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77 能生也很忧伤的/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娆从储物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她先去了婴儿房看两个儿子睡了没有。

两个小家伙睡得呼呼的,小手还抱在一起,非常友爱,被子盖得也很严实,看来亲爹带娃功力渐长,她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俯身在儿子的额头上烙下晚安吻。

倏地,背后无声无息地来了个黑影,宽大的手掌从后头圈住了她的腰。

“去哪了?”

她满足地往后靠去,贴着他的胸膛,严丝合缝,仰起头道:“看偶像剧啊。”

夜辰的眸色充满了不快,“卧室里不能看吗?”

“怕吵你带儿子。”

她是真的有去看偶像剧,不过只看了一小会儿,收到九歌的联络后才去的储物室,谁让这男人瞒着她干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若不是前两天三长老来看望她时偷偷摸摸地提了个醒,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说起那个醒儿,还真是隐晦的可以,她猜了好半天才猜到。

其实不管他想做什么,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儿,她都是会支持的,何苦要瞒着她,但他既然不说,她就不问,聪明的暗地里帮一帮好了。

亏得她派了九歌和长柠去跟梢,跟的还是寒熙那根线,除此,她还派了天行做后勤,怕到时候有伤员来不及救治,别的人死活她不是很关心,但是寒熙不能有事,红叶是她的好朋友,她怎么能忍心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呢,怎么也要保证寒熙的安全,没想还真是派上用处了,不然姓庄的今晚必死无疑。

夜辰低头看着她,灰色眸子有一层光圈,层层叠叠地起着波浪。

他又不傻,找她的时候自然会去楼下的影音厅找,但她并不在。

“妖娆,你有什么瞒着我吗?”

“我看上去有吗?”她目光真诚无比。

这种事她肯定不会主动说的,要说也是他先说。

夜辰莞尔,没有追问,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道:“今天是周一……”

周一?

妖娆愣了一下,已经周一了吗,这么快!

夜辰见状,不乐意了,板起脸道:“你果然忘了!”

她没忘,真的没忘,只是记错时间了,赶忙转身抚着他的胸口道:“是我不好,但是我没忘哦。只是以为今天是周日。”

“加倍!”他不爽地提出了要求。

“加你个大头鬼的倍。你好意思吗?”

他拧巴着一张俊脸……这男人别扭起来,比小孩子还难搞。

“时间是你订的,我也遵守了,你倒好……一句记错了就想蒙混过关吗?”

“拜托,我没忘,是记错时间了啦,好了好了,你别不高兴了,我会补偿你的……我明早会和辰说,让他的时间往后挪一天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那么今晚和明晚,还有周三,你都是我的。”

“好,你的你的。”

为了让这两个男人和平相处,她也是卯足了劲儿的规划三人的夫妻生活,反正一天里要和两个男人都爱爱,她是绝对吃不消的。

这晚上好了,白天接着来,她可没那个体力。

所以她规划了夫妻生活的时间表。

一二是夜,四五是辰,三六日公休(偶尔三六日也会匀出一天,作为奖励日。)

总之就是按照她订的时间表来,极端的公平。

夜辰许是耐不住了,等不及的将她抱了起来,往两人的卧室奔。

这联盟水生火热的,他们两人倒好滚得极其热乎,滚的时候,妖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坚决要求在上面。

哎,能生也是很忧伤啊。

**

七十一区,联盟。

“天行,怎么样?看的出他中的是什么的毒吗?”

九歌将昏迷的庄严博带到了天行面前,后头跟着风扬,如果不是寒熙作保,他在三分钟前就会和九歌打起来。

现在接手斩魂在战场和林家军厮杀的是长柠,不愧是夜家最擅长机械的人,以横扫千军之势,斩下了林天德所驾驶的机器人士兵的一条胳膊,将林家引以为傲的空战,逼入了绝境。

此时,空中炮火像雷鸣一般,不时闪着青白色的光,因为电子脉冲武器不像一般炸弹到了地上就会炸开,而是像激光刀一样,落下后会是切割状态,已有不少机甲被切成了两半,人也是,身首异处的士兵估摸着没有五百,也有一千,场面十分惨烈。

