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75 吴卓莲的小狼狗/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火交锋,难免死伤,哀嚎,血染,开启了修罗地狱一般的景色,最可怜的就是老百姓,他们手无寸铁,面对落下的炮弹,激光,根本无处可躲。

他们恨,他们怨,却无济于事。

在联盟,平民和奴隶没什么太大区别,他们的命不值钱。

庄严博与林千德在天空中交汇,厮杀激烈,如电闪雷鸣般相撞,林千德没去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都已经反了,还要什么解释!

底下也是厮杀一片,由风扬风茹带领的机甲队伍,冲锋陷阵,与林钊的骑兵杀得如火如荼。

坤宁宫里,吴卓莲和金凤鸣焦躁地等着消息,一个小兵跑了进来。

“夫人,元帅还在庄严博手里,林将军他们不敢杀得太厉害。”

这在吴卓莲的预料之中,“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林将军说,元帅应该就在庄严博的机舱里……”

“那就想办法救啊,不管怎么样,都要保住元帅的命。”

“是!”

小兵急吼吼地跑了出去。

金凤鸣道:“妈,这么下去不行,爸爸在他们手里,我们很被动。”

“我知道,可这又有什么办法……谁能想到庄严博这么狠……”

提到这名字,吴卓莲就恨得牙痒,冷不丁看向呆坐在贵妃椅上的金凤仪。

“你你你!就是你,要我说什么好,什么人不好爱,爱上这么只白眼狼。”

听到声音,金凤仪动了一下,像个木偶似的抬起了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

“妈,这时候你就别骂姐姐了,她也是被骗了。这种事她也不想的。”

“她不想……她不想就能不会发生了吗,她要嫁的时候我就说过,庄严博没安好心的,她偏不听,什么精诚所至金石外开,你都忍让到这地步了,有用吗?”

吴卓莲无疑是很疼爱女儿的,但这节骨眼再疼爱也不能抵消她心里的怨恨。

金凤仪站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到了她面前。

“姐,你干什么,快起来,地上凉!”

“你别管我!”她推开她的手,对着吴卓莲道,“妈,你让我出去,让我和他说几句话。”

吴卓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喝道:“你是傻了吗,这时候他会听你的吗?”

“我会求他,我跪下求他!”

“你……!”吴卓莲气得直接扇了她一巴掌,“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

金凤仪摔倒在地上,金凤鸣冲过去扶她,“姐姐……你又是何苦呢,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姐夫的心不在你这里。”

“我知道!”她握紧拳头吼,又发泄似的胡乱用拳头敲打着地板,“我知道,我都知道,不用你说,不用你一再的提醒我!”

她执念已深,他是他烙在心上,刻在骨子里的男人,她没法就这样什么也不说的与他诀别。

“妈,求你了,让我去,让我去好吗?”她跪伏在地上,攥着吴卓莲的裙摆苦求。

吴卓莲心软了,但坚决不许她去送死,“他见了你就会杀了你。”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杀我的。”

“傻孩子,你到底……到底爱上他什么了!他那么对你,你还不放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在外头养女人,若不是看在你帮他瞒着的份上,我和你爸早就宰了他了。”

这种事她会知道并不稀奇,因为金凤鸣也知道,不过是金凤仪自欺欺人罢了。

“妈,如果这种事是能说出道理的,我还用过得这么苦吗?”

“你都知道过的苦了,还执迷不悟?你什么时候能像你妹妹那样活的洒脱点。”

“大约……”她流着泪苦笑,“大约是我欠了他的吧……”

吴卓莲喝道:“胡说,你欠他什么了!?我们金家什么也没欠他,是他忘恩负义,是他狼心狗肺,是她负了你。凤仪,忘了他,没了他,你就解放了,你可以拥有更好的。”

“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我不愿意,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我就是死也要继续走下去。”

“你这孩子……怎么就……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

想她吴卓莲运筹帷幄了半辈子,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窝囊废的女儿来?

她天生就是个要强的女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更认为这天底下唯有有权有势才是一切,论出身她比不过金悦桐的母亲——芩乐兮,可那又怎么样,金元鼎还不是对她言听计从。

爱情值多少钱,贫贱夫妻百是哀。

那些那人嘴里说着爱你,要养你,可又做了什么。

男人能提供你优渥的生活条件,家里有保姆有育儿嫂,那才叫“养你”,达不到这个还敢自称“养你”,就该大耳掴子抽他!

