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90 发发酒疯怎么样/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青色的风在半空中出现,涌动着杀意的气流,出现在莲见驾驶的龙将背后。突然,魔牙驾驶的青色机体从风中窜了出来,拔剑向‘龙将’砍去。

莲见十分惊愕,因为这家伙刚刚明明在右上方两点的方向,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了,他完全没反应过来,这么近的距离,他避无可避。

千钧一发之际,望月前来支援,用激光剑挡下了魔牙的剑刃。

“莲见,你在发什么愣!”通过耳麦,他吼道。

莲见却是直冒冷汗,大喘气地说道:“他刚才……刚才明明……望月,你看到没有?”

望月想起刚才的一幕,沉重点了一下头。

他也看到了。

那就是一瞬间的事,当他出现在龙将背后的时候,两点方向还有他的影子,直到他拔剑的时候,影子才消失。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瞬间移动。

但是这种事是怎么办到的?那么大的机体是怎么瞬间移动过来的!?

他和莲见在听了妖娆的指示后,就一直严密监视着这神秘的三台的机体,他们不动,他们也不会动,但没想到等他们发起攻击时,却是这般恐怖。

“哈哈哈哈……”青色机体里,魔牙笑得分外开心,“若邪,看到没有,他们吓到了。”

屏幕里,若邪冷着脸道:“别轻敌!”

他摆摆手,无所谓道:“我知道,我知道,夜家的人吗?不过那有怎么样,我的魔王是出了名的速度快。他们跟不上。”

“瞬间移动是有弱点的,你还运用的不熟练,用多了,他们或许会看出破绽。杀威就行了。”雷霆出现在显示屏上。

“我已经练得很熟了好吗?”魔牙将两条腿搁在操控台上,模样犹在,全然没将夜家的十二护卫放在眼里。

“总之小心些没有错,若是输了,你小心老大扒了你的皮。”

“嗯嗯嗯,我也是这个意思。”若邪笑眯眯地附和。

魔牙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抚了抚手臂:“你们不要每次都故意吓我!老大最疼我了,才不会呢!”

若邪哼笑:“疼你吗?嗯……大约吧,反正论皮开肉绽的次数,你比我多的多。这要是算疼的话,那就是疼了。”

雷霆咳嗽了一声,“若邪,别吓他了,他胆子小。”

魔牙涨红了脸道:“我胆子不小!”

“好好好,不小不小,你胆子最大了。”雷霆的语气仿佛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

魔牙很不高兴,露出了虎牙,对着他龇牙咧嘴,活像只被惹毛的狗。

若邪依旧笑眯眯,显得和蔼可亲,可是仔细看,他的眼里没有笑意,仪表上的绿光下,他的脸如同冰雕的,非常的假。

雷霆倒是很有人气,不过眼神总让人感到一股淡漠,此时,他淡漠的眼里有一丝火光闪过,看着望月和莲见的机体,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听好了,我们不是出来郊游的,是来执行任务的,若是任务失败,我们都要吃不完兜着走,所以你们最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付夜家的人,魔牙,那台机体就交给你了,务必拿下。”

他说的机体就是莲见的龙将。

“嗯嗯嗯,没问题,十分钟内我一定让它变成一堆废铁。那你和若邪要对付谁,他们有四个人呢。”

“底下那台机体不用管,应该是后勤,根据琉王的报备,应该是负责保护伤员,重点是白色的那台……我来对付。若邪,另外一台是你的猎物了。”

若邪抬手向他敬了个礼,“了解!”

“讨厌,不公平。白色的那台我也想对付。”魔牙噘嘴道。

“你先干掉一个再说吧……胃口太大,容易吃撑。”

“哼!”

“别再废话了,战术我就不说了,想怎么打都可以,不过记住一点,这是山上,别弄得山崩地裂了。”

“山崩地裂更好啊,活埋了他们……哈哈哈哈……”魔牙有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小虎牙更是让他显得特别可爱,但他的眼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刃,杀气逼人,实难看出他是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

若邪道:“我可不喜欢活埋,到时候说不定你也被埋了,还要浪费时间找你出来……”

“若邪,你一天不怼我会死是吧?”

“谁让你长得可爱呢?”

“去你妈的可爱,你才是娘娘腔!”

“这叫阴柔……小孩子不懂。”

“小心先灭了你!”