“什么毒不重要,重要的事先保住他的命。”天行给庄严博注射了一管蓝色的药剂。

注射完,庄严博发青的脸色便开始好转了。

风扬喜极而泣道:“这位大哥,谢谢你了,真的谢谢你了。”

天行冷漠着一张脸,说道:“别高兴的太早,我只是缓解了他的症状,并没有解毒。”

“啊,那怎么办?大哥,你是不是需要什么药材,不管什么药材,我都可以去给你弄。”

“解毒哪有那么容易的,总要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吧,没有一系列精密的检查,我就是华佗再世也没办法解。最好的办法是你们赶快赢了这场仗。枪林弹雨的,我就是能治也没有设备啊。”

“那……你刚才注射的东西能保他多久?”

“三个小时吧,三个小时后就看他的运气了。丑话我先说在前头,从他中毒后的症状看,毒性非常强,而且是摧毁神经系的毒药。如果超过三个小时就是能救,他也会有损伤,而且损伤是不可逆转的。比如……手抖啊,脚抖啊,还会歪脖子流口水。”

风扬被吓到了,喝道:“那不就是成傻子了吗?”

“你说对了,就是傻子。所以……越快越好!这下你懂了吧?”

“我懂了……请大哥好好照顾我家主公,我这就回去冲锋杀敌,一定会在三小时内歼灭那帮龟孙子。”

“走好,不送!”

风扬替庄严博盖上了被子,确定他现在没什么大碍后,扭头下了九歌驾驶的机器人士兵,操纵自己的机甲飞去了战场。

九歌望着天行道:“你真没法现在救他?”

天行耸了耸肩道:“别问我,我只是按照宗主的意思办。这仗如果不在三小时内解决,怕也赢不了了。宗主说了,哀兵必胜。所以啊,不下点猛药怎么让这群人发挥潜力。”

“但是能救就快点救,别真的到时候弄出个傻子来。”

“放心吧,刚才的药剂已经发挥作用了,过半个小时,我会在注射这管紫色的。保证药到病除,醒了吃嘛嘛香。”

九歌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你的长项,你说行就行。我要去帮长柠了,他年纪小,撑不了多少时候。你在这里躲着,别出来。”

“去吧,我能保护好我自己。”

“还有他!”九歌指了指了昏迷中的庄严博。

“只要我没死,他就不会死。”

**

战场中央,厮杀依旧激烈,但明显是风扬这边厉害,一听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限,风茹,朗坤等人都杀红了眼,大无畏地和敌人拼劲儿,很快出现了一面倒的局势。

此刻的金府一眼望去,巍峨早已没有了,像个荒废的平地,曾经高厚的围墙也已成了残桓断壁。

金凤仪被林钊保护着退到了较为安全的地方,但因为庄严博被人救走,她整个人处于疯癫状态,天空上脉冲的激光枪炮在周围扫射,冷光打到了她脸上,留下明暗交接的光阴,她眼里没有光,漆黑一片,似是没了灵魂,她遍寻不着庄严博后开始发了狂,口里发出低哑的吼叫。

凛冽呼啸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对着战场,一遍遍地吼叫着庄严博的名字。

金凤鸣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这副发疯的模样。

“姐姐?”

林钊见她也来了,急得不行,保护一个就很不容易了,又来一个,他不得不再分配点兵力过来。

“小小姐,这里太危险了,您还是和护卫赶紧回去。”

“我姐姐是怎么了?”

“她给庄严博下了毒……”

“什么?下毒?什么时候事?”这件事她竟然完全不知道。

“我也是纳闷,但听大小姐的意思,她是早知道庄严博要反了。”

听闻,金凤鸣的眼珠差点瞪出来,她竟然早知道了?

看着曾经美丽端庄的姐姐,像个疯子一样在战场上胡乱喊叫,金凤鸣心里泛气了一丝剧烈的疼痛。

若不是逼到极致了,她又怎么会如此。

下毒?

