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83 白乌鸦坛主硫王/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辰看着面前的操纵表盘,发现和他熟悉的机器人士兵的表盘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自己的左手在凹槽里,就算能操控也有些不便。

因为只有一个座位,妖娆只好坐到他一条腿上去。

他怕她会滑下去,右手扶上她的腰。

“敌人是谁?搞清楚了吗?”

“你来的时候没问过寒熙吗?”妖娆转动着上头的武器仓,转到了2号罗盘,这个罗盘的武器仓有一把凤炁联动率达到60以上才能用的炎火剑。

凤凰属火,所以火属性的武器是最配的。

“我要紧来找你,哪有时间问?看机体的样子很特别!”

“你已经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它能隐形,破灭、路霸、炎侯都中了招,全毁了。”

战况是个什么光景,夜辰来时没注意,但这会儿老婆找到了,他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脑子也就活络了。

“看着不像是联盟能出品的机体。”

“说对了!联盟的机体都被庄严博的人劫了……而且据我调查所知,比起机体的研发,他们更喜欢实验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物,比如……”她打开之前长柠给她的战斗记录,“僵尸肉盾……”

夜辰看后,挑了挑眉毛,“这么说的话,金元鼎还真是只老狐狸。”

“我记得那年联盟和世府签订和平协议的时候,你是不赞成的……”

“不是我不赞成,是辰不赞成。”

她翻了翻白眼,“这时候你还分得这么清楚?算了,说你也是白说!对了,你会不会操纵机器人士兵!”

按照以往的经历看,晚上的夜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主儿,不像辰那么兢兢业业。

夜辰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你不知道我和他很多东西是共享的吗?记忆,知识,经历……除了……那种事!”

那种事?

哪种?

妖娆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知道是什么,脸噌噌的红了。

那种事不就是那个那个嘛……

“咳咳咳……”她捂着发红的脸道,“那就是会操作了?”

“难不到我。”他说的很自信。

尽管晚上的他是个昏君,但作为军人的技能还是有的,且相当出色,他眯眼看向与宗主号在空中打得不可开交的血色机体,开始研究他的行动模式。

机器人士兵都是靠人操作攻击的,既然是人,攻击的模式就会有固定的习惯,如果这个人是左撇子,那么机器人士兵左手臂的攻击就会强于右手臂,简而言之机器士兵就是个木偶,怎么玩就看操纵的人了。

“妖娆,你得教我宗主号的操纵盘怎么用……”他粗略看过,宗主号操纵比他知道的机器人士兵复杂的多。

“很简单……这个是用来攻击的,这个是用来调整速度和……”

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尽可能速度的说完,因为敌人不等人,攻击开始变猛了。

夜辰的学习能力很强大,学得飞快。

下面的寒熙等人紧张地看着天空上的战况,这上面的战场,他们是插不上手了,地上的战况……

“林千德为什么没攻过来?”

长柠利用侦查模式搜索了一下林家军的情况,“应该是怕了,他们已经没多少人了,要不是杀出个会隐形又厉害的程咬金,他们早输了。”

“不,林千德没那么容易认输。”

这声音是从朗坤那传过来了,由于这里挤,庄严博这个伤患不方便过来,寒熙被夜辰踹下破晓的时候,他也跟着下来了,朗坤接应了他,他现在在朗坤的机体里。

寒熙道:“我也觉得是,他可是个永不言败的主儿,就算真没办法了要输,也会拉个垫背的,我现在最担心……”

“你担心他会想办法和天上的程咬金取得联系,然后联手。”

“庄兄果然明锐,想法与我不谋而合了。”

天行道:“但看那家伙的样子从头到尾都没搭理过联盟的人。他若真有意要帮联盟的话,早就能干掉你们了。”

“嗯……你说的没错,我最想不明白的也是这个。”

九歌听后,咳嗽一声道:“虽然没想过帮联盟……咳咳……但他刚才还是出手了。”

天行瞪了他一眼,“你省省吧,别说话了,小心伤口又裂开。”

“我好多了!”