有情饮水饱这种话,她听过也就笑笑,喝水能喝饱,那这天下也就没有饿死的人了,那就是骗骗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的,但看着女儿伤心落泪,她又心疼的不忍骂她。

“凤仪,听妈一句,忘了他……”

“妈,我也求求你,让我见他,让我和他说几句话……我给你磕头了。”

她都求到这份上了,吴卓莲还怎么阻止?只能随了她愿。

“来人,保护好大小姐,不许她太接近战场,去找林钊将军,要她亲自保护大小姐。”

“是!”

金凤仪随着一群护卫出了宫门口,金凤鸣心里却极其不是滋味。

“妈,你真让姐姐去啊?”

“不然呢,她要是急了自己一个人冲出去怎么办。我就你们三个孩子,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姐姐去我不放心,我还是跟着去好了。”

“你给我回来,你去凑什么热闹?我还有话问你。”

金凤鸣不乐意地转了身,“你要问什么?”

“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景山有问题的?”

“我看到巡逻兵的人都是庄严博的人,就派润珠她们暗中去查……但是到刚才为止我还不能确认,所以就没说。”

吴卓莲气道:“这种事还需要什么确认?你察觉了就该让你爸爸知道。”

“这时候你怪我做什么?是……我承认,我隐瞒不报是我不对,可这种是若是没有查实就说,按照老爸的性子不直接宰了他才怪,他死了不要紧,姐姐会伤心,到时候姐姐肯定会求爸爸,说不定还会以死要挟。我可不会傻的让姐姐以身犯险。我当时就想查实了,再告诉爸爸,面对铁证,姐姐也就该心死了吧。可你刚才也看到了,铁证都没用。她还是要护着他。要说还是你不好,当初你怎么就答应姐姐嫁给他了呢,你就应该劝她。你不是很会装病的吗?”

“你胡说什么?”

“我说的都是事实!芩乐兮那个女人怎么会被爸爸唾弃的,你还不清楚吗。”

这一句白了吴卓莲的脸,令她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你闭嘴!”

“哦!”

金凤鸣立噤了声。

外头的战火持续,打得更激烈了,哀嚎声都传到了这里。

金凤鸣是真心担心亲姐,忍不住道:“妈,我还是出去看看吧。我实在不放心姐姐。”

吴卓莲哪能放她出去,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去了,指不定两个都会出事,刚想说个不字,林钛来了,满身污血,但都不是他的,是别人的。

看到他来,吴卓莲没说话,与林钛对望了一眼,似是在打什么暗号。

林钛道:“小小姐,可是要去找大小姐?”

“是啊!你大哥有没有接到她?”

“有,您就放心好了,有我大哥在,大小姐不会有事的。小小姐您看……”

“走开,别碰我!”

金凤鸣很讨厌他,与他保持了距离。

林钛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吴卓莲看到后,说了句:“凤鸣,你先出去,我有话和林钛将军说。”

金凤鸣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就自己出去了,吴卓莲担心她会跑去战场,让几个护卫盯紧了她。

等她出去后,吴卓莲屏退了宫殿里的佣人,关上了门。

等宫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时,林钛刚才那种恭敬有礼的模样就没了,变得十分阴邪,一屁股坐上了贵妃椅,那模样仿佛他才是老大。

吴卓莲端了杯水给他,埋怨道:“她还是个孩子……”

“孩子?成年了,还是孩子吗?若不是她是你生的,我早就……”林钛脸上露出了杀气。

“你敢!”她喝。

他握住她雪白纤细的手便往心口摁压过去,脸上的杀气瞬间被柔情覆盖,“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欺负她。”

虽说吴卓莲在年龄上大了他十几岁,可模样年轻,与他身为武将时常要在风里雨里操练的沧桑脸比,真的看不出年纪差,也比金元鼎那个土肥圆和他配多了。

三十岁出头的年纪,自是气血旺盛,望着眼前妩媚和妖娆的身段就有些不受控制了,手使坏的摸了过去。

她拍打道:“这种时候你也敢……不怕出事吗?”

