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78 会隐形的乌鸦人/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色一样的男人站在刻有白乌鸦标志的机器人士兵前,唯一能看清的是他的眼睛,诡异的是他左边眼珠子不会转动,但瞳孔时大时小,战场上的动静都倒映在了这只眼睛里,他嘴角微微翘起,表情似乎非常满足,仿佛眼前的不是一场生与死的杀戮,而是一道美味的开胃菜。

“看样子要输了……”

他平淡的语气像一汪死水般毫无波澜,隐隐又夹杂着些许兴奋,接着他突然扬起手,朝面前一挥后,他的身体开始一点点消失,变得透明起来,直到最后一根头发像玻璃纤维般闪出碎光。

他就这样不见了踪影。

接着,寂静不动的机器人士兵自己打开了驾驶机舱,过了一会儿又自己关上了。

下一秒,它启动飞到空中,转眼便与黑暗的天空融为一体,也消失不见了。

**

战场上,风扬终于牵制住了林钛,用钢筋绳索捆住了他,林钛狂猛地咆哮,宛若狮吼声,震得一群人耳朵疼。

林千德见儿子被逮住了,连忙指挥所剩不多的战鹰队救援,但晚了一步,风扬已经将人交给了朗坤,朗坤发力将林钛拖走,一直拖到先前炸裂的地缝处才停下。

林千德惊骇道:“糟了,阿钊,他们是想推阿钛下去。”

“我这就去救他!”林钊满脸的血污,身上也受了伤,但仍是奋勇杀敌,冲出包围圈去救自己的弟弟。

然,人没救到,自己却被林钛扇飞了。

林钛由于药物的关系,显然是敌我不分了。

林钊倒在地上,呕了口血出来。

林千德爱子心切,急了,挡下长柠的攻击后,飞驰了过去。

“阿钊!”

“爸,别过来,弟弟……弟弟不认人!”

林钛就像猫看到了苍蝇一样,见人就抓!

林千德险险避过,怒吼道:“是谁给他注射的药!”

“我也不知道!但很可能是他自己。他从小到大一直很要强,或许是因为怕输给庄严博,擅自用了药。”

“胡闹!这是他能用的吗。尚在实验阶段!”

这种药,效果很好,但副作用很大。林千德担心次子会变成个智障废人,不得不想办法营救。

这让风扬找到了空子,当下决定突袭。

“从右路包抄,将他们围住,快!朗坤,你小子快将林钛推下去!”

林钛杀伤了不少他们的人,而且体力像用不尽似的,完全不知道疲累。

“我早跟你说过,那种药应该先毁掉。”

朗坤对联盟开发的异人生物药深恶痛绝,因为他曾经是该药物研发时期的实验体之一,但是他命大,天生耐药性差,没被药物的副作用折腾的死去活来。他几个兄弟就没他那么好命了,在初期的药物试验里,全身炸裂而死。

他后来靠假死逃了出来,过了一段猪狗不如,颠沛流离的日子,庄严博招兵买马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快饿死的他,知晓庄严博要对付联盟,他便义无反顾地加入了。

朗坤的力气并不是天生那么大,在药物试验前他是个病秧子,但药物注射后,他虽然耐药性不太好,但神奇的吸收了部分良性成分,提高了身体的免疫力,修复力,更是强化了肌肉。

但这部分优化,却是在跟随庄严博后发生的,三个月里,他从身高173的竹竿子壮成了身高两米的熊,一身腱子肉,跟石头一样坚硬,倒也算因祸得福了。

但这个福并没有让他感到高兴,因为他是个特例,而死在药物试验下的人却有数百人,其中有他的兄弟,还有两个十二岁的侄子。只要一想到他们的惨死,他就无法容忍这种药物继续研发。

但是庄严博的计划里并没有清除研发机构的行动,一是人手不够,二是研发药物从一开始金元鼎就没让他参加,里头的情况他并不了解,贸然行动,很可能会影响这次战斗。

所以不得不将研发药物的机构放在胜利后处理。

当年联盟为什么会和世府缔结和平协议,就是为了有充足的时间研发药物。一旦成功,世府面临的就是一群‘肉盾僵尸’,这还怎么打?岂不是任由联盟搓圆揉扁。

金元鼎的算盘精着呢,可惜他没料到庄严博会这么快反他。

风扬道:“你急什么,等我们赢了,还不是说毁就毁,眼下最要紧的是赢!”