“够了!”雷霆喝道,“这是战场,不是家里!”

魔牙扭过头,哼了一声。

若邪依旧维持着笑眯眯的神色,那眼都眯成一条线了。

**

“他们怎么又不动了!?”

远处,莲见和望月戒备着三人,刚才攻击后,三人就又退远了,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公里左右的距离。

“到底还打不打了!?”莲见显得很急躁。

“莲见,你冷静点。”就算隔着机体,望月也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紧绷的气息。

“我很冷静!”

望月猜测刚才的瞬间移动惊着他了,若不是自己救援的及时,他现在已经被砍成两截了,后怕是肯定的,但面对这么强劲的敌人,一旦怕了,就一定会输。

他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反击。

他摁下一个操控键,牛将立刻发出金色的点点光芒,聚拢于激光剑上,然后凝聚成一道光束,向魔牙的机体发射了过去。

强劲的光像道闪雷劈在了魔牙的机体上,伤害面积很大,不仅有电流还有火光,轰的一声,天空中魔牙翻了个滚,整个机体冒起了烟。

魔牙一时不查,中了个正着,机体的左翼受到了损伤,机舱里出现了红色警报,让他本就涨红的脸更红了。

“该死,竟然敢偷袭!”

他稳住了机体,开始检查损伤情况。

幸好只是左翼有问题,没伤到根本。

“气死我了,我要杀了这个混蛋。”他飞了过去。

若邪喝道:“魔牙,这是我的猎物。”

“滚,现在是我的了!”

若邪在空中被他踢飞了出去。

“雷霆,这小子,又不听话了!”

“别管他,他燥起来就是这样,你去对付另一台!”

若邪磨了口牙,切了一声,“等完事了,我再找这小子算账!”

他交叉飞过雷霆机体的上空,落在了莲见面前。

望月见状,提醒道:“莲见,小心了。”

“放心吧!你都放了那么大一个招了,我怎么也不能扯你的后腿,交给我了,你也小心了,瞬间移动不好对付。”

“没问题!”

空中,形成了二对二模式。

望月vs魔牙。

莲见vs若邪。

至于雷霆……他的剑刃瞄准了静止不动的马将。

**

琉璃处,九歌通过屏幕看着战况,愈发恼恨自己的无用,天行伤得稍微比他好些,将炸弹碎片从背后一块块取出来后,就能下地了,就是受伤的手不太好使。

屏幕前,夜辰坐在驾驶椅上,观望着外头的情况,天空金光闪耀,伴随着惊雷般的轰鸣声,望月和魔牙胶着在半空中,谁也不让谁。

九歌发现夜辰从头至尾都没说过话,像个雕像一样。

“喂,你到底在看什么!?”九歌忍不住问道。

夜辰背对着他,抬起了手,意思是要他别吵。

九歌心里正憋着一口气,因为他受了伤,不能上战场,但夜辰没受伤,却坐在这里像尊佛,他有些看不惯,直瞪着他。

另一头,若邪和莲见在天空中翻腾,交汇的剑撞击在一起溅出无数的火花,落下的时候,树木都着了火。

暂时势均力敌。

九歌安心了,但夜辰的脸色很凝重。

就在这时,雷霆的机体俯冲了下来,目标是……

琉璃,天行,九歌顿时一惊,倏地,天摇地动,三人都站不稳地跌在了机舱的地上。

“怎么回事!?”琉璃惊白了一张脸。

刚说完,屏幕里的景色也跟着摇动了起来,眨眼后便是雷霆机体的大特写,以及他手里的那把橘色激光剑。

这是……

琉璃惊骇地看向了夜辰,他……竟然熟练地操纵着她的鸡将。

这机体只有夜家人可以操纵的,他怎么能的?而且,操纵这事他也没学过啊。

夜辰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边挡下雷霆的攻击,一边道:“我有妖娆的凤炁……”

夜家的机体需要凤炁才能启动,他刚巧有,虽然驾驶宗主号的时候消耗了很多,但休息了一会儿已经恢复了部分,至于操纵问题,他既然能驾驶宗主号,这等护卫型的机体,又有什么难的。

擅书者不择笔啊。

雷霆一直以为鸡将是后勤医疗机体,没想到它会突然冲出来,而且刚才不动的时候,完全没散发攻击力,这会儿却是狠勇至极,激光剑上劈下砍,毫无漏洞。

“你们坐稳了,我要加快攻击了。”

这话说的有点晚,因为琉璃按压安全带扣子的时候已经撞到脸了。

天行捂着自己的手道:“你小子有一手啊。”

九歌:“……”

琉璃却紧张道:“你不能再快了,你要是不熟练的话……我勒个去!”