“我大哥你是知道,很能干,有他在,我喘口气没事……”说着,他就亲了过去,将她压在了身下,急切地嚷道:“好久没有了,卓莲……卓莲,我可是想死你了。”

吴卓莲推搡着他躲避,“你别闹,凤鸣还在外头。”

“你这女儿有听过你的话吗,我耳朵很灵,她早跑了。不过你放心,我暗地里有人会跟着她,不会让她出事。”他是真饥渴难耐了,扑腾着想要她。

这种时候,这种状况,他还能有这心思,说是禽兽也不为过,但也不能怪他,吴卓莲天生就有迷惑男人的本事,只要她想没有撩不到的。

两人早在十年前就有了奸情。

那时,金钛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被她迷得日日都想着她,就算娶妻了,也忘不了她。

她身上就像有魔力一般,引得他上瘾,一日不见她,浑身就难受。

“他的事怎么办?”

衣服已经被他扒拉下来了,她也懒得反抗了。

吻着她雪白的肌肤,林钛道:“你说老头子吗,让他死了算了。他一死,你的儿子继位不好吗。对了,你儿子已经保护起来了,一根头发都没掉,等他上位了,我们……”

吴卓莲轻笑:“你可真会盘算……”

“我是为了你着想,我可受不了他日日躺在你身边……你是我的。”他抱紧她,像个害怕别人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卓莲……你知道的,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

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做。

“我知道……”她妩媚地笑着,散发着熟女的气息,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可这种事到底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他哪里配的上你,你是他抢来的……是他强要了你,你委屈求全了这么久也是为了你的家人,他死了才好呢。他死了你就能自由了。”

听着这些话,吴卓莲的心是荡漾的。

果然还是年轻热血的男人好。

单纯……还有床上功夫也好。

她柔情似水地扶上他的脸……

啊!真是要命,她心里的*也被勾起来了,可惜她还不能让他吃到。

“要是你爸发现了怎么办?”

林千德不好对付,而且死忠金元鼎,她不得不防。

“你放心,他不会发现的,真要发现了,也是我的事,我帮你扛着……”

“你真好!”她用手指刮弄着他胸口的皮肤,一寸寸的摩挲着。

这等勾引哪个男人受得了,何况身下躺着得还是如此妖娆的女人。

林钛的魂都被勾走了。

吴卓莲却是欲迎还拒,嘴里说不要,腿却勾住了他的腰。

“哎呀,不行,这时候不行,你也不怕有人闯进来?”

两人早就恩爱过几百回了,太熟悉了,可林钛就是克制不住地想要她。

“那你说什么时候可以?”他的脸都憋红了。

吴卓莲粲然一笑,拍着他的脸道:“乖,等他死了,你想要几次都行,我陪你尽兴……”

他郁闷地停了手,埋首在她怀里,嘟囔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

“好!”

他一跃而起,穿上裤子道:“我现在就去!”

**

外头,金凤鸣没走,只是躲到一边去了,不用看她也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在她10岁那年,她就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所以她讨厌林家,也就金凤仪认为林家是好人。

为了庄严博早,她那早慧的姐姐,早不是那个才智双全的金家大小姐了,而她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戳破了对她可没好处,若被亲爹知道,惨烈点就是将屋里的狗男女宰了,没了受宠的亲妈,她的下场又会好到哪里去,等着亲爹再娶个后母进来折磨她吗,她才没那么傻,只要不撼动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她无所谓自己亲妈和多少男人睡。

她自己也一样,她是联盟的金枝玉叶,公主一般的存在,男女之事上,就是出嫁前已不是黄花闺女了,林家又敢说什么,还不照娶,婚后她红杏出墙,和别的男人睡,就是睡她个几十个,林家又能做什么,敢怒吗?

哼!他们不敢!

娶她是因为她的身份,是金元鼎的宝贝女儿。

这就是权力和地位赋予的任性。

她也喜欢这种可以随心所欲的权利和地位。

只要有了权利地位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她才不会傻的像姐姐那样,为了一个男人糟践自己。

她撩开散落在肩膀上的头发,仍由冷风吹拂,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做。

虽说姐姐很傻,但她就是放不下她。

唉,她决定还是冒险一次。

“白玉,找到润珠她们了吗?”

“还没有,怕是……”

“不,她们没那么容易被杀。先不管他们了……我们先去找姐姐。”

白玉慌张道:“小小姐,使不得,太危险了。”

“危险怎么了?那里那么多联盟的人都是死人吗,看到我不会保护吗?走了!”

白玉不敢多说什么,赶紧跟上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