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04 亲爹有点恐怖啊/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娆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她现在是孕妇,孕妇就是那么感情丰沛,有时候看个纸尿裤广告,都能哗哗的哭呢。

夜辰有点怕了,确定她情绪稳定了才继续说故事。

“我这位姨母自小就长在外祖父的精心呵护下,外祖父无论去哪都会带着她,听家里佣人说,她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外祖父便片刻不离地带着她出门工作,无论出差,开会,谈生意,他都坚持带她同行。连尿布都是亲自换,喂奶也从不让保姆来。不管吃的,喝的,还是穿的衣服,用的生活品,都必须经过他检查,不然都不许用。”

“怕你外祖母害她?”

“嗯,这是一个原因,另外就是这是生命中最爱的女人所生的孩子吧!是他能活下去的唯一寄托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他早就崩溃了。”

痛失所爱的苦楚,如今的他能体会。

听闻,妖娆眼圈又红了,不禁抽泣了起来。

好可怜……

夜辰默默地递了张纸巾给她,眉毛挤成了一条线,她一哭,他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妖娆用力地擤了擤鼻涕,鼻头都擦红了,抱怨道:“你外祖父也真是的,早干嘛去了,要换我是你外祖父,解了家里的困境后,就想办法弄死这个女人,车祸事故,买凶杀人,不行的话下慢性毒药,除非她是金刚不坏之身,否则不信弄不死她。”

夜辰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但不否认这个法子很不错,有些人就该早死。

但是……

“若我外祖父有你这股狠劲,真这么做了的话,我怕不存在了吧。”

他是从顾卿晚的肚子里爬出来的,没了这位外祖母,谁生他的老娘,没了老娘,他又到哪去投胎。

妖娆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对哦!”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还得感谢这位神经病外祖母生了夜辰的娘呢,但转念一想又否决了。

“才不呢!你不从你妈肚子里爬出来,还能从别人的肚子爬出来,天下那么多女人,又不是只有你妈会生。我倒觉得换个其他人说不定比现在好,最好是普通家庭,这样……”她瞅了瞅夜辰,脑袋贴进他怀里,“我就能将你绑了没有后顾之忧地劫去凤渊了。”

可比现在强多了。

“那你有没想过我们可能就遇不上了?”

“谁说的!”她起身,雄赳赳气昂昂地反驳,“我和你的缘分是上辈子订下的,怎么会遇不到,肯定能遇到。说不定你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就在哪个犄角旮旯遇到你了。”

小屁孩的时候?

夜辰抖了抖眉毛,那么小能做什么,童养夫吗?

他忽然觉得挺不错的,如果他能从小在凤渊长大,指不定就能将沐风干掉了。

想罢,他的眼儿贼亮。

不止沐风,其他几个护卫也能全歼了。

呵呵!

“夜辰,你笑什么?还笑的那么爽?”

他回神了,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没……没什么……”

这种事如今也只能想想,过过干瘾了。

唉……

妖娆听到他的叹气声,不淡定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笃定不从你妈肚子里爬出来,我们就遇不到吗?”

她这个感情丰沛的孕妇,又想哭了……

夜辰一个激灵,连忙安抚,“好好好,能遇到,能遇到,你别那么激动……”最后急了,狰狞了一张脸凶道:“不许哭!”

她抽泣了一声,撅起嘴看向他,委屈极了,眼泪止不住地在眶里打滚,“你……你……凶我!”

话落,洪水倾泻,一发不可收拾!

这大约是被称为不眠智将的尉迟夜辰最无措的一次,手忙脚乱地哄她。

“妖娆,你怀的是孩子,不是水球……乖了,乖了,别哭了,对身体不好。”

“我就觉得外祖父和你姨母可怜……”

“他们已经死了,还有那是我的外祖父和姨母,我都不伤心……”

孕妇一般都是没道理可讲的,一秒前在哭,下一秒就凶相毕露了。

“你冷血!”

夜辰:“……”

无语望天。

妖娆哭了一会儿,泪水就停了,擦了擦鼻子道:“这个初恋情人也是傻,为了个神经病女人精神衰弱,就不能坚强点吗,实在受不了就狠下心肠离开你外祖父。寻找另一片天地去,吊死在一个男人身上,太傻了。既然离不开,就该活得无比坚挺,和你外祖母斗到底。不气死她,也要老死她。”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像你这么勇敢的……”

她瞪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别误会。我就是赞同你的想法,但有些时候时事所逼,当局者迷嘛,若是什么事都能理智的去解决,世上哪还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情这个字不就是出了名的斩不断,理还乱吗?