“好个屁,你知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凤……”

寒熙听到凤字,好奇地看向他。

这机舱是真挤得慌,扭头过去脸都能贴一块。

天行推了他一把,“别看我,看屏幕。”

“我说……”寒熙是愈发觉得叶家人古怪了,不由将心里憋着的话说了出来,“你们叶家到底是干哪行的?”

天行表情平静道:“普通商贾!”

“对!”长柠附和。

九歌边咳嗽边点头。

寒熙会相信才怪,“普通商贾会拥有机甲和机器人士兵吗?你们当我三岁小孩子啊。老实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

天行横了一眼过去,“你这什么态度,别忘了我们三个可是来帮你们的,要不是我们,姓庄的早死了。”

“一码归一码!知不知道你们的身份很可疑!”

寒熙其实很想去问夜辰,相信他肯定知道,但这节骨眼他不好问,那就只能问当事人了。

“我们有保持缄默的权利。”

“对,缄默!”长柠再次附和。

九歌:“咳咳咳咳咳……”

这些对话妖娆那都听见了,瞥了一眼夜辰,“是不是瞒不住了?”

夜辰操纵宗主号的技术已经相当如鱼得水了,和敌人在空中打得越来越激烈,如有神助般,将敌人逼退了好几丈,趁着空档他回道:“本来是可以瞒住的,但你插手了,也就真瞒不住了。”

“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这事他还没找她算账呢。

妖娆顿时一头黑线,果然计划赶不上变化,突然瞥眼看到对方放了两只浮游炮出来,喝道:“夜,后面,避开!”

宗主号巨大的身体,立刻向右花滑去。

两颗浮游炮擦身而过,在离开了十几米后爆炸了。

轰隆一声巨响,劲风扫过,宗主号又后退了几米。

底下的人也看得心惊,寒熙意识到这时候问天行等人真实身份没什么意义,重要的事要赢了这场仗。

“庄兄,我问你件事……”

“你说……”

“林千德若是想和上面那位合作,最大限度会给出什么样的条件?”

“不是林千德给条件,而是金凤鸣……”

“什么?”

庄严博自知现在无法战斗,帮不了什么忙,所以回到战场后就一直在侦查林千德那边的动静,所以他知道金凤鸣在战场上,且和林千德林钊在商谈什么。

“别小看她,她城府很深,而且不择手段,为了赢,恐怕不会按常理出牌。”

“我以为她躲起来了?”有屏障在,金家人一个都逃不出去,最多就是躲在哪个犄角旮旯等时机再逃走。

“她不怕死,胆子很大,对我一定痛恨入骨,只要我还没死,金元鼎又没救出来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躲起来的,我估计她现在正在想办法联络天上那位敌人。”

寒熙心头咯噔了一下,马上联络宗主号。

“夜辰,你听到了吗,赶紧灭了他。”

“我正在做!”

但显然对方并不容易对付,宗主号攻击很强大,速度也够快,只要操作得当,他不认为会输,棘手的是纳米虫这个武器他还没想到这么破。

而且从刚才第一次发招后,他又使了三次,每一次他和妖娆都是险险避过。

也就是说,这招数没有冷却时间,之前不用便是他想的那样,对方当他们是老鼠在玩呢。

“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他是谁了?”

他决定和对方通话,看能不能套出什么来。

**

沾满了人血的机体里,男人厮杀得极其愉快,他没有任何恐惧心,招招狠毒,也不管自己的机体是不是会受重创,完全处于享受的状态,脸部表情因为战斗的快感而扭曲。

忽然,通讯器响了,闪着绿光,这是其中一根线路,还有两条线路不约而同地闪起了光。

他瞄了一眼,其中两根他暂时忽视,但位于中央的联络线路,有个白乌鸦的符号,他快速摁了下去。

“干什么!?说了别来烦我!”

“琉王,谁让你擅自出动的?”