“我知道!我就是气不过,我只要一想到我大哥死前的模样,我就……”

“好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先除掉林钛,他的药性发挥得太厉害了,是我们的一根阻碍。”

朗坤也明白这个时候时说这些没什么用处,不过就是发发牢骚,发泄发泄,他双目一瞪,通过监视屏瞄准了林钛,铁臂一拢,奋力地要将他推下去。

林钛原就是位猛将,他的机甲是sss级的,所以即便面对的是机器人士兵,一样很能扛,更何况他用了药,加强了体力和力气,两只手臂上的肌肉青筋暴起后,比腰还粗,死死地抵住机器人士兵的钢板手掌。

这是一场力量的决斗!

“畜生,给我下去啊!”朗坤吼道,额头的青筋凸起,根根可见。

林钛被推得后退了一步,脚下都擦出了火花。

“下去,下去,下去,给我下去!”朗坤操控者机器人士兵,一个劲儿的猛叫,拉动操纵杆的手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林钛的右脚又后退了一步,再差半步就要悬空了。

风扬和前来救人的林钊缠斗在了一起,半步都不许他靠近。

风茹盘旋在空中,杀落了几名战鹰队员后,俯冲了过来,想要助朗坤一臂之力。

眼看着林钛即将不敌,跌落深坑时,倏地,周边刮起了一阵风,飞沙走石迷了所有人眼睛,连朗坤的监视屏也被风沙遮住了视线。

“怎么回事?哪来的风沙!?”

“注意队形,不要后退!”风扬在前头嚷道。

风茹被风沙吹得失去了平衡,差点控制不住地摔下来。

突然,哐啷一声,朗坤驾驶的机器人被什么东西撞到了,歪斜了身躯。

“朗坤,你那怎么了!?”

“有人在攻击我!”

“你别慌,我来帮你!”

风扬戴上了护目镜,但从他的视线看去,朗坤身边并没有一个敌人,“没人啊!”

朗坤却道:“怎么会没有?”

他驾驶的机器人士兵像抽风了,动摇西晃。

“该死的,我操控好像失灵了,要掉下去了!”

风扬急出了一声冷汗,慌忙呼叫战友:“浩浩,救援!”

容梓浩收到消息后,立刻驾驶着另一台机器人士兵‘魔血’飞驰了过来。

魔血就像名字一样,通体血色,机体没有朗坤的机体大,但很灵敏,启动了脚部的冲击焰火装置,千钧一发地扣住了朗坤机体的腰身,将他从裂缝边沿拖了回来。

“你没事吧?”

“亏你来了。你快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撞我?”

“你等一下,我启动探测仪看看。”

容梓浩的手熟练地在操纵盘上飞起落下,监视屏立刻调整到暗夜模式,此模式可搜索生命体,只要有心跳的东西,它都会显示出来。

上头是圈形的雷达图标,一圈套着一圈,之间隔了几寸,单位显示是米,能看到战场上所有的生命体征,像芝麻一样密密麻麻的在上头移动,但朗坤机体的坐标附近,除了他自己,什么都没有。

“没有啊!”

“怎么可能!?我真的感觉到……啊!”朗坤的机体又猛烈地摇动一下,他没站稳,机体单膝跪倒在地。

“朗坤!?”

“浩浩,绝对有人,只是我们看不到!”

容梓浩再次看向雷达盘,上头的还是什么都没有。

除非……除非敌人是隐身的。

可若是隐身,生命体征不会没有,难道是死物?

如果是死物,还怎么攻击人。

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为无法辨识,容梓浩担心朗坤会有危险,立刻下令:“朗坤,撤退!”

“不行,我要是撤退了,谁来对付林钛!”

容梓浩的机体灵敏度很高,但不是力量型的,无法和林钛力拼。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时,天空飞来了一架机体,是寒熙驾驶的破晓。

夜空下,破晓的颜色的就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所有人。

寒熙通过耳脉通讯道:“你们退下,由我的人来。”

说罢,他后头又出现了三台机器人士兵,分别是破灭,炎侯,路霸。

破灭通体灰色,只有脑门上似鹿角的触须是黄金色的,属于雷系,炎侯自然与火有关,就是在空中停滞着也似一团火球,熊熊燃烧着。路霸是军绿色的,是坦克形的机体,有极强大冲撞能力,边缘安装着尖锐的齿轮。

三台机体在寒熙的指挥下落了地,扬起一片尘土。

容梓浩呼了口气,“太好了,救兵来了。”

“别高兴得太早,我们也看不到敌人。”

驾驶舱里,屏幕上显示的是来自炎侯的通讯信息。

“真的看不到?”这次换破灭说话了。

路霸道:“我用生物系统查了,也没有。”

“这是见鬼了吗?”