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妖娆抽了张纸巾,狠狠擤了把鼻涕道:“那然后呢,你这神经病的外祖母不可能放任你外祖父这么宝贝你姨母吧?”

“当然不可能,但她也黔驴技穷了,外祖父后来和她分居了。”

“没离婚?”

“提了,但我外祖母至死都不愿意签字。”

“这么执着何苦呢?算尽机关就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蹉跎了青春,也浪费了时间,还有孩子……我想你外祖父肯定不待见你舅舅,还有你妈。”

“嗯……他几乎没给过他俩好脸色。”

“但是,你舅舅他应该疼的吧,毕竟发生那件事时,他都五六岁了,有感情的。”

夜辰看向她,将她弄乱的发丝撩回耳后,“那说明你还不了解男人。”

“嗯?”

“妖娆,古往今来不管是皇帝还是寻常普通的男人,都是先喜欢你这个人,才会爱屋及乌地喜欢你生的孩子,没有倒过来的。”

她扑棱着双眼,脑洞大开地问了个问题:“不是自己的种也喜欢?”

他皱眉:“这是什么鬼问题!?”

“你别问,先回答我!”

“这种问题……”身为男人都不愿去想。

“你快说!”她催促,急得跪坐到了床上推他。

他搔搔头,“那就要看多爱这个女人了……”

妖娆一双眼亮了亮,“比如要是我……”

这绝对是个错误的比喻,夜辰的脸黑了,不等她说完,扑了过去,将她压倒在床,咬牙道:“我不接受这个可能!”

她垮着小脸道:“那就是不够爱……”

他怒道:“是很爱!但是会嫉妒,会想杀人,会生不如死!你是很想给我戴绿帽子吗?”

她瞧了一眼他的头顶,诚实地指出:“你的脑门一直都是绿的……”

因为他是两个人嘛,这个问题和他好上前,她就不止提过一次。

夜辰暴跳如雷道:“这个除外!”

“有什么好除外的,本质上还不是一样。我就是问问,你紧张什么?”她推了推他,“起来,你还想压到什么时候,重死了。”

“别动!”

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她被看得有点发毛。

少顷,他放开了她,盘腿坐在到了她对面,“说吧,你再给我下什么套?”

妖娆一颤,这家伙真不容易骗。

“谁给你下套了……”她坚决不承认。

夜辰没揭穿她,视线移到了她的肚子上,若是两个娃没一个是自己的……他的脸立刻就臭了,“不是我的,你别指望我会对它们好……”

“你刚才说还说会爱屋及乌的……”

“哼!”

“哼什么哼,你说话不算话。”

“一码归一码,这和别人的情况不一样!”

“小气!”她鼓着腮帮子控诉。

本来还想诓他承诺孩子生下来后,不管谁的,都要做一个好父亲的,没想这么轻易就被戳穿了。

他绷紧下巴,不爽地别过头去。

“宝宝真可怜……”

“可怜什么,明明是它自己不会投胎……它要是聪明,就该挑我的基因……”

“你让它怎么挑,挑来挑去还不是一样的。你分明是无理取闹。”

“哼,这我不管!”

在这件事上,他绝不会妥协,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孩子还没落地,到底结果如何谁也说不住,见妖娆抚着肚子,他顿时也有点手痒,等发现的时候手已经抚上去了。

他皱眉道:“我怎么感觉一点都没长大。”她的小腹还是平的。

“才两个月啊……”

“你确定两个月是这样的?”

“对啊!”这一世她是第一次怀孕,可上一世,她的经验可是相当丰富的,见他紧张,嘻嘻地笑道:“嘴上说不在乎,心里还是很诚实的吗,爸爸?”

夜辰随即红了脸:“少啰嗦!”

“不罗嗦,不罗嗦,继续顾家的故事,我要听……”

“还听,都快天亮了。”

两人都说了一整晚了。

“顾子汐的事,你还没说呢!”

光顾着扯外祖母外祖父初恋情人的三角恋,关键人物只字未提。

“让辰和你说。现在睡觉!”

“我睡不着!”她精神抖擞着呢。

“那也不说,你不睡,我睡了。”他倒头躺下。

“没有你这么卖关子的。起来!”她爬过去推他。

他却打起呼噜来了,捶都没用。

索性她也没什么耐心,气呼呼地往钻进了被窝,躺下后,万籁俱静的,闭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她睡熟了,夜辰睁开了眼,仔细地替她盖好被子,视线不自禁地落到她的小腹上,柔软了目光,但这柔软没维持多久,就变成了恐吓。

隔着肚皮,在妈妈肚子里窝着的两胚胎感受到了,颤了颤。

亲爹,有点恐怖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