,皮毛最好也不要露,她就是要给所有人一个假象——她帮不了夜辰什么。如此,她就成了个可有可无的小透明,那些人便不会急于对付她,她才可以好吃好喝,好好睡觉,等着将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来。

等到生完孩子,出了月子,那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