她还真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很好!不愧是金家的长女,关键时刻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林钊,我命令你带我姐姐撤退到后宫区域。”

“现在撤退的话,父亲那边的人手会不够。”

“我不管这些,最要紧的是姐姐的安全。其他的,我会想办法。”

“小小姐,您能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办法,你那个好弟弟总会有办法的。”

“阿钛?”提到林钛,他才想起这紧要关头的时候,这个弟弟去了哪了。

林钛这会儿自然是依依不舍地和吴卓莲腻在一起,但也没腻歪到神志不清,还是回来了。

只不过他的状况有些不对,刚到战场便嘶吼一声,肌肉突然鼓起,像是吃了什么药了,整个人魁梧了一倍,那些个鼓起的肌肉鼓起时被撕裂,破绽开的肌理间渗出了一滴滴的血珠,整个人顿时像个血人,连头发都长长了不少。

几个手下看到他这副样子吓坏了,“将军,你怎么了?”

听到声音,他变得极其暴躁,伸手将围着自己的人拍开,力气极大,直接扇飞了一个人。

他的机甲本来就是力量型的,如此一来,机甲的威力更大,而且见人就撕。

“将军,是我啊,将军……啊!”

他不分敌我的杀人……像是中了什么魔了,十分恐怖。

林钊不知晓这件事,因为他护送疯了的金凤仪去了坤宁宫。

吴卓莲见女儿疯成这样,忍痛让人将她困了起来。

林钊见这里不需要他了,立刻回了战场。

那头林钛已经冲入了风扬的队伍,和他打了起来,风扬明显不是他的对手,机甲也在抵挡的时候受了重创,出现了故障。

白玉和玳瑁来到了金凤鸣身边。

“小小姐,林钛身上的药再过五分钟就会失效。”

林钛出了坤宁宫的时候,就着了金凤鸣的道,金家私底下有研发一种能让人做人肉盾牌的药物,但成功率很低,而且实验结果夜不理想,虽然有威力,但很容易死人,金凤鸣却将这未完成的药,偷偷让玳瑁下在了林钛身上。

谁让他睡了她的亲娘呢,这是代价。

“无妨,能杀几个是几个……你们看,现在战局不是对我们很有利吗?”

“可元帅还在庄严博手里……”

“只要这场仗赢面朝向我们,他们就不会杀了爸爸,不过你说的对,当务之急还是救他出来的好。”

但这显然不容易,因为斩魂是目前战场上威力最大的机器人士兵,而且驾驶者也很厉害,将它的威力百分百地施展了出来。

“庄严博现在在哪?”

林钊走时已将庄严博被救走的事告诉了她,他既然是这帮逆贼的首领,那么抓了他必定能换回她的亲爹。

“好像去了南边?”

“那好,我们现在去南边。”

“小小姐,太危险了。”

“这时候有不危险的地方吗,只有抓了庄严博,我们才能一举击败这帮逆贼。你们怕死的话就不用跟着。”

玳瑁和白玉哪敢不跟着她,就是下地狱去,她们也得跟着。

**

南边正是天行休憩的地方,这里有个斋堂,没受到激光炮的波及,屋顶和墙都好好的,天气那么冷,总不能让中毒的人躺在寒风里吧,他就将庄严博移到了里头。

他主要负责的是后勤,若有伤兵就往他这里运。

九歌负责搬运伤兵和打辅助,尽可能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寒熙虽然认识他们,但他们是夜家人的事依然不知道,倒是经此一战,对‘叶’家更佩服了。

而金凤鸣和玳瑁白玉很快就摸了过来,静等下手的机会。

九歌怎么可能让她们有机会动手,搬了两个救兵后就发现了她们,直接落到她们跟前。

他鲜少对女人动手,但这会儿不想动都不行,因为金凤鸣不是个普通的人,手段毒辣的狠,保护他的护卫就像林钛那样都变异了,个个成了不怕痛,没有恐惧心的魔怪,只会一味的向九歌发起攻击,而且像打不死的小强,手脚断了也会爬起来,像极了僵尸。

九歌着了道,被困在了这群魔怪手里。

------题外话------

这一周的更新估计都不太稳定,基本都会放在晚上了,等我养好身体再恢复早上10点的更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