寒熙可不认为这是见鬼了,他在上空盘旋着,发现林家军那边不像是有援军的样子,看着也不轻松,若是他们的人,怕是早就猛攻了。

消失的机体吗?

不,只要是物体,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肯定有机关在。

他摁下通讯键说道:“炎侯,烟雾攻击!”

“唉?”

烟雾是用来迷惑敌人的,一般用于撤退的时候,所以并不具备攻击力度。

这时候用……

炎侯一个激灵,明白了寒熙的意图。

“是!”

**

斋堂里,庄严博从昏迷中醒来,醒后,他就巍巍颤颤地爬了起来。

天行也不拦着,说道:“你要是现在出去,恐怕会折寿二十年!”

“就是三十年,我也要去。”他不能躺在这里什么也不干,却让手下的人去拼命。

“三十年倒是不会,但是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若是不能好好静养,难免会落下病根。你中的是神经系的毒,余毒还没完全清除,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手很麻,眼睛很模糊。”

全中!

但庄严博咬牙不愿意承认。

“余毒在你的神经和血液里流淌着,一旦情绪激动,气血畅旺,残留的余毒很可能会侵入你的视觉神经,人的视觉神经可是极其脆弱的,你很可能会瞎……听好,我可不是在吓你。”

“我知道,也谢谢你救了我。”他一步步地朝门口走去,缓慢地犹如一个耄耋花甲的老人。

“唉……”天行叹了口气,“这天底下怎么就有那么多不喜欢听医嘱的人呢!”

到了外头,九歌见到了他,冷冷地挑了挑眉,吼了一声,“天行,人怎么出来了?”

天行依靠在门框上,懒洋洋地回道:“寻死啊!我拦不住!”

九歌跳下树干,落到庄严博跟前,问道:“你打算这么走过去?”

他的机器人士兵斩魂被长柠驾驶着,而他现在连台机甲都没有,别说回战场,就他现在站都站不稳的样子,约莫半道上就会跌进某个炸出来的坑里。

庄严博看到了他手臂上的机甲,他是个军人,一眼就看出不是凡品。

九歌退了一步,冷声道:“不外借……”也没法借。

“那么……劳烦送我回战场。”

“你不怕死吗?”

“死?”他仰头对着夜空苍凉的一笑,“死有什么好怕的!”

这时候的他褪去了平日里的冷毅严肃,显得桀骜张扬,眼眸坚定至极,这样的坚定让近在咫尺瞬息万变的战场顷刻间变得宁静了,他的眼里没有任何惧意。

“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这场仗有多重要,除了赢,没有退路!我没有,我的兄弟们更没有。如果是你,你会放任自己的兄弟在战场上杀敌,而自己安逸地躺在后方什么也不做吗?我是带头的人,就是要死,也是我先死,就算死,而且只能死在战场上。我的血直到最后一滴都必须洒在那里。”

他说的掷地有声,震慑有力。

九歌怔怔地看着他,他坚毅的脸色即使在苍白的面容下也依然光明。

是个铮铮烈骨的男人!

“我带你去!”

“哎?”天行惊得冲过去,“你不是说不插手的吗?”

九歌启动了机甲的飞行模式,“只是送一程……”

“送他去死啊?”

“你不是说拦不住吗,刚好,我也拦不住。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他飞了起来,手臂一勾,勾住了庄严博的腰,将他吊在了半空中。

底下的天行叫道:“你别不回来啊。要打的话,记得叫上我。我要将功补过!”

九歌没理他,径自飞去了战场。

此刻,战场上浓烟弥漫,什么也看不到,就像乌云落到了地上,所有人都被浓雾遮盖住了。

庄严博在空中愣住了,因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要求九歌通讯联系。

九歌点点头,联系了寒熙。

寒熙收到后,立刻回道:“你们别下来。”

“怎么了?”

“有个透明的敌人……我正在找!”说完,他突然抽了一口气,大声喝道:“炎侯,在那?看到没有,三点方向!”

浓厚的雾里出现了一个机体轮廓,虽然看不到,但很确定是一架机体。

浓雾好比水一样,泼到固体的物体上,总能显出形来的。

轰的一声,云层像海浪一样掀开,明明什么都没用,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似有什么东西飞了出来。

九歌敏感的察觉到有东西在靠近,启动了风力屏障。

哐!

空无一物的屏障前,疑似被什么东西刺到了。

九歌一惊,立刻俯低,盘旋。

他很确定,有东西在攻击他,但看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