“哈哈,不是你们说联盟暂时不能灭吗?所以我就来看好戏了。”

“混账!你想让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吗,赶紧回来。”

“不要!”他像个别扭的孩子,拉长了音调。“不~要~!我玩得很高兴,还遇上了……”他的一只眼睛诡异地转动着,像个雷达侦查器,扑闪着幽幽绿光。

他是个独眼人,一只眼睛是真的,另外一只装了机械眼睛,只要一兴奋,链接神经电子晶片就会膨胀,鼓起,假的眼球就会像金鱼眼一样。

“你遇上什么了?”

“不告诉你!”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

对方显然很生气,但似乎拿他没办法。

琉王听后,冷了语调,“你要再敢骂我,小心我宰了你!把你切成人棍!”

对方抽了一口冷气,结巴道:“我……我只是传达上头的命令。”

“那就让上头自己来和我说,你的话都是放屁,我不听。”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很不可理喻吗?我只是喜欢杀人而已,尤其是看到血,我兴奋,甚至兴奋地会全身颤抖,这是唯一能让我感受到自己活着的事情,那就不可理喻好了……”

“纳米虫的研发还没有完成,你就随意使用,他们现在一定提防起来了,会想办法研究它的破解之法。”

“那不是我的工作,是你们的!若是你们不行,杀了换人……哈哈哈哈……老大说过,他不需要无用的人,你想不想我对他说,你们的纳米虫很快会被破解!”

对方没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总之吞咽了好几口唾沫。

“啊!不和你说了,小鸟要和说话了……”

“小鸟?小鸟是谁?”

咔!

琉王毫不客气地摁下了挂断键,然后又摁向了左边的线路,正是来自宗主号的。

**

“为什么他不接?”妖娆气呼呼瞪着通讯器,信号发出去已经有几分钟了,对方一直没搭理她。

“你别急!”夜辰琢磨着对方的心理,“想他应该也是忌惮我们,这是个好现象。”

“不,我不觉得他忌惮我们,他知道我是夜家的人,还说知道我的身份。”

夜辰吃了一惊,“他知道?”

“嗯,他之前是这么说的,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是怎么会知道的?”

“妖娆,一会儿如果通话了,你别说话!”

“为什么?”

“听我的!”夜辰的脸突然变得很严肃。

“好吧,但是……”

“喂,可爱的小鸟,你找我吗?你终于又想和我说话了?”

这声音,欢快极了,听在夜辰耳里很不舒服。

妖娆没说话,只是指了指了通讯器,然后用口形道:“他是个变态!”

夜辰了然,对着麦克风道:“我想这里没有你的小鸟……”

琉王惊愣了一张脸,紧接着就是暴怒,“她呢,我要和她说话!”

“抱歉,控制权在我手里。”

“哼!你这个垃圾有什么资格和我通话!”他的脸比刚才还扭曲,可惜夜辰看不到,看到了估计会被吓到。

“我说了,你没有资格,我与你通话也不是来和你交好的,是想问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杀人算不算?看人死算不算?哈哈哈……我在附近散步,看到蟑螂在打架,旁观算不算?”

他将除了他以外的人都比作了蟑螂,是个人听到都会很不舒服的。

妖娆又用口形说了句:“性格扭曲的变态!”

夜辰倒是没很生气,身为只能在晚上出来活动的夜,对这句话还生出了点共鸣,在他心里除了妖娆和若干朋友外,其他人也都是蟑螂。

“那么蟑螂打架看得也差不多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不,你这只大蟑螂还没除掉!”

妖娆瞪眼,这货简直欺人太甚,想回嘴过去,被夜辰阻止了。

夜辰心平气和地说道:“我不觉得你有能力除掉我。”

“笑话,若不是她的关系,你以为你赢得了我吗?”

“看来你对她很了解!”

“比你了解得多!我知道你是谁?不过……没什么,在我面前你不值得一提!哼哼,本坛主决定了,要杀了你!”

他语气相当疯狂,说完就攻了过来。

夜辰却只关注他的自我称呼!

坛主?

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