她瞪大了眼,看着鸡将神勇无敌,逼得雷霆节节后退,就快将硕大的机体削成人棍了,她咽了口唾沫……牛逼啊!

“哎哎,左边点,对左边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地走的天行已经到夜辰身后去指点了。

“闭嘴!”

“我是在教你!”

“不需要!”

“你懂不懂……哎呦……”

一个倾斜,天行没站稳,摔了回去。

他起来吼道:“你小子故意的!”

“没有!”夜辰死不承认。

天行又爬了过去,“我跟你说,左边就是左边……”

“你小心再摔回去。”

天行:“……”

先找根安全带系紧了。

琉璃看两人互动,很诧异,“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天行是那么话唠的吗?”

这时,天行又叫唤了,“跟你说往左边一点,那里有空隙……”

“没用,论攻击力,他比这台机体强!”

琉璃额头起了青筋……我家鸡将是医疗机体好吗?

“我说我说,你小子驾驶得真的不错……爆发力很强啊。哈哈哈。”天行大力地拍着夜辰的背,话锋一转,又道:“我很少赞人的,你用得着那么不开心吗?”

夜辰冷飕飕道:“你的老婆要是在别人的机体上闲聊,不和你在一起。你觉得你会开心吗?”拨动早操纵杆,180度旋转。

天行颠倒了过来,脑袋很充血。

tm踩到地雷了!

**

马将的机舱内,沐风平复了心情,但依旧拥抱着妖娆不肯放,听着她说的那些话,他不会感到安慰,只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扎进了心里。

他用力掐着自己手背,不在她面前流露出哀伤。

这是战场,不适宜谈儿女私情,她能上来见他一面,他应该知足了。

“宗主……我们……”

哐当!

马将被撞了一下,摇晃不止。

沐风迅速将她护在怀里,免得她撞伤。

“怎么了!?”

“可能被攻击了!”

先前她关闭了通讯和屏幕,以至于里头什么也看不见,沐风迅速启动屏幕,屏幕亮起后就出现了外头的战斗

“那是琉璃吗?她怎么去对付琉王的人了。”

沐风眯了眯眼,“看攻击模式,不像是琉璃。”

妖娆闻言再次看去,他说对了,这种攻击模式不像是琉璃,也不像天行和九歌,倒像是……

她的心顿时一凉,调整屏幕看向夜辰之前在的地方,那里已经被炸出了个坑,什么都没有,还冒着烟。

夜辰呢?

关心则乱,她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像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软了腿。

沐风扶住她道:“他没那么容易死,多半在鸡将里。”

他从没看过这样的打法,看似毫无章法,但又招招致命,一环接一环,这种攻击方式,很符合那个男人的性格。

呸!

他不是赞扬,只是就事论事!

妖娆经他提醒,清醒了,连忙联络鸡将的通讯器。

“夜,是你吗?”

她需要一个确实的答案。

好半晌才有声音。

“哼,终于想到我了?”他的声音就像把钝刀,磨着她的皮肉。

“呵呵……”她安心了,但安心过后,是尴尬的笑。

“你那个情夫呢,该上场了……不会是酗酒太多,废了吧?”

醋意翻滚,酸得妖娆都闻到了。

但是哪来的什么情夫……?

她瞟向沐风……

沐风的脸很黑,对着耳麦道:“你还没死呢?”

他的语气似一把尖刀,能在人的心口上扎一个洞。

夜辰:“不敢比你先死,你这是酒醒了?”

嘲讽又轻佻的语气听在耳里肯定不舒服,沐风直接启动了马将,飞了上去,将鸡将撞开,向雷霆迅猛地劈了过去。

“不好意思,我想发发酒疯!”

“我也很不好意思,是我先出手的,这是我的猎物。”

鸡将俯冲了过去,踹了马将一脚。

雷霆:“……”

感觉这时候……他是多余的!

妖娆:“……”

她也是多余的!

------题外话------

热得我脑袋都糊了!空调还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